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fzvgz.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情感故事 > 正文

【柳岸•恋】夏之曲

来源: 免费小说网 时间:2019-11-11 10:49:59
摘要:立夏了,青山之夏,今年是一首曲子,是花容打扮的霓裳曲,是飞絮唱响的杨柳歌,是舞姿扭动的夏之韵,是池蛙和鸣的咏叹调。怀才抱器还原这首天籁之音。    一   立夏了,骀荡的惠风遁去了,暖人的熏风来了。仿佛一夜之间,为春划了一个戛然而止的句号。我想,我们的夏日世界,应该是——   短袖体恤半腰系住,袒露着肚皮;飘逸的裙幅,兜着夏风扯动着行进的节奏;洁白的太阳帽,把马路点缀成莲朵盛开;各色的太阳伞,簇拥着灿灿的太阳……   其实,这些都是习以为常的景色,看过一眼,马上就有了夏天悄然而至的感觉,至多是一个夏的信号。还构不成夏之韵,连夏之曲也没有奏起。术后一周了,遵医嘱,可以稍微加大运动量,我和妻不想错过感受初夏的妩媚,便走进了距家二三百米的青山,入山便悄然感受到了夏的热烈,金色的日光反复涂抹着鎏金的牌楼,射出黄铜色的光柱。哦,原来,夏之曲在山间,夏的帷幕已经拉开。   改序念芳辰,夏木已成阴。好一个青山,各色的绿意争相弄夏,嫩绿的柔柳不甘其弱,翠叶缀枝,轻舞夏风;高大的榆树,将星星点点的绿意幻作一串串银钱,或摇着铜铃,唱响了夏之曲;泛着白的杨树,乱卷叶片,似乎面夏而狂喜,乱了姿态;启春的桃树,早就褪去了华艳的衣装,将葱绿的外衣蓬乱地挂在枝丫;碧色的松柏依然镇定地守着青山的底色,莫非是松柏之翠唤醒了各色夏木的绿,吹奏了夏之曲?有一首曲子叫“乱红”,不错,李树暗红的叶子静穆在暖阳下,闪着油光;紫荆花将春色带进了夏日,依然灼放,橙黄的迎春花悄悄闭上了眼睛,把报春的光收进怀抱,知趣地躲进了草窠里,就像完成了报春使命而悄然隐退。围裹着绕山的小径的是灌木红叶小蘗,抱住了一团团的火焰,点燃了整个纁夏。这夏之曲一点也不单调,红绿相间,宛如悠扬的小提琴里夹杂了葫芦丝,在曲子的缠绵里挑起了一个个高潮,莫非这就是初夏的争荣之态,繁荣自夏始,丽曲伴熏日。      二   路边的垂柳飞起了恼人的花絮,谁言夏无雪!若是驻足赏柳絮,我怕过敏,可我必须站住,因为三位作画的人在画板上描摹着夏之曲。   我问其中一个老者:“这柳絮,可以入画?”   老者笑了:“余音绕梁,都可以做成画。”他有一种得意,我觉得无需问,只要一个眼神相触,他都可以表现出来。   艺术是相通的,声音可以入画,应该不难理解。我小时候看小人书,人物说话,都是旁边冒出一串串气泡。如果用视觉的美术来表现听觉的音乐,那是怎样的难度!我在想,总不能勾勒出几个五线谱,绕着飞上天吧,那种虚幻的动态,看不见摸不着,怎么可以化作有型的符号,留下音乐的动感呢?毕竟不熟悉,我也不能打扰他作画的专注,就站着默默地看。   哦,他的身边是一根做工精致的拄拐,支撑腋下的部位缠满了纱布,已经泛黄,感觉还有污渍。他坐在马扎上,看不出腿疾,但我已经对他肃然起敬了。   老者抬头低首,专心做着画。画板上是并不规矩的草图,对面的亭榭掩映在尚未被繁绿遮住的山坡山,粗细相间的几条简笔线条勾画了亭柱,断断续续的用笔,抽象地描画了亭阁的飞檐,杂乱的枝条掠过亭子的顶部和亭身,似乎有着风卷枝舞的感觉,将隐约的亭子置于飞木之中,若隐若现。这是背景。一棵大柳从画框的一侧旁逸斜出。我静待他的点睛之笔。   一旁作画的一对中年男女起身,站在老者的背后,看来他们也是和我一样,静观柳絮飞韵吧。我这样想。两个人互看着打起了手语,我不懂,他们指着垂柳,指着天空,大约也在讨论着柳絮吧。他们应该是一对聋哑人。   老者举首端详着漫天的柳絮,略作思考,他应该是在心中构图。在画框的一角突然落笔,原来柳絮是这样的:几只五角星,大小不一,样子歪歪扭扭的,飞动着,游离出画框;又有几只说不出是什么样的飞翔动物,如蜻蜓,似蚂蚱,却不像,应该是柳絮的神态,正所谓“神思”吧。的确,我所想象的五线谱也走进了他的画面,弹起了无声的音乐。两个聋哑人还在打着手语交流着。也许老者是他们的师傅,也许他们是残疾人的什么社团或协会,我不能探究他们的身份,只能做着猜测。   我看懂了一个聋哑人的手势,其中的一个,手指着天空飘逸的柳絮,然后捂住了心口。哦,我懂得了,在他们的心中,柳絮就是一个个飞天的梦。我所看到的星星、蜻蜓、蚂蚱、五线谱,是一个不懂的艺术的猜测罢了。原来他们是选择了这片飞梦之地,寻找他们的梦。我还是喜欢那些五线谱的构图,他们弹起的是这个初夏的乐曲。我想起了《圣经》上的一段名言:当上帝关了这扇门,一定会为你打开另一扇门。人生啊,有很多可能,可能成为健全人,也可能是一个残疾人,一扇窗关闭了,另一扇窗子被他们自己打开,他们才是嘲弄命运的人,尽管他们可能还不是专业的画家,可他们照样懂得用艺术来表现人生,画着自己的梦。窗子是吸纳风景的口子,他们以梦作画,将梦揽入窗口,他们才是离梦最近的人,用画摘下一个个梦,然后定格在画板上,成为心中的永恒。苏轼曾经形容柳絮“点点是离人泪”,我以为写尽了柳絮的神,其实不是,真正的神是飞梦。   我的耳畔响起了那首曾经反复萦心的曲子《追梦》。这个曲子给我的感觉是,一个人,仰面躺在一块丝绒布上,蓝的底色,天空挂着无数的星星。给我的感觉是,想伸手抓住其中的一颗,我不能挑剔,只能靠幸运。乐曲如丝拉动,却不断,仿佛是小蛇爬行,蠕动着向远方,恰似一盏莲花灯载着尘世的梦,一盏一盏,顺水漂向遥远。蛇行无声,莲灯无语,但音乐在灵动,仿佛从一个人的灵魂深处发出呐喊,是抗争着命运,还是嘶鸣着要摘下那个心中的梦,我无法断定。音乐突然柔软得就像是柔长的拉面,忧戚缠绵,让人柔肠百结,不能从梦的音调里出来,便有拿手揉一揉心口的痛的想法和动作。   是啊,只有梦做的音乐可以轻易击穿一个人的灵魂,我相信眼前这几个画家,正是美梦击中了灵魂,才想到了让我们普通人并不以为意的柳絮来表达他们的憧憬。这个夏之曲,被他们弹奏得如痴如醉,深邃而洞开。   现实往往是惨痛的,老者跛脚踉跄步态蹒跚,登山追梦;哑人面对这盎然的夏荣,嘴巴张了多少次,却不能发出一句赞叹,痛苦藏心,惨痛自知,而唯其惨痛,也就更显得他们的梦的完美与弥足珍贵,追梦的过程也就显得悲壮。人生难料,有时必须做些梦,在疼痛的时候,梦的美好可以暂时缓解人生的疼痛,也好让我们的人生有勇气再走一程,有梦的征程里伴奏的一定是激情四射的进行曲。      三   妻子喜欢手机拍照,踏青山是她的主意,执意要拍盛开着的牡丹园。四周是华贵雍容的樱花树,樱花在这里,应该是唯一横跨春夏两季的花树,璀璨的樱花缀满枝丫,粉色涂抹着渐渐的绿,给人淡雅清凉的感觉,虽够不上“夏荣”的行列,却是初夏的天使,点燃了青山的火焰,其实,樱花是来看牡丹的,相比牡丹,樱花尽管站在高处,却是一番失意的样子,牡丹园里站满了手持手机拍照的男女,没有谁把镜头对准樱花。   感觉真好,我冒出一个并不雅致的词:柔情似朵。谁说灿烂的牡丹如火如荼,各色的牡丹刚刚开放,瓣儿紧捧着蕊,局促得就是不想绽放。突然我有了花开羞涩的感觉,恰如初夏还没有浓酽的韵味,柔意十分,正如款款拉开的银幕,看见的是袅袅娜娜登台的舞姿,而不是翻空筋斗的热闹,就像开启一段音乐的序曲,需要凝目静心去分辨每一个音质,我想起了央视的“开门大吉”节目,喊不出“开门大吉”,牡丹园的柴门没有开,穿过樱花树就可以触摸到牡丹花开的梦想。   写时序之变,我觉得范成大的眼光最地道:“一年春色摧残尽,再觅姚黄魏紫看。”姚黄魏紫是牡丹的雅称,是阳春白雪的美。粉淡如女儿面,虽霜而不融,油性的肌肤,显出夏韵的饱满。金子般的橙黄,仿佛黄锦斗风,鎏金曜日,当为牡丹园中的名片;月皎般的圣洁,不蒙一丝轻尘,只含晶莹的晨露,仙子非她莫属,妩媚而不妖冶,出浴一般,披纱弄雾,神秘兮兮;嫣红紫红,永远是牡丹之中的佼佼者,华贵高雅,潋滟雍容,将初夏燃烧得无比绝艳高傲,高傲却又平易,人人爱之而不弃。如火炼金丹,似鸡血宝石,泼彩淌血。高贵的牡丹,无愧国色,担当得起翘楚麟角的称号。   去年我出差菏泽,正事没有急于办,先跑曹州牡丹园,在入园大门口,惬意于错过旅游高峰期,游人寥寥,买票进园,却是牡丹已凋零,几朵蔫了的牡丹花散落于偌大的园子里,显得毫无生气,我马上有了不忍一睹的感慨。其实,各色牡丹就在我的家园,何须跋涉千里看牡丹!真的是颠覆了一句话:风景总在远处。错过赏牡丹的时令的遗憾,今年初夏来弥补心的空落,也不错。也许因为我们看惯了眼前之物,审美的敏锐度就像磨去了锋芒的锥子,扎破薄纸都难。原来,身边也总是不乏精美的风景,只是我们没有好好审视,甚至连想都没有想就断定身边是一片荒芜。禅宗提倡“低头看”,是强调从身边的凡事顿悟禅理,拿过来反观我们的眼界,的确眼光不到,关注我们的当下,在熟视无睹里,总可发现令人惊诧的东西,只要用心。   鸟儿不来聒噪,蜂蝶不来贪香,人声被牡丹悄悄告知闭嘴,这里的每个人都擎着手机在拍照,“咔嚓”……声音不大,宛如轻音乐的交响曲,此起彼伏,这别致而唯美的夏之曲,太难得了,我的视线转移到那些拍照人的身上,他们向着牡丹弯腰鞠躬,甚至膜拜,从不同角度,摄着美的花态,神情如此专注。他们要把牡丹奏响的夏之曲带回家,捎给朋友。一个对美如此痴恋的人,他本身也是高雅华贵的,毫无妒忌,则是对美的良好态度。眼前的牡丹之色反而逊色了,人言,大美无声,其实,此声已经幻成了雅韵,仿佛就是唐诗宋词,拍照声和韵而成平平仄仄平,夏曲诗韵,因赏美的人而生发,故曰,人才是风景的灵魂,灵魂是随着用花颜重彩谱写的夏之曲,而灵动,而飞舞。      四   美声在青山山间的舞池里。青山之中有一条深谷,其间有一块大于五个篮球场的平地,三面山岚半抱,只留出向南的一个出入口,那是释放音乐的口子。花木绕池,溪水侧流,而此时,淙淙的山溪甘愿静默,无声缓流,舞池内的一群五六十人组成的瑶扇舞正在翩翩跹跹,伴奏的音箱播放着《心在云上飞》的曲调。这个曲名,常常让我跟《云水禅心》混淆,云是涧里的水,水也是天上的云,让人一下子就跌入了一个云水弥漫的世界,似乎有腾云驾雾的悬空感觉。所不同的是,《云水禅心》是一种静谧的境界,轻缓的音乐一把攥住了人的魂魄,将满世界的喧嚣窒息在乐曲里,红尘纷杂退居数千里;而《心在云上飞》却是营造了一种天籁之境,尽管笙箫依然喧闹,却难以打破这种轻盈驰骋在草原、腾空天际的美感,乐不断诠释着完美,声总是感化着疲惫,于是,那些起舞变得就轻盈了,脚似乎从不点地,飘飘欲仙的体验给了每一个舞者。   我坐在舞池的一角,闭上眼,静静地聆听,舞姿在脑子里变幻着,只让乐声入耳,云影投在水中,舞风弄碎了,却很快又缝合了云的布,自由而空灵,在鼓乐的喧哗里一丝一丝地流出,就像云从山谷里,亲吻了岩石,抚摸了松柏,然后钻进了人的心中。这个夏,诗意般的美妙,占据了我的心扉,似乎想起将来的盛夏,炽烈的炎热,都是享受,时光不都纯粹是自然的形态,音乐是可以改变夏日的温度,夏日的节奏的。   云在天上游,水在地上流,我是你的云,你是我的水,云水轮回……这种把爱揉得难分难解,也把我带进了云水的世界,脚步不自觉地跟着那些老年妇女舞蹈起来,没有羞涩,只有不分神地合着舞蹈的节拍,其实,脚步错了也没有什么关系,快乐的时刻谁也不会去分辨是愆谬还是合拍和律。   那些舞蹈服装,分成两色。艳红热烈,是燃烧的夕阳红;淡绿清澈,是潺潺的绿意流淌。心情或红似火,或绿如翠,都是诗情画意。手中的绸缎扇各色缤纷,黑色如蝶翅,翩然精致;红色似旌,猎猎生风;蓝色如海,碧色款款;黄色若锦,流金泼橙;绿色如草,蓬勃簇簇。做工一样,颇似小时候我记得的“老婆扇子”花,花瓣松弛绵软,随意的状态。她们服装的背部都印着楷书“青山舞”几个字。我从来没有听说还有一个舞蹈名字叫“青山舞”。   一曲舞罢,四散坐在周边的长椅上,互聊闲话。一位中年女人似乎不怎么合群,向我走来。哦,原来我身边放着笤帚和垃圾袋子,她用衣袖拭去汗水,脱下舞衣,叠好,装进她随身的书包,拍了拍,放在石凳上,换上“鸿基园物业”的环卫工服装。她理了理因舞而散乱的发,摆头摇了摇,似乎是舒展了一下脖颈。我一直看着她发笑,目光几次相触。终于我忍不住问她:“姐,难得‘舞趣’啊!”   半天,她没有反应过来,我赶紧解释“舞趣”,她笑了。   她每天上工提前一个多小时,公司允许她随老年舞蹈队的大姐跳舞,有时她还超时,公司也不追究她跳舞用了多长时间,她感到很满意。她说,跳到尽兴的时候,谁还会记得时间。她负责青山环路以及周边的卫生保洁,领导检查从来就没有被扣分,所以她赢得了领导的信任,同时也给了她最弹性的工作时间,她说,干工作还可以自己给自己做主,年轻时在生产队干活,连跑到地堰坡下方便还得跟队长请假,如今挣钱不少,还可以随便跳舞,哪有这样的好事!她絮絮叨叨地,脸上始终洋溢着暖暖的笑,因舞蹈运动而红晕潮起的脸颊还沁着微汗,她可能因我在,聊得开心,居然哼起了舞乐:水是云的爱,云是水的魂,水是前世的云,云是来生的水…… 长沙治疗癫痫中医院西安中际医院技术怎么样癫痫病郑州哪家医院好?舟山哪家癫痫医院比较好

热点情感文章

情感故事推荐

优秀美文摘抄

经典文章阅读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