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fzvgz.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情感语录 > 正文

【丁香花开】特殊旅游(散文)

来源: 免费小说网 时间:2019-12-16 11:02:28

经历旅游次无数,唯有这次最特殊。究竟特殊到何种程度?说出来保证叫你笑得肚子疼。

第一是这次旅游的目的特殊。1995年刚过罢春节,农历正月二十二日,星期二,乡党委书记朱奇发就任命我这个经济师担任了乡经济管理站的代理站长,立逼我马上带着二十个行政村的村委会计前去北京旅游。这个决定不合常规,弄得我哭笑不得,就再三向朱书记央求说,眼下天气太冷,最好等到春暖花开再去执行。肥头大耳的朱书记瞪大两眼,从四方方的阔嘴里吐出了极其严厉地命令:“我刚上任,很想立即就弄清全乡各村经济管理的真实情况,北京旅游一刻也不能等。”我还在疑惑这两者之间到底有什么关联,朱书记就迫不及待地说:“明天一定动身,你一定要把它当成政治任务来坚决完成。”

第二是这次旅游的花费也很特殊。公款支付,没有限制。旅游团带足了可以任意花费的现金。

第三是这个旅游团的人员非常特殊。一个比一个还要奇葩。这二十个会计一个比一个更加精明,虽然脸上没有长猴毛,个个比猴子还要难摆弄。大家若是不相信,我一个一个地说给你们仔细听。

这些人的共同特点是年纪特别大,群众威信特别高,任职时间特别长,村里无论更换了多少茬领导,他们在会计的岗位上都是坐得牢又牢。这个会计群里非常讲究资格,资格最老的就是“太上皇”高村会计杨德高,他从1951年就开始干互助组的小会计,已经有了整整四十年的会计资格了。他作风正派,脾气耿直,爱摆资格,爱管闲事。具有三十八年资格的是木楼村会计孔亮,从1953年干上初级社的会计,就一直没下岗。他喜爱钻研思考,自诩当代孔明,人送外号“老军师”。具有三十五年资格的是朱村会计张文妙,从1956年当上高级社的会计就一直干到现在,善于分析策划,很有经济头脑,人们都喊他是“计划部长”。具有三十三年资格的是乔庄会计乔国良,他是1958年8月公社化后当的会计,多次荣获红管家的光荣称号,人送外号“一国俭”,意思是说他是全国最俭省的人。具有九年资格的是北王村会计谢百通,是1982年农村体制改革之后才当的会计,能言善道,路路皆通,没有他所办不成的事,人们都喊他是“外交部长”。资格最浅的是穆庄会计侯吉祥,文化程度高,脑袋瓜子灵,去年才刚刚当上了村委会计,人送外号“机灵猴”。二十个会计都各有特色,因篇幅所限,在此就不一一再做介绍了。

第二天就是农历正月二十三日,公历1995年2月22日,星期三,天气晴朗。昨天我骑着自行车狂奔了二十个村,面对每一位村委会计都下达了朱书记的命令。这二十个人连夜紧急准备,今天上午十点整就齐刷刷地坐到了乡党委会议室听朱书记做旅游动员报告。他地域辽阔的脸上笑得开满了灿烂的鲜花:“同志们,你们辛苦了!全乡的经济工作在你们的辛勤管理下,做出了优异的成绩。乡党委决定对你们奖励,让你们去北京旅游五天。希望你们吃好,玩好,休整好,回来以后更加精神百倍,去争取全乡经济管理工作的更大胜利!”他的话“煽惑”得二十个人个个热泪盈眶,人人都拍红了自己的巴掌。朱书记中午“设宴”为“进京受赏”的人饯行,每人一碗猪肉白菜炖粉条,两个热腾腾的大馒头,个个受宠若惊,人人感激涕零。

赴罢饯行宴,在“老军师”和“计划部长”的参谋下,“太上皇”向朱书记提出要将伙房里剩下的半筐馒头一并带走。理由是,历来规矩,出门在外,不冷带衣裳,不饥带干粮。炊事员理由充足,坚决不让。朱书记大手一挥,笑声朗朗:“全部免费,全都带上。”“机灵猴”快如闪电地背走了全部馒头,“一国俭”把伙房里的咸菜也拿了个精光。

下午二点钟,我们就坐上了朱书记租来的大巴车,距离新乡98公里,开了两个半小时才到了新乡火车站。当即就有开往北京的快车,“机灵猴”提议立即上车。“计划部长”向大家说:“等到晚上就有慢车,票价比快车便宜,坐一晚上天不明就能到达北京站,还不耽误大家观看天安门前升国旗,既省了住宿费又能按规定领取夜餐补助。北京的物价高,新乡的物价低,趁此机会大家可以采购食品,也好带到北京去。”大家觉得他说得很有道理,就一致同意按照他的计划办。

等到吃晚饭时,我正想派“机灵猴”安排大家到小吃摊上对付一顿。“一国俭”向大家提议说:“咱带有馒头和咸菜,现在不吃难道要带到北京再吃?”“太上皇”提议每人再买上伍分钱一大碗的白开水,立即就遭到了“外交部长”的强烈反对。“外交部长”已给大家批发来了每人一大瓶的质量不错而价格极低的水果罐头,他说吃了罐头不饥不渴,罐头空瓶到火车上还可以喝开水用。大家认为他说得不错,就高高兴兴地就着馒头咸菜,吃起了水果罐头。

坐了一夜的火车,大家的心情都很激动,走出北京站时,天色还不明。

一个花枝招展的小姑娘一听到我们的河南口音,就极度热情地迎上前来,说她也是河南老乡,请我们这些难以见到的老乡们到她爸爸开的饭馆里免费喝茶。我们这些农村里的大精人到了北京城全成了都市里的大傻蛋,全都信以为真,谁也没加提防,就高高兴兴地随着小姑娘来到了一个装修豪华的酒店里。小姑娘热情地为我们每一个人面前放好了一杯茶水后,就再也见不到了。我们喝了茶后,正要离开,就被老板挡住了去路。北京口音的老板说,一杯茶十元钱。“一国俭”心疼得倒吸了几口凉气辩解说:“您的女儿说茶水招待我们河南老乡是免费的。”老板黑青着脸吼道:“我是北京人,怎么会有个河南的女儿?快掏钱,快掏钱!”“外交部长”一看局势不妙,强龙不压地头蛇,光棍不吃眼前亏,立即陪着笑脸说:“掏掏掏,立即就掏,立即就掏。”我们掏过钱后,老板还不让走。他理直气壮地说:“你们是来吃饭的,不吃饭怎么能走!”“老军师”力挽狂澜,立即为大家每人点了十元钱一碗的酒店里最最便宜的酸汤面。好像茶盅一样大的小碗里挑不出几根面条头,汤很酸,我们的心里更酸,忍气吞声地喝完了酸水之后,就逃也似地跑出了酒店。

“外交部长”对“北京人”再也不敢绝对相信了,他只敢相信解放军。在乘坐地铁的短暂的时间内,他使用非凡的外交才能为我们联系到了最安全最便宜的部队招待所。部队招待所位于人民大会堂南面很近的地方,原来是士兵宿舍,连队为了搞创收,就挤了挤腾出了几个房间,对外搞了个临时招待所。房间里铁床上下铺,挤得人挨人,我们很不习惯;但供应家常饭菜馒头白菜玉米粥,价格非常便宜,大家感到特别喜欢。

在北京的第一天,太阳出来了,我们观看了升旗仪式。大家都想在天安门前照个相,也好回家对老婆孩子炫耀一番。一问照一人四张就得十元钱,人人都打起了退堂鼓。“外交部长”看到一位解放军军官正在为老婆孩子照相,就大献殷勤,说尽了甜言蜜语,使尽了外交手段,终于使那个军官答应为我们免费照相。大家乐滋滋地每人拍了四张照片之后,“老军师”说:“人民军队爱人民,人民拥护解放军。咱也不能让这个活雷锋经济上吃亏,咱们得掏成本费。”那个军官再三推辞,“机灵猴”就飞快地将100元钱塞到了军官爱人的口袋里。军官爱人顿时变得眉开眼笑,马上就问清了我们的住址,不住声地保证说,一定在第二天的傍晚把洗好的照片送到我们的手里。

这些老会计过去都当过学习毛主席著作积极分子,都对毛主席有着深厚的无产阶级感情,照过相后就立即排起长长的队伍准备免费参观毛主席纪念堂。在久久等待的时间里,“太上皇”带领大家一齐背诵老三篇《为人民服务》,那高亢粗犷的地方话引来了人们的围观,“太上皇”得意洋洋,大出风头。

在即将进入纪念堂的时候,“太上皇”提议每人掏一元钱买一把鲜花献给毛主席。“一国俭”当即就否定了他这个方案,他有理有据地说“对毛主席要真心真意,这些都是塑料做的假花,而且里面的工作人员无限循环地把这些假花拿出来卖给大家,咱们不能上这个当。我们要对毛主席表示真心,每个人都要给毛主席磕个真响头。”大家觉得他说得有理,就按他的说法坚决照办。

参观故宫时,我要为大家去买集体票。“计划部长”拦住了我,说是早就准备有票了。只见他给每个人发了一个证件,每个人就很顺利地进去了。“计划部长”最后也给了我一张“票”,他就急着进去追赶大家了。我接过“票”仔细一看,原来是一个残废军人证。我哭笑不得,只好自掏腰包,到售票处买了一张真票才敢走了进去。

晚上回到招待所后,“机灵猴”拿出了“登上天安门证书”和红缎面方盒子里头的纪念章,给大家传看,还说上天安门城楼的门票十元,证书十元,纪念章十元,照相十元,几个人听了,都跃跃欲试。“太上皇”听了,立即就对“机灵猴”开始了革命大批判:“小猴子,你当你是谁,你是国家领导人?一个普通群众竟敢也上天安门,就不怕折了你的阳寿!好家伙,四十块呀,你当集体的钱都是刮大风刮来的,花起公款来眼也不眨!”众人听了,狠斗私字一闪念,都赶紧打消了这个念头。“机灵猴”哭丧着脸检讨说:“我错了,我错了,这四十元钱我自己掏,决不动用公款一分一文。”

“老军师”提议到世界闻名的北京烤鸭店去转上一转,也不枉白来北京跑了一趟。许多人嘴里也听得口水流了尺八长,心想到哪里吃饭都是掏钱,吃个烤鸭也算正常。众人来到了北京烤鸭店,只看见食客川流不息,熙熙攘攘。众人一问烤鸭的价钱,都感到真是一个天文数字,个个吓得扭脸就走。弄得“老军师”无比尴尬,自我解嘲地说:“我也不枉来了一趟北京城,真正进到了北京烤鸭店,真正闻了闻最正宗的北京烤鸭香。”他连多闻一会也不敢,加紧脚步追上了大伙,赶回了部队招待所,照样啃起了白馒头,喝起了玉米粥和白菜汤。

在北京的第二天,大家决定登长城。“外交部长”天一明就忠于职守,开始了紧张的外事活动,再三选择,最后敲定了一辆个人经营的19座(超过19座为大巴)旅游中巴车,价格相当便宜。座位不够,我和“机灵猴”只好坐在发动机的盖板上。上了车后,“一国俭”领着几个人一直说车价还是太贵,喋喋不休地再三要求司机老板降价经营。听得老板心头火起,气得嘴唇直打哆嗦,赌气地说道:“你们别再说了,我白拉你们行不行!”“一国俭”乘胜追击,一锤定音:“这可是你说的,大丈夫一言既出,驷马难追。”老板发狠道:“我说话算话,白送你们去,白拉你们来,谁要你们车钱就是一个大王八!”“老军师”赶紧上前打圆场说:“他们是和你斗嘴玩哩,照我的脸,这车钱原说多少还是多少。”老板笑着说:“泼水难收,我说了不要就是不要。”

这辆中巴车到了途中各个景点不停车,到了他定点的古玩店、书画店、珠宝店停车不走。既然是免费乘车,大家也不敢再说什么怨言。任他千条计,自有老主意,哪怕他停到天黑,我们都闭目养神,厚着脸皮,就是不买。正午时分,中巴车停到了他的前不见村后不见店的定点饭店。饭店老板娘像迎来了财神一样把司机老板拉上了二楼包间免费去吃喝玩乐,几位膀大腰圆的“服务员”把我们圈赶进了一楼大餐厅,大家一看饭菜价目表,人人都倒吸了几口凉气,都有了误入“江湖黑店”的强烈感觉。“老军师”眉头一皱,计上心来,就给大家暗中使了个眼色,要大家照他的样子行事。只见“老军师”手捂肚子,大声喊疼,接着就频繁地跑着找起了厕所。大家一见,心领神会,人人照样演戏。“机灵猴”更是演技出色,躺在地板上滚来滚去,大呼小叫,吸引来了众多食客前来围观。老板娘一见严重影响了她的生意,就赶紧叫司机老板把我们都请到了他的车上。司机老板知道我们是在暗中和他斗智斗勇,就强装出一副笑脸赶快把我们送到了长城跟前。

登上长城的入口处不止一个,长城也不高,我们农村出来的人体质很好,都可以徒步很轻松地登上长城;但司机老板却把我们拉到了索道站里,前是长城,后无退路,每人交费八十元,不交不行。我们万般无奈,只好认栽。登上了长城,只见几个人手拿随时能出照片的宝丽莱相机围上了我们,照一张十元,不照不行。“老军师”出计,“外交部长”致辞,他方漫天要价,我方就地还钱,经过艰难谈判,最后才敲定每个人只掏四十元。

傍晚时分,司机老板哼着小曲把我们“白送”回了部队招待所。真个是道高一尺魔高一丈,我们到底没能斗得过司机老板这个只能在心里痛恨的“恶魔”。他肯定分赃颇丰,腰包里已经装得满满的。

“太上皇”躺在铁床上,翻来覆去睡不着,嘴里不停地长吁短叹:“毛主席逝世未过二十年,人心的变化怎么就会这么大呀。”“外交部长”埋怨“一国俭”不该和司机老板打赌白坐车,“老军师”却洞察一切地说:“我们遇上了吃人的狼,人惹不惹狼,狼都要吃人。”

大家都气愤得睡不成,你一言我一语地开起了“卧谈会”。

哈尔滨治疗羊癫痫医院哪家好?哈尔滨哪里能治儿童癫痫昆明治癫痫病哪个医院好意识丧失双眼往上翻怎么办

相关美文阅读:

情感语录推荐

优秀美文摘抄

经典文章阅读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