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fzvgz.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爱情散文 > 正文

【海角】曝光记

来源: 免费小说网 时间:2019-10-29 14:28:05
【海角】曝光记(小说) 一、
   周初会一结束,校长就向大家爆了个料。当时,校长是这样说的:现在是娱乐时间,我给大家报告个新闻,可能有的同志已经知道了这事,但我还是要爆一下,这也是给大家敲一个警钟。
   大家眼巴巴地瞅着校长,所有的眼神都在说共同一句话:校长你这胃口吊的啊,简直都能给废话当爹了。
   校长环视一周,看大家都是一副认真聆听教诲的模样,才清了清嗓子说道:孙家完小的张廷辉老师,用锨拍了一个学生的头,现在已经被家长告到了教育局。事情很严重,希望我们每一位同志在工作的过程中,切实负起责任,以防同类事件在我们学校发生。我就想不明白,我们作为灵魂的工程师,面对祖国的花朵,能做出如此不堪的行为,简直是丢人民教育的脸。那个张廷辉老师,眼看着是退休的人了,不知怎么想的,不知教了一辈子的书了,都是怎么过来的。简直就是把教育侮辱了一辈子。
   校长的话,引起了大家的热烈讨论,七嘴八舌,说啥的都有。但明显的,一个个都是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的姿态。不过,也有一部分同志表示出了万分的同情和惋惜。觉得,张廷辉老师,临了临了,遇到了这样一件事,真是不幸啊。现在的家长,都是很爱孩子的,张廷辉老师,如果不能睁开雪亮的眼睛,可能要吃大亏了。
   当时的我,心里确实的“咯噔”了一下。张廷辉老师,曾经和我工作过一段时间。那时候,张老师还是一副意气风发的样子,工作热情高涨,是学校的骨干力量。就是有两个毛病,爱喝酒爱女人。不过,也就是过过嘴瘾而已,在女人的问题上,并没有犯过事,只是酒量不大,而且还特别钟爱,而且在一喝就醉的情况下,爱和女老师开玩笑,间或地动动手,或者去敲人家女老师的门。这样一来,所有的女老师,都对张老师恨之入骨,咬牙切齿。但即便是这样,张老师的人缘还是及其的好。因为张老师有一个很让人佩服的优点,那就是从来都是笑呵呵的,不生气,哪怕是比自己年轻很多的老师,开张老师的玩笑,或者骂他一句半句,他都不生气。曾经有一次,张老师又喝醉了,一些老师就当着半醉半醒的张老师的面,其中一个说:老张,我看啊,这趁着咱们都在呢,给你把操办后事地情况演练一遍,到时候,你要是真的蹬腿了,就算事过得再大,你也看不见不是。张老师就“呵呵”笑着说:对啊,我还要当司仪呢,亲自教我媳妇儿子孙子孙女上香叩拜。瞬间,笑声就把空气震得上下翻飞。这样一来,其他的老师就自告奋勇的担当起了各种事物,有抢着报丧的,有抢着接客的,有抢着去买菜的……张老师待大家都说完了后说:那各位来宾都来了,一看我穿着死人的衣服来来往往的,还不都吓死了,哈。但是,张老师对于像我这样的新手,还是挺关心的,在工作上总是把自己的经验之谈倾其所有,而且,还总是千叮咛万嘱托的,让我们好好工作,不要辜负了人民的重托。这次,张老师怎么就……唉,是不是当时打学生的时候,又喝了点酒吧。难道张老师不知道,现在的孩子都是上帝吗?
   第二天,大家都正常工作着,张老师的事,似乎已经成了过眼烟云一般。但不知,上边会怎么解决。没想到,下午,我就有了一个去孙家完小的机会。因为平时我比较爱好文学,而且在市级的报纸上发表了几篇文章,在我们这个穷乡僻壤,还算是小有名气。在全县开展的帮扶留守儿童活动中,孙家完小出现了一例典型事迹。一位二年级的同学患有先天性双腿畸形,本来无法行走,首先是乡医院把这名孩子确定为帮扶对象,免费给孩子做了手术,使孩子有了行走的能力。说是行走,也仅仅是挪步而已,和正常的孩子还是有着很大的区别,或者说,还是属于残疾。这个孩子这学期在孙家完小就读,学校和代课老师给予了很大的帮助,甚至,在孩子上楼的时候,老师基本上都是抱着上去的。因此,教育局配合帮扶留守儿童活动举办的演讲活动,就把这件事作为典型来抓。也因此,让我这个笔杆子去孙家完小协助着把演讲稿完善校对一下。
   到了孙家完小的时候,我首先看到的,就是这个孩子。他正坐在老师办公室的门口,好像在专门等我似的,洋溢着一脸笑意,灿烂的就像一轮阳光,而且还冲我摇了摇手,说:老师好。我被孩子感动了,要知道,现在能这样和陌生的老师打招呼的孩子真的是太少了,我也笑了笑,向孩子摇了摇皮肤枯燥的手,然后又用绵羊一样的语调说:同学好啊,叫什么名字呢?孩子背书一样的告诉我:我叫冲冲,是留守儿童。我对着冲冲点了点头,和听见动静迎出来的老师一起进了办公室。
   稿子的事很快就搞定了,话别了那位即将奔赴演讲台的女老师,我想去看一下张廷辉老师。问了一下,张老师正好在。我的到来,张老师显得异常高兴,又是倒水又是敬烟的,弄得我这个小辈很不好意思。寒暄了一会儿,我就直接切入了正题:张老师,拿锨拍孩子到底是怎么回事啊?
   张老师一听,叹了口气说:唉,就是芝麻大个事。那天是体育课,我带着孩子们做了一会儿广播体操,就带着孩子们拔操场上的杂草。学生们拔不下来,我就取来了一把锨。有几个学生开溜,钻进教室不出来。我就到教室里去找,孩子们就和我躲猫猫,我急了,拿着锨挡学生,然后,那个孩子就自己碰到锨上了。情况就是这样。
   我舒了口气:我还以为你真的拿锨拍人家孩子的脑袋呢。就说么,你能做出这样的事,还以为你又喝高了。
   张老师说:但我当时明明是拿着锨的。
   是呀,上体育课,你拿着锨,显然不对,而且,还拿着锨去挡学生。事情说简单可以简单,说严重也很严重。哦,现在进展的如何?是谁告到教育局去的?
   当然是家长啊。
   是孩子回家给家长说了,自己头疼,然后家长问怎么回事,孩子说是老师拿锨拍他的头。然后,家长就给学校打电话。校长知道后,通知了我,并雇了辆车,连夜晚去学生家里说说赔个礼道个歉的。当时,我没有承认说是我用锨拍了孩子。家长怪我态度不好,死活不依,非得让孩子去做个CT不可。
   那现在孩子呢?CT做了吗?
   孩子在医院,CT做了,一切正常。
   那就好。
   好什么呀。王成啊,这次我栽了,遇上了个难缠的家长。家长说是要在医院观察几天,看来,是赖上我了。
   那怎么办?
   静观其变吧。
   唉,你说咱干的这事……唉,我看……
   你看什么?
   你还是认个输,给家长道个歉,这事也就了了。不然,事态扩大了,对谁都不好。特别是你,第一责任人啊。
   我没错。这一道歉啊,真的就千古罪人了。教了一辈子书了,我不想落这样的下场。
   可是……
   没有可是!张老师蛮横的挥了下手,好像是要封住我的嘴巴,或者是下逐客令。我知道,我话多了。也许,这几天,很多人向张老师说过这样的话,他已经听不进去了。我摇了摇头,说:那好吧,张老师,希望你吉人自有天相。
   谢谢王成啊。一声“谢谢”,我变成了一只灰溜溜的兔子。
  
   二、
   由于张老师死活不向家长道歉,家长在医院里也死活不回来。孙家学校的校长在家长的要求下,去医院看孩子,并苦口婆心的劝家长,孩子要是没事的话,回家去养,再说,孩子的学业可耽搁不得啊。
   孩子的母亲一听就火了:孩子,孩子,孩子的命重要还是学习重要?你们学校就这样处理事情吗?这县城的医院做的CT我不放心,我要去市里做,确诊确诊才放心。不这样的话,我就逐级上告!
   校长见自己一句话没说好,让家长发这么大的火,就赶忙伸出双手,似乎要压住眼前喷射的火焰:好好,孩子的情况一定不敢耽搁,你说怎样就怎样。
   最后,在家长的一再坚持下,校长陪同家长去市里做CT去了。再去市里的过程中,校长在电话里和张老师沟通了一下,其实也是不容置疑的一个通知。张老师的态度也很明朗,说是自己是当事人,不便出面,校长是代表学校的,就全权代表吧。校长说,看孩子的礼品和车费学校可以承担,但两次做CT的费用以及药物、住院费,就得张老师自己掏腰包了。他这样做已经是仁至义尽了。按说,这次的事件,按学校的制度,张老师还要受罚的。张老师虽然很不痛快,但还是在电话里客气的说:钱是小事,回来再说。
   张老师的老婆一听说是医疗费让张老师全部承担,就把张老师骂了个狗血喷头:你是猪啊,长了个猪脑子啊!你又没打孩子,凭啥全认啊,承担个百分之五十就不错了。你们校长就是个鳖啊,光知道掏钱。家长让去市里就去市里,那家长要是说去北京还得去北京上海啊。
   张老师说:你先别骂,这事毕竟是我惹出来的,先把事情稳住,等孩子来学校了,就好说了。
   什么你惹出来的,你不要什么事都往你身上揽。你上课,还不是给校长上课吗?再说,别的老师像你这样大的年龄,早都回家养老去了。我告诉你,张廷辉,你要是认一分钱,我就和你离婚!
   张老师摇了摇头,在老伴的叫嚣声里,把双手背在后面,心里嘀咕了一声:女人啊——便踱出了门。
   一星期之后,佳颖还没有回来上学,孙家完小的孙校长坐不住了,张老师更做坐不住了。孙校长在星期五下午还给家长打了电话的,家长答应了说是下星期一就来,但这都星期一了,佳颖还是没来。孙校长早上都没吃饭,在大门口等佳颖被家长送来,可是上课铃都响了,佳颖还是没来。张老师不好意思地走到孙校长跟前:孙校长,你看这……
   哼,你惹得好事!你打电话问问情况,不行的话和我再去一起去县上再看望一回。孙校长说完,气呼呼地走进学校。
   张老师掏出电话,翻着电话本。这时,一辆黑色的轿车缓缓地停在了学校门口,车门打开,一位背着摄像机的男人,穿着打扮很时髦,都是很休闲的那种,一身灰色的运动服,不,有可能是那什么卫衣吧。因为这样的打扮,年龄就很难判断,说是二十七八吧,也合适,说是三十三四吧,也可以。只见他径直向张老师走来,笑眯眯的,张老师的心里“咯噔”了一下,把没还没找到佳颖家长号码的手机塞进兜里,准备也进学校去,这都上课了,站在大门口惹人眼。可刚一回头,摄像机就喊话了:老师,这里是孙家完小不?
   张老师回过头,朝男士点了点头:是,你有什么事?
   哦,听说这里出了一件严重体罚学生的恶性事件,我是咱县上电视台的记者小王,来采访一下。小王一边说一边摆弄着摄武汉羊羔疯哪儿治疗好像机。
   一听是记者,而且还是为自己那档子事来的,张老师情急之中,也没多想,就大步流星地奔到小王面前,伸出双手,捂住摄像机前面的那个发亮的圆圈:小……小王,咱能不能去……不进去,借……借个地方说话。
   张老师奇怪的举动让小王笑了一下,说:老师,借个地方说话,这不符合常规啊。
   不,不,不是。张老师连连摆手,一人做事一人当,我就是那个打孩子的,你还是单独和我谈吧。
   哦,是这样啊。看来我这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啊。小王显得幸灾乐祸的样子,让张老师很不舒服。可这怪谁呢?他可是主动送上门的啊。那我们进去吧。小王倒是做了一个邀请的姿势,但那情形分明让张老师感到,小王让他进的,就好似监狱一般。
   不不不,小王,我们还是去外面谈吧。张老师拉住小王,眼里盛满了哀求。
   这……小王犹豫了。
   算我求你。
   我还想采访一下校长呢,或者其他老师。小王没动。
   算我求你。张老师再次说。
   看来,张老师是铁了心了,绝对不会让小王进学校的,这是得来全不费功夫的后果,美中不足。小王叹了口气:好吧,我客随主便。
   张老师领着小王进了离学校不远的食堂——一品香。坐定之后,张老师叫了几个菜,小王死活不让,张老师一再坚持,菜还是上了。酒过三巡,张老师向小王说了事情的经过,然后,拿出二百元钱,说:小王,你看,我也都这么大年龄了,这次,也是自己太不小心了。你说,过了年,退休文就下来了,出了这档事,老脸都没处放啊。你不看僧面看佛面,把这事压住,我老张感激不尽。这钱,一点湖北哪里的医院治癫痫最好心意。
   小王连连推辞:张老师,你要这样,这饭,我也就不吃了。至于压不压的事,不是我说了算,教育局已经知道了这事,而且,我回去了,也没法交差。
   你就说你没见着当事人,你就说事情不是那么回事。张老师急了。
   呵呵。小王被张老师的样子逗笑了,他拉住张老师的手,把那钱硬是塞在张老师的兜里,说:老师,按年龄,你和我父亲都一般大了。这个事,关键是要把家长的火扑灭,关键是家长,家长不追究了,不上告了,就没事了。
   这个我知道,这钱你一定要拿上,不然我心里不安。张老师又掏出钱,硬是给小王手里塞。
   小王坚决推辞着,情急之中,张老师差点就急出了眼泪,而且,忽然的,张老师的膝盖一软,身子往下一坠,变成了一个跪倒的姿势。小王差点吓晕了,忙又搂右抱的把张老师扶在座椅上,暂时把那湿漉漉的二百元钱攥在手里:老师,你这是逼我犯罪啊。

共 9802 字 3 页 首页123武汉的癫痫病医院哪家比较好啊pn2=1&pn=2" class="next">下一页
转到

相关美文阅读:

热点情感文章

爱情散文推荐

优秀美文摘抄

经典文章阅读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