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fzvgz.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爱情文章 > 正文

【天涯“走进春天”征文】杜若的春天

来源: 免费小说网 时间:2019-11-04 15:58:20
写在前面的话:2012年初,莲心有幸进入残联,从事残疾认证的办理工作,在办证工作中,见到了形形色色的残疾人。莲心所在的是一个县残联,所以接待和面对的,多是广大农村地区的残疾人。有些残疾人的生活,是你无法想象到的境况,在残疾与贫困的双重挤压下,不管是他们的精神还是身体,都要承受比正常人多得多的压力。有也正因为这个工作,莲心认识了很多残疾人朋友,被他们的坚强深深打动,本文就以他们为原型,讲述了一个重残的女子的爱情故事。      一、我的童年      我叫杜若。据说我出生那天,采药为生的父亲采到很多一种名叫杜若的药草,回家时,就看见炕上多了一个哭闹不停的婴儿,那就是我。而这户人家的主人——我的父亲正好姓杜,于是,我的名字就顺理成章、顺其自然地叫做杜若,小名若若。   杜若这种药草,功能是理气止痛,疏风消肿,也用于胸胁气痛,胃痛,腰痛,头肿痛,流泪,它还有一个功能就是外用治毒蛇咬伤。只是可惜,我空有个药草的名字,却治不了自己病。我出生后不久,母亲和父亲就发现,我是个与众不同的孩子,就喜欢哭,经常在夜里把他们从睡梦中哭醒,也经常哭醒隔壁的邻居,邻家二婶经常会站在院子里嚷着说:“这丫头是不是夜啼鬼转世啊?还让不让人睡个安生觉。”母亲只好抱着我,在屋子里走来走去,好叫我安静些。父亲和母亲也知道我的哭声扰得四邻不安,很不好意思,凡是家里做了什么好吃的,总是周围的邻居送去,弥补对他们的歉疚之情。   在我的哭声中,不知不觉,五年过去了。这时父亲和母亲发现,我的腿变形得厉害,而且,我比一般同龄的孩子要小得好多,瘦黄瘦黄的,连头发也是又薄又黄,最要命的是,不能走路的我,连矮矮的窗台也爬不上去。而我三岁的弟弟,都能满地走了。   父亲一上火,就蹲在门口不停的抽烟,唉声叹气,母亲抱着我,默默地流眼泪。来串门儿的方婶和父亲说:“老杜大哥,若若肯定是得什么病,带她去大地方看看吧。”父亲起身,翻起箱子来,翻了半天,只找到几张可怜兮兮的毛票子。父亲望着这些碎票子,蹲在地上,半晌不说话,然后又愁闷地抽起烟来。   于是好心的方婶说:“老杜大哥,你也别急,我回家和我家那口子商量商量看,不行……让大家给你凑点,先给孩子看病要紧,钱以后有了再还。你说吧,咱们手扎着刺、割个口子还要咧咧嘴,何况若若这腿疼。”   彼时,不不要把癫痫病当成精神病懂事的我听了就跟着哭道:“爸爸,我这……这里……这疼。”一边说着,一边拍着我的腿。母亲越发一边紧紧抱着我,一边又忙不迭帮我揉腿,一边轻声说着:“若若乖,揉揉就不疼了。”   终于,在方婶子的热心张罗下,又加上亲戚和乡亲们的七凑八凑,总算凑了些钱,在一个秋高气爽的日子,父亲一个人带着我上路了。因为我们所在的地方是县里的一个小镇,又是山区,先要辗转坐车到县上,再从县上坐车到市里。在市折腾了一番后,居然也没有对我的病有一个最后的确诊。于是,医生建议父亲带我到省里看看,说那里的仪器更先进,一定能最终确诊。父亲见既然已经出来了,兜里的钱也还够,于是,带着我又兜转到省里,省里的大夫看过后,都说,很少见到这种像我这种情况,眼下能确定的是我这种病是一种先天性的疾病,换句话说,也就是从胎里带出来的病,是骨骼和肌肉的一种严重变形,在不断的挤压中,伴随疼痛的产生。襁褓中的我不会说话,所以才会一直哭闹不停,直到我会说话,父母和亲人才知道我是腿疼。而且这种罕见的病根本无法治愈,而且还随着我的成长,逐渐加重,这种病也会影响我的身高和发育。父亲听了这席话,当时就傻了眼,坐在医院的大门口,发了半天呆,坐了半天,才自言自语道:“今年的人参应该好。”然后,带着我和给我开的一些止痛药,踏上了回家的路。   回到县里时,已经是是晚上六点半了,回田官镇的车早就没有了。倔强的父亲用大衣把我一裹,决定背着我步行回镇里。从县里到镇里,要走二十多里的路,步行得将近三个小时,何况后背上还背着一个我。东北秋天的晚上凉,父亲时不时要回头问我:“若若,冷不冷。”多披一件大衣的我哪里会冷,于是我就轻声轻气地说:“爸爸,我不冷,爸爸,你累不?爸爸,歇会吧。”借着月光,我看见父亲的眼睛中闪了闪泪光,但很快就消失了,他转过头去,说:“你睡一会,睡醒了,我们就到家了。”我嗯了嗯,就真的爬在父亲背上,睡了过去。   就这样,在我不知不觉的睡眠中,父女二人回家到了家中,已是半夜十点多钟了。母亲那会还在门口外,望着门外的大路,她知道父亲的性格,所以,把弟弟哄睡后,就一个人站在门口迎父亲。直到看见父亲的身影出面在大路的彼端,母亲迎上去,抱过我,和父亲一起回了屋子。   只在家歇了两天,父亲就带上工具,一个人钻进了茫茫林海。我们这里的山,是长白山的余脉,山高林密,大山里的老山参价值不菲,据说,有人在山里采到一只280年的老山参,父亲却没有这么幸运过,六、七十年的到是采过。   父亲这一走,就是六天,大有不采到宝贝就不回家的意思。母亲一天要叨咕六遍,担心父亲的安危,秋天的山林之危险,也是可想而知的,老林里经常的黑熊出没,前村的夏大叔一个人上山就被黑熊舔了,全靠装死才逃过一劫,但已是面目全非了。除此之外,什么野猪、武汉专科治疗癫痫病毒蛇,更甚者,有人说看见了狼!大嘴巴的邻家二婶总是隔着墙和母亲说什么张三被蛇咬了,李四碰见熊了,王二麻子遇到狼了,母亲每听一次,就是神经紧张得不行,最直接的后果就是导致母亲严重失眠,夜里整宿整宿的不睡觉,瞪着眼睛望着房梁。父亲回来后,发现母亲瘦了一圈,整个人都显得只要被风一刮,就会倒下一般,气得父亲说母亲是瞎紧张。   七岁,我到了上学的年龄,我虽然会走路了,但是走得极慢,姿态也不甚雅观,而且走不远就要休息一会。父亲的一句话:“再等一年吧。”于是,七月开学的时间,看着左右邻居家同龄的小孩都背着书包去上学了,我还坐在家门前发呆。   五岁的弟弟,已经会满山乱跑了,每次和小伙伴从山上下来,总是把采来的野樱桃折一枝送给我,吃一粒酸酸甜甜的,口感很好。但看着他欢快的和小伙伴疯玩,我的情绪就低落得不行,晚上一赌气,就不肯吃饭。有时候腿一疼,再想想白天的事,我就会自己一个人哭起来。结果是吵得父亲和母亲睡不着,还要起来哄我。弟弟因为白天玩得疯,晚上多大的声音也影响不到他,他总能睡得酣畅之极。因此,母亲就不大敢放我坐在门口了,尤其是学生们上下学的时间,她总是诳我在屋里帮她‘干活’。那时家中的花被总是莫名其妙的断线开口,母亲就喊:“若啊,快帮妈妈把被子缝一缝,被子要开口说话了。”久而久之,我到是练就了一手的好针线。   终于到了我也上学的时候,天不亮,母亲给我做好饭,看着我吃下去,然后父亲就背上我,把我送到村上的小学。在学校里,我学到了更多的知识,也认识了更多的人。上学的时光,最难熬的就是课间操时间,看着同学们在操场上,整齐的做着广播体操,我却爬在窗口,默默地望着这一切。看着高我一头还要多的同学从我旁边走过,我内心深处的自卑感就不可阻挡的爆发了。于是就发生了我罢学的事件,早上不起来,也不梳洗,也不吃饭,赖在家里,意志坚决地不上学。如此再三的一番折腾后,到了第三天,教我的班主任孟寓老师的一番话改变了我的态度。   孟老师下班后,跑到我家里语重心长地对我说:“杜若同学,你真的想好不上学了吗?不要老师了?”我把头埋在被子下,就是不吭气,老师叹了一口气,说道:“唉,马上要期末考试了,我和一班的杨老师打的赌怕是要输了。”我好奇地看了老师一眼,老师接着说:“你想不想知道我杨老师打了个什么赌?”我点点头。孟老师说:“杨老师说,‘今年期末,他们班的成绩肯定要比咱们班好,他们班的许松肯定会勇夺年组第一。’我就说‘那可不一定,我们班的杜若无论数学和语文,成绩一直都稳定,又不偏科,肯定也会取得好成绩。’杨老师说‘那咱们打赌,看谁能取得年组第—,哪个班赢了,就让输的那个赢的班给值日一周。’我说‘好啊,一言为定。’杜若,你这不上学了,你看,我们班岂不是要输定了。”我低下头,半晌不言语,原发性癫痫病会不会隔代遗传临走,孟老师又说道:“杜若,人和人是要比,但比的是实力,让成绩说话。”   为了集体的荣誉,也为了我自己的荣誉,第二天早上,我早早就爬了起来,收拾整齐,依旧由父亲背着我上了学。   那年的期末考试,很是扬眉吐气了一把,双百的成绩让我高居年组第一,孟老师眉开眼笑地和我说:“杜若,老师上次和你说得对不?”我点点头,放假前,老师奖励了我一支上海永生牌钢笔。   小学的时光,说快也不快,说慢也不慢。我四年级的时候,已经不用父亲背我上学了,每天早上都会有同学来接我,然后用自行车带着我上学。期中考试后,老师送了我一个本崭新的日记本,然后告诉我,她因为家里的原因,就要调到县里的小学了,所以,送我一个日记本留做纪念,并叫我在放假的时候,让父亲带我去上县里做客。   虽然和孟老师的分别,让我伤感了一段时间,情绪有了小小的低落,但每当做完作业后,翻出孟老师送我日记本,我就会不由自主的微笑,用孟老师送我的钢笔在日记本的扉页上写下了四个字“学海无涯”。   那个时候我最喜欢看的书,是《唐诗宋词》,通读后,我每天都会背一首,再理解其中的意思,从这些诗句里,我才知道世上还有这么美的文字,诗词的内在含义,诗家的创作手法,不管是引喻还是真白,皆见性情。那之后,我就开始用诗或词的格律填一首,满满的一本,但这些早期的作品最后因为搬家而散佚了。   但是在我上初三那年,家中发生了一件大事。上山的采药父亲不小心从大北山的陡石崖上掉了下来,被抬回家时,父亲已经奄奄一息。临咽气前,父亲拉着我的手不肯松。他的眼里泛着泪光,一字一句地和母亲说:“素贤……照顾好若若,你……你把那参卖了吧,开个小店,你们……还能有个好生活。”   埋葬了父亲,我和凄凄惨惨的母亲回到家中。母亲翻出那株父亲采回来的百年老参,又看了看我,走出了家门。到底那株参卖了多少钱,我始终不知道,只知道母亲在镇北边开了一家小卖店,卖的无非是烟酒糖茶。那会弟弟已经上初一了,弟弟的学习成绩比我也丝毫不逊色,一直占据着年组第一,他的班主任老师每次看到他,都眉开眼笑的,喜爱之情溢于言表。   我顺利的考上了高中,镇里的高中虽然不如县里的,但是我没有条件住宿,只能在上镇里的高中。母亲每天都要忙活着小店,还要给我们姐弟做早饭,也很辛苦。无数次我都在门外看到母亲对着父亲的遗像抹眼泪,于是,我的眼睛也湿润,便在门外等风把眼泪吹干了,再进门。   我的身体情况越来越不容乐观,腿变形得厉害不说,疼痛感加剧,吃一两片药都顶不住疼,母亲怕我吃太多药不好,每天晚上都要帮我按摩我的双腿。隔些日子,我就无法上学,实在疼得厉害,我就用石头敲自己的腿,腿麻木了,就不会太疼了。我的学习成绩下降得厉害,但也在中流徘徊。最糟的情况还是在我高考前爆发了,腿疼得我整夜睡不着觉,根本无法安心复习,我咬着牙,不让自己哭出来,疼得全身都冒冷汗。   身体的限制,注定了我与大学生活失之交臂。高中毕业后,我只好帮妈妈忙活那个小店。小店生意还行,那时候镇里也就三、四家小店,客流量也还好,十里八村的人平时也来这里进进货。   这时,镇里接到县里打来的电话,说是有几个省里专家组成的肢体矫正组要来镇里,据说是一个公益性项目。母亲知道这个信后,第一时间就和镇里联系好,并带我到了镇政府所在地,专家在诊断后,帮我制定了一个矫正恢复的计划。但是我实在年龄有些超了,有些死马当活马医的意思,不过,一个疗程下来,效果还是有了,陪伴我一个童年的疼痛不太明显了,虽然在犯病的时候会有些感觉,但至少不那么痛彻骨髓了,北京去哪治疗癫痫病比较好我走路相对顺畅了一些。只是我的身形是永远也恢复不到正常人那样了。矮小的我要站在妈妈为我做的小木台上,才能售货,不过,总算情形好了许多。   我家小店外的北墙里,种了好多蔷薇花,越发越多,越发越旺,长出了墙,把枝头伸向了我家小店的窗口,没人的时候,我就开着窗,欣赏这些热情洋溢的花朵,每天早上,我都会向这些花朵发出我的问候:“早上好。”      二、意外的爱情      日子如水,按着自己的秩序流淌。只是握着母亲带我去办来的残疾证时,我感觉手有些烫,也发抖,趁母亲不住意,我把那本绿皮的残疾证塞到了炕洞里。   每天店里人来人往的,什么人都有,男女老少,各色不一。印象深刻的是赵大叔,每次都急三火车的对我说:“丫头,三块钱的黄菊来一盒。”对门的刘嫂子则不急不慌的进门来,先对着柜台上我放的小镜子照照,然后才说:“若若呀,拿瓶酱油。”然后拿着酱油,拖着迤逦的姿态,横穿马路,回去了。最搞笑的是前边搞货运老秦叔,出货回来,总是来店里包上三斤糕点,再称上二斤糖,糕点送回自己老娘家,说是在外面给老娘带的;糖就带回家,打发家里的孩子。他老娘因为很少出门,所以好糊弄,但他的孩子可不干了,就问:“爸,这糖若若姐的店里就有卖的,你是从河北那边买的么?”狡猾的老秦叔则说:“狼崽子,有糖吃就不错了,再说,河北不也是中国的地方么,这中国的糖难道就不兴在河北卖啦?”他儿子一听,也是这理,于是就喜滋滋的吃起来了。 共 29680 字 7 页 首页1234...7下一页尾页 转到页

相关美文阅读:

优秀美文摘抄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