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fzvgz.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哲理散文 > 正文

【流年】苗乡农事录(散文三题)

来源: 免费小说网 时间:2019-12-23 14:27:38

一、栽秧

苗坑是先前就挖好了的,有半尺深,半尺宽,刚好容得下一担肥。用软润的黄土盖好,待得瓜秧长至五寸余高,便就给挪栽到那苗坑的黄土里。三日的样子,这瓜苗儿就抽青了,壮壮的,绒绒的,青青的,光看那秧杆的肥和厚,便就晓得,只要不逢天灾人祸,待到七、八月的那一季瓜收,肯定将是丰硕的、喜人的。

瓜秧的栽植,却是极有讲究的。想想看,那细嫩的秧苗儿,脆性极大,且细嫩、柔软,若是用力重过了火,便会捏坏了苗,若是浅浅地埋在黄泥上,便很容易被太阳烤萎,成活率自然是很低的。

春天,在母亲的瓜园子里玩耍,便会逢上母亲栽植瓜秧的农事。只见母亲轻轻地捧住秧苗根部的土,慢慢地放进苗坑的泥窝里,用手掌,将坑边的软土一把把抓过来,细细地铺满了泥窝,之后,便用拇指,一点一点地压紧秧苗根部周围的土壤,直到秧儿能正正地立着,方才起身,用力从身后的木桶内舀出一瓢肥,均匀地泼在秧苗周围。如此,一棵瓜苗,就算是栽植完毕,接下来,便是日常的果苗料理的琐事。这瓜园子,若料理得细,料理得全,秋收时的瓜果自然就要圆润一些,大一些,好看一些。老屋坎下的肥妹老奶,人懒,终日地不理事,猫在屋里,只管吃喝,瓜园里的荒草,没过了我们头顶,沦落成我们捉迷藏的好去处。

可是,那个疯玩的少年时光,实在是太短暂了。我们还未满七岁,父亲就像赶鸭子一样,赶着我们下田学插秧,学做农活。父亲给我们做示范,他卷起裤脚,扶着田坎,一纵身,便跳落到了水田里,抓起一把秧苗,解了绳,瞄了一眼身后那狭长细瘦的泥田,便嚓嚓嚓地,栽起秧来。不用说,这水田里栽秧的活儿,对父亲来说,实在是算不得累人的农事。他不但秧苗儿插得正,分得匀,且秧苗之间的行距、纵距,都毫厘不差,因而父亲的秧苗,是庄子里插得最好最直的一个。

在村庄,我们将插秧也称为栽秧,但我们实在是最不喜欢栽秧这事儿的。水田里蚂蟥特别多,那是一种黑色的、软趴趴的东西子,只要闻得水响,便就一扭一扭地摇过来,粘在我们的腿上,吸血,任你怎么拉,都难得撵开它们。这时候,父亲总是远远地看着我们,猫腰,笑着,直到我们将那些可恶的家伙奈何不得,方才轻轻地说,吐一把口水,糊在蚂蟥叮咬的地方,自然就好了的。果不然,一把口水而已,蚂蟥就乖乖地滚落到了水里。但不久,只要闻得水响,便又会跑来,趁我们不注意时,爬在我们的腿上,快活地吸着我们的血,真是闹心至极,烦人至极。

凡是我们栽下的秧,且莫谈栽得正不正,直不直,匀不匀称,光就那秧苗之间的行距、纵距,就是非常难把握的一件事。用力不匀,插下的秧苗就不正;行距不一致,栽下去的秧苗便会稀稀拉拉的;纵距不同,秧苗儿自然就不直。父亲赶在我们的前面,他只要一抬头,便看见了我们和我们栽下的秧,歪歪扭扭地,一点儿都不像一个会干活的人儿栽下的。一开始,父亲总是耐心地教我们,他朝我们细声细语地说,两腿要站直,往后退时,左右腿的距离要始终要保持一致,再就是眼光要放远,要盯着前方,看前面栽下的秧苗,是不是直的、正的,是不是大体匀称,如果不是,及时修正。

好鼓不用重锤敲,秧,倒是栽正了、直了、匀称了,但渐渐地,活儿干累了,心就不集中了,精力就分散了,农活儿自然就干得不如父亲的意。父亲很是生气,冷不丁从我们身后砸来一个秧把子,打在我们的腰杆上,溅起一身的稀泥。那酸疼的腰,怎经受得住秧把的锤砸,“啪嗒”一声,我们就滚翻在了水田里。这倒好了,不管父亲如何喊骂,我们就是赖着,不起来。泥田里藏满了泥鳅,黄黄的、滑滑的,在水清的地方呆着,教我们毫不费力就逮住了它们。父亲好酒,尤其农忙时节,农活儿干累了,便用酒来解困,而泥鳅是最好的下酒菜。父亲见我们实在太困了,便让我们去捉泥鳅,就当作给我们放了假。

春天的黄昏,炊烟总是那么香。那是提前收工回家做晚饭的母亲,将我们捉来的泥鳅,用茶油煎熬得蜡黄蜡黄的,于是那喷香的鱼味,挤出了屋子,荡满了村庄。夜里,父亲轻轻地揭开他的酒罐儿,斟满了酒碗,端起,细细地咂一口,然后搛一条泥鳅,伸长舌头舔了舔,嘟着嘴,又吮下一小口酒,紧了紧眉儿,说,真香!至夜深,母亲的菜还没有吃完,父亲还在酒坛边磨蹭着,久久地,不愿放下碗。老屋外面,星光落满栅栏,明月静悄悄地爬上了屋背的山梁,栽秧的苦,早已被我们丢进了梦里。

二、背粪

远远还没有到开春的日子,父亲就开始忙着编织竹篓,那种峡口式的篓儿,口宽尾细,是用楠竹瘦薄的篾片,编扎而成的。春天一来,父亲就取出新织的竹篓,在里筐铺上一层塑料膜或干稻草,将去冬堆放在畜圈外的干粪儿铲进篓内,一篓大概五十斤重,让我们背到水稻田里,用稀泥盖好,糊成一个个小山丘式的泥堡子。这是春耕前的第一轮施肥,人们都说,秋收的好坏,看的就是背粪的活儿干了多少。这粪儿背得多,肥料下得好,秧苗自然长势喜人,到了秋天,多收三五斗,当是必然之事。

可是我们实在很害怕背粪的活儿,这大概要算是庄子里最脏最臭最不得我们喜欢的农事了。在背粪的路上,我们一个个捂着鼻子,使尽力气,用最快的步伐往稻田里赶。这倒中了父亲的意,父亲早就想着,让我们快一些背完那一圈的干粪后,再去报名上学。但,我们总是嫌开学的日子来得实在太慢,正月都过去了一半余,开学的通知却迟迟没有贴出。父亲便说,背粪去吧,背完新泥冲的那几块田肥,就可以上学了。我们嘟哝着,在屋里磨蹭了许久,都不愿意捡起竹篓去背粪,倒是母亲总在怜惜着我们。母亲说,这伢仔们,还没竹篓高哩,今日就歇一日吧,明日长高一些,再去背粪。母亲的话像糖果一样甜,让我们开心不已。

但是,粪总得去背的,家里除开父亲母亲,就没有别的劳动力,我们虽是玩性特别大,但见得父母早出晚归,见得那一桩又一桩的农事,繁多劳苦,歇在屋里,也会心慌。只是我们实在特别地怕那臭味儿,怕脏,故就嚷出种种的理由,躲在屋里偷懒。

幼时,我特别地喜欢耍赖,一会儿是闹着头痛,一会儿又闹着肚子痛,硬撑着,饭也不吃,装病。一连两三日都如此,但第四日就挨不住那饥饿的苦了,便赶紧向父亲报告,说病没了,愿意去背粪。见父亲没有责怪的意思,于是乎几近是拔腿就逃的狼狈状,窜到屋里,打开锅盖,赶紧填满那干瘪已久且一直咕咕大喊的肚子,然后,方才跟上父母,一起去背粪。但是更多的时候,是装着病,猫在屋里,待得别的人都出了屋去干活,方才偷偷地跑到火塘边的厨房里,寻找吃食。然而,装病的事儿,就是被那些吃得不见踪影了的菜食给暴露出来的。这自然是要挨上父亲的一顿恶骂的,有时候,甚至是挨打。父亲最不喜欢我们耍赖,不喜欢我们干活时磨磨蹭蹭的,也不喜欢母亲借着种种理由为我们辩护。父亲做什么都雷厉风行的样子,耿直的样子,性急的样子。父亲总是以自己的样子去观照别人,尤其是他的子女们。起始,我们还以为父亲这样做是不爱我们,是对我们的惩罚,因而,我们非常地害怕他。

农耕开始前,村子里男女老少都忙着背粪去了,长长的背粪队伍,从村头一直延伸到村口。我们走在队伍的后面,朝前路望去,那青黄色的竹篓队伍,一点一点地,在村庄那弯弯曲曲的山径上挪动。这样的景观,一直要延续到我们开学之后,方才消失。

终于有一日,我们在村子中央的晒坝场的石坎上,看到了开学的通知,用红色的旧纸,黑色的碳素墨水,大大地写着“开学通知”几个字。这消息首先是从最好懒的四巴子阿六那儿传来的,只见他高舞着手臂,在晒坝的空地上大声地喊,开学喽,开学喽!接着,围观的娃子越来越多,不少大人也围拢了过来,那贴着通知的石坎下面,一会儿就站满了人。“二年级,学费九块八;三年级,十一块五;四年级,十三块二;五年级,十五块一。”父亲掐了掐手指,一共四十九块六角整,父亲的脸容顿时凝皱了起来,长长地吁了一口气,便悄悄离开了。

夜里,吃过饭后,父亲对我们说,今年的粪背得少,怕是庄稼收成不好,你们的学费是个大问题,况且你们的母亲身体常年不好,我们家劳力比别家少。父亲的话刚说完,读四年级的姐姐抹着泪悄悄离开了。母亲和我们坐在在一旁静静地听父亲说话,但后来我们谁都没有说话了,而屋外的水田里,青蛙的夜鸣声,越发地大了。这让我们不得不承认,一年春耕的农忙时令,真的已经开始了。

三、拾穗

拾穗的农事,是与中秋一起来临的。在每年中秋将至之时,村庄里的稻谷就收割得差不多了,之后,便是拾穗的活儿。我们背上春耕时用来背粪的竹篓,备上几只蛇皮麻袋在篓底,从村头对门湾里的冷水田开始拾起,一丘丘地往下走,大概在日暮时分,就可以拾得一大麻袋的穗粒。田老鼠多的年份,一天拾满三四个蛇皮麻袋的谷穗,是很有可能的。

拾穗的农活儿全出于自愿,想去就去,不想去也不会惹得父母的骂,毕竟那是田鼠们吃剩下的,凌乱不一,不好拾拣,但拾穗得趁早,最好是稻谷一割完就去,因为此时的稻田,还没有被牛踩,没有被鸭儿捣蛋过,残剩的谷穗是新鲜的,干净,易发现。因而,每每哪一丘稻田将收割完毕之时,田坎上便站满了等待拾穗的娃儿们,他们背着高过了头顶的竹篓,手里还捏着几个麻袋,望着稻田里忙碌的人们,期待他们可以快一点收割完。

“屁股”是我们当中拾穗最勤快的一个人,莫要瞧不起他矮墩墩的个儿,拾穗的活儿却是干得比别人都好。平日里,“屁股”的裤子上总是留有两个圆溜溜的屁疤。那疤儿是他的母亲给缝制的,母亲说,娃儿们穿衣服,总是从屁股开始烂起,丢了却又可惜,便给缝好,继续穿。我听得“屁股”妈说的最多的话就是:新三年,旧三年,补补纳纳又三年。“屁股”似乎也没有觉得那屁疤裤子有哪里不好,虽看上去特别打眼,尤其是,他弯下腰去拾穗时,屁疤就更是明显。“屁股”将一大把的穗粒,捏在掌心,扭过头,小心翼翼地,把手掌里的谷穗轻轻地揉进了竹篓里,接着又一个弯腰下去,便又拣得几尾谷,虽只是稀稀落落地粘着几颗米粒在上面,但他总是视其为宝贝儿,放进篓里,太阳一晒,将米粒儿扯落下来,饱满得紧。

村子里,一些捣蛋鬼是特别讨人厌的,他们做着拾穗的样子,可一到了稻田里,便就钻进了稻草堆里睡大觉、偷懒,醒来便跳到倚村而去的小溪里洗澡,一泡就是一整天,哪里是去拾穗的。待到日暮,这些捣蛋鬼们就开始出没了,径直地朝了那些还没有来得及收割的稻田奔去,直到摘满了篓儿,方才回家。当然,第二日一大早,便一定是可以听见稻田主人的恶骂的。如此的恶作与如此的骂声,总是使得整个村庄都宁静不下来,但你能说这是偷穗么,是故意的么,还是,狠心而为的么。实际上全部不是,许多年后,我猛然间发觉,那是一种年少无知的淘气罢了。

母亲总会在我们拾穗丰收的一年,给我们缝制几顶银帽儿。用旧弃的衣布,割成条块不一大细不一的烂布条,然后用小米熬制而成的稀粥,一块一块地糊粘好,待到冬天真正来临时,便用染了色的麻绳儿,纳成布帽子,也就是我们常说的银帽儿。实际上,往日的银帽子,帽檐上是挂满了银珠子的,但因了家境太寒,置不起那些银器儿,故就简略了帽檐上的银珠子。但我们实在是太喜欢银帽了,拾穗的时候,我们就暗暗地下了决心,多拾一些,当成了钱,就去买那银珠子。可是,在我们那贫瘠的少年时光里,这种美好的梦想总是与我们相隔得远远的,我们一直都没有实现戴上那挂有银珠子的银帽。

不知是从什么时候起,拾穗的少年消失了。我后来再也没有看见有人会像那时的我们那般,对一粒落地的谷穗,倾注那般真挚的爱。甚至,我在一年暮秋还家的路途上,看见一大片一大片的稻田里,满是疯长的野草。我单凭借那草长的样子,就完全可以猜想得出,这些稻田已经荒芜了许多年。大概是很久以前,村庄里那些年轻力壮的人们,统统流落到异土他乡去了,一种叫做打工的潮流,把他们从故土推到了他乡,当然,是这股潮,几乎在一夜间竟把拾穗少年的梦想蒙上了几丝绚丽的光彩,是这股潮冲淡了我们往日那纯朴的向往。

我在路过村庄中央的晒坝场时,看见几堆孤零零的草垛懒懒地躺在木柱下面,一点儿也不像往日,到处都是草垛林立的样子,更不像是拾穗少年踩着晚秋的斜阳归家的时刻。因而,教我去哪里寻找往日那个骂声里藏着爱恋的村庄呢,教我去哪里寻找我那失散多年的拾穗伙伴呢,或者说,我到哪里找回往日的自己和自己的村庄呢。

贵州治疗癫痫病医院哪家好治疗癫痫疾病的药物中有丙戊酸钠吗河北好癫痫医院西安市到哪家看癫痫病好呢

相关美文阅读:

哲理散文推荐

优秀美文摘抄

经典文章阅读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