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fzvgz.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爱情日志 > 正文

【柳岸】老井_1

来源: 免费小说网 时间:2019-11-11 11:17:29
大凡称“老井”的,如肥西山南的“响井”、合肥包公祠的“廉泉”等,一般都具有悠久历史、甚至关乎文化的传承。本文所述的“老井”,是我少年生活中的一段记忆,似乎也有它的神奇之处。   上世纪七十年代,由于母亲工作的关系,我家居住在肥西上派一小教工宿舍,记得在宿舍西头,当时有一座我们叫它“老井”的铸铁大压井,它应该是五、六十年代的产物,是后来流行的那种轻巧的、单手即可压水的小压井的“祖师爷”。之所以称“座”,因为在我儿时记忆中,它是庞然大物,像一座石油钻井架。高高的砖石砌成的基座上,杵着黑乎乎笨重的铸铁井身,压水手柄是短粗的铁圆柱空筒。打水时,需从家里自带一根一米多长的木棒,一头插入空筒后,再使劲向下按压木棒,利用大气压、杠杆和活塞运动等物理学原理抽压出地下水来。   每次打水,我家常出动兄弟若干,携带大水桶、扁担、木棒、铁架钩、葫芦瓢和一小桶水等一应必需物件。首先向井身里灌入两瓢引水,所谓“欲取者,必先予之也”,刚上小学的我再迅速像体操奥运冠军李小双似的“蹭!”地向上一窜,双脚腾空,用双臂和整个身体按压木棒(我的小身板,仅用双臂无法撼动木棒),使之下落。若力道够、节奏顺、运气好,经不间断地上窜下压,与压水手柄反方向的出水口会“哗啦,哗啦”吐出清亮亮的地下水来。反之,引水被吞噬,小双、大双兄弟俩都来拚命,也只听见井身里发出“呼噜,呼噜”的呜咽声而滴水不出。   同时,打水过程还存在安全隐患,隔壁同样瘦小的“苏小三”曾经就吃了大亏。有一次,他经过一番手忙脚乱后,渐渐使打水过程顺畅起来,眼看一桶水即将打满,不料在一次“上窜”时,木棒突然从圆筒手柄处掉出,猝不及防的“苏小三”一下摔了个“狗啃屎”,大门牙差点磕掉。   由于校园几十户人家共用此井,在早中晚用水高峰时,排队打水就成了常态,如遇严冬或酷暑时排长队,滋味相当不好受。在一个盛夏的中午,我表叔在外面喝高了到我家喝茶醒酒,不想吐了一桌。我和弟弟无奈抬着大桌去清洗,刚靠近“老井”,只见排队的个个皱眉捂鼻、一起热情地招呼我们:伢来,不要排了,你俩快打!快打!……   这以后,排队难熬时,我常常想:我家的表叔咋还不来呢?   上世纪八十年代初,上派一小接通自来水后,曾经门庭若市的“老井”自然受到了冷落。但与方便的自来水相比,“老井”倒突出了自己的优势。   夏天,我们用大把缸从文化馆的大储酒罐打来散装啤酒,放井水里一冰,哇,喝起来爽极了!冬天,自来水冰凉刺骨,而使用刚打上来还冒着热气的井水,就舒服多了。有一位姓侯的老师爱捣鼓美食,喜欢水养蘑菇,她说井水培养的蘑菇比用自来水的更鲜美,果然,经过大家品尝验证,的确如此。同时,那时的自来水供水不正常,时有时无,浑浊时还需打过明矾才能食用,水质无法与甘冽的井水相提并论。   最神奇的是,我有一个发小叫俊清,人如其名,俊美、清纯。由于是女孩子,小时候好象不受待见。俊清家就在老井边上,那会儿只听她奶奶、爸妈和哥哥这样喊:小二子,洗菜!小二子,刷锅!……于是,俊清每日在空旷的井台上,洗菜洗衣服刷锅刷鞋,与井水肌肤相亲,不曾想却出落得越发水灵。我这样说肯定有人不服,俊清美在于遗传基因好,与井水何干?那么请问,俊清亲哥小松比我还丑些,作何解释?其实这个道理我也是悟出太迟了,否则儿时多洗几把井水脸就好喽。   然而,八六年以后,在我到合肥上学期间,由于学校建设需要,“老井”还是被拆除了。   三十多年了,我以为我已经完全忘记了它,可偶然看到肥西报上的《响井传说》,校园“老井”那黑粗拙愚的身影又清清晰晰地从心底浮现上来。 黑龙江哪个羊羔疯医院比较好女性癫痫病怀孕期间安全吗陕西靠谱的癫痫医院有哪些哈尔滨看羊羔疯好的医院

热点情感文章

爱情日志推荐

优秀美文摘抄

经典文章阅读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