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fzvgz.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情感语录 > 正文

【柳岸】岂曰无衣_1

来源: 免费小说网 时间:2019-11-11 13:34:14
一   最早和衣服有关的记忆之花,真的盛开在牛粪之中。   不得不佩服先民们在捉襟见肘的生存中,迸发出的智慧之光。当我第一次背着书包走进教室的时候,教室里的桌凳排列整齐,有角有棱,簇新洁净,堂堂皇皇,那课桌还有放置书包的桌洞,新奇好玩之余,不由得生出一股庄严肃穆。当然,这种安分守己对于孩子们来说保持那么一两天已经万分不易了,不久我们就回归了猴子们的本性,上蹿下跳,追逐打闹。终于在某一天我们把崭新的课桌揭下来一块皮,大家对这块表皮进行细致的研究:像土,又不是土;像草,又不是草,撕一撕筋筋巴巴,那些纤维牵牵扯扯藕断丝连。我们极怀疑是平时见惯了的那种长角带毛的家伙的排泄物,但闻一闻没有任何可疑气味;甚至有一位撕一小块放嘴里咂巴咂巴,然后说没有屎味,而且有一股青草香。我们万分纳闷,不明白这是什么高级涂料。后来有一位同学不无骄傲地公布了这种涂料的真相,因为他爹参与了学校制作桌凳的工作:牛粪!原来这一排排桌凳,是先用砖块垒砌而成,并就地取材,从生产队的牛屋里拉来新鲜牛粪,涂抹在表面!之所以不用土,是因为牛粪比土耐磨!及至后来学到老圣人骂人曰“粪土之墙不可圬也”,我极怀疑老圣人本人也坐过此类牛粪抹就的桌凳,所以打比方时就能信手拈来。我们立刻对这种桌凳失去敬意,打闹时揭下一块干牛粪,就是一件趁手的武器;或者看哪位女同学漂亮,就揭块干牛粪搓成碎末,趁其不备撒在她头上,然后一溜烟地跑得无影无踪。这种原始的示爱方式往往惹得漂亮女生哭哭啼啼,招来班主任在那位天才的儿马蛋子头上凿一顿爆栗。   坐这种桌凳,衣服们就遭了殃。天热时无所谓,根本感觉不到衣服的存在。等天冷了,穿上了棉袄棉裤,问题就来了。新棉衣穿不了两天,两个胳膊肘,两个膝盖,当然主要是屁股,全都磨得大窟窿小眼子,白花花的棉花露出来,少有人得以幸免。下课或放学之后,大家一窝蜂般闹哄哄地从教室里往外挤,身上都有棉絮飘扬,恰如《鸡毛信》里海娃赶着的那群脏不拉叽的大绵羊。娘缝补的速度断然赶不上我们磨损的速度,那窟窿里露出来的棉花也以更快的速度失踪不见了,但我们从来没被娘骂得垂头丧气,更不妨碍我们兔子般奔跑追逐。哪怕天上飘着雪花,我们照样满头大汗地扮着老鹰小鸡,追来赶去。棉袄从来不系扣,热极了脱掉一扔,穿件单衣继续疯。但有不少同学再热也不敢脱棉袄,因为他们只穿一件棉袄,脱了棉袄只有光膀子了。有一位同学我万分佩服,因为我从不记得他穿棉衣,一年四季,好像只穿一件油光光的夹衣。其实女生也同样野蛮,打起架来也照样不让须眉,不过过程有点复杂:有两个女生的怒火已经酝酿得电闪雷鸣,旁边同学拉劝不开,已经撕扯到一起,其中一位忽然叫停,走到一旁脱下才做的新上衣,然后两人复又搂抱到一起,又撕又挠。   我们经常趴在高年级的教室窗外,羡慕地看着人家的课桌板凳,那才是真正的课桌、真正的板凳,好不阔气:每一张课桌都足有三米长,一块大木板,两头钉着腿,每一张课桌上趴五六个学生;凳子同样也是一块大木板,两头钉着腿,中间的同学一动弹,整条凳子上的同学乱忽悠,彼此挤眉弄眼,意气相通,好不痛快!      二   娘说的一件事决定了我几十年来对待穿衣的态度。   娘说:你看隔壁大伯家你四姐,那闺女多懂事!我见她身上的衣服又旧又不合身,肯定是拾的她姐姐们的衣服,都上初中的大闺女了,就问她怎么不让她娘做身新衣服?你猜你四姐怎么说?你四姐说她爹娘让她上学她就心满意足了,哪敢再去想穿衣打扮!啧啧,真是个又懂事又体谅爹娘的好闺女啊!   榜样的力量是无穷的,我从此开始拾衣服穿的漫漫人生路。哥哥们的衣服小了,娘就拆洗拆洗,剪剪改改,就成了我的新衣。并且娘给我穿上新衣之后,抓住我的双肩左瞧瞧右看看,眉眼里全是满意,并摇着头啧啧有声地夸个不停:啧啧,俺玉庆就是个衣裳架子,啥衣裳到俺玉庆身上都好看!穿出门去,大娘婶子们谁见谁夸,我开心得走路都要蹦蹦跳跳,感觉自己穿的应该是天底下最好的衣服。我现在绞尽脑汁来想,也只能想起来自己穿过一次完全崭新的衣服。小学毕业的时候,两个毕业班,只有我和本村另一位同学考上了镇上的中学,爹娘居然从头到脚给我做了一身新衣服,新上衣,新裤子,全是当时时髦的的确良布料,甚至还给我买了一双新凉鞋,这种史无前例的待遇简直幸福得我晕头转向。   阅读与教育的一大功效,便是塑造人的性格与三观,我的穿衣观在古今中外的长辈们教导下日渐成型:某个老祖宗说自古纨绔无伟男,爷爷说吃饭穿衣量家当,王安石穿衣油渍麻花,爱因斯坦穿睡衣上大街,济公如同叫花子,洪七公干脆就是叫花子……真的假的,例子举不胜举,个个都是了不起响当当的人物。《第一滴血》里有个镜头,硬汉史泰龙扮演的兰博胳膊受了伤,划开了一条口子,兰博拔出匕首,拧开刀把的尖端,从刀把里倒出针线,咬着牙嗞嗞叫着把伤口缝合了!我书包里从那也多了个塑料盒,里面也备有针线,不过兰博用来缝皮肉,我用来缝衣服。明代大学者宋濂说的一句话尤其深得我心:以中有足乐者,不知口体之奉不若人也。原来破衣烂衫自有破衣烂衫的深刻与伟大,妙哉斯言!至于周围那些衣服光鲜头发梳得溜光的同学,嗤,全是银样镴头枪,把大好时光都给浪费掉了的中看不中用的草包!我既然认识到了这一真理,当然要身体力行,上初二时的青年节,这种对穿衣满不在乎的性格终于到了颠峰时刻。   五月四日这一天,操场上彩旗猎猎迎风招展,进行曲热闹雄壮。屁股下垫个书本,十几个班坐成一个有行有列的巨大方阵。按照入团仪式,其中有一条是老团员代表发言,代表当然都是初三年级的老大哥。但那年例外,这个殊荣居然落到了初二年级的我头上,于是辉煌便有了开端。扩音器里传来主持老师的话:现在请老团员代表上台发言,大家欢迎!稀稀拉拉的掌声毫无礼貌,多数同学都举着一本书挡着骄阳,还剩一只手怎么拍得响呢!我正在队伍后面维持纪律,从方阵的最后端走向主席台。才走两步,身后欢笑声起,掌声响起来。我面皮微烫继续挺胸前行,我知道他们在欢迎什么,身后笑声愈欢,掌声愈烈。前面的同学扭头观望,莫名其妙;远处的同学不知所以然,纷纷起立张望。我一时为全场同学注目,如大明星走在红地毯上。我一颗心却呯呯如鹿撞,努力使两条腿能够沿着中间狭窄通道往前走。身后的同学笑得前仰后合,传染一般,身前的同学也面带微笑。操场成了多米诺骨牌方阵,随着我往前走,前面的骨牌依次倒下去,同时带来更大更激烈的笑声和巴掌声。等到我走到主席台上,转身,鞠躬,老师们也全部合不拢嘴。我知道,不就是裤子屁股上磨了两个洞嘛,不就是每个洞都有半个巴掌大并且肯定露出了里面鲜艳的红裤衩嘛,嗤,有什么了不起!      三   好像男孩们都特别看重鞋。   喜欢运动爱打篮球的男孩如果有一双得力战靴,那是一件特别开心的事。高一时买了双飞跃牌运动鞋,宝贝似的爱惜,每次睡觉前,都把运动鞋边缘的胶皮部分用湿布擦得一尘不染,整整齐齐地摆放在床下。某天晚上憋醒了,准备去上厕所,迷迷瞪瞪坐在床沿上用脚去探寻鞋子,探来探去探不到,借着窗外漏进来的微弱灯光,俯身往床下一瞧,那双宝贝飞跃不见了踪影!莫非谁上厕所穿了一下我的鞋?我穿上另外一双鞋在宿舍里其他床下察看了一番,遍寻不着,看看宿舍里的其他同学,全都在自己铺位上睡得香甜无比。一拉宿舍门把手,应声而开,我一下子完全清醒过来了:门没有插插销!自己这是招了传说中的晚上推门偷鞋的鼓上蚤!楼道里安安静静,连个鬼影都不见。   连续两三天,我站岗般倚在宿舍楼门口,什么都不干,就低着头看来来往往的脚。那脚们有的慢条斯理,有的急急匆匆,有内八的,有外撇的,有其大如船的,有其小如女孩的,乱七八糟,五花八门。但这都不是我观察的目的所在,我要看的是那脚上穿的鞋。有布鞋,有运动鞋,最多的是我们军训时穿的绿色胶底军用鞋,偶尔有双飞跃走过来,不用细看,扫一眼就知道是不是我那双。大概是第三天,我那双飞跃终于耐不住寂寞,大步流星地走到我眼皮底下并且停下来,那双可怜的鞋被一双肥脚撑得简直系不上鞋带。不待我抬起头,一双手搂住了我的肩膀:庆子,站这儿等谁呢?抬头一看,是个同年级不同班的哥们。我也搂住他的肩膀,勾肩搭背一起往教室走,一边走一边说:等你呢。然后指了指他脚上的鞋问:穿着合脚吗?他有些纳闷地看看我说:凑合吧。我停下来大惑不解地挠挠头:难道咱俩的脚一样大?他一时目瞪口呆,吭吭哧哧涨红了一张脸。我不由得哈哈大笑,搂着他一起进了教学楼。   关于鞋从不缺少故事。高三的某一天,我去教室有点迟,已经接近上课时间了。我刚走出宿舍大门,空空荡荡的校园里急匆匆走过来两个人,没等看仔细,一个叫:三哥。另一个也叫三哥。原来是另外一所高中玩得挺好的两个兄弟,一人背一个瘪瘪的大书包。我只觉得有点牙花子疼。伟大领袖毛主席早就做了预言,裹着糖衣的不是胆汁就是炮弹,这两声哥万不可能是白叫的。一个兄弟又叫了声三哥,左顾右盼没了下文。老天还好好地在头上万里无云,但就算塌下来我也准备用脑袋顶它一顶,我镇定地问他:啥事?那兄弟蚊子般地哼唧道:没鞋穿了。这两个搞体育的兄弟又黑又高,脚上的运动鞋补丁摞着补丁,我知道运动鞋对于他们意味着什么。我看了看在远远的另一个宿舍楼门口忙碌着管理员,向身后一摆头:快点!两个兄弟如得了急急如律令,一闪身消失在楼道里。   我站在宿舍楼门口,电影里英俊的地下党员或者公安人员监视特务的画面一一闪出来。我蹲下身来,眼角的余光瞟着远远地站在水池边洗拖把的管理员,把右脚鞋带解开,一个鞋眼一个鞋眼地把鞋带拆下来,再一个鞋眼一个鞋眼把鞋带穿上。那俩兄弟还没出来。我再把左脚鞋带解开,一个鞋眼一个鞋眼地把鞋带拆下来。还来不及穿鞋带,那俩兄弟背着两个鼓鼓囊囊的书包以标准的贼模样慌慌张张走出楼道。我头也不抬,继续穿着鞋带,轻声说:别等我,走慢点!别看那人!两个兄弟放慢脚步,绕过我,低头向前走去。我低下头继续穿鞋带,余光瞟着管理员,捏着鞋带左戳右戳,一个鞋眼也穿不进去。那个管理员站在另一个宿舍门口甩拖把,疑疑惑惑地看了两眼从他身边走过的我那俩兄弟。眼见那俩兄弟一拐弯消失在了教学楼墙角处,我把鞋带在中间两个鞋眼上一穿,胡乱系紧,站起身来,吹着口哨走向教学楼。      四   等上了高中,再拾哥哥弟弟的衣服,娘偷偷地然而斩钉截铁地赐给了我一道圣旨:只要俺玉庆相中的,一律拿走!有此铁券丹书在手,我还怕谁!从此以后,只要我看着哥哥弟弟穿着哪件衣服顺眼,那么一旦从他们身上脱下来,对不起,我就拿过来洗吧洗吧叠好装书包里,哥哥弟弟们对我此等公然抢劫的举动熟视无睹,连任何抗议之声都没有。谁让他们身高体重都和我差不多呢,再说了,哥哥弟弟们应该为我相中他们的衣服而倍感荣幸:这说明他们挑衣服有眼光啊!如果我没看上我还不要呢!但有时候娘把哥哥弟弟们一次也没穿过、刚买来的衣服或者鞋,也塞到我的书包里,我就有些不好意思了,悄声问娘:这样行吗?娘干脆利落地一点头,也压低嗓门说:别吭气!你穿走他们再买!某一次我从城里回到家中,弟弟看着我穿的那条帅气的牛仔裤直嘬牙花子:这是我喝茶的裤子啊!娘和我都笑起来。   弟弟给我买衣服大概成了习惯。前年回家,我和弟弟闲逛,走着走着,他就把我领到了服装城。抬头一瞧门面上的大字招牌,全是阿迪达斯之类一些莫名其妙拗口的名字,我立刻拉住弟弟,说什么也不进去。然后我极令人生厌地给弟弟叨叨他的老板台商的故事:上高中时,我和一个同学到当时赫赫有名的菏泽天香村酒店去找他爸爸。同学的爸爸是位厂长,我和同学趴在二楼的栏杆上,看他爸爸和另外一个人在一楼大堂的餐厅里吃早饭。同学一努嘴:瞧,那个就是台湾老板。不一会儿,两个人吃完了饭,台湾老板的一个动作让我终生难忘:只见他拿起盘子里剩下的一个小馒头,用餐巾纸仔细包好,慢悠悠地塞到自己的手提包里。当然还有袁隆平的故事:记者采访袁隆平,看到他穿的衣服很普通,就问他是什么牌子的衣服。袁隆平捏着身上的衣服抖了抖:什么牌子都不是,路边小摊上买来的,二三十块钱一件,又舒服又耐穿。   诸位,我不怀疑你比那位台湾老板趁钱,但你比袁隆平的腰还粗吗? 癫痫病要怎么治疗长春治疗癫痫病医院哪个好郑州癫痫病的治疗医院在那癫痫发作是不是都会意识丧失

热点情感文章

情感语录推荐

优秀美文摘抄

经典文章阅读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