【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fzvgz.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感人故事 > 正文

【暗香】萧红和她的《黄金时代》(散文)

来源: 免费小说网 时间:2019-12-16 14:04:18

我是个女性,女性的天空是低的,羽翼是单薄的;我想飞,但同时我怕会掉下来。——萧红

黑白镜头下,齐眉短发的你有一张近乎苍白圆形的脸,一双传神的大眼睛透着率真、单纯。

你对着镜头说,我叫萧红;原名,张廼莹;生于一九一一年六月一日端午节;原籍,黑龙江省哈尔滨市呼兰区一个地主家庭;于一九四二年一月二十二日,病逝于香港圣士提反女校的临时医院。

随着大幕拉开,历史的车轮带我们回到那段烽火连天,动荡不安的岁月里。

这是二零一二年十二月的哈尔滨,电影《黄金时代》摄制组,在导演许鞍华的带领下,一行人在这里安营扎寨,尽可能还原了萧红在那个时候的生活状况。

零下三十几度的哈尔滨郊外白雪皑皑,灰蒙蒙的天气,寒风刺骨;再扮上那个时期的装束,民国时期的年代感立马显现;扮演萧红的汤唯,在后来记录片《她记住了风暴》里,拍拍冻得通红的脸颊笑着说,场景很过瘾,脸色也很自然,基本用不着化妆。

哈尔滨,可以说是萧红人生的转折点,也是真正走向文学起点的开始。在这里,萧红邂逅了一生中最重要的人——萧军。这个拯救了她感情世界的同时,又缔造了她文学成就的青年才俊,也是分道扬镳后萧红在临终前,还念念不忘的人。

许鞍华导演的拍摄手法新颖独特,在真真假假的镜头切换中,赋予了角色更高的艺术效果;每个演员都要面对镜头独白的考验,真实的虚构在影片中轮回进行。这就是这部戏的独特魅力,让观众如入身临其境般真实。

东兴顺旅馆,已有身孕的萧红,突遭未婚夫的不辞而别,又因欠旅馆费用被关在了杂货间。万般无奈的萧红给当时的《国际协报》写了求教信。萧军受命前去拜访看望萧红。敲开房门时,他看见了一位年轻的女性。

镜头切换到老年萧军对萧红的回忆:“蓬乱的长发,一张近乎圆形的苍白的脸颊,眼睛大而明亮;即将临盆的身形已很明显”。随后他拿起桌上的一首小诗“去年的五月,正是我在北平吃青杏的时节;今年的五月,我生活的滋味有如青杏般苦涩。”

谁写的?他问。是我!那这幅画呢?也是我。

萧军翻开署名“悄吟”的文章抬头问,这个也是你吗?萧红点点头。

顿时,萧军被萧红的才情所折服;临走,把自己坐电车仅有的零钱递给了萧红。这是二萧的第一次见面,也是命中注定的相遇。

随后,两个知趣相投的年轻人火一般地相爱了,开始了他们清贫而甜蜜的同居生活。那年,萧红二十一岁,萧军二十五岁。不久,萧红在医院诞下一个婴儿,即刻被送与他人。萧红为此写了一篇《弃儿》的文章,想必是以此怀念不知身在何处的孩子和那段不堪回首的往事。

在萧军的朋友里,萧红认识了白朗、舒群、罗烽、金剑啸等一些进步人士和青年作家。这些朋友在镜头里一边演戏一边独白着与萧红的点点滴滴。

贫困的日子,并没有消减青年人的一腔热血;他们写文章,演话剧,开家庭写作论坛;其中萧红的《商市街》一文发表后被许广平推荐给鲁迅,只有经历过痛彻心扉的贫困,才写得如此地触目惊心。导演许鞍华说,也许正是因为贫困悲愤,才激发了作家们的创作热情,也正是他们的黄金时代。

迫于当时的社会环境,二萧离开哈尔滨去了青岛,在那里萧红开始了长篇《生死场》的创作。镜头切换到萧红在临终前对这段日子的回忆,以及转到上海和鲁迅先生第一次见面的情景。萧红说,先生没有笑脸,却像祖父般温和。鲁迅先生家的客厅,往往成了进步人士、文学青年的聚集地,同时先生也正处于风口浪尖的尴尬境地。

值得纪念的是,这一场戏恰好在鲁迅故居天井对面的一幢,一模一样的房子里拍摄,简直就是历史再现,演员们都很亢奋。

心灵手巧的萧红,为了萧军在朋友面前更有体面,心血来潮连夜为萧军缝制了一件黑白格子上衣;为此二萧还特意去照相馆拍了照片,萧红俏皮地叼着烟斗依偎在爱人怀里。同年,萧红的《生死场》和萧军的《八月的乡村》在鲁迅先生的帮助下得以发表,两人的经济状况也得到改善;而二萧的感情却在此时产生了裂痕;鲁迅先生的家就成了萧红暂时的避风港,许广平回忆说:“萧红很痛苦,常常在院子里一坐就是大半天。”

在朋友们的建议和帮助下下,萧红远渡重洋去了日本;有的说为了疗养写作,有的说为了审视和萧军的这段感情。

几个月后鲁迅先生病逝,萧红在得知消息后几乎崩溃。

忍着悲痛和对爱人的思念,萧红回到了上海,却已是物是人非,再也见不先生温和的笑容。而二萧依然在一起,保持着貌合神离的默契。

扮演萧军的冯绍峰,虽然外形不似萧军雄壮、英武,却把萧军洒脱率性的个性演绎得淋漓尽致、可圈可点;尤其在萧红提出要和他分手的那场戏里。萧军正弯着腰洗脸,听了分手的话顿时石化般僵住了;随即端起脸盆里的水兜头浇了下来。此时,所有人都惊呆了,这是剧本里根本没有的内容,演员纯属临场发挥,即兴添彩。

二萧分开后从此再也没见过面;萧军去了延安革命根据地,萧红和小说家端木蕻良结婚。比起萧军的豪放粗犷,端木蕻良略显柔弱清瘦。萧红在婚礼上说:“我只想有个家,没有争吵,没有怨恨,而端木给了我这个婚约。”令人唏嘘的是,婚后不久萧红便产下和萧军的孩子,孩子的下落同样不知所踪。

萧红的身体一直不好,经常肚子疼,影片中儿童作家“梅志”曾提到过。辗转到香港的萧红、端木蕻良一直居无定所,又逢香港沦陷,到处战火纷飞。在此期间萧红依然坚持写作,并发表了长篇小说《呼兰河传》。不久,萧红身患重病,恰巧又遇到了庸医错切了喉管手术,不能进食,呼吸困难,最终因痰堵窒息死亡。

她最后的遗言是:“我将在蓝天碧水永处,留下那半部《红楼》给他人写了。”

作家骆宾基是第一个写萧红的人,是他在萧红弥留之际,陪伴着她走到了生命的终点。

纵观萧红的一生,无不充满着悲情主义色彩;她骨子里从小就有一种叛逆精神,不愿屈服命运的安排;但是命运之神却总是捉弄她,让她无回还之力。她被誉为“文学洛神”却过早地陨落了。

经年以后,朋友们都以文字的方式纪念过萧红,而这部影片通过泛黄的画面和演员对白,以及即兴发挥,更能真实地表述和艺术性的展现了当时的情景,让人过目不忘。

我仿佛又看到后花园里,那个小女孩可爱的娃娃脸,还有祖父慈祥的笑容。

花开了,就像花睡醒似的;鸟飞了,就像鸟在天上逛似的;虫子叫了,就像虫子会说话似的;一切都活了,都像有无限的本领;要做什么就做什么,要怎么样,就怎么样,都是自由的。

癫痫抽搐怎么办郑州哪家癫痫医院治疗效果好治疗癫痫病

相关美文阅读:

感人故事推荐

优秀美文摘抄

经典文章阅读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