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fzvgz.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爱情日志 > 正文

【百味】本草经(散文)

来源: 免费小说网 时间:2019-12-16 14:46:28

中医先生授课,指尖捻动书页,慢悠悠说,时珍曰……

时珍,便是李时珍。但是,历来医家都尊称为时珍。医家弟子,都要顺着时珍的草木经络行走,不能胡乱走岔路。时珍曰,是至高无上的权威。因为,他在草木江湖里,达到了巅峰,后人无法逾越。花到荼糜花事了。

我常常怀疑,时珍不是个凡人,他应该是仙人,来尘世度化穷人。

时珍十四岁,考中了秀才。父亲说,我们家世代行医,你长大了要做官。时珍却说,我若不行医,等你老了,贫苦百姓生了病找谁去看?

那时候,“药局”是官府的,不为穷人看病。

也许,苍天看着百姓被疾病折磨的可怜,就从天上掉下个李时珍。他到凡尘,就做一件事,悬壶济世。时珍仁心,以医术普济众生。

单单看他对草木的洞悉,真叫人惊讶。

时珍说,一味药能治病的,叫单方。两味药治病的,叫配方。一味药不能祛病,两味药也不能祛病,就用复方。复者,再也,重也。复方用药,十味补一味泄,脉症呼应,数方相合,则病祛矣。

他这么说的时候,每一味草药,都在他的心里暗自幽香。胸有草木江湖,他在百草百花的世界里踏露而行。除了草木的药性,他还知晓草木的故事。也许,他破解了天地之间玄而又玄的密码,深谙了百草百木的前生来世。

红豆。

时珍说,红豆圆而红,又名相思子。昔日有人突而生病,去世于路边。他的妻找到后,哭得寸断肝肠在树下卒,因而得名相思子。又说,女子喜欢它的颜色,作为首饰一样佩戴,也是有道理的。相思子通九窍,除蛊毒,可以防虫百毒不侵。

没有读药性,只读了这个故事,心里倏然疼了一下。他拿一味草药,折射了一个女子人生的苍凉凄美。

菊。

时珍说,菊本来叫做蘜,从鞠。鞠,穷尽也。月令上说,九月,菊开黄花。花事至此已经穷尽了,所以叫蘜。

哦,原来花到菊花花事了,百草开花到尽头了,草木停止了生长。

他对菊是偏爱的。又说,菊,饱经露霜。花衰了,叶枯了,风骨却还在,性凛,花槁不凋零。前圣比之为君子,神农列之为上品,隐士采入酒斛,骚人餐其落英。有个人说,九月九饮菊花酒,可以辟不祥。也有人说康风子,朱孺子都是服菊花成仙的。饮菊花成仙的事情,我没有见过。但是,饮菊花水的人,都长寿。

又说,菊如此贵重,怎么能和群芳伴伍?黄花高悬,天赐的一样。早植晚发,君子德也。冒霜吐颖,贞洁质也。杯中轻盈,神仙食也。

你看,这菊,好到了什么地步。

还是没有看药性。只读他对一味草药的解释。不,他说的不是一味草药,分明说的是一个人,清雅之极,他的老朋友一样亲切厚爱。一味药,一个人。爱得那样清澈。

贝母。

关于贝母,有个有趣的故事。

时珍说,贝母治疗恶疮很好。一开始人们不知道这味药的功效,很少用,或者不用。唐朝有个人记载了这样一个故事,说:江左有个商人,很有钱,但不幸左胳膊上长了一个大疮。生疮并不是奇怪的事情,但这个疮简诡秘的直难以相信。疮很大,长得像一张脸,眉眼嘴巴俱在。像一张脸则罢了,关键是那张破嘴要吃东西的。不给吃,就疼痛难忍,喂饱了就好了。商人想戏弄一下胳膊上的这个人脸疮,就在疮嘴里滴了几滴酒,结果这张脸面红耳赤,醉意朦胧。滴几滴茶,这张脸立刻惬意起来,很享受的样子,破嘴甚至咂吧了几下。

商人很郁闷,天天得喂给它食物。喂食物要少一点,喂多了胳膊的肌肉就鼓胀起来,蠕蠕地动。味道淡的还不爱吃,偏爱味道浓烈的。若是忍痛几天不喂食物,则这条胳膊麻痹了,枯萎了。商人很有钱啊,就请来各地名医看病,结果还是不好。有个大夫说,我来试试看。他拿来所有的草药,一味味的研磨成粉,喂到疮脸上的嘴里,嘴吃得很欢。再苦的药,破嘴都吃下去,眉头都不眨一下。金石草木之类,疮嘴都吃了个遍,越吃越高兴,没有痛苦的意思。最后,剩下一味药,叫贝母,因为平时也不怎么用,就放到最后。奇迹发生了,当贝母喂到疮脸的嘴里时,这张嘴立刻紧闭,眉头也皱起来,看起来很痛苦。商人大喜,他叮咛大夫把贝母研成细粉,用细苇筒撬开疮脸上的嘴,把贝母吹进去。疮嘴很痛苦的咧开后,又用贝母熬水灌进去,还用贝母水泼在疮脸上。数日,疮脸结痂消失了,胳膊上的皮肤好好的,连个疤也没有。

最后,时珍感叹说,本经上说,贝母是主治金疮的。可是,这个疮脸成精了,岂能是金疮之类的啊。又说,很多大夫都不知道这个病,听也没有听说过,到现在,也不知道是何种疾病,只是记载了这个药案。

或许,疾病也能成精。据说柳树生长很多年很多年之后,就成精了。蛇修炼也能成精,山长得怪异也能成精。世间的事,奇怪的多着呢。

徐长卿。

时珍说,徐长卿,其实叫别仙踪。有个叫徐长卿的人,善于用此药,常常用别仙踪治邪病,病祛的很快,人们慢慢就把这味药叫做徐长卿。此药治疗鬼物百精蛊毒,瘟病,很好。

他的意思是说,为别人做过事善事的人,人们都会记住。一个人能有善心,本身比医术更加重要。

黄芩。

时珍说,黄芩,还有个名字叫妒妇。黄芩是旧根,多中空,外黄内黑,就叫妒妇。为什么呢?因为妒妇心黯,故以比之。

读了,忍不住笑。古人真是有意思,长得不好看,也没有个好名字。其实黄芩是一味好药,清热凉心。

黄精。

时珍说,黄精,又叫仙人余粮。仙家以为芝草,能吸纳到乾坤之精髓,所以叫黄精。土者万物之母,黄精受黄土之淳气,而诸邪自去,百病不生矣。

又说,黄精常服,骨髓坚强,多年不老,颜色鲜明,齿落更生。古人的辟谷术,可以不食粮食,但日服三合黄精。凶年断粮,老少可以其代替粮食。

我喜欢他记载的这个故事:临川士家有个婢女,不知为啥事情逃入深山老林之中。找不到吃的,在荒野里看见野草枝叶可爱,就掘根吃。吃饱,夜里睡在大树下,突然听见草丛里簌簌的动,以为老虎来了,就爬上树躲避。第二天早上从树上往下跳,突然凌空而飞,像鸟儿一样轻盈。

小女孩在山林里生活了几年,就靠吃这种草根。有一年这人家的几个伙计进山打柴,看见女孩儿猴子一样在树枝上跳荡,唤她回去,她一回头就飞了,影子也不见。这家人肯下工夫,在绝壁山林里布满了网围捕,还是逮不住,女孩儿径自飞跃腾驾到山顶绝壁之上去了,不肯下来。

他们捕不到很着急。不是着急一个婢女,而是觉得,这丫头仙风道骨的,肯定是找到了成仙的灵药。抓到她,就知道她吃什么东西了。他们知道丫头好酒,就在她来往的路上布下酒饵,诱惑她上当。

丫头闻见酒香,果然来大喝一顿。酒里是下了药的,她不能动弹,就被人家擒拿住。问,这几年你到底吃什么?丫头说不上来,就领着家人去看吃的东西。她指给的草,原来是黄精。

我很想知道丫头后来怎么样了,但时珍没有说。只是说,黄精是仙家道士的食品。他不是个编故事的人,说的是真实的事情。

我再不关心黄精,夜里睡不着,就一直想着,一个古代的婢女,逃进深山又被人家捕获的揪心扯肺。

一部本草,就是人生最美的光阴。香茗一盏,阳光落在书桌上,落在一粒一粒的汉字上,直落在时珍的清愁里。一页一页的读,倦了,推开窗,清风吹进来,窗外的花儿开得漫天漫地。这么好的文字,一粒字如一朵花,在心里一粒粒的呯然爆开,哪里舍得一下子就读完?哪里舍得给人叙说?慢慢品,悄悄含在口里,含化了,独自幸福。有些好,不与别人分享也罢了。有些美,藏在窖里,需要一辈子去珍藏,独自窃喜。

时珍说,有一种草,很诡秘,善于隐藏自己,还能变幻成别的草的模样来哄人。建宁深山里的人家跟他讲,说这味草药轻易找不到,说它喜欢生长在草蔻丛里,叶子细而长,伪装成草蔻的样子招摇。认识它的人采下来,才发现不是草蔻。它的皮黑厚而棱密,气味猛烈而不和,开的花如碎米攒簇,结的果实皮黄而薄脆。深山里的人说,这种草采来捣碎,掺了青木香,夹在腋下,身轻如燕,所有的体味都能祛除。猎人常常这么做,以至于嗅觉灵敏的动物顺风都闻不见人味。时珍找了很久也没有找到这味药,很怅然的说,山里的人也不知这味草药叫什么名字,它不来见我,大概是心气儿高傲,天赐之象也。

见不到心仪的草,他是惆怅的。草木是光阴里永恒的江湖。江湖之上,神灵端坐。世事浮躁,唯有草木从容的安静。流年似水,琐事多忘记了,唯有草药不相忘。看啊,大野寂静,每一株青草尖上,都悬挂着一滴太阳,光芒清冽。

时珍说,岳鄂郑中丞,暴食一顿,大吃热肉,结果中风了。他的外甥姓卢,是个县令,特地从远方赶来看他。这个县令也是会医术的。他掘来牛蒡根,用竹刀刮去土,粗布包了,拿石头碾压。把捣绞出来的汁液掺了蜜,加温给病人服用。结果,病人出了一身汗,好了。

他说,这个方子他亲自试用,是有效果的。牛蒡根治疗中风面肿很好,久服身轻耐老。

我才知道,原来古时候的县令也可以行医,多么有趣儿的事情。

刘寄奴。

我一直觉得刘寄奴是个人名,某次闲翻书,好像是古时的一个江湖侠客。可是,时珍没有说这件事。只是说,刘寄奴,一茎直上,叶子很像苍术。叶子尖长,长得粗糙不好看。叶面色深,叶背色淡。九月,茎顶端分开数枝,一枝攒簇十朵小花,白瓣黄蕊,和小菊花很像。

他说,刘寄奴治疗烫伤很好。先敷一层糯米粉,再把捣碎的刘寄奴敷上,伤好了不留瘢痕。他这么细致的描述一味草,读来,也觉得心里清凉。舍不得的草木,舍不得的光阴。太喜欢的草药,舍不得一笔带过,要细细的告诉你,这味草木多么的好。每一株草木,在他心里都是最美的光阴,不敢错过,不敢潦草。敬畏天地,乃是敬畏草木。

山药。

时珍说,山药,本来的名字叫薯蓣。后来为什么要改名呢?因为唐代宗名预,为着避讳,改名为薯药。叫了很久之后,又改名为山药。为什么又要改呢?因为宋英宗讳署,就改了。改为山药之后,尽失当日的本名。他说,每一味草药的名字,都是有天然的寓意和来由。这样一味药,被改来改去,失去了往日的神髓,胡乱安着一个不相干的破名字,真是不应该。他说,我为什么要详细记下来呢?是因为担心,时间久了,后人们都不知道山药的来由,以为山药为别物。

语气淡淡的,有点儿小抱怨。活人难,活个草也难。单单一个名字,被踢来踢去。难道,草比人低贱吗?人这么自以为是,生了疾病不吃草药行吗?但凡为自己舍过的万物,都应该值得尊重。

冬瓜。

时珍说,冬瓜长得很大,皮坚厚,肉肥白。瓜瓤叫做瓜练,白虚如絮,可以拿来浣练衣裳。也有妇人以其洗浴。他说,冬瓜煮食,使人体瘦轻健,要想瘦的人,可以长食。要想体肥的人,就不要吃了。妇人面黑想变白,就把冬瓜切开,用竹刀,去皮,加酒一升半,加水一升,煮烂了滤去渣滓,熬成膏,敛收,每夜涂之。如果常常用冬瓜煮水洗澡,则肌肤悦泽白皙。

他说,桃花瓣晒干了,研成粉末,涂在脸颊,则肌肤润泽细腻,非常好。又说,女子常常饮一盏姜汁是好的,一来暖胃,二来祛除身体的体味。

又去看黄瓜,他淡淡说了几句,只是说是一味好蔬菜,并没有说美白肌肤的事。于是我知道,我的朋友常常贴着一脸的黄瓜片,是白白受罪,一点效果也没有。古人美白,是冬瓜,是桃花瓣,跟黄瓜没有一个铜板的关系。也知道,古人的美人,不是以瘦为美,也有人喜欢肥一点才好。健康美,力量美,才是最美。

菟丝子。

这种草很奇怪,有些巫气重重的样子。

时珍说,菟丝子还有个名字叫松萝。它生长一定要依附在别的草木才行。依附在木上,叫女萝。依附在草上,叫菟丝。虽是同物,但依附的对象不同,药性也很悬殊。

女萝这个名字暗含深意。古时的女子,自己不能独立,须要依附男人才能讨生活。是女萝还是菟丝,取决于依附的男人,日子的好坏也很悬殊。附在木上,一直往上爬,爬到半空里去了,视野开阔之极,牛羊嚼食不到。依附到杂草上,一辈子只能匍匐在地,在乱草蓬里扑腾。依附,是一个女人的命运。

又说,这种草很奇怪的。籽实刚入土发芽时,是有根的。以及后来,攀附在别的草木上,其根自断,成了无根草。也没有叶子,却开花,花朵白色微红,香气袭人。也结果实,如同秕豆一样,色黄,入药甚佳。女萝的籽圆润饱满,不容易采到。菟丝的籽稍秕,扁,但坚硬如铁,牛羊踩过去,第二年就扎根发芽,寻找依附的草木。

这段文字不多,却细细读了好久。怎么读,都不是一味草药,是一个女人的人生。时珍不是在叙述一味草药,是告诉我们,一个女人活在世间的艰辛。幼时是有根的,根便是家。依附于别人之后,跟断了,家成了娘家。不能独立,没有赚钱的办法,就如同没有叶子。却开花,花香袭人——只能打扮自己,取悦男人。生了孩子,就如同结了籽实。嫁在高枝上的,籽实自然高贵。倒伏在草丛里的,籽实自然低贱。

延安哪家癫痫医院治疗效果好原发性癫痫病病因是什么江西癫痫病医院女性癫痫是怎样产生的呢

相关美文阅读:

爱情日志推荐

优秀美文摘抄

经典文章阅读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