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fzvgz.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思念的句子 > 正文

【恰逢】当时只道是寻常_15

来源: 免费小说网 时间:2019-11-11 11:45:24
摘要:流年从指间滑过,不带半点犹豫。红尘多少梦,人世多少情,悠悠难弃。青涩年华为谁痴狂,寂寞缱绻。流光如水,夜凉如水。当时,只道是寻常。 岁月的宴席,总是迎来送往。八方来客,四面友人,走马灯似的,从这里奔来,向那里走散。席间,谁为谁展眉一笑倾慕了月色,谁为谁推杯换盏醉意了浮生,谁又与谁推心置腹叹相逢恨晚?散席后,谁又记得谁的衣袂飘飘幻如虹裳,谁又为谁手搭凉棚望尽平川?   熙熙攘攘的人流中,每一秒都在相逢,每一秒都在离散。有时候,缘分说深不深,说浅也不浅,短暂的交集有如一场宴席,终一生,也只能修得共一席的机缘。别后,再无归期;别后,天涯陌路;别后,梦里依稀,那一场盛宴。   多少次,夜阑人静,小茹听着那些再熟悉不过的歌曲,又看到了那温馨的烛光,看到烛光在格子台布的桌面上闪闪跳动,桌上的咖啡冒着丝丝的热气,那香,那么浓,弥漫了周身。那高挑的烛光,在桌子的一角,温柔地散着朦胧的光,那么柔和,仿佛要把整个人溶化。小茹伸出手去,想要握紧那杯咖啡,握紧那盏烛光。可是,手心始终是冰凉凉的,什么也没有,每当那个时刻,深深的落寞便倾城而来,覆盖了夜色,也覆盖了小茹,始知,原来,这不过只是一场幻觉。   事隔多年以后,依然还会有那样静寂的时光,夜色凉如水,月华淡如烟,暮色掩蔽了所有的喧嚷,四壁清辉的房间里,一盏相伴多年的台灯,像一个故人一样,守护着小茹的夜晚。原野的风还是一如既往地拂起小茹的秀发,小茹紧一紧衣衫,瘦削的身体在灯光的投影中,更显得修长单薄。   小茹静静地落坐一隅,些许寂寞,些许颓废,些许失意,多么安静的女子,就像是一幅壁画,在夜的怀抱里,把一脉婉约的心事,安放在一曲又一曲的音乐里,尽管还会听着当初的音乐,搅拌着手中咖啡,可是,面前的茶几只剩晶莹剔透的玻璃台面,而桌面上的格子桌布被抽空了。   小茹无力地看着那透明的桌面,没有了桌布的覆盖,玻璃桌面凉冰冰的,灯光下泛着发白的霜,握着逐渐冷却的杯子,她知道,如同被抽空的桌面,那个夜晚被抽空了,那段岁月也被抽空了。再也不会有那样的浪漫场景,再也不会有那样的旖旎夜晚,再也不会有那样的温馨烛火,再也不会有人丑化着自己扮鬼脸,只为博她一笑。   生命原本是一程又一程的旅行,谁也不可预知,下一程,有谁会成为你的风景,你又会在途中关注谁。多少个黑白交替的时光,我们奔走着,我们交汇着,然,我们也漠视着。行来散去的人流里,你我都是尘埃,没有谁在意一粒尘埃的喜怒哀乐。世事攘攘,红尘漠漠,人心冷冷,谁也顾不得谁阴睛圆缺的话,每个人的生活都是上足了发条的马达,容不得停滞不前,也不植种风花雪月的浪漫。   在严酷的生活面前,人人都带上了面具,那些人前看着的笑脸背后,有多少不为人知的辛酸。生活已然不是最初的色彩,一路行来,多少次在泪水中对着镜中的自己,擦干眼泪,努力绽出一个笑脸,因为小茹始终记得,江枫说,她的笑,足以明媚整个春天,她愿意一直明媚地笑着。不管岁月如何逝去无痕,不管时光如何篡改容颜,不管流年如何洗刷记忆,小茹掌心里,始终握着那晚的馨柔烛光,烛光里,是满满的缱绻,是满满的绮丽。   思绪总是在不经意间,回到那个夏末的夜晚。是夜,风轻,云淡,月朗,树影婆娑弄花,夏虫声声唱忧。独自在家的小茹,一天的劳累后,无聊地上着网,听着音乐,看着红袖添香上的文章,不免心中戚戚,然后百无聊奈地登陆了聊天室。看着那些花花绿绿的信息,铺天盖地般在屏幕上滚雪球,甚是热闹,可是这份热闹不属于小茹,小茹不喜欢太过热闹的场所。骨子里的小茹是安静的,薄凉的,就像那些盆栽里的花草,静静地享受着阳光雨露,静静地生长着,适时开花,适时结果,没有格外的向往,诚如命运,小茹坦然地接受着生活赠予的一切。   奈何,面对偌大的房间,面对夜夜一个人的自己,面对可以听得见自己的喘息声的寂静,小茹有着被世界遗忘的惶恐不安,进聊天室,也不过是想借助这份热闹散去四壁清辉的冷。可是,聊天室就像是一个万花筒,里面五花八门的人都有,真应了那句话:林子太了,什么鸟儿都有。进得聊天室,搭讪的、献花的、送茶的……种种殷勤扑面而来,小茹进过一次后,就发现了一个技巧,只要关了私聊窗口,很多信息都可以随之消失,所以再进去时,都会关了私聊窗口。明晃晃的大厅里,那些想要胡乱发信息的人只好绕道而去,因为众目睽睽之下,岂容鼠辈招摇,岂容贼眼偷袭?很多时候,小茹连鼠标都不用握在手里,只是冷眼看着聊天室的热闹,看着那些七荤八素的信息,默默地来,看一场别人的热闹,然后再悄悄离去。   那夜,正当小茹百无聊赖欲退出房间时,看到公屏上有一个叫江郎的发给她的信息:高脚几的烛光,热腾腾的咖啡,格子桌布,愿意一起共同享受流淌的音乐吗?   小茹一惊,有点眩晕,烛光、咖啡、桌布?是在做梦吗?但聪明如小茹,悟性极好,瞬间反应过来,这是一个多么浪漫的邀请啊,这是一个多么美妙的场景啊,这别具一格的形式,真是独具匠心,别有情趣啊!上网这么久了,看到过无数发过来的邀请,从来没有哪一回,如此有画面感,如此令人亲切,如此打动小茹冰冷的神经。   带着半惊半喜的心情,小茹轻点键盘,迅速敲下二个字:可以。然后素指一扬,信息以秒速向对方发了过去。   接到小茹认同的信息,江郎说:这里面太吵,我找个人少的房间,去那里吧。   小茹点击了一个微笑表情,表示认同。随之,江郎找好了房间,小茹跟在他的身后,惴惴不安地来到一个只有几个人的房间。对方在送来一杯咖啡与一枝玫瑰的同时,发过来一个对聊的窗口,小茹欣然地接受了,面对突然而来的一张陌生的脸,小茹有些无所适从,努力将嘴角上扬,浅浅地笑着。   也许是看出了小茹的紧张与拘束,江郎从椅子上站起来,远离了一些镜头,一个高大俊逸的男人就那样站在了小茹的面前,随意地伸了伸手臂,像是运动员的热身动作,然后,江郎靠近镜头,对着小茹,扮起了种种鬼脸,那夸张而丰富的表情,就象一个小丑,小茹从初始的惊呆,到随即的忍俊不禁,紧张的神经一经松驰,整个人就笑得花枝乱颤了。   江郎俯身丢过来一句话:你笑起来真好看,是我看过的最纯真的笑。江郎说:坐过来一点,别紧张。虽然隔着屏,就隔了千山万水,可是江郎的这句话,消除了那千山万水,小茹觉得,这不是网络,这分明就是久别的友人,在一座环境优雅的咖啡店,面对面落坐,共续一段曾经的岁月。   小茹以她的睿智,抬了抬自己的椅子,表示向对方靠近。没有通常聊天遇到的那样盘查户口,追问祖宗三代。江枫主动播放了音乐,舒缓的节奏,柔和的灯光,彼此微笑的脸,话题随意展开,气氛很是轻松,通过简单交流,小茹知道他叫江枫,是北方一个省城的人。   夜,开始延伸;夜,开始旖旎。深一言浅一语,在夜色中穿行,漫过两座城市的霓虹,温暖地抵达两颗初次相逢的心,夜风,捎带着一些俏皮,不时地感染着小茹。江枫良好的语言表达能力与沟通能力,不象是聊天,更象是叙旧,好几次,小茹都忍不住开怀大笑。   冷不丁,江枫发过来四个字:好想吻你。小茹心如鹿撞,迅速地回过去:怎么可能?才相识呢。随之脸上瞬间飞过一道红霞,没想到这点细微的变化,也没逃过江枫的眼睛,江枫无比真诚地说:现在还会害羞的女子不多了。然后顺势反问小茹:一生与一瞬,有什么区别吗?小茹想了想,说:确实没有区别。随即低下了头,不敢直视江枫热情的眼睛。是啊,一生与一瞬,有区别吗?有的人相处了一辈子,也未必有过心动的瞬间。而有些人,只一眼,便万水千山都是情了,只一眼,瞬间便成永恒。   小茹不是没有见过世面的女子,自持可以淡然于这纷纷扰扰的红尘,可是,为什么?心,在那一刻,分明有了春草般的狂乱。夜,象个没有岸的河流,悄悄地,流淌着,如同身边的音乐,咖啡许是早已凉了,只是小茹的心,一直不肯凉,一直狂乱到天明。   那时,全国各地的广告业都还在兴起阶段,江枫本有着舒适的工作,高额的工资,但他放弃了现有的按部就班的舒适生活,自己带着几个人开了一家广告公同,才起步不久,同时公司建有自己的网站,既然要打理公司,又要打理网站,所以他总是很忙。那晚,若不是妻女回到了娘家,也许就没有与小茹的相遇。可是,遇上小茹,江枫说,自己虽然阅人无数,可小茹的笑,让他无所躲藏,让他总是想要靠近。于是,百忙之中,总会想尽办法,抽出时间与小茹听上一会音乐,随意说着心情。   偶尔,两个人你看着我,我看着你,不言不语,只静静享受音乐。江枫说,语言有时是多余的,所有想要表达的心情,都可以让音乐来传递。于是,小茹爱上了那样的时光,从不刻意收藏音乐的她,开始有意识地收藏一些音乐,只为与江枫一起感受音乐的魅力。   有时小茹会问:喜欢吗?这曲子。江枫说:只要是你放的,都会喜欢。只要看着你,听着你放的音乐,一天的疲惫不堪就烟消云散,小茹,你是上天派来的天使。   每一次要分别时,江枫会说:小茹,我送你吧,看着你回家。然后看着小茹退出各个程序,最后退出聊天框,看着她在他的眼前慢慢消失,直至远去。他从来没把这当作是在网络,仿佛每次的相聚,都在同一个咖啡店,同一个座位,同样的格子桌布,还有同样的两人。   更多时候,寂静的夜只有小茹一个人,小茹从来不问江枫,只安静地等待,一遍遍地听着两人共同听过的歌曲,然后,沉醉在乐曲中,揣想着江枫此刻在干嘛。夜深了,小茹会把留言默默地写好,她知道,他一定会上来看。那些思念的语言,仿佛从来没有说过,但是,读来,却是万般情真与温暖,如同她每次都会特意为他备的热热的咖啡,别样的香与浓。   时光,在一夕之间,瘦了。转眼,已是层林尽染,枫叶如霞,白露凝霜的夜晚,更显冷清,江枫越来越少上来了,他说,要忙一个大型会展,关系到他事业的发展,必须投以百倍的热诚与努力。   小茹知道,这是一个有志向的男人,儿女情长只是他脆弱时的表现,他的世界,有更值得倾付的壮志未酬。小茹很坦然,他的疏离,只是心中幽幽的情愫,时不时扰得她戚戚的眼神,有水雾般的迷蒙。从未诉说过相思,却相思未了,一颗心,在想到那些共同相守的时光时,总是柔软如丝,心中瞬间便升腾起无数个念想,然后,洪水一样泛滥成灾。   无论心中多么想念,小茹都不轻易打扰江枫,她是个懂事的女子,习惯了隐忍情绪,只把快乐传递给身边人,她从来不知道,原来笑起来的自己,那样迷人。原以为生活已经不堪忍视,遇上江枫,小茹才知,原来自己是如此有魅力的女子,自信心又雨后小草般蓬勃起来。   转眼,快年关了,江枫突然打来一个电话,在那个冬日明媚的早晨,握紧话筒,一时,电话接通,许是很久没有联系的原因,双方都不知如何开口是好。江枫随即说:我给你唱支歌吧。小茹有些意外,但更多的是开心,甚至是幸福,听着电话里江枫千里之外传来的歌声,慢慢地,小茹泪如雨下,无法自持,但依然紧握电话,直到江枫把歌曲唱完,小茹才放开声音,躺在床上嚎啕大哭。   可是耳边,一遍又一遍地回旋着刚才的歌声:是不是可以牵你的手啊/从来没有这样要求/怕你难过转身就走/那就这样吧我会了解的/把我的悲伤留给自己你的美丽让你带走/从此以后我再没有快乐起来的理由/我想我可以忍住悲伤假装生命中没有你/从此以后我在这里日夜等待你的消息……   把我的悲伤留给自己,我的美丽让我带走,那么,可否,也把回忆带走呢?小茹不知道。人生有多少东西,可以自己带走呢,也许只有悲伤吧。虽然两人相识不久,相聚也少,但是,每一次的相聚,即便只是听听音乐,都那么铭心刻骨,那份无言的默契,那份无声的美丽,或许,今生将不会再有。   江枫不仅是个有事业心的男人,也是一个有责任心的男人,说起五岁的漂亮女儿与贤惠的妻子,总是一脸的笑意。小茹每次看到他的笑意,很奇怪,心中没有嫉妒那个女人,反而是欣慰,她觉得她应该祝福那个女子,更感谢那个女子,一直好好地照顾着这个男人,好像是在替她尽着某些责任似的。江枫曾说,像小茹这样独特的女子,此生,怕是再也遇不上了,值得他用一生的时光回忆。   什么是命,什么是劫?他们从来没有讨论过这个问题。什么是情,什么是缘?他们也没有讨论过。或许,他们早就知道了结果,所以每次相聚时,只把欢乐带给对方,让每一分每一秒都变得如此美妙,忘了世界的存在,只有两个人,只有音乐,只有那静静的格子桌布,还有那冒着热气与醇香的咖啡。   人海茫茫,能够相遇已是春暖花开,能够嫣然一笑已是风情万种,不敢再有更多奢望。小茹知道,是时候了,或许,这支歌后,真的是天涯海角,再无归期。时光不会因为伤悲而快进,更不会因为美好而倒带。   日子在夜以继日中一天天过去,小茹穿行在大街小巷,常常莫名,耳边就响起那歌声:能不能让我陪着你走/既然你说留不住你/无论你在天涯海角/时不时的偶尔会想起我/可不可以你也会想起我/可不可以/可不可以/可不可以……   怎么不可以?怎么能不想起?那样的夜晚,那共守的时光。多少次,小茹在想,如果可以重回那样的时光,她一定愿意,用一生做赌注。只是,那样的夜再回也不来了,那格子桌布被抽空了,桌子上的咖啡也冷了。   流年从指间滑过,不带半点犹豫,红尘多少梦,人世多少情,悠悠难弃,青涩年华为谁痴狂,寂寞缱绻,流光如水,夜凉如水,当时,只道是寻常。   经年后,小茹看到一个来电显示,几许模糊,几许熟悉,接听,仿佛那声音来自另一个世界,如此飘渺,如此遥远,谁也不道破,也不问候。   语言有时真的就是这样的微妙,有时,说了太多的话,却发现语言依然苍白无力,穷尽所有语言,也不能表达一个最贴切的心情。而有时,也许什么都不说,只需要一眼凝视,或一声无言的叹息,那万般心情,千般意念,却一一化开,月光一样散落一地。双方要的,只是对方一个安好,如此,便是晴天。   后来,小茹也进去过那个网站,十多年过去了,昔日的小广告公司,如今已经发展成为省内数一数二的龙头,想必那人,也是鹤立鸡群,卓尔不群了。   生命中总有一些人离开,又有一些人进入,轮回不止。向来情深,奈何缘浅,错落的年华,漂泊的红尘,冷眼旁观繁华三千,流光莹舞,笙歌婉转。收拾凌乱的残席,洒落一曲离歌,把悲伤留给自己。今世,静若无尘,不染风月。今生,只道寻常,不言欢情。 左乙拉西坦治疗癫痫的时候有副作用吗洛阳的专业癫痫医院哪家比较好常见的癫痫病病因都有哪些哈尔滨看癫痫的医院哪里靠谱?

思念的句子推荐

经典文章阅读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