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fzvgz.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爱情散文 > 正文

【柳岸】二哥(散文)

来源: 免费小说网 时间:2019-12-23 14:23:43

和“咪咪”帮着二哥抢回新娘不久,临近七十年代最后一个阴历年关。匆匆赶打下几百匹土砖,老大胸扎红花一身戎装,意气风发踏上千里征程,成为了一名光荣的中国人民解放军战士。

那以后,再未去过他家,他和兄弟咪咪除了拜年,也很少来家作客。不记得是哪一天,兄弟俩人间蒸发了一般,遽然从我们的生活中冰消气化音讯皆无。

时至今日,依然萦系于心。那个呵气成霜的冬晨,尚泛着水泥、石灰水气味,他新家院落红烧狗肉的友谊盛馔。

随老大沿雾气蔼蔼哑巴堰坎,小跑去二哥家里时,院落里摆放着一口,正腾腾往外冒着热汽的大铁锅。旁边一个由门板、条凳支起的案板边,腰扎围裙的二哥,红光满面将一条众口一词,从哪里“借来”的黑狗开膛破肚。明哥、刁贵儿、咪咪按照吩咐,一个帮着分割狗肉;一个下自留地扯萝卜;一个烧火、剥蒜、洗菜、切姜葱。我记得,凛冽朔风中,飞絮似的雪片漫天飞舞,放饭流歠、语笑暄呼的盛宴,在频频跺脚声中持续了足足半天。

我常常怀想起他。他的茅草棚子,迤逦狭促的乡间小路;苹果园;哑巴堰;如耸云天血精厂围墙;以及那段囊空如洗无忧无虑,不分彼此的日子。

二哥在新家门前,打上了一个很小的三合土院落。

正对堂屋门院落远端,一条由右侧五十米开外哑巴堰,通往新马路的羊肠小路擦着它的边缘,犹如一条金色的蛟龙,闪烁着耀眼的鳞片,从墨绿色海洋中蜿蜒而去。

一根被拉索紧拉着,一方歪斜的方体水泥电杆,杵在两者交界处;一些地方露出泛朽的竹芯、铁丝。

院落右侧,卧室窗口下,新培上一笼低矮的毛竹;毛竹边一个不知作何用场的水泥坑。左侧是几分自留地。以外,左、右、前三方密密麻麻全是苹果树。

小路两旁果园里,按时令套种了小麦、豌豆、胡豆、黄豆、苕籽、厚皮菜。上放学路上,只要不东张西望尔后向上伸手,蹿进果园瞎逛、打麻雀、摘小麦、豌豆、胡豆没有人会干涉。

二哥新家,在苹果园落成那年,我已就读花小好几个年头。一仍旧贯,每天会刻意选择果园中,途经他家门前的羊肠小路往返。期待路过那里能与他不期而遇。

多数时刻,他家大门紧闭。偶或冲下路基,和拴在堂屋门口的看门狗嬉戏;钻进厨房喝生水;爬上自留地边,小路拐弯处的一棵苹果树待他回家。

二哥的新房,与海舰家共用一堵山墙;与朱孃的空房在后墙呈T形相交,同驻扎在哑巴堰苹果园一角。与海舰家的朝向刚好相反。

较之七穿八孔,被一场大风掀翻一半的旧宅,新建的三间土坯房干净整洁、宽敞明亮。门前的一堵墙面,特意粉刷上一层农村人家并不多见的白石灰。

一间堂屋;一间卧室;一间厨房。堂屋后墙开设一道后门;门外一间由几幅蔑笆、绳索捆绑而成的简易茅房(厕所)。蹲位右边随手够上的一堵土墙砖缝中,塞进了一些晾干了的新旧不一的蔑片(刮屎片儿);墙后一间废弃了经年的猪圈塞满柴火、谷草、杂物、农具;靠外的一幅蔑笆下面有一个狗洞。

茅房后面,是一片包夹在大竹林、朱孃、望天后墙间,荒凉鄙陋的空地。原本踩出过一条细长的通道,几场雨水过后,重新淹没进了郁郁葱葱的杂草。

齐胸的杂草间,拉扯上数个大大小小灰白色蜘蛛网。有几张从朱孃废弃了的房屋后檐斜拉下来,远看,像谁家晾晒的一床床土布蚊帐。草丛间,蚱蜢、蛐蛐儿、千担公、瓢虫、螳螂、蜻蜓欢然地爬行、蹦跳、低徊、吟唱。

一些被蛛网包裹成看得见模样的类琥珀;一些在风化了大半的蜻蜓、土蜂、苍蝇,脑袋、翅膀间拼命挣扎,把蛛网撕破开几个大大的口子。挂着一命呜呼的前辈,和无力回天的它们的折子,在凄冷的风雨中绝望地摇晃、呻吟。

朱孃为什么丢下通家之好的邻居,搬过去邮电校后门;二哥又因何会住进去她家旧房,对因缘而就的我而言一无所知。

二哥从朱孃家迁就进去的老房子(新房前身),与朱孃家一模一样,土坯、蔑夹交浑墙,几根立柱支撑起整个房顶。堂屋与卧室间的干墙微微向一方倾斜,一些地方脱落了程度不均的抹泥,露出部分沃朽了的蔑芯;一些地方被人刻意掰折,掏空形成为了拳头还大的空洞。饭桌上方一个较大的孔洞内,挂着一盏堂屋、卧室两照的煤油灯。

听母亲讲,这种和街头居民一模一样的蔑夹墙,多为生产队公房。

室内有三样家私,堂屋一张跛脚的饭桌;围绕它四根同样跛脚的条凳。来客人时,得兄弟俩抬上四处挪窝。

卧室一张和双槐树婆婆家一模一样,附带脚柜的雕花大床。据说是土改时,他老子从工作组手里瓜分来地主家的财富。

卧室的几面墙根儿,东一支西一支丢弃着,不同时日换下的胶鞋、袜子;面向果园的前墙中央,像后来生生凿上去一个用于透气、采光的小窗口。小得近乎邮电校伙食团打饭口大小。

堂屋地上,胡乱摆放着锄头、箩筐、背篼、雨胶、坛坛罐罐;一只墙角堆放了一些风干了的红苕。

房顶的支撑木,高高矮矮钉上一些铁钉,挂着铺满粉尘的秤、砣、雨衣、笆笼、草帽、斗笠……梁、椽悬垂不少熏黑了的长长短短的尘绺、蛛网。

透过亮瓦射进的强光,清晰洞见,高处的一些蛛网上面,缓缓蠕动虎视眈眈的宿主。

倚着干墙,头重脚轻的碗柜记忆犹新。在朱孃旧房里见上过它,和一厢豆腐没多大区别。他曾经把放学路上的我拽进家门,翻遍坛坛罐罐;端上油灯,在碗柜一只角落,找出来小半碗“金刚石”(特硬)小胡豆,现炒了请我。

从斑斑点点生漆面、深深浅浅的膏灰末、一团团布满针孔状虫眼的原木,便可以揣度它的年头。

从总体上看有些类似父母结婚时,婆作为礼物朝贺的清朝双开门衣柜;但用料、做工显然不可同日而语。且门扇小得离奇。

一人多高,用薄木板隔作几层;最下是一个漆黑的柜子。从里面取任何东西,都会叽咕叽咕作响。

二哥取东西通常不点油灯。侧上身子,下半身靠紧它,戳尖牙签般的两根手指,不停晃动遮挡住光线的脑袋,像在里面考古。

站他身后,垫上鞋尖瞅过,除了几只破碗,真没什么值得他那样劳心费力。

两扇藏宝箱似的小门,打开或是闩上,见他轻手轻脚,生怕触怒了饥肠辘辘的甴曱,连一贯厚己薄甴的他,带他的破碗一块儿给生吞活剥。即便如此,柜门也不时跌落地面,费上多会儿功夫方能完璧归赵。

曾经一次十万火急,内急得血都快喷出脑门,满院子蹿也没找着茅房。他居然搞灯下黑,茅房开在厨房。

兄弟俩一米开外一个烧火一个掌勺,隔着铁锅上瓜瓢大小破洞有说有笑!让人如何能够做到专心致志心无旁骛?还是冒着土崩瓦解的危机,捂住屁眼去海舰家一次屙个够吧!

二哥的新家,也是老大、刁贵儿、明哥、自荣一波年青人,包括不知丁董的我的家。哪怕能挤出一点儿时间,他们也会邀约去二哥家。

分配了工分、添置新衣亮衫、骑上凤凰永久、戴上上海全钢、瞅见新奇古怪,会第一个想到到二哥家分享;遇上闹心事,也会第一个想到去二哥家倾诉。少了长辈约束、冬日可爱的二哥的家,就是自由自在放达不羁的天堂!

二哥说话、办事从来都是有条不紊、收放自如。和小上十几岁的我,更是轻言细语娓娓道来。与二哥的交流中,明显品味得到长者的真诚、智者的玲珑,却绝不掺杂训喻的口风。二哥俨然就是知冷着热的父母;鲍子知我的弟兄;善解人意的故旧。

我从未向旁人打探过二哥一家的来路,我不想让人以为二哥与我有些许隔膜,尽管非常纳闷,为何会仅剩下亼亼一人的二哥,与他孤苦伶仃的兄弟俩相依为命;我也从未听说、抑或见上过他大哥或是大姐(母亲并不确定),也尽管我一直疑惑由二哥充当的当家大哥。无论如何,总不至于连“一飧之德”的至亲、“一臂之力”的远房都没有一位吧?

母亲见过二哥父亲,高高长长,老实本分,讷口少言。母亲用了许多描述,想竭力呈现给我他的形象。我依然想像不出,高高长长、厖然恺悌的二哥的父亲,到底是怎么一种模样、一种德行。

能有幸住在鱼肉泛滥哑巴堰旁边,特别是苹果园里,是他们令人羡慕的好福气。是多少哑巴堰外人家寤寐以求的夙愿。

不见五指夜色下,你知他睡觉还是蠢动;居心还是梦游。三更半夜垫上鞋尖,果园子唰唰唰唰趟过去;嘻嘻嘻嘻游回来,总不至于不知死活,越俎代庖替哪家捉鬼招魂吧?又有几位“信誓旦旦偏不信邪”的守夜人,为了尸位素餐即可唾手可得的几分外水,敢于赌上半条老命去“揭穿画皮”邀功请赏?特别是“孤魂野鬼”神出鬼没的子时,还挨着一个无风起浪令人闻风丧胆的大竹林。摘没摘几个;摸没摸几条,他当然心知肚明。别人未尝又不心照不宣。

嘴巴一抹当吃二娃,还真没辜负他的排行。海舰家里也排老二,地理环境相对恶劣,几颗苹果树恁就生在自家自留地里。沉甸甸的枝桠搭上瓦片伸进茅房,还需要他去费事?

哪条王法又规定,有苹果枝搭上瓦片、伸进茅房的社员家庭,光天白日不许推开亮瓦透气;黑灯瞎火没有证人陪同胆敢随意大小便。你管别个进不进茅房;点不点煤油灯;是否是尿频、尿急。靠!分明就是无端陷害,邪恶猜忌,吃不到猪肉见不得别家猪跑!尽管越看越像不缺乏维生素、脂肪的二哥兄弟守口如瓶,海舰却不止一次透露,哑巴堰坎边住家的好处。三更半夜涨水,床上听得真真切切。起身摸过去,一个筛子溢水口湍濑接就是。哑巴堰等同于他海家的水鲜馆!别人又没光屁股,生生跳进生产队池塘去戳;去舀;去摸;去强取豪夺;去损公肥私。更加没有过“下吧,下吧,下他七七四十九天”破坏社会主义建设事业,嘴甜心苦心狠手辣不可告人。

池塘最后那道固若金汤竹篱笆外的鱼,就还不相信,唯独归于你生产队旗下。就不允许为了自由至死不渝的野生鱼贲,有一席容身之地。

除了成天随海舰围绕邮电校、哑巴堰、窑坝子一前一后兜圈子,闲极无聊,我们会转去二哥家。

要想神鬼不知去到二哥家,除非路过那片今人不寒而栗的大竹林。挨着大竹林、果园的那户人家是二哥另一位邻居--望天。

不知是否是父辈,或者他们本人之间有过倾轧,他们彼此之间不通有无。在望天房前屋后蹿来蹿去无数个年头,我们同样也没有过一句,哪怕纯套路式的交流。尽管发自内心对他除了怜悯没有丝毫嫌恶。

望天姓彭,两姊妹,也无父母,叫什么不清楚,生产队老老少少都喊他望天。久而久之,望天、望天就成为了习惯。

望天家门口那条,最初其貌不扬的乖乖白狗“美丽”,在我和海舰心里,后来落下了心病。那条被称为乖乖的美丽姑娘,猝不及防回头就是一口,给海舰屁股上留下了,一圈刻骨铭心的牙印。那一口,让他以泪洗面趴在床头,哎哟连天念叨了七天七夜该死的望美丽!也让他恨死了那位,哪里不好,非得想精想怪把一串红,往望美丽狗窝里插的谁人!

一坨肥皂、一瓶碘酒,让心疼得眼泪直落的他爷爷、亲娘老子,快搓掉去半个屁股蛋子。望天正房后檐,二哥自留地里,一堆圆圆的土垛上,生长了一棵壮实的麻苹树;猪圈背后更有一棵极少得见,冰糖葫芦似的一串红。

麻苹手到擒来,一串红却很难寻觅到契机。无论从任何方向,只要摸近猪圈,它就狂吠不止。即使以为自己已经树人合一,在它敏锐的嗅觉面前,只不过就是糊弄糊弄黄毛小儿的噱头罢了。

这一切得以实施的前提,二哥家作为依托必不可少。如若东窗事发,可以逃往二哥家。苹果哪里一塞,未必还敢掘地三尺?

假使被二哥家狗,从哪里叼了出来,也是二哥家;二哥的狗。呵呵,看清楚了,窃可是π弟(小三忌口)。只要二哥家狗敢于玩忽职守,把穷追猛打的土八路放进屋来,一切与苹果有关的冤假错案都与它有关!勿容狡辩,铁证如山!哪条文献记载土狗不偷不吃苹果?许猴子变人,它就不兴换换口味?

謇直、勤饬、帅真、阳光的基干民兵二哥,既手握钢枪引吭高歌革命歌曲;也关门闭户躲在自家屋里,随轻快的节拍摇头晃脑低声哼唱,手提喇叭里的靡靡之音。只是不如老大他们打了鸡血一般,一群人红苕堆、坛坛罐罐间,面红耳热张牙舞爪弄什么迪斯科、慢四步。

与其他农村人家迥乎不同,二哥兄弟俩不喂猪;不割草卖;不照黄鳝。吃不吃饭、睡不睡觉取决于诸位半夜鸡叫时分卖牛草“浪尖”、“潮人”兴致。你死皮赖脸摇头摆尾尬上一个通宵,他言笑晏晏槑头槑脑打一宿拍子!从不闭门谢客。但也绝不参与。反正血精厂牛草卖过了头可怨不得谁。

时至今日依然无解,那天擦黑,团坐他家饭桌闲聊时,“咪思特儿”(咪咪)轩轩甚得提上桌面的日本电唱机,到底是怎么回事?二哥哪来票子一口气掏出两佰几十块,买下比他整个家当还值钱许多的稀奇玩意儿?

咪思特儿从墙根菜篮子捧出唱片,拈上唱针一刻那嘚瑟劲,整个一音乐巨匠咪多芬!就差沾口水点上几下额头、胸脯,阿门!

癫痫需要用药物治疗多久老年人为什么会突然患上癫痫长期服用拉莫三嗪对身体有什么危害石家庄去哪里的医院看癫痫比较安全呢?

相关美文阅读:

优秀美文摘抄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