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fzvgz.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随笔散文 > 正文

【江山多娇】二哥的犟脾气(散文)

来源: 免费小说网 时间:2019-12-09 19:20:43

俗话说“家家都有一本难念的经”。二哥家的经,比别的家难念多了。

二哥是我门份伯叔兄弟,虽然叫哥,但他只大我三天,那怕大一小时,我都应该叫他哥。今年为过年,二哥跟老婆、儿子说蹦了,老婆在西安给儿子哄娃,让他来西安过年,他想他在西安己经过了两个年头了,在也不想去西安了,二哥想让他们回来,一来二去,他犟脾气犯了,把老婆、儿子大骂一顿,自己收拾一人在家过年。

我清楚的记得,那年刚包产到户,生产队折价分给了二哥一头耕牛,说来正好,这头牛跟他一样,也是个犟怂,在一次犁地中,不知牛鼓的劲大,还是那个犁有问题,牛把犁拉成两节,二哥燥了(生气的意思)把牛缰绳解下,拴在一个大树上,两手抱着牛鞭子狠狠打,打的牛挣脱僵绳跑了,他拉回来后,给牛两天没吃,后来还是二嫂跑过来叫我,让我劝劝二哥。

随着年龄的增长,二哥犟起来,八头牛都拉不过来,孤独的性格,使他越来越看不惯现实生活,看不惯儿女,到底谁有问题,怪谁。常言道:“清官难断家务事,公说公有理,婆说婆有理。”

腊月的天气,夜长天短,寒风刺骨,光秃秃的树枝,在寒风下左右摇摆着,一片片麦田,享受着雪水的滋润,村庄的电线上,站着几只叫不上名字的小鸟,喳喳的叫着。不知谁家的小狗,懒洋洋的闭着双眼,晒着太阳,享受这腊月温柔的阳光。

过了腊月初十,性急的人们就三三俩俩办起了年货,今天买一捆葱,明天秤几斤蒜苗,今天买些黄花菜,明天再购几两木耳,反正天天跟年集,天天就有买的东西。

二哥自腊月二十跟老婆和娃说蹦以后,他犟脾气又犯了,无名火窜上了心头,那晚他睡不着觉,不知他思想钻牛角尖还是老婆、娃有问题,或是老婆嫌天冷怕孙子感冒。他们为啥不回来,回想起他一年来在家操持着,风里来雨里去,虽没有过重的农活,但整天也闲不住。

人常说“小来夫妻老来伴”,他最生气的是老婆,越老还越说不到一块儿了,只三、五句话,就吵上了,更别说儿子,从来就搭不上勾,到底谁怪谁,这是长期困扰他心灵的一个疑团,是谁也结不开的疑团。

腊月二十一、二十二,他用两天时间,办好了年货,一人过年,啥都好说,又不待客,只听他对我说:“割了四斤肉,其它东西随便买些就行。”

二哥虽然脾气不好,再倔,他还是听我的,我知道年轻时他就喜欢读书、看报,偶尔还在报刊上发表些“豆腐块”文章,可我一篇都没发成功,我也很敬佩他。

我俩无话不谈,无事不说,比亲兄弟还亲,不知是他影响了我,还是我影响了他,也无从考久。从几十年前我俩都爱上了文学,建立了文学上的友谊。

祭灶过了,人们都盼着过年,放了假的学生们在平坦的水泥路面上行走着,相互交流着,发微信打电话者络绎不绝,偶尔不远处的几声炮响,给快到的新年增添了几份乐趣。

腊月二十四,吃过早饭,闲着无事,我想起了二哥,不知他一人在家睡懒觉或是在电脑上写什么东西,你可别看,年过花甲的他还会玩一下电脑,在电脑上写写东西。还会玩玩智能手机,这在我村上同龄人当中,除过我两,可以说是独一无二的。

当我掀开大门,看见厨房内雾气罩满了角角落落,案板上放着一堆发起的面,一锅热气腾腾的包子出锅了,两件荊笆上的包子馍正散发着热气,我惊呆了,二哥还有这么大的本事,滴水成冰的冻天,他酵子咋发的,面咋起的,我想这连我老婆都比不上他啊。

“你来了,快尝尝我蒸的肉包子,看味道咋样。”二哥热情招呼着我,透过雾气,我看见比鸡蛋稍大的包子,被他包的小巧玲珑,包子上面拧的花纹还挺诱人的,我在厨房看了一下,在院子转了一圈,又到他房子兼电脑房转了一圈,打交道几十年了,我从来不相信他还有这么好的手艺。“你找凳子吗,那里有,快坐下吃。”

说实话,我那里是找什么凳子,我想这屋子是不是“金屋藏娇”我是滿屋找“娇”,凭他那本事,能蒸出这么好的包子,我简直不相信,我以为是那个女人在帮他,满屋子找遍了,也没看见一个女人的踪影。在看看这包子馍,他在街上办个包子铺都没有问题。我顺手拿了一个包子,两口就吃完了,又取了两个包子,边吃边帮他烧起锅来。

“二哥,红罗卜调辣子,把你吃岀没看岀,你本事还真大的,你这冷的天,酵子和面咋发的。”“我把酵子发下,放在热炕上,起来后昨晚又把面起上放在热炕上,早上就能蒸了。”“二哥,你真有能耐的。”我发自内心地说。“你二哥除过不会生娃,其它啥都会,谁离了谁都能行。”我一看我话说差了,忙打起了乱话。

我最清楚不过了,二哥啥都好,就是脾气不好,全队包括左邻右舍都知道他这瞎瞎脾气,他要是真和谁顶起牛来“斗起脾气”,你三五个都不是他的对手。

记得前年这个组向上面报贫困户,不知怎么给一家符合条件的没报上,而把不符合条件的报上了。二哥知道后又犯病了,他的脾气又上来了,当面质问组长。然后,他又跑村上、镇上抱打不平,有人说二哥又不是报你,何必“狗拉老鼠多管闲事”,二哥知道后,犟脾气更犯了,他对人讲:“我是共产党员,我这个‘狗’这次非把‘老鼠’拉进来不可。”最后在他的再三努力下,这户人家终于进了低保。

我坐在灶前给二哥烧着锅,看着他边柔面边骂起了老婆和儿子,说儿子“忤逆不孝”,不打电话、不关心他等等,我笑着、安慰着,人人都有工作,城市节奏快,再不要给娃加心了。我把二哥劝了一遍又一遍,不回家过年又有什么,小题大做,我劝说着倔犟的二哥。

只听二哥说道,他己把舍扫完“打扫屋子”,明天把外几斤肉一煮,炒些臊子,就等着过年,过完年,他也不待客,随便走几家亲戚就行了。我边烧锅边跟二哥闲聊着,帮他蒸馍,你别看他脾气倔,今天我才算真正的服了。他一共蒸了四锅馍,一锅包子,三锅蒸馍,蒸馍个个上面都憋成大小大一的十字形花,这让我老婆都望尘莫及。怪不得人常说“歪人有歪本事呢。”我想我和我老婆俩人,都没有二哥一人快当,麻利。

看着二哥,我思绪万千,风风雨雨,酷暑寒霜,日子跟走马灯似的,生活酸辣苦甜,吃粗咽细,都一闪而过,我与他长期以来,文字上交流一下,谈谈读书、写作体会,雷打不散,几十年来,虽不敢说读书五车,但多多少少就算读了几本。有时和二哥闲了胡划划,写些乱七八糟的文稿,探讨文学方面的难点、疑点。

现在信息时代了,网络发达了,不惑之年的我俩,住的相隔虽只有五十多米远,但常常网上交流,电脑、微信上发稿。二哥他脾气倔犟,性格直,但他文学水平要比我高的多,令我心服口服,近几年在报刋、网络发稿达几百篇,有几次还获了奖。

太原少儿癫痫病医院昆明治疗癫痫的专科医院应该怎么选什么是引起原发性癫痫的病因

相关美文阅读:

随笔散文推荐

优秀美文摘抄

经典文章阅读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