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fzvgz.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近代诗词 > 正文

【冰心】我爱藏乡大河坝

来源: 免费小说网 时间:2019-10-29 20:07:01
破坏: 阅读:865发表时间:2018-11-17 19:35:59
摘要:郦道元的《水经注》记载:“羌水出羌中参狼谷。”《地理志》曰:羌水“出陇西羌道。东南流迳宕昌城东,西北云天池五百馀里。”这些史记说明,流经宕昌县城的岷江,古称羌水。当时生活在羌水流域的叫“参狼羌”;其中的一支,因聚居于宕昌城(故城在今宕昌县东南)而称宕昌羌。

【冰心】我爱藏乡大河坝(散文) 现在,陇南宕昌大河坝是个很有名的地方,这里处处绿水青山,有羌寨藏乡,有森林公园,有民族特色各异的农家乐,是自然景观与人文景观的荟萃之地。作为地名的大河坝,其含义无论是大河边上的坝子,还是大一些的河坝,都名不符实,因为这里既没有大河,也没要像样的平坝。河倒是有一条,一年四季清粼粼的,但也只能算是一条小河,或者是较大的溪水,是岷江的支流之一;至于平坝,能聚集几十户人家的村庄,就算是很大的坝子了。
   1964年的夏季,我父亲响应支援大西北的号召,从遥远的黑龙江调到甘肃,第一个工作单位就是岷江林业总场大河坝分场。那时间,宕昌县新城子藏族自治乡叫作新城子人民公社,顺着212国道下行一公里处的岷江上有一座很短的木质桥,现在变成了水泥桥,过桥南行,大约三公里,便是大河坝林场的场部了。场部建有一溜儿平房,坐西朝东,被隔成两个院落,先看见的是家属院,后看见的是办公区。背靠西面的是山,面朝东面的先是大门前运输木料的简易公路,然后就是清水河,然后就是东山。我家随我父亲在这里居住了一年,我的弟弟就诞生在这里。其实这一年,我父亲不在林场工作,而是被抽调到河西去搞社教,一年后回来,就调到20余公里外的黄家路分场了。
   那时间,刚满七岁的我虽然在黑龙江入学,但只读了一学期,到了大河坝,就插班继续读一年级。当时,大河坝只有一所初级小学,设在大河坝村,距离大河坝林场场部大约两公里,学校只有一名教师,两个年级合用一个教室。因此,我在上一年级的同时,也在听二年级的课。语文课堂,我们学的是日月水火山石田土,实际上是看图识字;而二年级学的是课文,记得有一篇二年级的课文叫《寒号鸟》,虽然不是我学的课文,但也深深地吸引了我,至今仍记得课文里的内容:冬天来了,喜鹊劝寒号鸟快垒窝,寒号鸟说:“傻喜鹊,别啰嗦,得过且过。”晚上,露宿的寒号鸟在寒风中瑟瑟发抖:“嘚罗罗,嘚罗罗,寒风冻死我,明天就垒窝。”第二天太阳出来了,寒号鸟照样玩耍,懒得垒窝;结果一场大雪,终于将寒号鸟冻死了。课文的主题是,劝人未雨绸缪。我觉得,二年级的课文比我们一年级的课文有意思得多,是有故事的,就非常愿意认真听二年级的课。
   那时间,学校订了《少年儿童报》,分儿童版和少年版,文图并茂,十分吸引我。邮递员偷懒,不愿意仅仅为了两张报纸,多跑两公里路,就将报纸交给林场的学生,捎到学校里去。我就很情愿的担当了往学校送报纸的义务,目的就是先睹为快。有一次,报纸不知让谁偷走了,害的我给学校交不了差,被老师罚站,也是我学生时代第一次被老师罚站。记忆中,还有一次被罚站的经历。正在考试,我的铅笔断了,邻座女孩有削铅笔的刀,可我咋样求她,她就是不肯借我一用。我急了,就用断了头的铅笔戳伤了她,老师惩罚我站了一堂课,这也是我学生时代最后一次被老师罚站。
   上世纪六十年代中期,冬季取暖主要是用木炭,但林场并不生产木炭,要到山外集市上去买。大河坝因在林区,农民烧木炭的人较多,作为一项经济来源。那时间,买不起木炭的人家就在夜里挖开烧炭的窑,用水浇灭了正在燃烧的木炭,冷却之后,偷回家使用。我也跟着我外婆,背上小背篼,多次去偷过木炭。但偷来的大多数是生头,没有然烧彻底,架在火盆上要么就是明火,要么就长时间冒烟,不好使。
   那时间林场生活艰苦,三辆马车,两辆给伐木工段运输生活物资,一辆供场部使用,给家属院打面、买蔬菜等。大河坝分场距离岷江林业总场所在地的宕昌县城不超过10公里,但除了领导去开会,一般都不去县城,打面、买蔬菜都到几公里外的临江铺去。临江铺有集市,但地方并不大,我小时候跟随林场的马车去过那里,以为有多好玩,结果很失望。
   冬季里,从林场家属院东望,可以看见山坡上光秃秃的地里,成群结队几十上百只的野鸡,还夹杂着红腹锦鸡,在地里觅食。场部书记姓王,在院子里支起三脚架,将老式的七九步枪架在三脚架上,瞄准山地里的野鸡开枪,由于距离远,超过500米,很少有收获。后来有人对他说,你只要对着野鸡群开枪就行了,不需要瞄准哪一只,瞎碰,兴许能碰上。果然,不瞄准反而比瞄准效果好,隔三岔五还能有收获。王书记和他老婆都工作,他老婆生了第三个孩子,就让我当家属的母亲帮助带。王书记打了野鸡,会送给我们。那时间,常年不见肉腥味,觉得野鸡肉特香。现在偶然吃到野鸡肉,却觉得一点也不香了。
   大河坝沟里,大河坝、岳藏莆、路岗头、新坪四个村子居住着藏民。据专家学者考证,他们不是真正的藏族,而是羌人的后裔。羌族有着悠久的历史,更与宕昌有着深厚的渊源。羌族是我国西北、西南两地区一个古老的民族,清乾隆年间,陇南的宕昌羌民族连同文县的氐民族一道,被统划于“西蕃”,归入藏族,但其后裔们的图腾、信仰、语言、服饰、习性等,均与藏族有着诸多不同。随着古蜀文化三星堆遗址的发掘,以及四川茂县、汶川县等地古羌文化的最新考古发现,越来越多的证据表明:羌族是华夏民族的先祖之一。
   宕昌羌人独具特色的石板屋顶建筑,在宕昌、舟曲两县交界地区,至今依然大量留存,是我国民居建筑艺术中一枝耀眼的奇葩。在上世纪八十年代以前,宕昌羌人后裔的居住地大河坝、岳藏莆、路岗头、新坪四个村子,全是清一色的这种民宅建筑。那时间我还是儿童,觉得这种建筑很特别,觉得他们的衣着打扮也很特别,说的话我们听不懂,仅此而已。直到三十多年以后,我因为在宕昌居住过十年的缘故,才对大河坝的少数民族有了关注。
   郦道元的《水经注》记载:“羌水出羌中参狼谷。”《地理志》曰:羌水“出陇西羌道。东南流迳宕昌城东,西北云天池五百馀里。”这些史记说明,流经宕昌县城的岷江,古称羌水。当时生活在羌水流域的叫“参狼羌”;其中的一支,因聚居于宕昌城(故城在今宕昌县东南)而称宕昌羌。《魏书》记载:“宕昌羌者,其先盖三苗之胤。周时与庸、蜀、微、卢等八国从武王灭商。汉有先零、烧当等,世为边患。其地,东接中华,西通西域,南北数千里。姓别自为部落,各立酋帅,皆有地分,不相统摄。宕昌即其一也。俗皆土著,居有栋宇。其屋织牦牛尾及羖羊毛覆之。国无法令,又无徭赋。唯征伐之时,乃相屯聚;不然,则各事生业,不相往来。皆衣裘褐,牧养牦牛羊豕,以供其食。父子伯叔兄弟死者,即以其继母、世叔母及嫂、弟妇等为妻。俗无文字,但候草木荣落,以记岁时。三年一相聚,杀牛羊以祭天。”
   1999年夏日的一天,我在老同学马云的陪同下,到大河坝故地重游。马云说新坪村有个外号叫“杨司令”的藏民是他的朋友,便把我领到了他家。“杨司令”大名叫杨海珠,是新坪村村民委员会主任,我们见到他时,他已经有了几分酒意,却赔我们喝了一通宵的酒,可见其酒量之大。后来,我和杨海珠就成了朋友,一直往来到如今,因我比他年长一岁,他在任何时候,任何场合,即便是电话联系时,都是尊称我“娄哥”。我每年都要去几次大河坝,通过杨海珠还去了岳藏莆、路岗头两个村子,都受到了十分热情的款待。居住在岳藏莆、路岗头、新坪三个村子(实际上是寨子)的藏族武汉治疗癫痫的最好医院都姓杨,而居住在临近山后官鹅沟的藏族既有杨姓,也有苗姓。我在和杨海珠友好往来时,多次和藏乡朋友探讨,真正的藏族是没有姓的,而“杨姓”恰好证明了他们是羌族的后裔。
   在四川北川县、九寨沟县居住的羌族,在陕西凤县、宁强县居住的羌族后裔,也多有杨姓者。譬如近来走红的青年演员杨迪,就是羌族人,系四川省阿坝藏族羌族自治州汶川县人氏。我对他们讲述过,据我个人探索学习,羌人杨姓的来历。鉴于他们文化程度的有限,对我说的只是聆听,并不参与他们的意见。我对他们说,他们之所以姓杨,原因如下:
   一是源于羌族图腾。据动物学家研究,早在一万多年前,羊就生活在甘、青草原上。由于羊性情温顺,易于驯服,肉食鲜美,皮毛又是御寒的最佳物品,具有多种实用价值,羌族先民们很早就开始驯化和饲养羊,从羊身上获取生活的必需品,并从中获得与大自然作斗争的力量。当时的羌人认为羊除了能提供日常生活的需要外,还具有灵魂,能保护自己部族的成员,因此在众多的自然物中,羌族先民选出了与自己生存最密切、最亲近、最重要、影响最大的羊,将它放置在特殊的位置上,采用一定的专门仪式,经常对之崇拜,期望能得到它的庇护和好处,由此产生了羊崇拜。《说文解字•羊部》中记载:“羌,西戎,羊种也。”指明羌族人的祖先为古中原西部的羊种人,也即以羊为图腾的民族。古羌族人从殷商王朝时期起,便以牧羊为生,“羌”字即系由“羊人”两字合成,乃是以养羊获利的游牧民族,故后裔便以羊为氏。又据专家考证,在今甘肃境内,有一支羊氏族人,其族系古代羌族人的后裔。后来在民族大融合当中,因“羊”与“杨”谐音,便改“羊”为“杨”了。
   二是源于氐羌融合。历史上,陇南氐族杨氏,是古代氐族中的大姓,也是杨姓在古代少数民族中最大的一支,长期以来与弘农并称。氐族自称是盘瓠之后,可能与崇拜狗图腾的南方少数民族有血缘关系。后来,他们努力向西扩展,在今陕西、甘肃、四川一带,从事畜牧和农业,并与冉駹夷、白马羌交错杂居在一起,在羌族的融合下,慢慢地“嫁娶有似于羌”。故史学家又把氐羌统称之为“西戎”。杨姓由于是古代氐族中的第一大姓,故在氐族所建立的仇池、前秦、后凉三国中,杨姓起了中坚作用,其中的仇池国就是杨姓氐人建立的地方政权。仇池国消亡后,杨氏氐人又相继在陇南建立了武都国、武兴国、阴平国等地方政权。其时,羌民族多有依附,与氐民族相互融合,以国姓为荣,遂改姓为杨。
   三是源于固有之姓。据专家考证,“杨”姓的起源中,就有“源于古羌族,出自春秋时期西戎后裔羌族部落,属于以部落名称为氏。”这说明,羌人中的杨姓,古已有之。
   陇南历史上长期居住着吐蕃、氐羌和汉人,氐羌在灭国之后,相对于吐蕃和汉人,就成了弱势民族。所以在漫长的民族大融合时期,陇南的氐羌民族,逐步被藏化、汉化,也是历史的大趋势使然。羌水悠悠,沧海桑田,时过境迁,陇南的氐羌民族后裔虽然后来都被统称为藏族,虽然他们自己也会自觉或不自觉地认同,但甘南真正的藏民族从来就没有认同过他们,这不仅仅是民族情感方面的问题,更多的是文化层面的问题。因为,文化是一个民族的“根”,是一个民族集体无意识的坚守和传承,是深入到骨髓和血液里的“基因”。
   现今在大河坝、路岗头、岳藏甫、新坪四个村寨的藏胞,便是魏晋南北朝时期建立过宕昌国的古羌人的后裔,他们的衣着打扮、房屋居室、婚丧嫁娶、文化娱乐扥民俗风情,还沿袭着羌人的习俗,板屋错落,水磨转悠,劳动闲暇时妇女身着本民族节日盛装,会聚祠庙,弹起口弦,唱起山歌,跳起富有民族特色的牛头马面舞,如诗如画的羌藏风情,为这里平添了许多不可多见的多民族混杂的民俗文化色彩。尤其是他们保留下来的羌傩舞,是陇南最具民族特色的非物质文化遗产之一,不仅是珍贵的民族民间文化艺术遗产,而且还是甘肃省乃随州那家癫痫医院好至全国多民族文化艺术的重要组成部分,是我国民族民间文化艺术宝库里一颗璀璨的明珠。
   宕昌羌傩舞,又称木家藏族“凶猛舞”,是一种典型的独特的民间民族舞蹈。这一舞蹈源自于宕昌古老的羌民族的宗教祭祀活动,是一种宗教祭祀舞蹈,属傩文化的一种。古代“木家”藏族居民住地千沟万壑,交通闭塞,文化落后,过着刀耕火种和蛮荒狩猎的原始生活,物质生活极度匮乏,当地人民经常受到疾病、野兽的侵袭。为了驱邪祈福,族里的“苯苯”(巫师)便结队行法,祈求神灵护佑,带有浓厚的宗教祭祀色彩的舞蹈“凶猛舞”便由此应运而生。“凶猛舞”不仅有着十分悠久的历史,而且至今仍留存着原始古朴的遗韵,—直在本民族中流传不衰。现今居住在宕昌县城以南岷迭山下较大的藏族村寨,都有“苯苯”,都有“凶猛舞”的存在。每逢羌藏民族传统节日或重大宗教祭祀活动,“苯苯”们就结队跳起“凶猛舞”,行法祈佑族民平安健康,年年风调雨顺,五谷丰登,六畜兴旺。
   “凶猛舞”是宕昌羌藏民族的男性舞蹈,俗称“脑后吼”。道具有大小皮鼓3个,牛角喇叭3只,铜乐器3个,五官佛像面具5套,熊皮、雕铃帽2顶,锦鸡羽毛装饰的毡帽2顶,皮袄5件,绸缎长衫2件,木制大刀等兵器多件。整个舞蹈演出由15人组成,其中乐队5人,舞者10人。领舞者的属相必须和当年的属相相同。舞蹈的队形排列按人物顺序,领舞者称老大名“贡巴”,头戴熊皮帽,身穿黑长袍,帽上插有锦鸡羽翎,胸前戴一串玛瑙项链,左手拿翻天印,右手持拨云剑;老二名“苟巴、苯苯”,头戴毡帽,身穿蓝色大袍大襟衫。右手拿棒当鼓,左手拿铜制碟铃;老三、老四、老五各显五方神灵,披戴五官佛,手拿骨卦、碟铃和牛角喇叭。后边5人头上分别戴牛头马面面具,反穿皮袄,腰间系一颗大铜铃,双手持木刀。舞蹈动作特征以腿部为主,上身前俯,双手握刀,双腿屈膝形成半屈蹲状,随着节拍,双腿屈膝抬脚拧身,连续循环,组成一组舞蹈。单调的动作再配上简朴的节拍,更显出舞蹈的原始、粗犷、雄浑、古朴、端正。
   写下上述种种,并不是为了给大河坝的藏民“正本清源”,还他们以本民族的称谓。只是因为我童年时曾经在那个特殊的地方居住过,又和那里很特殊的民族中的成员一直保持着友好往来,故而对那里的独特的民俗文化很感兴趣。令我十分感动的是,那里的少数民族十分好客,譬如,我在新坪村杨海珠家里做客,陪我一同饮酒的其他三个羌藏癫痫的治疗价钱是多少?村子的他的亲戚,会在中途向我“请假告退”,约我明天务必去他家一坐。我决不会拒绝,因为我知道,倘若我拒绝了他的邀请,他将不再视我为朋友。第二天,我在杨海珠的陪同下,如约前往,那个向我“请假告退”的人已经宰了羊,煮好了羊肉,备好了青稞酒,让我们大块地吃肉大碗地喝酒,直到大醉方休。而这时,就又有人中途向我“请假告退”,约我明天务必去他家一坐。直到好多家轮流下来,我实在不能再喝酒了,向杨海珠真正的“请假告退”,在杨海珠的一再解释之下,我才能带着被酒喝得发软的身体,懵懵懂懂回到100公里外的家里,让我长时间地处在陶醉回味之中。
  

共 5547 字 2 页 首页12
转到

相关美文阅读:

近代诗词推荐

优秀美文摘抄

经典文章阅读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