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fzvgz.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暧昧的话 > 正文

【文缘】江山,我的爱

来源: 免费小说网 时间:2019-11-04 19:49:05
无破坏:无 阅读:4429发表时间:2013-07-06 00:10:13 摘要:如果有人问我,你最爱什么,我会回答:我爱江山,我爱文缘春天,我爱每一个支持文缘的作者,我爱我的文字。如果没有江山文学网,没有那些作者的支持,也就不会有文缘春天今天的成绩。我要为文缘春天增添一抹绿意,增添一点红。    晚上下班回到家,照常是打开电脑,进入江山文学网站,到自己所在的“文缘社团”看上一眼。刚进入编辑群,一行醒目的字直接钻进了眼睛里:恭喜恭喜,文缘春天终于登上首页了。我赶紧点击江山首页,看看这一步登的有多高,迈的步子究竟有多大。   真的出乎我的意料,品牌社团里竟然排名第四。哇,太好了!我兴奋地叫了起来,赶紧点开社团群,在群的聊天框里打上一行字:恭喜文缘终于赶到前面,点亮了那盏梦寐以求的灯,大家的努力没有白费。打完这一行字,心里竟然一酸,眼泪情不自禁地流了出来,想起了建社团的初衷,想起了当时加入江山文学网的历程,想起了上网写文章的初始。   2010年9月,我刚把饭店兑了出去,闲得无聊,也想感受一下网络的神秘与新奇。正好赶上儿子上大学还没有走,急忙让儿子去电子城买回了电脑,加入了网民的行列。   入网的第一件事是起名字。儿子问我:妈,你自己想个好听的名字呗。我笑了,有点难为情地回答说:一年前我就叫别人申请了名字,我说出来你们可别笑,我叫老刺猬。儿子又问:妈,为啥叫这么难听的名字呀?我说:不是都说网络是虚拟的吗,还有人说,网上坏人多吗,名字难听一点,叫人家一听,就不敢理你了。再者,刺猬满身都是刺儿,谁都不敢轻易碰的。当儿子开始敲击键盘登录我的网名时却告诉我,名字被盗了,让我再想一个名字。   从来都没上过网的我有点伤心,想着网络里也有小偷呀,大脑一片空白。当时外甥女楠楠也在,楠楠就说:老姨,干脆,就叫秋天的风吧,秋风扫落叶,也挺好的。就这样,在网络里,我便有了自己的名字。   有了名字,就要加网友,儿子又给我寻找了几十个网友,并以我的口吻和几个网友聊了几句。看到儿子打字几乎都不用看键盘,我好羡慕。儿子知道我的心思,就让我试一下,可我一个字也打不出来,沮丧极了。   在手机上我会打字发信息,在电脑上,我就成了刚学走路的孩子。孩子们走了以后,我静下心来试图找个网友聊一下。我勉强打出“你好”这两个字,对方回敬了我之后,问我在做这么,我一着急,又打不出字来。情急之下心里想着,就说看资料吧,估计这样,对方就不会再说话了。我用“一指禅”笨拙地敲击着键盘,好一会才打出:我在看资,“料”字还没找到,一不小心,刚打出的四个字就给碰了出去。我的脸“腾”地一下就红了,随之热汗就在额头、鼻子上冒了出来。我赶紧给儿子打电话,诉说刚才的窘态和心理的烦闷。儿子告诉我说:想学打字,最好的方法就是先看书上的文章来练习,即学习了文章,也加快了打字的速度。再一个你不是想写文章吗,那你就先从写日志开始。   我的第一篇日志只有八个字:新的网络,新的开始。   说来好笑,这八个字是我费了好大劲才“敲击”出来的。当时的心情,比现在在江山写了一篇绝品文章还要高兴。从此,我一发不可收,想起什么就写什么,把写日志当成了一种乐趣,把网络当成了知己和恋人,把所见所想,几乎都变成了诗的形式记录在日志上。   每天,只要有时间,就会流连在网上敲击着键盘。我很快由一个指头敲击键盘变成了两个手打字,写一篇文章已经非常的流畅。   两个月后的一天,一个从没说过话的叫冰峰的网友对我说:你的诗可以在达人文学社发表。   除了写日志,我几乎不聊天,没想过什么文学社,更不懂达人是什么。尽管儿时曾梦想过长大了想当一名作家,可那毕竟是儿时的梦想。那个文友就是文学社的版主,当时正赶上他的文学社举行征文比赛,不知天高地厚的我在那个文学社版主的鼓励下,决定加入达人文学社,参加征文赛。   我不好意思让版主给我注册达人,就找别的网友注册了达人后,又来找版主。版主说:达人要上传照片的。   生活的忙碌,我十年没照相,没有近照。版主又给我用摄像头拍了照片,替我上传了达人头像。   我写了一首怀念妈妈的诗,不知怎样发文,版主让我把文章发到他邮箱里。笨笨的我哪懂什么叫邮箱,更不知道到哪里去找。羞于启齿,找了个邻居小孩,替我把文章发到了版主的邮箱,由版主代替我发了第一篇文章。对了,当时参加征文比赛要求交二十元钱参赛费,评不上给退回来。我不是吝惜二十元钱,连文章都不会发,根本就不知道这钱怎么才能发出去。于是,等征文比赛结束,我这钱也没懂怎么才能发到版主给留的网址里。那篇文章不是因为参赛费没到,是因为文不对题而当做非参赛作品发了。或许是鼓励我,被评为文学社当时的热门贴。   我不会发文,可我喜欢写,想让版主教我怎样发文,他说实在没时间,让我找个文友学。咳!我重重地叹了一口气,小声嘀咕着:我哪里有文友呀,就你一个,还不教我。   现实中,我找不到任何一个会发文的人,那段时间我很上火,嘴上也鼓起了小水泡泡,刚上网时的兴奋都荡然无存。   我在浏览版主的空间时,突然发现了一个名为冰山的人,笑容可掬的样子让人觉得不那么太可怕。于是,抱着试一试的态度就加了这个网友。没想到这个人加了我,更没想到的是他也是文学社的版主。我庆幸我的命这么好,一下就认识了两个版主。我厚颜请教冰山,一遍又一遍,终于教会了我怎样往文学社投稿,从此我便在各个达人文学社发表文章。再后来,我的散文《父亲的背影》登上了达人榜首页,第一篇就是我的文章。   我先后做了三个文学社的管理员,在编辑文章的过程中,学到了很多以前没涉及到的知识。达人文学社后来发展的太多,作者的素质自然良莠不齐,很多文学社里便产生了许多我不喜欢的现象,相互攻击、抄袭,不折手段拉人等。我想离开,又苦于不知到哪里去。   一天,我一个非常要好的网妹山川海洋对我说:姐,很多达人文学社的人都去了江山文学网,那里是正规网站,在众多网站里也数得出的。你认识的冰山也去了那里,我给你网址,你去看看,他在青春客栈,要不你就和他在一个社团。   我还是不会注册,山川海洋便给我注册了。   进到江山文学网站,固然和达人文学社有所不同,我面临的问题还是不会发文章。四月份注册,我一篇文章都没发,日子就这么悄悄地过去了。五月份的一天,我厚着脸皮又找到了冰山,他又像我当初进达人文学社时一样,耐心教会了我怎样发文。   刚来到新的网站,新的社团,就像一个人到了一个全新陌生的生活环境一样,见什么都感到新鲜、好奇,就连文友的一声问候,都会让我感动。我拼命发文,可过了一段时间,发现我的文章精品很少。   不用寻找原因,静下心来看看别人的文章,就会知道自己与其他人的差距在哪里。   我应邀做了社团的编辑,在编辑别人的文章时,开始从新审视自己。   我的文章精品相应的多了起来,很多作者说江山适合我的口味。我不这么看,我从来没喜欢过自己的文章。我知道自己的分量,知道自己文字的粗陋与浮浅,只是我能静下心来写自己想写的文字,心里没有杂念,我只是敢写。   人总要学会在自己身上寻找缺点才是,然后寻找他人的优点,向他人的优点和闪光点看齐,这样自己才会不断进步。如果看到别人的好就嫉妒,就牢骚,很怕别人超越自己,这不是我的性格,我不喜欢这样的自己。我希望所有的人都比我好,都比我优秀,我就不会那么累了,就不会自己的文章还写不好,错字连篇的,还要给别人改文章,改错。我就会安心多看些书,多些时间写心里的文字。   我不喜欢什么主编、部长的头衔,这些只会让我更累。在客栈,社长背后曾经管我叫黑脸的包公。因为我不怕得罪人,凡是得罪人的事由我出面来做,就连个别文友抄袭,我也敢把文章退稿。很多编辑和文友说我傻,就连社长也笑说我做事不圆滑。   我也不想得罪人,可我不喜欢老好人,看出问题不去说也不是我的性格。傻子总是要有人来做的,更多的时候,我不想“装”,我只想做真实的自己。谁喜欢与不喜欢我,都无所谓,只要自己做到内心无愧,便是最开心的事了。   在客栈我就感到很开心,社长的信任给了我足够的勇气面对一切,让傻傻的我思维没有羁绊的向前飞翔着。   有一天,突然走了十来个文友,几乎都是客栈得力的干将。其中有我刚刚培养起来的三个得力的编辑。执行社长走了,冰山也走了。我不知所措昆明治疗癫痫的费用贵吗,不知所云,之前谁都没和我说,我不知这些人去了哪里,这让我着实有些承受不了。我爱客栈,客栈里有我太多的心血和汗水,也有着社长对我太多的信任和期待。毕竟大家在一起都非常熟悉了,就像兄弟姐妹一样,都说不走,可突然的走了骨干的力量,社团一下就面临着散架的程度。我当时不理解突然走的那些作者,后来才知道那些人自己成立了新社团。当时对我来说,同在江山,在哪里都是一样的发文,为什么要走呢?有人说:你也可以走。我不走,尽管不开心时也说过要离开,可这时我怎能离开呢?!社团需要坚守的人,除了坚守,我别无选择。   我开始寻找我的好友,把能写文的都找了来,一同坚持着。编辑文章,上报精品,点评文章,自己还要写文章,还要给新作者讲怎样发文,给新编辑讲怎样编辑文章。我的留守,让很多人不解。我感到身心疲惫,一下病倒了,满嘴的大水泡,口腔里都破了,舌头也长了许多小疙瘩,吃饭的时候尤为难受,就像经历一场持久战争一样的费劲。好几个网友和我说:不想再留在客栈了,每天看着你实在是替你感到累,想走。   作者想走,闲言碎语又当头不断,说啥的都有。我一气之下,黑了好几个离开的文友,看不到我空间的文字,也免去了一些是非。这时,我以往最信任的朋友一句话都没说也把我给黑了,这是我无论如何都没想到的。我无言,不想知道为什么,只知道我不该生气,不该发怒,更不该黑了曾经的姐妹。不管说过我什么,不管对我有多不满,我这么做都显得实在是太狭隘了。我本身不就是一直很讨厌这种小家子气的人吗?自己怎么还这样?在我谴责自己狭隘的同时,我也泄气了,我这样坚持,到头来社团还是兴旺不起来。我想了许多,是否是因为我的傻气,才导致很多人的围观?是否我不该坚持正义?是否我的离开社团就会好起来?可我真的不想走。我找社长谈了自己心里所有的想法,包括让社长把社团转让。   成立一个社团容易,经营一个社团不容易,要想经营好更非易事。我能体会社长心里的无奈,他忙于生计,实在没时间打理社团,又舍不得转让山东比较好的癫痫医院。毕竟社团就像自己的孩子一样,一味地呵护成长壮大起来的,怎么能舍得放弃呢?我完全能理解社长的心情。可社长每天没时间到社团打理,社团真的很难兴旺,我已无力再继续支持了,真的无能为力了,无奈中,我毅然选择了走。   我不会跟着之前走的人身后走,我也不知道要去哪里,网站固然众多,可哪儿才是我文字歇息的家园?!我如同迷路的孩子,徘徊在陌生的街头,茫然,失落,彷徨、心酸,都聚集在一起,让我的心苦苦的,又如同吃了还没成熟的青杏子一样,涩涩的,满心满嘴的不是滋味。中药,西药,滴流,我成了病秧子。爱人看着我整天没精打采,也无法安慰我,怕给我添乱,就躲到老爸家住去了。家里本来就空旷的房子,这时显得更空旷静寂,真的好静,就连放在沙发上的石英钟,不知什么时候也停止了“滴答”的走动。   文字是我最好的生活伙伴,在深圳那段孤独的日子里,无论我哭还是笑,高兴还是烦恼,文字始终和我作伴,陪我度过了最艰难的日子。我已经把文字当成了我最好的朋友,当做我的至情之人,我无法放弃我的诉说,我的释怀。无论我以后有多老多丑,只有文字永远都不会嫌弃我,从日出到黄昏,一直都会无怨无悔地陪伴我,我怎能抛却文字不理不睬呢?!   二月末,我实在无聊,看小区里成立一个幼儿园,阵势挺大的,租了个独立大院的三层楼,外面围墙的铁栅栏上挂着醒目的大字:北京国际双语幼儿园。觉得条件应该能挺好,便心不在焉的去那里应聘老师。爱人不让我再上班,说我这些年太累了,该清闲了,没事就呆在家里写石家庄哪个癫痫医院看的好?文章就好,累了就出兰州治癫痫病哪里的医院好去玩,想旅游就找个团去,想回老家就回去看看。可这些目前我都不想,我想上班,让心静一静,同时也能多活动一些,让身体少长点肉。从深圳回来只三个月,体重竟然长了将近二十斤,自己的模样连自己都不忍目睹了。伤心之际,还是放不下我喜欢的文字。   电脑前,我在沉思:别人能成立社团,咱为啥不能?做不好,就在后面“打狼”,干嘛还要看谁的脸色去求谁呀。可是社长必须是德高望重的人才行,文品和人品都要好,缺一不可的,作者流动性大,不然就留不住人。找谁呢?我挖空心思,突然想起了飞翔老师。飞翔老师一直是我非常崇拜的老师,也是兄长,文品人品都很好,在客栈没少帮助我。就是他了,非他莫属!我又找到了文友笑,笑也赞成,于是我和笑一起做飞翔老师的工作,同时也鼓动冰峰来江山注册一个社团。 共 8053 字 2 页 首页12下一页尾页 转到页 订阅(654)收藏(654)-->评论(47)发表评论

热点情感文章

暧昧的话推荐

经典文章阅读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