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fzvgz.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哲理散文 > 正文

【荷塘】成长(散文)

来源: 免费小说网 时间:2019-12-16 12:13:55

十三岁之前,我没有坐过火车,当时羡慕得要命,总觉得坐在墨绿色的车厢里任意驰骋,是一件很神气很骄傲的事情,不免偷偷地想,有一天我也要坐上火车去我想去的地方,尽管那个地方很遥远很陌生又几近模糊,那我也不怕,只要能坐上火车,就说明我长大了。大人是有主见的,即使迷失了想去的地方,也会找到回家的路。

在十三岁那年,春节将至,妈妈把我和姐叫到跟前,拽拽衣襟,拍拍灰尘,郑重地对我们说,“你俩也长大了,总该出去见见世面,要不下半年上高中也要来回跑。”模糊的感觉,妈妈是有重要的话还没说。果然,一声叹息之后又接着说:“去看看你们的大伯吧,这些年了,也该认认门了,你俩毕竟是老赵家的人。”我的心一沉,姐也显得很迷茫。相见还是不见?这是我们三个人的心结,我不知道妈妈为何会有这样的打算?

毕竟我们还小,母命难违。妈妈递给姐五元钱,那时去往县城的火车票才七角钱,也就是我们俩往返才两元八角。姐比我年长俩岁,虽说长得比我小,但做事心里有数,家里有什么跑腿学舌买油盐酱醋之类的事都是姐去做,妈妈常说我心大,把自己经管好就不差啥了,我也懒得争抢,就知道没心没肺地玩耍。偷着掰掰手指算一下,还剩两元两角。县城一定有很多好东西,也不知道姐怎样安排这两元两角钱。妈妈把详细的地址告诉了姐姐,并让姐领着我。

这是一场梦寐以求的出行,只是有些压抑与沉重。妈妈把我俩送到车站,没有过多的嘱咐,妈妈也显得异常沉默,可能她觉得我们俩能胜任这件事情。火车缓缓地开来,是无数遍看到的样子,墨绿的车厢,永远充满诱惑力的窗口。转眼,我就被第一次坐上火车的欣喜而包围,姐郑重其事地拉着我,找到一个靠窗的位子坐下来。出于淘气和好奇,我急不可待地用哈气吹开玻璃窗上刷白的霜,想看看我的小镇在火车上看是什么样子,在那个小小的圆洞里延伸的小路上,我只看到了妈妈形单影只的背影,回家的路并不远,妈走得极其缓慢。一种说不上来的滋味,喉咙像塞满了棉花,有些堵得慌。

......

说起我的身世,一言难尽。在小镇的一个村庄,妈妈生下了姐姐和我。妈妈本是辽宁人,经亲戚介绍嫁给了老实巴交、心灵手巧的黑龙江的爸爸。爸爸和爷爷生活在一起,里里外外的活都做得像样,妈妈在姥姥家是老姑娘,也不会做什么,自从我们姐妹俩出生,就精心地照顾一家人的起居生活,日子殷实平和,幸福安康。这样的日子没走出多远,不幸降临了。爸爸得了尿毒症,没多久就撒手人寰。当时姐五岁,我三岁,还不懂得悲伤,可是妈妈却承受了三个人的痛。爷爷被大伯接到了县城并变卖了家里杂物房屋,从此没有音信往来。妈领着我们俩举目无亲,又无主意。姥姥姥爷早已过世,回老家也无意义了。后来,经村里人介绍认识了我现在的爸爸,无可选择。我们有了归处,所幸的是,除了贫穷,父亲是个善良的人。

关于我的生父,妈妈虽然不常提起,但只言片语的陈年旧事,足以证明她的怀念。爷爷与伯父,毕竟是我俩血脉相承的根,不见与不问,并不说明都已舍弃和忘却。我们懂事的时候,偶尔有县城捎来的口信,伯父打听我们过得如何?那些年来自亲情的关爱也就如此,对于我们,可能谈不上难过,可是对于母亲的内心,是一种愤懑与伤痛,艰苦的生活与孤苦的内心,没人理解。

我们不知道妈妈是怀着怎样心情打发我们去伯父家的。那个冬天雪很大,很冷。我像出笼的鸟,张望着窗外的风景。透过那拳头大小的透明的玻璃窗,一闪而过的,是一排排挺直的,没有生命特征的,干裂而枯瘦的杨树。偶尔有一群麻雀在树木间嬉闹跳窜,就像在家里后院觅食的麻雀一样,欢欢喜喜中有着一份生的艰难。透过这一丛树木,就是低矮破旧的村庄,被一层皑皑的白雪覆盖着,那寥寥的炊烟,稀疏的行人,很能够证明也足以证明,在这寒冷的冬天,如果没有要紧的事,乡亲是很少出门的。火车以它一贯的磅礴的气势驶出了小镇,接下来是一片荒芜的寂寥的雪白的田野,我不知道距离那个无数次想象中的高楼林立的县城还有多远?还有那个陌生的又充满期待的伯父的家,能否找到?能否有一份亲情的温暖从此开始蔓延?我茫茫然地静静地坐着,不禁回头看了一眼姐姐。姐姐仍是那种一贯的安静。

随着缓缓的人流下了火车。没有太多的惊奇,和我无数中想象的样子相差无几,雪是一样的白,只有临街,才是错落有致的高楼,只是琳琅满目的店铺多了一些,人比较稠密一些,我们行至其中,对这些景致走马观花一样。那是个午后,我被姐领着,左转右转,来到一片红砖泥瓦的家属房前,姐说,这是政府家属房,大伯家就在这一片住。看得出,尽管是那种最古朴的连脊房,但整洁干净,家家的院落规矩得很。

循着妈给的地址,我俩忐忑地推开了一扇虚掩的房门,屋子很狭小,一个小姑娘正趴在桌子上写作业。这个小姑娘像极了照片上的大伯。我们六目相对,竟都没有找到相当的话,然后我问:“认得我们吗?”小姑娘有点害羞似的点点头并说:“我知道,是镇上的大姐,二姐。”一切顺理成章,我们由陌生到熟悉,由拘谨到放松的说笑,亲情和友谊,在慢慢地走进我们的内心。

伯父有些老了,伯母我们也是第一次相见。没有过多的嘘寒问暖,也没有久别重逢的喜悦和热情,平常淡漠,他们之间交谈着工作上的事,我们只是和小妹妹说着无关紧要的话,那一天,竟那么强烈地觉得,没有语言的沟通,是那么的寂寞。

伯父没问我们过得好不好,也没有问学习如何,只是做了几道在我们看来很奢侈的菜。可能从我们简朴的衣着上,从还算还没有露出脚趾的棉布鞋上,看出了我们生活的窘迫。

夜深了,逐渐有匀称的呼吸声,弥漫在那个小屋子里。我瞪着一双眼睛,实在难以入睡,这么多年没离开过家,又是在阔别十年的伯父家里,有种莫名的想念和惆怅。不敢翻来覆去地转身,多亏是黑夜,看不到我怅惘的情绪。在沉沉的夜里,我听到了低低的声音:“是你让她俩来的吗?”显然是伯母的声音。“不是我让来的”“那他们怎么能找到?”“听老乡说的呗”“我可和你说,咱家老二也要上高中了,家里可没闲钱和地方。”“行了,行了,知道了。”大伯显得有点不耐烦了。谈话没有再继续。原来,我们话语的疏淡,并不是时间造成的隔阂,而是我俩竟让人如此的害怕。我恍然大悟,不禁长长地舒了一口气,很闷的感觉。

临近年关,这个家属区里异常热闹,一辆大车在挨家分水果,这是县委机关对职工的福利待遇。伯父家也分了几箩筐苹果,橘子,鸭梨,很喜庆热闹的气氛。我们决定要走了,伯母给我们捡了一些看起来不太好看的水果让我拿着,姐没让我接,她说;“过年的时候妈妈会买的。”我看到姐姐严肃的表情,没接。说实话,我也没想接。

腊月的天气,透骨的冷。姐拉着我,不紧不慢地走着。姐说,“还有两块两毛钱,咱就买几斤冻梨吧。”然后又美滋滋地掏出一把零钱,大概有十元左右。“这是一分一毛攒下的零用钱,到了县城,可要派上用场了。”姐诡秘地对我说。我真是羡慕得眼睛发蓝,只好尾随其后。姐说:“我用这钱买个饭盒和饭勺,下学期上高中的时候,就不用咱妈买了。”我俩便在熙熙攘攘的人群里逗留着、挑选着。

......

在寒冷的冬天,也有阳光温润的时候,我和姐姐拉着手,她一手拎着饭盒叮当地响着,我一手拎着冻梨快乐地笑着,冬天的阳光,照在我们单薄的身上,居然很暖和,幸福竟是这样简单。我俩高高兴兴地向车站走去。当然,我们能找到回家的路......

癫痫中医治疗的方法有哪些呢郑州有治疗癫痫医院甘肃哪家医院治疗癫痫好

相关美文阅读:

哲理散文推荐

优秀美文摘抄

经典文章阅读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