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fzvgz.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爱情日志 > 正文

【冰心】初识太白楼(散文)

来源: 免费小说网 时间:2019-12-09 22:56:25

“站在古运河之畔,钩沉历历往事,可解读生动鲜活的名人轶事。那时,你会感知千百年遗存的历史风物厚重深沉。”每当迈入鲁南大地,每当看到古运河涌动向远,我总回忆起中学语文老师站在教学楼窗前,眺望着他的故乡——山东济宁方向,意味深长地说着这句话。

那时,尚不知百里之外有何史迹的我,对老师的感慨不解其意。直到我成为中国旅游权威媒体的记者,直到我沿着古运河往返了多次之后,才对老师的思乡情有所憬悟。

大运河饱含深情。你看,“她”历经漫漫史潮洗尽铅华,目睹千帆渔火沉静从容,不舍昼夜涌现华夏文明,以大创意链接南北,贯通东西流向的海河、淮河、黄河、长江,直至连通钱塘江……以纤道和舟楫维系着不同地域、不同民族的文化脉络。曾以宏大规模的漕运,承载过大半个中国的物资;以舒缓或喧腾的态势,向朗空悠云倾吐着宫闱内外的兴亡史,以舒缓的咏叹调,述说千百年市井乡野间的悲欢离愁。

我认定,行游者该沿着古运河走向,与茫茫过往对话。

古来称为“南控徐沛、北接汶泗”的山东济宁,是我在运河之畔游走时逗留时间最短的城市。确切说,是夕住朝辞。

记得那个初夏,我前往微山湖采访。途经济宁,天色渐晚,一阵急雨袭来。醇厚、爽直、好客的接待者,用鲁南汉子特有的洪亮语音提出建议,在这座古城小住一夜。于是,我们来到古运河北岸的太白楼,把酒畅叙。

很欣然。陪游人也是文学爱好者。在太白楼品酒,我们的谈资便离不开当年诗仙“借杯中醇醪,浇胸中块垒”咏叹人生的历史背景。然而,我万万没有想到,在旅游线路上并不知名、以至我多次经过、都未驻足的济宁城,竟是李白畅饮并狂歌《将进酒》一诗之地!山东朋友看我吃惊的样子,举杯大笑。指着酒楼的最高建筑侃侃而谈。那是济宁标志性建筑,为20世纪50年代,在老城城墙旧址旁重新构筑的文化景观。当晚席散,风雨已远,夜空晴好。我耐不住好奇心,沐着星月的清辉,从太白楼起步,寻觅着诗仙“人生得意须尽欢”的足迹,绕街而行。

太白楼其实并不很高,约略也就10余米、周边约30米。两层重檐歇山式建筑,灰顶青砖、游廊环绕、翠丛半掩、藏碑隐现,造型美观的泉池,在灯彩下喷泻着碎玉。悠悠古乐,自内厅深处深沉传来。抬望眼,见二层翘檐间,古人所书的“诗酒英豪”匾额醒目高悬,一缕缕诱人的酒香在酒楼正厅弥散。我以崇敬目光,仰视唐代3位大诗宗的画像。太白公左侧,是他初入长安时见到的第一位知己——那位多次举着《蜀道难》向唐玄宗力荐他的贺知章;太白的右侧,是与他生死难以相忘的诗圣杜甫。人生一世,富贵荣华、万千磨难,其实都可随着老态龙钟而看淡。惟有知己,惟有能读懂你的人,能成就你的事,真的不能随着双鬓染霜而视为云烟。我一面联想这些,一面走到街心,再次放眼太白楼,深感这座形制并不宏丽但泼洒着诗酒韵味的建筑很不一般,它面对躁动、纷繁的街市而静处一隅,冷静观望缺少浪漫情调、被仕途、商情、琐事缠绕、难得放逸自如的往来人。

近年,这里不断崛起的新建,不断刷新的街景,提升了为官一任的业绩,丰满了经营者的钱袋。但愿别淡化了谪仙一腔豪情、三分剑气,别冷落了运河古城散落的古桥、旧巷、遗迹、碑刻……想到这里,我望着夏夜星空,慨然一叹。

那夜临睡前,我翻阅着数日搜寻来的史料,直到睡意朦胧,直到恍然发现那位“五岳寻仙不辞远”的诗人从远而近,直到模糊意识把我拖入诗情澎湃的大唐……

秦之后、元之前,济宁之地被称作“任城”。唐天宝初,放浪形骸的李白,心情郁闷地被唐玄宗“赐金放还”。他带着醉意走出长安城后,深感“大济苍生”的抱负已无望实现,于是又开始了漫游。令人不解的是,他浪迹千万里,曾在许多名山大川前驻足流连,从未决定过安家之事。不知是任城的酒楼吸引了他,还是古运河的风光使他陶醉,唐开元二十四年(736年),也是初夏,诗人携妻带小移居在此,一住就是23年,直到唐乾元二年(759年)才携眷迁往楚地。

那个时段,最让他感到人生豪迈甚至不想重头再来的地方,就是今日的太白楼。

那夜的酣梦中,谪仙与我对饮时坦言相告:说今日济宁城内的太白楼路一带,有经年未解之谜。太白楼与他的一段情缘,由此也亦真亦幻。通常流行的传闻是,李白在贺兰氏开的酒楼狂饮时,喜好诗歌的楼主与谪仙一见如故、情趣相合。酣畅之间,贺兰氏便把酒楼赠给了李白。李白说到这里,忽然急雨重回、风声大作、窗棂振响,让我千里梦回。

于是,我披衣而起,查找太白楼与李白的相关史料,发现被古今文人墨客广为传阅的《太平广记》还真有记载:“李白自幼好酒,于兖州习业,平居多饮,又于任城县构置酒楼,日与同志荒宴,客至少有醒时。邑人皆以白为重,望其里而加敬焉。”

天色微明,风雨时断时续。我撑伞在太白中路遛早,边走边想着这桩“悬案”。当跨过阜桥,走到浣笔泉路时,见街心一处静园,初夏时节,花褪残红后的几枚青杏,从格调古朴的墙内伸延出来。见我呆呆凝望,朗笑一声,说这就是当年李白洗笔作文之处,今人称之为“浣笔泉”。

踏入园景,像是走进一幅淋漓泼色的丹青。花木明艳、假山奇特,一条绿荫覆盖的甬道蜿蜒幽深。我迎着雨后清新气流,在一座朱亭下、假山后找到浣笔泉。这一泓泉水,原本籍籍无名,孤寂涌动了数千年。幸遇李大诗人旅居古任城,经常在此浣洗诗笔,而名声鹊起。我看到,园中书房,放置着《济宁直隶州志》。翻开册页,见其中有一段记述:“浣笔泉,原名‘墨华亭’,因当年泉水翻涌、色呈墨黑而得名。泉池东南有一方亭始建于嘉靖五年(1526年),主事白旆筑亭其上。”

我望着窗外那一泓名泉,仰视清末杨翰林在此留下的那幅名联:“谪仙乃以往诗人,偶尔濡笔随作千古轶事,在我亦将来过客,侧身怀古冀保一线文波。”我缓步走近泉波,手扶围栏,见泉水表层在夏风的抚摸下涟漪迭起,忽想起李白那首令来者闻之即醉、诵之悲慨的《将进酒》。

咀嚼那首诗,仰天叹问,诗人在太白楼醉态朦胧、醉步走出后,是否到此来洗笔挥诗?我初步推断,那座酒楼,绝非是李白名下资产,也不像是贺兰氏慨然相赠。因为《将进酒》中,有“主人何为言少钱?径须沽取对君酌”之句。大诗人在千杯万盏后,仍保持头脑清醒,没有忘记谁是主人谁是客,且诗的最后两句是“五花马、千金裘,呼儿将出换美酒,与尔同销万古愁。”诗人在醉态朦胧而囊中羞涩之际,想到用自己的“五花马、千金裘”去换酒喝,这哪像他自己的酒楼!

正想到此,天色再次转阴,漫空丝雨飘然而落,名泉表层的涟漪渐次稠密。那是诗人未竟的志向,还是诗人未来得及圆的梦?沉寂如古井的小园静若画幅。只有风雨拂动竹叶的簌簌声,像在倾诉着唐代任城那段旧事……

那天上午,还未到推杯换盏之时,我已然微醉了!

昆明治疗癫痫病比较好的医院有哪些武汉哪家癫痫病医院治疗效果好西安市哪里医院看癫痫病看的好原发性癫痫病病因是什么

相关美文阅读:

爱情日志推荐

优秀美文摘抄

经典文章阅读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