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fzvgz.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表白的话 > 正文

【墨舞】藏族大姐“看镯子”

来源: 免费小说网 时间:2019-11-11 13:26:38
摘要:行走自然,是自己选择的生活方式,我没有理由咒骂每一次遭遇的艰难过程。风雨覆盖的甘加草原上,饥寒交迫与抵死的寂寞充斥,除了一味行走,别无选择。相遇的藏族同胞,结为一生的温暖。不管我行将那里,都将会把汉族人最真挚友善的品行,散播四方。 太阳时隐时现,最后决绝的躲进云层里不再出来。老天似乎生气了,阴沉下脸,寒凉空阔的甘加草原,就像孤独无助的孩子,在寒风中瑟瑟发抖。幽邃深暗的天空,横铺整个草原上空,不见人烟,不见牛羊,苍凉而萧瑟。我们骑着摩托车,在旷野中迅速逃离。雨终是落了下来,由最初的绵细到滂沱。路前方,烟波连着远天。路面,车轮溅起一片片水花。疾雨扑打,寒风肆虐,刺骨的冷一点点穿透筋骨,我听得见自己牙齿打颤的声音。骑行无边无际的旷野,只有忍耐和坚强奔走,别无他法。临风沐雨,暗合人生,这是每个人要去体验和经历的。雨幕中,除了颤抖的身躯,似乎一切都麻木起来,天晦暗淋漓,前路茫茫,抵死的寂寞与饥寒交迫双袭。   没有了时间概念,更不能停留歇息,只是一味的向前奔走,奔出草原,奔出荒无人烟,寻找有人居住可以取暖的地方。这样一个念头,就是强大的支撑。游历自然世界,是我自己选择的生活方式,我没有理由去咒骂任何艰苦的过程。   甘加草原笼罩在雨雾中,苍苍茫茫。我时不时抹擦一把头盔上的雨水,而呼吸又将头盔面罩蒙上一层雾气,辨识度极低。盲目驰行,看不到有公路标记,心里想着,顺着这条路一定会闯出去。终于,我们奔出了草原,看到路边大约有二十几户人家居住的一处地方,这已经是跨过甘肃省到达青海境内了。   老麻雀在一处标有汉藏双语的“吉祥旅店”门口停下摩托车,我下车推开沉重的铁门走进院落。院内拴住的藏獒,猛烈的向我跳跃狂吠,我大喊老板,无人应答,似乎没有人在家。这家旅店,院落四面都建有房屋,在临街一面的房子前,有塑钢玻璃盖的偏厦,偏厦内有一张床和几张椅子,可以看得见里面有两个房门,这应该就是住宿的地方吧?我进入偏厦向房内探视,一大间房紧凑的摆满了床,床铺被褥陈旧,且都脏兮兮的凌乱。房内的桌椅,七零八落,破败不堪。砖铺的地面,四处扔着都是烟头。再看其他房间,大致也都是这样状况,我不由皱紧了眉头。老麻雀说:“天快要黑了,就对付住吧,前方恐怕连住的地方都没有了。”于是,我们脱下摩托护具,坐在玻璃偏厦的椅子上,等待这家主人的归来。   雨依然噼里啪啦下着,身体还在冷得一阵阵打颤,我望向玻璃窗外,院落中间破旧的花坛,几棵盛放的花朵,被雨水打得东摇西晃。望着它们,心中不由升起莫名的悲凉。人生不过弹指一挥间,走过的岁月已然是那样的遥远。流浪,漂泊,一颗心不知道该在哪里栖息?即便是把自己比喻为一颗烟花,拼命填充属于我自己的色彩,却依然盛放的如此寂寞。我目光凝定,内心任我悲鸣。   呆坐了近一个小时,铁门咣铛一声打开了,随后一位胖胖的藏族妇女和约七八岁的男孩走了进来。我们站起身,询问这里的住宿价格。她唔哩哇啦说着藏语,仅仅能听清60元,再次确定寻问,她又变成了100元,我们完全无法进行交流。她拽来小男孩作为翻译,把住宿价格讲到25元一位,我们付了钱。我挑选了一间小一点的房间,看起来相对整齐一点,一台破旧的电视,打开竟然还有影像,我还以为是摆设呢。翻了一下被褥,惊喜的发现有电褥子,我连忙插上插头,居然是好的。这时,老板娘送来开水,我换衣洗漱,然后我们去街边一家饭店吃饭。   饭店内冷冷清清没有食客,不过饭店内的苍蝇倒是热闹,飞来飞去着实一个欢实。饭店没有我喜欢吃的米饭,小碗面18元,而羊肉更是贵的离谱。我拽起老麻雀就往外走,去旁边小卖铺买了桶装方便面、榨菜。最高兴的是居然还有冲水的饮品‘香飘飘’。这一路,我的咖啡已弹尽粮绝,而路过的地方竟然没有的卖,对它有一定的依赖,但也只能先忍着。回到旅店,泡上面,打开电视,等待!   情绪是微妙的东西,一碗热热的泡面下肚,驱赶了凄凄惨惨的境况,心明朗起来。冲上‘香飘飘’,穿着外衣钻进热乎乎的被窝,说不出的舒坦。一夜睡眠极佳。   第二天起床,天还下着雨,不紧不慢,不大不小。老麻雀说:“走不成,我们休整一天吧。”我百无聊赖的在偏厦内来回走动,时不时打开门招惹一下藏獒,惹得它一阵狂叫。这时,老板娘手里拿着东西,从西侧房屋冒雨跑了过来。她手里是一小碟食盐,一大块硬邦邦的馕,两片压叠在一起的粗糙茶叶。她用生硬的汉语对我说:“吃,吃,好吃,不要钱。”那一碟盐巴应该是平时他们食用过的,盐面干巴巴的粘在小盘子的一个边缘,馕坚硬的掰不下来,而茶叶又苦又涩。这些食物让人没有吃的欲望,我已经想好了,这一天就用泡面打发算了。   近傍晚时分,雨终于停了下来,金黄的夕阳,懒洋洋挂在西方的小半空。这里和我居住的内陆时差近两个小时,虽是已近傍晚,离太阳落下还有一段距离。我走出大门来到街上四处观望,只见这一排房屋的尽头,门前站着两个男人,一位是老年喇嘛,一位是戴着毡帽的藏族中年男人。我走过去合掌施礼,交谈。询问得知,老年喇嘛是旁边男人的叔叔,住在附近的庙里,今天是到侄儿家给家人诵经祈福的。他们汉语说的还蛮不错,我也大致介绍了自己,回答了他们的询问。站了一会,那中年藏族男人指向屋内对我说:“进去玩吧!”我探头看了下,房内是小卖店,左侧房门内是简陋的医务室。有一条暗暗的走廊直通里面,安静的悄无声息,我不禁疑惑。那藏族男人又说:“进去吧!去玩,去玩吧!”我小心戒备的踏入房内,走过暗暗的走廊,眼前豁然明亮。只见宽敞的房间,大大的窗户,里面有两位藏族女人在包饺子,还有两位男孩子和一位大女孩在玩耍。她们看见我进入,停下来,热情的和我打招呼。我也就不见外的洗手,一起包起饺子来。交谈中,我知道50岁的藏族女人是位医生,开着小商店和诊室。旁边年轻的女人是她的女儿,尽管她才30岁,而她自己的女儿都已经12岁、儿子6岁了。她们热情的邀请我们晚上一起吃牦牛馅饺子。我问她们,可不可以给她们照相,她们非常高兴,也非常喜欢照相。我趁机又问她们有没有民族服装,她们说:当然有,等吃过饭,咱们就穿上唱歌跳舞。我正中下怀,赶忙跑回旅店去喊老麻雀,我们一起包饺子,拍照。   饺子馅全是牦牛肉,一点青菜都没有,虽然很香,但没吃几个便顶住再也吃不进去了。我刚撂下筷子,我们的房东夫妇和周边的邻居也来了。她们用藏语笑谈着,时不时欢喜的看向我。我把这一天的住宿费交给我的房东,她听说我要穿她们的民族服装照相,便回家拿来两条假辫子,给我接编到头发上。她再给我编辫子的时候,粗糙的手是那样的温暖,她让我想到了过世的妈妈。她们藏族女人一生都要留长发。头发稀疏的,要买假辫子装扮,否则有节日聚会的时候,会被人家笑话。藏族大姐和她女儿翻箱倒柜拿出两大包衣服,开始给我打扮起来。   我穿上藏袍,脖子上被挂上了一大串三层珊瑚项链。藏族大姐笑着对我说:“这个是我女儿的,现在已经增值了,能卖到30万。”这是年轻女子结婚时,婆婆给的礼物。我的腰间又被围上了宽宽的腰饰,银片做的宽腰带,中间镶嵌大块绿松石和玛瑙作为装饰。藏族大姐又说:“这个是我给女儿的陪嫁。”我见也是老物件,不用问就知价值不菲。   穿戴好,我问大家美不美?坐在床边一直没吱声的藏族大哥高兴了,直夸:“像我们藏族女人,漂亮,漂亮!”我试着比划着藏族舞蹈,逗得大家哈哈大笑。我过足了瘾,拍照完毕,卸下了这套行头。接下来,她们梳洗打扮给她们照相。室内,室外,单人的、全家福的。拍照完毕,我们没有唱歌跳舞,而是坐下来唠起家常。年轻的女子给我们泡了招待贵客的‘三炮台’,也就是桂圆、大枣、枸杞、冰糖。这些东西,对身处偏远地区的她们来说非常珍贵,只有在招待贵客的时候才拿出来。   老麻雀白吃了人家东西过意不去,又给每个人都照了单人证件照,说回去后洗成一寸和两寸的和其他照片一起邮寄过来,以后会用得上的。并且还说,会一同寄些家乡特产请他们尝尝。藏族大姐很高兴,但藏族大姐夫面无表情,一声不吭,显然是一副不相信的样子。我记下了大姐的地址、电话,方才知道大姐的汉族名字叫“看镯子”。(在随后游历了新疆近一个月后,回到家里,我们第一件事就是给‘看镯子’大姐及房东买特产,洗照片。东西被打成一大包寄走后,我给看镯子大姐打电话,是藏族大姐夫接的,他听说是我,声音是异常的惊喜,连声高喊看镯子大姐,快来接电话。)   这一晚,我们聊到很晚才告辞。她们一再给我们送上祝福,并说:“欢迎能再次来玩!”回旅店的路上,老麻雀对我说:“等咱回去赶紧先把答应的事办了,咱可不能给汉族人丢脸。”   第二天大清早,我们出发了。清晨第一缕阳光亮得耀眼,我们带着藏族同胞的祝福,轻盈上路。   武汉小孩癫痫治好武汉中际医院收费癫痫病常见的三种症状是什么安徽小儿羊癫疯哪里治疗好

热点情感文章

表白的话推荐

优秀美文摘抄

经典文章阅读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