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fzvgz.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思念的句子 > 正文

【春秋】古驿萦思(散文)

来源: 免费小说网 时间:2019-12-16 11:59:23

从浙岭山上“吴楚分源”之地的古馆驿回来,已经是一月有余了。

那天,上到浙岭山顶的“吴楚分源”驿馆以及“一线泉”时,我是驾驶着汽车盘山上去的。

尽管后来又因为车子的关系,我没有能够随大众一起,沿“徽饶古道”浙岭山段的础石古道步行下山,失去了一次亲身游走古道,用手和脚去触摸与体验古道情怀的大好机会,但是,车内导航用的电子荧屏上,流动着的,九曲十八弯般的盘山公路,随着车身的流动,便似一条激荡着生命的河流,时刻都发生着巧妙的变化,似乎将人生进程中的各种不可预知,尽皆嵌入其中,给我原本较为沉静的内心以深深的震撼。

也许是那天的旅途太过精彩的缘故,留下的印象,一直深深地萦绕在我的脑海里,不管我怎样努力地去忘记,可就是擦抹不去,无奈之下,只好粗浅地将其记录下来,以安抚身体内那颗躁动不安分的心。

那天,在乡里的食堂吃过中饭之后,浙源乡的主要领导亲自给我们大家做向导,开着车子在前面带路,一路径奔浙岭山下的岭脚村而去。

由岭脚村开始进入盘山公路到“吴楚分源”的古驿馆处,大概有二三十公里的路程。这是一条前几年由爱国侨胞汪松亮先生出资,重新修建的三级水泥公路,它替代了古驿道的石板小路,成为了浙岭人东出安徽的大门。

一路之上,我小心翼翼地驾驶着汽车,不敢有丝毫的马虎与大意。车内的电子显示屏上,银白色的屏面上看不见一丝山的影子,代表汽车的三角形箭头,在时而舒缓,时而急促曲折的线条上缓缓地移动着,并不时地改变着行走的方向,有时甚至是在逆自己而行。线条与线条之间的距离,在屏幕上看来,几乎是到了要重复叠加的程度,可见山道的弯道是陡而急,如果一个不小心,便会导致车毁人亡的悲剧发生。

在途中的几处观景点处,我们在路边稳稳地停靠下来,借助明媚的艳阳,观赏山下如画图般的山乡小村。但见岭脚村周遭的山坡上,层层叠叠的数千亩梯田绿意蓬勃,她们阶梯式地环村而上,仿如一只硕大的簸箕,将岭脚村装在她的怀里,百般地呵护着,那一番美妙景象,真的是蔚为壮观,颇为美丽动人。同行的文友们纷纷拿出自带的相机来“咔嚓、咔嚓”地拍个不停,生怕漏拍了哪一处的风景,给自己的这次旅途留下些许的遗憾。

在经过了几处逼仄难行的竹、木装运点之后,我们一行于下午十五时出头,来到了浙岭山的最高峰,立有“吴楚分源”石碑之处的古馆驿。

古驿馆坐落在浙岭主峰的隘口处。

我们顺着登山的青石台阶,步履沉重地踏在浑身布满沧桑的大青石上,彷如走在历史的风烟深处。耳边似有“得得”的马蹄声从遥远的天际传来,是那样地清晰又是那样地模糊,叫人分不清是真是幻;山岭两边的丛林深处,不时地传出将士们的窃窃私语,间或有几道刀剑的寒光冷影划过天幕,无形之中,给在场的人们都罩上了一种森冷的寒意。涧谷内,不时地似有战马的嘶鸣声响起,虽然给寂冷的古隘口平添了几许生气,但是,却也格外地增加了几分兵铁那酷冷的味道。

如今的古驿馆,早已是颓败不堪了。斜阳里,孤立的矮墙、腐朽的梁木、残破的墙砖与毁损的石柱,在断壁残垣组成的风景里,俨然成了故事的主宰,主宰了这古隘口周围的一切。

浙岭山,是我国春秋战国时期,吴国与楚国的划界之地。而“吴楚分源”的四字界碑,则是由清朝康熙时期的书法家,当地人詹奎书写的。碑上的四字,字体刚劲,恢弘大气。它毅然地挺立于浙岭之巅,睥睨天下,傲视寰宇,自有一股说不出来的非凡气势弥漫全身。

将身在断壁残垣成就的风景里,环顾浙岭山下皖赣大地的苍茫与空远,我内心的情怀也不由得跟着开阔起来。

开怀之余,我暗自沉吟道:“朝日东升又西沉,烟云时聚复散尽。由来多少人间事,是非何处说分明?”是啊,分疆裂土,这吴楚分源之地,记住的仅仅只是一段历史上的战争过往,我们应该记住的,是它肩上曾经承担起来的民生重任与民生福祉。

站在古驿馆的废墟之上,静静地看着远处被凄芊荒草淹没的驿道,弯弯曲曲,默然地沿着山势朝我们脚下游来,在浙岭的古隘口打了个盹,然后又顺着山势,黯然地爬下山去,无言的伸向远方……我的眼前仿佛走来了成群的商贾与行人,他们的嚷嚷声,混合着骡马车队的“嘚嘚”蹄声与独轮车辙的“吱呦”碾压声,演奏出了一曲精美的,气势宏伟的徽饶“古驿道上的交响”,是那样地摄人心魂,动人心魄。

沿着山崖边陡峭的小路,我来到了云天深处,浙岭头岩壁下的“一线泉”边。听其名,则知其小,观其景,则知其险。一线泉,一线泉,泉流一线,说的是泉水流量小。而崖壁上的“云根”二字,讲的就是泉流所在的位置高耸而险峻,是处在白云生起的地方。可见,在一线泉取水,就是势如登天了。

站在“一线泉”下,我轻轻地抚摸着由清朝道光元年珠崖人孙敏浦题写的“一线泉”和云湖詹奎书写的“云根”两块摩崖石刻的碑文,不由得感从中来,不能自己。这坐落在云生云飞之处,雄奇险峻的“一线泉”啊,不就是当年守驿的军士以及来往的商贾们,用来汲水做饭,滋润生命的泉源么?他们为了获取那一点一滴的生命之水,不知有多少人付出了自己满腔的热血和宝贵的生命啊?

尽管他们没有留下各自的名和姓,但是,这古老的一线泉流,蜿蜒的石板小路,是他们不朽的见证。流连在驿道与泉流之间,徜徉在白云生起的地方,徘徊在刻痕深重的古道上,我的泪眼渐次模糊起来,我的萦思不停地飞舞起来,我似乎又回到了历史的深处,去感受那遥远的苍凉与永远的辉煌。

这正是:“古道由来写热肠,驿馆律动成心脏。莫言一线泉流险,白云生处歌飞扬。”又道是:“古驿萦思在高岗,皖赣无边写苍茫。一山分流江湖远,道是有情说沧桑。

河南治疗癫痫病专科医院有哪些癫痫可以治吗苯巴比妥治疗癫痫的效果怎么样哈尔滨比较专业癫痫病医院在哪里

相关美文阅读:

优秀美文摘抄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