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fzvgz.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爱情日志 > 正文

【菊韵】含羞草(散文)

来源: 免费小说网 时间:2019-12-23 18:34:42

含羞草是一个女人,是我这篇文章的主人翁。一次我们跟村支书孟汝龙、村主任董伯付到田野里查看闸涵建设和高低压线改造情况,一绕就到了晌午歪,董伯付就提议到他家的鱼铺上吃去,让“家里的”熬一锅鱼,贴一圈饽饽,咋样?我们都自然很兴奋,一听就流了口水。

董伯付在村南头的野地里承包了两个二十多亩的大坑,坑的西头有一条沟,董伯付在沟岸上,即两个坑的对面中间位置建了三间朝东方向的板房,南间住宿兼餐厅,中间作厨房,北间作仓库。房前他支起了一个熬鱼专用的大铁锅。两个坑里都养着鲤鱼苗,等养到二两半,就可以出坑卖给养大鱼的养殖户。养大鱼的再接着养,等养到七八斤、十来斤了,就拿到市场上供家家户户挑选去了。

养鱼苗和养大鱼技巧不同,功夫各异,多年来各自都总结出一些特别的经验来,所以养鱼苗的总是养鱼苗,养大鱼的总是养大鱼,这样都能确保当年清坑出鱼,减少养殖成本。

由于董伯付提前就打来了电话,所以赶我们到鱼铺上时,他“家里的”已经把鱼打理干净下了锅了,香气从大铁锅里冒出来,我们都不住地咽起了口水。董伯付“家里的”,就是他的老婆,正在烧火熬鱼的这位妇女。只见她头戴紫巾,身着黑裤蓝袄,瘦小身材。虽四十好几,已经当了奶奶的人了,却还如此苗条,这真让城里的女人们羡慕不已!她的脸和手都是庄稼人的颜色,脸型呈瓜籽状,细眼眉长,是个美妇人。她看我们时还有些认生,微笑着看我们几眼算是打了招呼,就蹲下继续烧火做饭,一会儿又偷偷地打量我们,又扭过头去烧火做饭,她的脸上始终带着微笑,是那种略带害羞,红了脸样子的微笑,挺迷人的微笑。

我们休息了五六分钟,鱼先熟了,女人端了一铝盆上来,我们立刻下了筷子,女主人又在外间屋洗黄瓜、西红柿、打鸡蛋、切辣椒,我有些不落忍,就招呼她:“弟妹,别忙活了,快坐下吃饭吧!”

她脸红着看我一眼,“俺不,你们吃吧!”说完又害羞地低下头忙手里的活计。

董伯付说:“哎呀!庄家娘们儿上不了台面,别管她!”我执意要请,孟汝龙也说,“哎呀!农村够的儿,我们这儿娘们儿从来不上桌子,咱们吃咱们的。”

董伯付不知从哪摸出两瓶“老白干”,没容我们推辞,用牙就咬开了瓶盖,“冲着今儿高兴,咱们都喝点儿。”

各项帮扶工程建设得都很顺利,我们是很高兴,我跟队员们说:“喝点儿就喝点儿,今天放松放松,别喝醉了就行。”

我始终惦记着女主人,我偷偷问镇组委马辉,“这里怎么都大男子主义?伯付家里的怎那害羞?”马辉捂着半个嘴低头冲我小声说:“你不知道,她的外号叫含羞草。”

“喔!还真是的!”我会意地一笑。

马上,哥们儿们轮番敬我喝酒,我推辞不了,只好杯杯干下。眼睛的余光提醒我孟汝龙和董伯付狡猾地在交换眼色,我的天!我还能受得了!我灵机一动,咱们每人讲个故事呗,若把大家都逗乐,大家喝你不喝,若大家不乐,你喝。

“好!我前讲。”董伯付胸有成竹地接过话茬,就云里雾里地讲了一个本村一公公和儿媳搞破鞋的故事,他说话颠三倒四,加之酒精的作用,说了半天谁也没听明白,自然没人发笑。大家立即攻击他喝酒。之后,让谁说谁也不说了。孟汝龙:“那不中,老刘得说一个,你不说没法往下进行。”大伙都起哄般聚焦在我身上,我盛情难却,只好讲了个故事。我说,小王庄你们知道不?马辉说:“知道,是咱们老领导梁书记包的那个村吧?”我说:正是,是个养牛专业村。一天,村主任的媳妇去赶集,嘱咐丈夫在家挤牛奶、做饭。中午前儿了,媳妇还没回来,院里那个黑花奶牛受不了了,两个奶子涨得水桶般大,奶牛憋得难受,两个后腿来回蹭奶子,村主任也看出来了,就拎着奶桶抓奶子挤,怎奈,村主任不会使挤奶的劲儿,越挤奶子越疼,牛哞哞地叫个不止。院里那头公牛不干了,它拽开纲绳,哞的一声把村长顶了个大跟斗。公牛呼呼地喘着粗气瞪着村主任,意思是说:“让你摸我媳妇嚒儿?!”

哈哈哈哈……大家都被逗笑了。我听见外屋的含羞草也咯咯地笑出了声,我起身看她,她蹲在地上,左手端着饭碗,右手拿着筷子抹泪花,嘴里的米粒喷出老远,咯咯地乐个没完。

此后,我跟含羞草就熟了,她跟我随便了许多,几乎每个星期我们都要到她家的鱼铺上吃一次饭。我还经常带一些作家朋友去吃饭,她从不嫌弃,总是任劳任怨。有回,有两个青年女作家来采风,在她的鱼铺边上那个河沟旁逗小鱼玩儿。

这条小沟没撒鱼苗,却野生出许多鱼来,其实我们每次到她家吃的就是这沟子里的野生鱼。

她操弄一个搬网。搬网就是把一个四方形的鱼网平铺在地上,四个角各拴一根儿两米长的手腕粗的木干儿,将木干儿的另一端汇聚一起扎牢,在上面拴一根儿长棍和绳索,长棍直抵岸边作为支点,绳索由搬鱼人攥着。把网下上,撒把饵料,一会儿野生鱼就来到网处吃食,含羞草就用力拉绳索,搬网就抬起来了,离开了水面,好家伙!花鲢、胖头、瓜子、白条、泥鳅、小麦穗等鱼应有尽有,搬几网就够熬一大铁锅的了。

含羞草走了过来,“你们小心啊!别让鱼叼去!”俩女作家纳闷,干啥就叼去?四只眼睛诧异地看着她。她也蹲下,往左一指,“你们看。”俩作家顺着她指的方向看去,只见五米开外的地方有一群手指粗长的小鱼游了过来,她说:“是黑鱼崽子,大鱼在下面看着呢,别惹它,大前年,卢老六家的小孙子就被叼下去了,若不是伯付在场,跳下去一把揪住孩子就出大事了。”俩女作家将信将疑,一会看到鱼群过来,果真有一条比胳膊还长还粗的大黑鱼在下面游,对着她们还停顿了一会儿,眼睛也就米粒丁点儿,但特别黑亮犀利,盯得两人毛骨悚然。大家默默无声,鱼儿浩浩荡荡游过眼前。

我发现,含羞草也是一个健谈的人,我俩到有了知心语言。原来她也是个文学爱好者,从小学到初中从来也没有发愁写作文,有几篇还被拿作全年级的范文。她爱上学,可是家里姐妹多,条件差。她是老大,被迫放弃了上高中,她的三个妹子和小弟都上学出席了,吃了公家粮。她扭捏地说:“俺还留着那些作文呢。”

“给我看看,我让她们给你发表去。”

“涅地,大哥竟拿我逗。”她嘿嘿地端着一盆饵料走开了。

她站在坑边,一手端着盆卡在腰间,一手搭凉棚,遥望天空。

我走过去,“弟妹望啥呢?”

“涅地,大哥,你看,有三只白鹭。”

我说:“白鹭有啥稀奇?不是天天来你这儿打食儿嘛?”

“涅地,这是一家子,父亲在前头领着飞,母亲怕孩子掉队,就飞在后头催她,有时还跟她并肩飞,鼓励她。多好的一家子啊!”

我看到含羞草的的眼睛,黑中带亮,清澈透明。

手术治疗癫痫的效果怎么样眼睛上翻、身体抽动是癫痫的症状吗哈尔滨癫痫医院比较好

相关美文阅读:

爱情日志推荐

优秀美文摘抄

经典文章阅读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