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fzvgz.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情感美文 > 正文

【荷塘】奶奶的青花瓷(散文)

来源: 免费小说网 时间:2019-12-16 12:15:42

70多岁的奶奶得了重病,躺在老屋的炕上,目光所及之处便是红漆柜子上的那对青花瓷花瓶。许久,她慢慢地起身,扶着墙壁下地,在老屋子里挪动那双被裹过的小脚,找来一块洁白的纱布,一步一挪地走到柜子前,在花瓶上轻轻地来回摩挲着……

四周一片静谧,午后的阳光穿过玻璃斜斜地照进屋子,照在素白玉胚的青花瓷上,晶莹剔透。瓶身上,是一副江南水墨画。看到青花瓷瓶,总让我想起水做的江南,想起那烟雨蒙蒙的古镇,想起那一弯拱桥,桥头上一位撑伞穿白底浅蓝花旗袍的女子……青花瓷瓶握在奶奶的手里,轻轻擦拭着,一切,古老的有些遥远,遥远的让我不敢近前……

那时我有七八岁的年级吧,年幼的我并不知道奶奶的病有多重。没人玩时便偎在她身旁,为混上一颗糖吃,屁颠屁颠地给她点烟、倒茶。奶奶有一个长长的旱烟袋,我只要看见奶奶拿起它,便跑过去把烟叶摁进烟锅里,轻轻地划上一根火柴,嗤一声冒出一股火,点着烟锅里的烟叶。奶奶坐在一圈白日光里,吧嗒吧嗒地吸着长烟袋,烟锅里的烟随着她的一吸一呼冒出点点火星,阳光照在她的白发上,碎银一样发着白光,她就像裹在一团雾里……

间或,奶奶会摸着我的头说:“丫头,赶明儿奶老了,走不动了,你会不会给我倒尿盆啊?”“奶奶,我一定会的!”我欢喜地答着,奶奶便在她怀里一阵抖抖颤颤的摸索,会摸出一块带有体温的糖。“来,给丫头吃!”糖有些黏黏的,乳色的小鸽子似的粘在糖纸上,我便用舌头舔着吃,直到全部含在嘴里,小小的心都浸甜了。奶奶露出慈祥的笑,瘦小的脸,就像一枚皱褶的核桃。望着我,她突然落花般地叹息一声,“若是你大伯不得病,也该结婚了,养得孩子,也是你这般大了哦!”那时,我听不懂奶奶的话,定定地看着她,她脸上每一道皱纹里,仿佛都有粼粼的波在荡着,竟是说不出的悲伤……

大伯是爷爷30多岁生的第一个儿子,老来得子,分外看重。然大伯却在出生时,得了一种怪病,全身痉挛,哭闹不止。爷爷背着大伯到处寻医问药,无奈当时医疗条件匮乏,虽百般尽力,最后还是留下个后遗症,痴痴呆呆的,傻笑不止。从此,“傻子”代替了大伯的原名。

无论什么样的孩子,在父母眼里,那都是心头肉。爷爷无论去哪,都会用一根小木棍牵着大伯的手。家里有一点好吃的,奶奶都会偷偷地留给大伯。看着傻大伯狼吞虎咽地吃着,奶奶笑眯眯地说:“乖,慢点吃,还有呢!”

阳光充足的时候,奶奶便坐在窗下安静地晒太阳,一坐就是大半天。爷爷就在奶奶的不远处的菜地里忙活,不时地抬头看看坐在椅子里的奶奶,有时看到奶奶在太阳下打着盹,忙跑过来喊一声:“老太婆,回屋睡吧!”

爷爷做饭忙时,便打手势招呼在门口溜达的大伯,大伯看见爷爷的手势,就一路小跑到柴火垛抱一捆柴回屋,嘴里喃喃自语:“爹让抱柴,抱柴烧火做饭,给我吃……”

柴放到地上,爷爷手一指,大伯就不停地往锅台下送柴,饭做好了,爷爷摆摆手,大伯就跑出去搀着奶奶进来吃饭。饭桌上,爷爷总是不停地给奶奶夹菜,奶奶再夹给大伯。那一刻,我忽然明白了,白头偕老不过如此吧?

奶奶的病,仅仅维持了几个月的时间,那年的冬天,她最终没有等到我能为她倒尿盆,在吐出一碗黑绿色的胆汁后,永远地离开了我们。从此,我们就成了隔着烟雨的人。

奶奶故去,爸爸一再要求爷爷与我们同住,爷爷定定地望着那对青花瓷,望着旁边黑白相框里的奶奶,自言自语:“如果都走了,她回来看不到我们,会难过的。我想守着老房子,守着花瓶,守着傻儿独自生活……”

照片上穿着旗装的奶奶,面容慈善,嘴角微微上扬,全部头发拢到后面挽个发髻,插一根银簪,手持一根拐棍,端坐在太师椅里。“奶奶年轻时一定很漂亮吧?”望着奶奶的照片,我问爷爷。

提到奶奶,一向寡言少语的爷爷便也有了话头。奶奶是八旗子弟的后代,在当时被称为八旗蒙古,其家庭背景大有让人回味的余地。生在大家的奶奶十六七就出落得非常标致,她迈着小脚在阳光下走着,常惹来人们的称赞。

奶奶嫁给爷爷,走的是旧式的路,一个村子里也属于门当户对。奶奶的陪嫁,在当时场面是浩大的,奶奶是王家唯一的女儿,金银首饰、青花瓷花瓶、梳妆台、八仙桌、太师椅……一应俱全。

这些个好东西,我只见过那对青花瓷。听说在“破四旧”的时候,基本都被砸了,而那对青花瓷花瓶被奶奶给藏了起来,才逃过一劫。

曾经繁华一身、养尊处优的大小姐,此后却一落千丈,度过了漫长的一贫如洗的大半辈子,我奶奶倒也没有过分的悲伤。因为爷爷对她仍疼爱有加,从嫁过门直到寿终,都没有让她下过地、做过饭。

然奶奶对花瓶特别看重,闲来无事时就拿着抹布来回擦拭,一些时光在她的擦拭中慢慢流失,从青春到沧桑直到暮年……

爷爷与大伯独自生活第8个年头的时候,哥哥考上了大学,爸爸为了筹集学费,与爷爷商量将老房子卖了,而买房子的人是个本村喜欢把玩文物的主,他看重的不是房子,而是那对青花瓷花瓶。爷爷却不同意,可是,哥哥急等着用钱,在经过一次又一次的商量后,最终,青花瓷花瓶以350元连老房子一并卖出。

爷爷抚摸着花瓶,喃喃自语:“老伴,把花瓶用到孩子们的学业上,也算是值了!老伴,我想,地下有知,你一定不会怪我吧?”那一刻,我分明看到,一行浊泪悄悄地流在了爷爷布满皱纹的脸上……

后来,我外出工作,故乡就很少回去了。直到几年前的冬天,爷爷病故,我坐了两天一夜的火车赶了回去。爷爷的老房子早已被青砖红瓦的楼房所取代,青花瓷也不知流落何方?跪在爷爷奶奶的墓前,我仿佛听到那首《青花瓷》:“天青色等烟雨,而我在等你,月色被打捞起,晕开了结局,如传世的青花瓷自顾自美丽……”听着听着,奶奶那慈悲和善的音容笑貌,好像在那对青花瓷上隐约浮现……

治疗癫痫疾病的药物中有丙戊酸钠吗癫痫病的病因是什么儿童怎么预防癫痫病

热点情感文章

情感美文推荐

优秀美文摘抄

经典文章阅读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