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fzvgz.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近代诗词 > 正文

【东北】如歌如诉的柴火垛(散文)

来源: 免费小说网 时间:2019-12-16 11:15:20

七月流火,大地发汗,青一块,紫一块,一块云彩一阵雨。黑土地上的植物很满足,给点阳光就灿烂,有点雨水就疯长。走进青纱帐,玉米拔节,大豆蹿高的响动在风中窃窃,青篙泛波,茅草逐浪的幽香在雾中绵绵。

进城多年,环境发生变化,仍然没有变的是喜欢大地里那大片高粱地,玉米地,还有那长在荒地格上和壕沟边旁,青青的青篙子和绒毛毛的草。嗅到那种气息,闻到那种特有的芳香,好像看见了家乡的小村庄,看见了家家门前的一座座大柴火垛,看见了那抱柴火村姑村嫂熟悉的身影,看见了户户的房顶上,升起的一缕缕,悠悠然然,飘飘荡荡的炊烟,看见柴火在灶膛和炕洞里熊熊地燃烧的火焰。一股无可言状情感立刻温暖着身,烫热了心……

农家的柴火垛,画在乡村里的风景,它见证着人间岁月的沧桑,见证着村落的饥馑与饱暖,见证着农耕文明的印痕,也在我心里留下永远忘却不掉的念想。

我家住平原区,没有山,没有森林,不产煤炭。在过去年代里,村里人一怕没粮吃,二怕没柴烧。没有粮食吃,左邻右舍可以端个盆去借,要是没有柴火烧,谁也拉不下老脸去借。谁家门前要是有一个大柴火垛,就会赢来一片赞叹声和无数羡慕的目光。柴火垛的大小,不仅成为一个家庭生活实力的标志,还可以作为娶亲嫁女的外在资本。会不会过日子,看柴火垛就知道八九不离十。所以,哪个家里有儿子要娶亲,或者是有闺女要出门子,保媒拉纤的人总忘不了把对方家的柴火垛,当成一个参考因素提上一提,有真好信儿,还去对方家门前转一转,看看这户人家的柴火垛到底有多大。家庭能有很多柴火囤积,无疑当属一家人乃至亲戚的幸事,为了能使自家柴火垛始终保持住一定的规模,很多人家都在不遗余力地到田地里去捡柴火。

我捡柴火的历史比较长,从十来岁时候就有档案记载。那个时候,我家没有男劳力,父亲身体又不太好,哥哥是教员,没有时间,捡柴火的活计只有我来完成。每天放学以后,放下小书包,就背上自家编制的花筐,拿着耙子,到屯南的柳条通或地头地脑的荒地格里捡柴火。有的时候搂树叶子,有时捡高粱、玉米茬子,捡已经干巴枯死的柳条棍。每天捡到太阳快落山的时候,地里的人也收工,花筐里的柴火也像小山一样鼓了起来。柴火太沉,背起来在“毛毛道”上,走走停停,为了省力气,歇气的时候,特意找一个大坑边歇脚,把花筐放到沟沿上,人坐在沟下,再背起来,也不太费劲。就这样,从春天捡到秋天,保证家里的柴火垛不变样。

一个十来岁的孩子,背着一大筐柴火,过路人见了有些可怜,可我心里充满了自豪感!柴火越重,家里的负担就越轻。柴火背到家的时候,母亲总是疼爱地用干皱的手擦掉我小脸上的泥水,轻揉红肿的肩头。看见日益见大的柴火垛,心里的自豪,油然而生,感觉自己长大了很多。

农村有一句歇后语叫做“阴天晒柴火潮不哒地!”。这是比喻有的人心眼不全,干啥也不行,没有啥用。其实,这是打柴火的人在实践中总结出来的,对“阴天晒柴火”,我是深有感触的。

在那个年代,农村孩子随着年纪的增长,都是放下花筐捡柴火,又拿起镰刀打柴火。

打柴火季节是在秋天,这个季节蒿草都长一人多高,能晒住,抗烧。打柴火一定要选择连续好的晴天,越热越好,柴火割下来之后,晾几个晌午就干了。如果遇上连雨天,可就倒霉了,总是潮湿的,弄不好就全部烂掉。柴火打下以后,最难最累最苦的活是往家背柴火。那个年月个人家都没有车马,倒腾东西完全靠人背人扛。背柴火之前,要把柴火捆成捆,用绳子将两捆捆成“人字架”,依次看人的力气大小能背多少,就往上摞多少。然后,把柴火捆架在人的脖子上,一步步驮回家。秋老虎的天气比夏天还炙热烤人,热的人如烤羊肉串,汗水淌到蒿草剐破的皮肤处,火辣辣地疼。打柴火的地方离家都有五、六里地远,打多少柴火,都是用肩头扛回来的。几十年过去了,现在回忆起来干那个活,心里还打怵。但是,也有高兴的时候,那就是看见自家门前高高的大柴火垛,草房顶上飘起来的炊烟,还有父母的亲切温柔的眼神,乡亲们赞赏的目光。

参加工作以后,经常下乡,每当走进村庄的时候,看见家家户户的柴火垛,还有那一缕缕升腾的炊烟,闻着那混合着炊烟味道的饭菜香味,就情不自禁想起与柴火垛有关的往事来。

还记得,有一年春天的一天傍晚,我正背着满满一花筐柴火走在回家的路上,一抬头,看见家东院的柴火垛着火了。我丢下花筐拼命往家跑,心里只有一个念头,千万别把我家柴火垛烧了,如果烧了,今年可怎么过啊!踉踉跄跄跑到家,火已经被扑灭了,参加救火的老支书被烧伤了。父亲告诉我,老支书是党里的人,就为咱们老百姓想事,办事的。从那个时候起,我记住了:老支书就是党,党就是老支书。我哭了。

还不能忘记那一年的夏天,村里通知我家给下乡的工作队做派饭。一连十几天的阴雨天,柴火垛浇个半透,好歹盼来了一个晴天的晌午,嫂子和我把柴火垛打开,拽出来好烧柴火放到太阳下晒,嫂子一根一根地挑干的蒿杆,小心翼翼放到淋不到雨的地方,留给工作队作饭用,还杀了一个下蛋的大母鸡,那用心的劲比对自己的亲人都亲。工作队来吃饭的那天早上,嫂嫂很早就起来炖老母鸡,灶坑的火光映红了她瘦削的脸。可能是灶火不旺,她趴灶坑往里面看,一个“火打呛”呛得她满脸灰,眉毛也烧焦了,她还是那样深情地把火烧得更旺。现在,想起来,耳边又响起来《沂蒙颂》那激动人心旋律:“炉中火,放红光,我为亲人熬鸡汤,续一把蒙山柴,炉火更旺,添一瓢沂河水,情深意长……”

更不能忘记那一幕:有一年冬天,我和工作组去一个偏远村庄去搞调查研究。遇上了暴风雪,当我们来到这个村庄的时候已经快半夜了。由于太疲劳,我们几个人躺在队部冰冷的土炕上就睡过去了。越睡越感觉炕越来越热乎,不知道过了多久,当我们醒来的时候,老人又一次抱着柴火开门进来了,他满身满脸的雪花,简直是一个白胡子“南极仙翁”。原来,这老人是村里看屋的,整整一个晚上,他都没有睡觉,跑到一里以外的自家柴火垛给我们弄柴火烧炕取暖。(原来农村柴火垛都在院门口,后来,为了减少柴火垛着火,烧到房屋,都挪到离村子很远的地方)。炕热,屋子热,我们心里热,脸上在发烧,我们不由地扪心自问,我们国家的公务员能为这些朴朴实实的农民兄弟做些什么呢?

岁月如歌,流年似水。如今,时代发展了,农民富裕了,新农村里,更多的家庭都烧起了液化气、沼气,用上了电磁炉和太阳能。现代的大多数人淡化了柴火的概念,柴火垛也越来越小,越来越少。

虽然,那些年,为了家里的大柴火垛,我吃了很多苦。但是,感觉很自豪的,很骄傲的。老家那灶膛和炕洞里熊熊地燃烧火光,照亮过我奋斗之路,温暖过我的身体,温暖过我的心。有这种温暖垫底,对生活更充满希望,对未来信心更坚定,对甜甜的中国梦更向往。

太原治疗癫痫的公立医院甘肃最好的癫痫病医院天津哪家医院可以治好癫痫病

相关美文阅读:

近代诗词推荐

优秀美文摘抄

经典文章阅读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