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fzvgz.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伤感散文 > 正文

【丁香•守望花开】生长在谣言里的爱情(散文)

来源: 免费小说网 时间:2019-12-16 11:14:08

嫁到李家还不到五年,钟秀便守了寡,那年她二十六岁。

丈夫去世不久,娘家便催促其改嫁。钟秀不肯,想等两个孩子长大了再考虑。拗不过,只能由着钟秀性子来。男孩刚刚能挪步,小丫头还在襁褓中。孩子是娘身上掉下来的肉,说什么钟秀也不可能撒手两个孩子不管,一个人再去寻自己的一份快乐。

钟秀的婆婆眼睛不好,不到五十岁双目就已失明。公爹身体很健硕,比钟秀大不了多少,全家的重担几乎都落到他的身上。自儿子去世后,公爹就一直把钟秀当成自己的女儿,凡事都依着她顺着她。他就李庄这么一根独苗,上天偏偏连这根独苗也不给留。作为一个男人,他心里该有多苦啊。此刻再苦,他也觉得不如儿媳妇苦。他总在想,也总在担心,要是钟秀哪天一赌气摔门走了,这个家才算是真正地完了。他想挽救这个家,他想留住他们娘儿几个,有时候他不知道从哪儿做起,唯恐哪一点做得不周到,都有可能会触碰到媳妇那颗易碎的心。别人可能要吃一份苦,他要吃多份,他发誓要让钟秀娘儿仨过上好日子。也许只有过上好日子了,钟秀娘仨才能平安地留下来。这是他余生唯一的愿望,也是最大的愿望,他奢求得并不多。

选择改嫁,是钟秀的权利,钟秀要是执意要走,谁也挡不住?这是一件合情合理又合法的事。所以,他只有通过努力再努力来改变娘仨的生活状况,来改变这个家,他要想着法子对娘几个好。这连瞎老婆婆看了,似乎都觉得嫉妒。

李庄刚去世的那几年,钟秀曾经的确矛盾过,二十五六岁就守了寡,什么时候才是个尽头。亲戚邻里,没有一个人会认为钟秀能留下,即便暂时留下来,改嫁也是早晚的事。前几年间,钟秀也好几次动摇过,但转念一想,她若一旦走了,这个家就完了,他的公爹可能也会崩溃了,因此迟迟也未能下定决心。何况公公婆婆对自己那么好,比亲闺女还好,慢慢地,钟秀似乎也就冷却了心中那团麻样紊乱的思绪。

儿子一天天大了,女儿也一天天大了,都上了学,吃得水灵灵的,且成绩都非常棒,看着儿女那样争气,心里似乎有太多的舍不得。家里的钱和权,都由钟秀来掌管,公爹只顾低头干活,家里的每件事,公公都会一件件做得妥帖,从不让钟秀操心。一个锅里抹勺子,慢慢地,钟秀似乎喜欢上了公爹。赶街上集,拉货送肥,收种庄稼,爷儿俩风里来雨里去,几乎是形影不离。时间长了,难免有人传出闲话,钟秀三十出头,在这个家到底是图个什么呢?莫不是图他的公公对她好?莫不是图的这个家的一份家产?

一段时间后,竟有人传言钟秀和她公公好上了。谣言一旦任其传播,假事也便成了真事,怕是连解释的机会和余地都没有。媳妇三十出头,公爹五十刚过。时间长了,难免要产生感情。这也是钟秀的娘家人要担心的问题。何况,越来越多的流言蜚语四处迸溅。有人说,看到他爷俩去集市卖菜,经常一起下馆子。还有的说,他公爹骑自行车经常带着她。有时候,出外卖菜,天黑隆隆地就出发,黑漆漆才回来,有时候晚了,可能还要住下来。还有的说,他公爹经常给钟秀买衣服,甚至有人说连内衣都买……

十多年后,娘家一直不死心,仍一个劲地撺掇钟秀改嫁。此时的钟秀似乎早没了原先想改嫁的热度,只告诉父母说,孩子都上中学了,婆婆也没人照顾,钟秀不打算改嫁了。你看外边多少人闲言碎语,你公爹那么年轻,让人家戳脊梁骨可不好。要是被人整日里搅着舌头,那日子可怎么过啊。钟秀说,嘴长在别人身上,人家想怎么说就怎么说,反正我做得正行得端。以后就别提这事了,我打算看着孩子过一辈子。因这事,连娘家的哥嫂都不搭理了钟秀。

村子里有个二货,三十好几了没娶上媳妇。一段时间,有事没事都借故和钟秀搭讪。时不时,还要说一些蛊惑人心的荤话。钟秀不搭理,又一次还狠狠地骂了他。二货从此收敛,收敛的原因,是因为钟秀的公爹要揍他。

后来,谣言像翻了锅,而生活仍要继续。她还叫他爹,他还叫她钟秀。原本没有这层意思,爷儿俩真的就像是亲父女俩,却偏偏被人传播得沸沸扬扬。一天,公爹跟秀说,你婆婆也走了,孩子也大了,若是能找个合适的人家就嫁了吧。说这话时,公爹有泪要落,钟秀能看出这是公爹的违心话。钟秀跟公爹说,别人说别人的,咱过咱的,就是我们好上了,管他们什么个屁事。嘴在他们身上,就算没有那事,我们在一起别人也会嚼舌头根子。时间长了,他们嚼够了,也就不再嚼了。

任他谣言四起,生活还将继续。对于钟秀的关怀,公公可说是比以前更加无微不至。路遥知马力,日久见人心,这么多年来,公爹早就成了钟秀能留下来的依靠和牵挂。

谣言一直在,已不如原先传播得疯狂,对于这事也许大家已经麻木了。有人说,即便钟秀改嫁了,拖着孩子,也未必能嫁个怎样的好男人。即便找,也未必会找一个像她公爹这样疼她爱她的人。公爹能干,又会体贴人,他们岁数相差又不是太大,婆婆又不在。好上了,别人也没有什么好说的。生活中,人嘴两面皮,好话孬话都有人说,过得好与不好,只有自己心里知道。

钟秀还是钟秀,公爹还是公爹,别人说别人的,他们过他们自己的。是不是像谣言说的那样,谁都无法澄清,也无需澄清。

儿子考上了大学,女儿已经出嫁,家里只剩下了钟秀和公公。种地、买卖、过小日子,生活依然如初。风来雨去,他们一直过得很幸福。

癫痫病能彻底治愈吗?不同人的癫痫的不同病因是哪些治疗癫痫疾病用拉莫三嗪昆明专业治疗癫痫医院

相关美文阅读:

伤感散文推荐

优秀美文摘抄

经典文章阅读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