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fzvgz.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情感语录 > 正文

【心灵】烟雨江南桃花潭

来源: 免费小说网 时间:2019-11-04 20:50:57
无破坏:无 阅读:1871发表时间:2019-03-02 13:10:58 因为李白的一首《赠汪伦》,桃花潭就像是一位心仪已久的恋人,时时在我的心里萦绕,挥之不去。桃花三月杏花春雨,我来到了神往已久的桃花潭。   “南朝四百八十寺,多少楼台烟雨中”。江南、烟雨,彷如一对相依相偎的情侣,总是出双入对形影不离,和风细雨中不时地透出那种缠绵悱恻柔情似水的婉约。桃花潭因了这绵绵细雨的浸润,就像她的名字一样,格外地妩媚、典雅,似是“犹抱琵琶半遮面”的江南女子,有一种朦胧清丽之美。天青色等烟雨,而我在等你,她轻轻撩开那烟雨的帘幔,穿过这迷蒙的天青色,迈着姗姗娉婷的青莲小步,张开双臂将我拥抱。丝丝的江南雨像针尖似牛毛,悠悠地下着,像雾像雨,听不见声音,看不见雨丝,只觉得身上,衣服上湿湿的。小毛雨落在脸颊痒酥酥的,有一种异样的惬意。这丝丝缕缕的细雨,不就像是当年李白与汪伦依依离别时那不舍的惆怅,穿越着莽莽苍苍的历史,濡染在青弋江那蒙烟细雨的意境之中。   桃花潭夹岸杏花粉白,桃花灼灼,依然像千年前那样,在三月剪剪的春风中绽放。绯红的花瓣顾盼俏丽,脉脉含情。只是这细雨的抚慰,桃花格外的鲜艳欲滴。一阵东风微拂,细雨轻吻,浸润了雨的杏花白桃花红,带着几许寥落,在枝头回旋,多有不舍地缓缓落下,在岸边在水里,展示着生命的辉煌。堤坝边的细柳吐着雀舌般的鹅黄,在绵绵烟雨中摇曳,旺盛成一片绿意葱茏,婀娜多姿,像临镜梳妆的少女,把枝叶洒向水面,掩映着黛瓦白墙,尽显那一抹徽风皖韵的典雅。   这酥酥的细雨吃拉莫三嗪片期间可以哺乳吗柔情,穿越着岁月风尘,回到了当年李白与汪伦那段深情。李白在桃花潭留下的这首千古绝唱的背后,还有一段传说至今的动人故事。唐天宝14年,公元755年,李白正在安徽的南部漫游。汪伦对李白诗风人品极为仰慕,生平最大的心愿就是与李白对酒吟诗,一睹诗仙斗酒诗百篇的潇洒风采。听说此时的李白正在宣城,品茗着高山敬亭“绿雪茶”,畅饮着“宣城特贡酒”,独坐敬亭山相看两不厌。汪伦想机会来了,即刻修书一封,盛邀李白来桃花潭游玩,好歹宣城离桃花潭相隔不远。据袁枚《随园诗话》所记,桃花潭豪士汪伦邀请李白的信是这样写的:“先生好游乎?此处有十里桃花;先生好饮乎?此处有万家酒店。”李白看信后非常高兴,有酒喝有花赏,这么好的地方怎么能不去?于是欣然应邀。可到来后,却不见有桃花十里;更没有万家酒店。汪伦解释说:“十里桃花是指十里处有个桃花渡;万家酒店,是桃花潭边有位姓万的酒肆”。李白听罢并没有为此不高兴,而是大笑不已,他是在笑我们江南人的机智和幽默,对着汪伦说,我给你忽悠了。适逢春风桃李日,群山无处不飞红,李白与汪伦在桃花潭边诗酒唱和,流年忘返。故事的最后虽已变了模样,但桃花潭水,却记下了西安市的癫痫医院哪家便宜当年诗人与豪士那一段非同寻常的千古情深。   从水东翟村来到踏歌岸阁,呈现在面前的是一片墨青色的江水。江水自黄山山脉峡谷中奔腾而来,被西岸石壁所阻,造成一座清冷静洁的深潭。但由于春水丰腴,将深潭与青弋江连为一体,水岸与堤岸齐平,不见有潭。江水的背面就是长满了青绿色小草的踏歌古岸。我想,在千年前,也是在这样蒙烟细雨的情境中,李白将自己对汪伦一腔感激之情,默默地埋进心底,可到了归程之日,也还没有捋好如何表达,汪伦多日以来对他深情相待的情谊,当他从古渡口登船,就是那种江南特有的小梭子船,立在船头,远眺着桃花潭那江南美景,略有所思:只因担心汪伦再一次盛情挽留,瞒着汪伦不辞而别,尽管心里有万般不舍。忽然背后传来一阵拖着长音且古老的歌谣,一看,原来是汪伦带领百余名乡里乡亲,赶到古渡口为他送行。他们一边唱歌,一边用脚踏地打着拍子,手拉手边走边唱,歌声悦耳,情深一片。李白早已被这感人的场面湿润了双眸,晶莹的泪水在眼眶里打转,诗人背过身轻轻地抹了一下眼泪。江水悠悠地顺流而下,绵绵细雨是那样的痴缠眷恋牵肠挂肚,岸边的桃花依然灼灼艳丽。李白再也克制不住自己的情感,像决了堤那奔流而下的江水,那首《赠汪伦》,就这样平平仄仄唰唰两下就脱口而出,而且就这样脍炙人口流传千年。   东岸是一片平沙湿地、碎石古道和长长的石堤,通往古老的翟村和葱绿的田野。平沙湿地的不远处,有四、五只白鹭在沙滩上栖息,它们单腿直立,似乎在炫耀一双细细的长腿,两眼半开窥视着前方。那印在沙滩上的身影在微微挪动,像是在往水里查看动静,随时捕捉鱼虾觅食。看到我们的到来,惊动了鹭鸟,呼啦一声,飞入了上空。离我不足百米处,两个放鹅的小小少年,正赶着一群大白鹅在滩涂边吃草。它们昂着脖子,傲慢地嘎溜、嘎溜一路叫着,一边吃着鲜嫩的青草,一边向行人呆看,碰到来人也不避让,反而还追着你叫。看着这呆鹅,倒使我想起《梁山伯与祝英台》十八里相送里那几句经典台词:前面到了一条河,漂来一对大白鹅,雄的就在前面走,雌的后面叫哥哥;山伯唱:不见二鹅来开口,哪有雌鹅叫雄鹅;英台唱:你不见雌鹅她对你微微笑,她笑你梁兄真像呆头鹅。这平沙湿地上动静结合,幽深雅静,给人一种清新明丽的快感,简直是一幅乡村春野素描,竟然让我一时忘了举步,呆呆地看了很久。   几条轻快苍黑的小舟,就停在东园古渡。乘船渡江去西岸,想在那老街中寻那曾经的万家酒店,闻一闻李白与汪伦当年诗酒唱和的浓浓酒香。短短的木浆,徐徐地划过江面,船儿慢慢移动,荡起了微波细纹,搅动起水面涟漪。但见碧绿的江水蜿蜒曲折顺流而下,两岸青山似乎也随着我们徐徐前行,山谷间云蒸雾蔚宁静如夜,朵朵云彩漫天翻滚,山水长卷,一分分拉开。这不是大写意的潇洒,是中国画里那细工笔的俏雅,是人约黄昏后,月上柳梢头的意境。堤上的桃红柳绿与青弋江墨青色的江水交相辉映,令人浮想联翩。突然,远方隐隐约约传来清脆悦耳的笛子声,那江南丝竹里一段宁静舒缓的引子,似一幅华彩丹青由远及近慢慢铺开。那优美的曲调萦绕在耳边,犹如身在陶渊明笔下的桃花源,竟然忘了自我,忘了自己身在红尘,有点飘飘然。万村渡口登岸,一群比鲜花还要美丽的姑娘,在碧绿的江水畔浣洗衣衫。她们欢歌笑语,还不时地聊着家务常理。忽然,那位穿着碎花红裙的小姑娘,对着身边扎着丸子头发的那丫头耳语一番,然后咯咯地笑个不停,只见那姑娘红了脸颊,轻轻地掐了她一下:“你这个死丫头。”那花一样青春的面庞,那一声声棒棰砸在青石上的捣衣声,映着碧绿的江水,还有水中那花花绿绿的轻纱……这是一幅多么迷人的图画。   步上石阶抬头,可见一座二层门楼,小楼门额上书:桃潭西岸。从底层过道走过去,便可到达万村。古镇的村落均沿江水而建,条条巷陌都是青石板铺砌,中间一条深深的辙痕。不难看出当年古镇是何等的繁华。路随水转,曲径通幽,绵延数条古巷,幽深苍老,已看不出原来的模样。踏进古巷,仿佛就感觉到悠悠岁月的沁凉,就像是翻阅着一本落尘泛黄的线装书,让人不由地生出些许感慨。夹巷中,檐上的青瓦早已长出了绿苔,斑驳的墙体也失去了旧时的明朗。只见那一截截断垣残壁,还有那破败的深宅院落,像一位上了年纪的老妇人,在风雨中独自守望。我在那坑坑洼洼的墙面上,读懂了,读懂了历史的辙痕,我想她永远属于博大与深沉,让世世代代去细细品味,品味她流传千年的诗人风采,品味她深巷里那永远的酒香,去求索她永恒的年轻漂亮。   在一截幽深的巷陌中,寻到了万家酒店。不见当年黄色的牙边酒旗,只见酒店门前那被人踩踏的大坑,在向人们诉说着千年前的往事。至此,我仿佛闻到了万家酒店飘出来的“桃花梦”酒香;仿佛看见了李白和汪伦正大碗喝酒,诗酒唱和时那令人羡慕的亲密样。脚步踩踏在悠长的石板路上,穿行在古街老巷、黑瓦白墙中,倒也有几分静美的闲适。忽然在小巷的尽头,一座老旧精巧的小二楼上,咿呀一声推开了大半扇小轩窗,从窗口探出一位漂亮清秀的姑娘,不施粉黛的容颜上,俨然一副娇媚的面庞。我在想,是不是她听到了高跟鞋踩在青石板上发出的那哒哒的响声,让她误以为是日思夜想服役在军营的兵哥哥归来?致使她急忙忙推窗想探个究竟?这足够入画且带有诗情的意境,让我不觉记起台湾作家郑愁予的诗:“我打江南走来,那等在季节里的容颜如莲花的开落……你底心是小小的窗扉紧掩,我达达的马蹄是美丽的错误,我不是归人,是个过客。”我似乎看见姑娘那失落的眼神,又轻轻地将半扇轩窗纤手关上。   绵绵的细雨从早晨一直下到傍晚,还没有停下的迹象。小雨缠缠绵绵牵肠挂肚,仿佛即将远行的游子临行前,母亲柔声细语那不舍的叮咛。难道这雨,莫不真是人间的情,江南的韵?我在想,李白在山水灵秀,烟雨江南的桃花潭,是否像在长安城里那样,依然喝得狂醉?“天子呼来不上船,自称臣是酒中仙”的李白,他豪放不羁,风流傲岸。少年时就有“府县尽为门下客,王侯皆是平交人”这傲视权贵的胆略。叫杨国忠捧墨,让帝之宠臣高力士脱靴,谁人敢为之?李白,也惟有李白!可此时的李白已经是人生的暮年,他老了。昔日报国的雄心,壮志未酬的一腔热血,已经被岁月磨去了棱角,化作了心境的寥落和惆怅。此时,他渴望人间真情,融入平常人家烟火。让他想不到的是,在他心情晦暗之时,在皖南泾县桃花潭,青弋江畔,遇见了豪士汪伦,找到了知己,结下了传颂千年的朋友情深。   黄昏下的桃潭小村,炊烟袅袅升起,身披烟雨的牛羊,暮色中晚归的村民,组成一幅农耕文明的乡村风俗画,让人倍感亲切。那弯弯曲曲的青弋江,似是一个听话的少年,静静地依偎在黄山余脉的怀间撒娇。山谷里那一垄垄翠滴滴的茶树,给人一种抽象的线条美……构成一幅浓郁的水乡晚景,让人沉醉。晚上,我们投宿在陈村大桥附近的一所民宅里,为的是次日早晨,目睹桃花潭那缭绕的晨雾。木柱青瓦的楼阁房舍,镌刻精美的栏杆窗棂,无不体现着江南文化的精细和古朴。如此的黄昏,如此的安宁,如此的村野晚归图,在国内已经寻不到几处了。晚上,坐在江边小楼上就餐,推开窗户就是静静的江水。老板是当地人,好客厚道,一人给泡了一杯高山云雾茶,慢慢地呷了一口,入口微甜,有一股独特的清香在口腔里散发。要了一盘水煮青鱼,这是桃花潭最有特色的一道菜,几碟时令小炒,一瓶“桃花梦”低度白酒,那古徽州地道的江南味,在肚子里铺陈,有一种解不开的家乡情结。   三楼住下来,倚在露台栏杆上远眺,桃花潭那段青弋江上,夜航的小船挂着红灯笼,点点的渔火,时隐时现,好像是失眠者勉强睁开的眼帘,忽闪着红光。桃花潭沉浸在水色清影的朦胧之中,有一种神秘的美感。山的轮廓隐在暮色中,青黑的堤岸古树林拂过来一缕清冷的风。近武汉哪家医院可以看癫痫处,水灵灵的花草,湿漉漉泥土的味道,清新恬适。院子里,一株芭蕉,硕大的叶片经雨水的沐浴,枝展叶舒,格外的翠绿,像是洒了几勺油,直映得那一面墙都绿了。一时竟看得呆住了,忘记了这三月还乍暖还寒。先生将一件薄衫默默地披在我的肩上,嘀咕一句:“外面凉着呢”,我才回过神,可眼光还停留在那芭蕉上,怔怔地对着它发愣。听着那雨滴答滴答打在那宽宽、绿绿的叶片上,不觉让我想起了文人癫痫病应该如何治疗最有效果墨客写芭蕉的诗句。李清照的:“窗前谁种芭蕉?……叶叶心心,书卷有余情”;李煜的:“帘外芭蕉三两窼,夜长人奈何”。可我最喜欢的还是蒋捷的:“流光容易把人抛,红了樱桃,绿了芭蕉”。不免让我感叹岁月的无情!剪一段时光,看一轮沧桑,留下的尽是时光飞逝往事不在的惆怅。难怪芭蕉似乎总是和雨不离不弃,令人伤感遐思。   清晨,天还只有麻麻亮,大地尚在沉睡中,一阵清脆的鸟鸣声,打破了我梦中的宁静,犹如几个声部合唱时那浑厚的和声。如此美妙的晨曲,不用说,无了无休的细雨,终于止住了她缠绵的韵脚,告诉我这是一个晴和明媚的好天气。披衣起床,来不及洗漱,三步两步来到桥头,静静地贪婪地享受着,只属于江南水乡的意境。呵!好一场浓雾!一层稀薄的气流,在峰峦山谷间缓慢游荡,犹如一层乳白色的轻纱,朦胧而迷离。远看,氤氲的白雾在山顶上连缀成片,不见峰嶺只见山腰;忽而又在山腰处上下萦绕升腾,就像是一根乳白色的玉带,从山腰处一圈绕过来。但见西北方飘过一缕云带,从深谷田园间冉冉向东南飞来,转眼之间被那高峰留住,飘飘然白云升华。云雾在小气流的牵引下,穿山入谷,时而回旋,时而舒展。她在雨山之间,沟壑之上,不仅感到自己在云来雾气之中,还感到峰海群山,巧石奇松都像活了起来。宛如步入天宫仙境。远山依稀含翠,山坡斜影蒙紗,在轻盈的山岚中随风飘逸。云来山隐,云去山现的瞬间小景,是如此的壮观。原来看似飘忽不定的雾气,居然也能成为点缀大地的主角,的确令人称奇。   天空渐渐泛白,如画的桃花潭,分不清哪里是山哪里是水,雾气笼罩着整个江面,不断地变幻着,宛若仙境。远看,青弋江就像一条银白色的巨龙,游弋在桃花潭连绵的青山绿水间,自南向北奔流到山谷中。薄雾弥漫在江面之上,水汽在潭面上蒸腾,远处的怀仙阁,隐约其中。翟村、万村,还有不远处的踏歌岸阁,都罩在轻纱似的迷雾里,成了淡淡的影。像一张定格的照片,景模糊了,视觉的空间好像更含蓄耐看。此时,我仿佛看见一叶扁舟,缓缓地离开东园古渡,忽而隐现在桃花潭江心,船头一位衣袂飘飘的白衣仙人,正抬头向踏歌岸阁张望,倏忽,这船就滑进乳白色的帘幕之中。   我伫立在桥头,似乎听见有人在轻声地吟诵:李白乘舟将欲行,忽闻岸上踏歌声。桃花潭水深千尺,不及汪伦送我情……   共 5244 字 2 页 首页12下一页尾页 转到页 订阅(654)收藏(654)-->评论(7)发表评论

相关美文阅读:

情感语录推荐

优秀美文摘抄

经典文章阅读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