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fzvgz.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爱情文章 > 正文

【丁香·迷失】搀手(散文)

来源: 免费小说网 时间:2019-12-16 11:12:10

在自动扶梯上,我就注意到了这个小男孩。一般来说,那个岁数的小家伙引人注目通常是由于顽皮好动,他却相反——无精打采,蔫头耷脑,可能是下午最后一节课的数学考试考砸了,埋下了忧心忡忡的种子;也可能和小伙伴闹别扭,被孤立,渡过了寂寞难捱的一天;还有可能养了两个星期的小仓鼠死了,只留下一只空空的笼子和半袋没吃完的饲料……谁知道呢?反正是一份小小的忧郁,掩映在众多成年人的裤腿间,随着上行的电梯木然移动。

想必,搀着他手的少妇是妈妈,而在一旁一副牧羊人姿态,站得大大咧咧的男人应该是他的爸爸。当妈的不时弯下腰凑近男孩耳边笑嘻嘻嘀咕着什么,可男孩不为所动,始终扳着一张沮丧的让人不由想去亲上一口的小脸。讨好儿子显然不是爸爸在大庭广众要做的事情,一家之主只需用他高大健壮的身躯和撑在扶手上的一只臂膀为娘俩圈出一片安全区域,另外,再在脸上保持一个拖家带口的经典表情——有点漫不经心,有点不耐烦,有点豪迈。

上到楼面,一家三口迅速被熙熙攘攘的人群淹没了。

我不是那种足不出户,难得上街见一次世面的人,可是每次来到市中心的商业区还是会毫无思想准备地被震惊,并发出一模一样的感叹:当今真是一个人和商品都极其丰富的时代!和挽着我手臂的妻子身处其中,大千世界千奇百怪的多样性就会自动向我们两个汇聚过来。

前面一家很像药铺的门外立着一人多高的广告牌,明目张胆地拦住了一半过道,却羞羞答答地告诉你:这家店里出售可以让男人女人一起快活的药物……造型宛若史前生物的青年在街角生拉硬扯过路的人,拖去他们的美容店里体验最前沿的时尚风潮……背后竖着旗幡的小姑娘排着队递上楼盘促销传单,每平方米仅售我半年的工资……一个高挑的美女旋着曲轴一样的腰肢擦身而过,令人血脉偾张,她居然,她居然把情趣装就那么穿到了街上……

我不保守,丰富多样当然是好事,不过也会带来麻烦,在密密麻麻的选择跟前很容易挑花了眼,糊涂了自己需要的究竟是什么。这不,妻子就在一面如监狱高墙般气势磅礴的卫生巾货架前迷失了方向。我同意,选购此种贴身玩意马虎不得,但也犯不上像养老投资那样深思熟虑举棋不定吧!妻子不理睬我的数次催促,依旧执著地鉴定着,对比着,甄别着,掂量着。她说过,按重量价格比来算,那些纸片属于奢侈品。身旁挤满她的同道中人,她们俨然个个都是这一领域的行家里手,素不相识却不妨碍彼此热烈热心、体会深刻的交流,“这个牌子好不好?你们谁用过……”“有点硬,我买过一次,夜用还好,走路会硌疼……”“不透气,很闷的……”“我每次用都会痒……”“我只用这牌子……”“嗯,舒服,我也喜欢……”

她们对胯下之事如此公开张扬,即使说着话一抬头正冲着我这个近在咫尺的大老爷们也毫不脸红,毫不避讳。也是,这货架本来就是她们的地盘,脸红和避讳的人应该是我。

于是,我只好转过身,将无处安放的视线暂时搁置在与之相邻的货物上,同样恢弘,同样为纸制品,连用处也差不多,这里却更容易让我坦然面对。那是一大幢的卫生纸。

忽然,我又瞧见了自动扶梯上的那位惆怅小天使。时隔半个多小时,他依然神情落寞,心不在焉。我暂时没在人头攒动的人堆里找见他父母,应该就在附近。男孩被前后的顾客裹挟着慢慢吞吞地移动脚步,失神的目光无聊地、懒散地掠过身旁货架上那些他还无法理解或不愿去理解的充满成人化色彩的商品。他抬起一只手,是下意识动作,是他小小人生中做过的无数次同样举动中的一次——他搀住了身旁一个女人垂在他眼前的手。

我大为惊讶,因为男孩搀住的是我妻子的手!

我那口子也和我一样吃惊,她低头看靠在她腰间的小脑瓜顶,眼色如同母鸡看自己翅膀下钻出的小鸭雏。她转头向我投来询问的一瞥,我一耸肩,表示也不明事由。妻子一向以聪明机灵著称,她的眼睛一亮,歪着脑袋随即向我传达了一个调皮的表情。我见她调整了一下手势,将那小手整个的握在了自己的手心里,然后朝我扬了扬眉毛,一副乐不可支的模样。

小糊涂虫还不知不觉,他困倦的目光扫过卫生巾,扫过卫生纸,扫过我的脸……他打了个激灵,往后退了一步,紧紧地挨住搀着他手的人,同时把半张脸埋在那个柔软的身躯上,用剩下的半张脸害怕地望着我。我夸张的眼神像一根硬邦邦的手指,直直地戳到了他脸上。不是我存心吓他,你们让我怎么办?这小子在我眼鼻子底下和我的女人拉拉扯扯,还那么亲昵……

我绷不住了,笑了出来,对着他笑,也对着妻子笑。怪叔叔这份诡异的快乐一定让那颗胆怯的小心脏又陡然增加了几分颤动。他终于仰起脸,想从头顶上方去寻求最直接的安全感。然而,头顶抛下的是一个魔术揭晓的巨大意外,哦,不是意外,是惊悚。

他呆住了,我几乎能听到他哆嗦时全身骨骼发出的碰撞声。那张对我来说美貌无比,亲切无比,且笑靥如花的脸,此刻对一个惊恐中的小孩来说,无异于童话故事中的歹毒巫婆出现在现实的身边。结束了短暂的惊愕后,男孩开始挣脱握紧他的可怕手掌。我那淘气的爱人在最初的时间里并没有松手,她以一个成年人的力气想再多挽留一点快乐,再调戏一下自己送上门的小猎物。最后放手是看出了男孩的即将崩溃。她放得很小心,以免他猛地跌出去。

挣脱了魔掌的小可怜旋即陷入了另一种恐怖境地,四周围绕他的尽是陌生的面孔,他似乎再也承受不了这样的孤独和惊吓。

“妈妈——”这是一声凄厉,绝望,带着哭腔的呼救。

好在该出现的人立即应声而来,小家伙一下扑向他们,抱住妈妈的腿恨不得重新钻回妈妈的身体里。不过,那已是一个初具男子汉尊严的孩子,他忍住了,没有在看热闹的人围观下嚎啕大哭。

男孩父母投来质问的目光。妻子爽朗的笑声顷刻化解了这是一桩不良事件的可能性,她冲着孩子而不是那对不称职的爹妈,施展出我之所以会爱上她的亲切,“小朋友,弄错了是不是,把我当成你的妈妈了吧?不要这样哦,跟阿姨搀一下手用不着那么难为情的……”

四周腾起一阵恍然大悟的低笑,我们夫妻对一个未成年人稍许有些过分的恶作剧罪行就此掩盖。男孩坚持把脸藏在妈妈的身体里,不肯转身。妻子弯下腰,双手搭在薄而窄的肩膀上,“好啦,不要不好意思啦!阿姨最愿意和你这样可爱的小孩搀手了……”

妻子的手心和语气里隐含了道歉的成分,她总是这样,先干坏事,再跟你讲和,态度真诚得要命,是我爱上这个捣蛋鬼的又一个原因。

男孩扭动身体,抖落了搭在肩上的手,他侧脸漏出一只眼睛飞快地乜了一眼妻子,像是在确认她究竟是一个长得蛮好看的阿姨还是一个恶毒的巫婆。然后他猛地拉住妈妈的手,使出小牛犊的力气,朝一个方向突围出去。他妈妈在被拖拽的趔趄中匆忙留下一个短笑,以示礼貌告别。

其实,告别还为时过早,那天,我们和小男孩之间注定被施了魔法,因为之后我们又遇到了好多次,不是在某个拐角过后突然撞见,就是在细长的过道里狭路相逢。什么忧郁啊,惆怅啊,恐惧啊,惊吓啊,统统荡然无存,小男孩现在只为我们没完没了的重逢羞愧,窘迫,懊恼。他拉着妈妈的迁就和爸爸的恼火狼狈逃窜,因为把陌生阿姨当成妈妈搀手的错误在男童看来简直就是人生污点,光这就够令人捶胸顿足,何况我们两个见证人又阴魂不散。尽管妻子每次都不失时机地向他投送去大方可亲的笑容,类似的笑容曾无数次轻而易举地化解过我对她,甚至是对整个人世的怨恨,可在那娃娃眼里,仅仅是他要仓皇躲避的纠缠。

我们最后第二次遇到是在超市收银的队伍中,距离上一次碰到过去了老半天的时间,他肯定以为永远地摆脱了我俩。他抱着一堆零食兴冲冲的出现,看上去心情已经平复。见到正在热情朝他招手的妻子,他站定,咧了下嘴,或许还叹了口气,接着默默转身,推着父母去了一个最远的收银台。

最后一面是在停车场里。妻子远远地向他挥手,最后一次无望的请求原谅。他对着我们笑了,浅浅的,羞涩的,含蓄的,短促的,但却是真正的微笑,我根本没有意料到这样复杂的笑意会出现在一张如此稚嫩的脸上。钻进车门前他还把手举到肩膀的高度,朝我们的方向微微地摇摆了一下……

我看见了,妻子也看见了。

这件事过去有两年了,依旧聪明淘气的美人时不时还会挽起我的手臂去市中心的商业区逛上一圈,顺便让我震惊一下、感叹一下人与商品都极其丰富的时代。她在那面气势磅礴的高墙下与素不相识的姐妹们交流胯下经验时,我会转过身,独自将记忆一端的那份小小的忧郁、惆怅、恐惧、惊吓、窘迫、懊恼、羞涩以及我回味至今的笑意端出来,映照在眼下嘈杂的背景中。

这事我干了那么多次,可每次心里还会有那种敞敞的,我生命最初时期的明亮,然后一点一点陶醉,有什么正在绽放开来的感觉。

癫痫病人的平均寿命是多久陕西哪个医院看癫痫病不错沈阳治疗癫痫病医院怎么选择石家庄那家医院治疗癫痫病好

优秀美文摘抄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