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fzvgz.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情诗大全 > 正文

【流年】幽时(聆听征文·散文)

来源: 免费小说网 时间:2019-12-23 18:19:54

春雨一来,就有花要开,开在北场里,黄花红花紫花,一定要有白花,是梨花在开了,那可真是白地透彻,从北场一直开到水渠边,白岑岑,像雪怯怯地立在树杈上,风一来,淡淡香气自然浮到我的脸上。等到千树梨花都绽开了,那种白,彻彻底底征服周围的一切,尤像新嫁娘的白头纱。

水渠边的柳,路边的杨,新桑,榆树,都抽新枝了。春灌也在后半夜唤醒了洛西平原的人们,他们穿上雨鞋,拿着矿灯,迎着飒飒凉风,招呼星辰,随着梨花敲击味蕾,去触碰黄土地上凝结的第一滴露水。听那引自黄河的水漫溉一切,水声潺潺而有力,哗哗哗,浸软每一寸土地。不久星光辞去,橘日渲染平原的地平线,湿露停在野菊上,停在荠菜灰菜上,这时候小孩儿也起来,与春灌的大人来一次交接班,带着篮子和铲子,去为清明节上坟而准备野菜。

呵!这明媚的清晨真令人舒畅!有老头儿早早地在北场放羊,洛西的山羊呆呆的,白胡子,公羊健硕而深沉,但乳羊活泼伶俐,咩叫一声,令露水捧着它的嘴唇,去吮吸洛西平原送给自然的圣洁之水,它咀嚼最新发出的新草,脸上充满愉悦。乳羊,嫩草,新露,它们同是自然给予这片土地神圣的恩赐。连放羊老头儿也在这朝晖中神采奕奕了,一袋旱烟让晨光袅袅。我们雀跃在地头上,在山坎儿上,在椒园里,在我祖父的百果园里。我们寻找的野菜有好几种,像茵陈,灰菜,刺蓟,都是美味,茵陈利尿祛热,刺蓟止血明目,茵陈做成凉菜,刺蓟压出汁做成凉面,调上农家酿的苹果醋,爽口清凉而利口,从舌头到喉咙都嗅出春的气息,那是个多么爽朗清澈的季节。

在北场东畔,有个瘦老头赶着老牛在犁地。秦川牛,皮肤棕红,颈粗短,鬐甲高而宽,俊朗而结实,我们正欣赏这老牛的英姿,就被老头喊住,去帮他“压犁”。我们两个站在划犁的木梁上,给铁犁增加负重,让它犁得更深些,更透些,老头儿咧嘴一笑:“对,就是这势。”我们更欣喜于这种差事,从地这头到那头,那头又到这头,瞧着牛粪一坨坨排到我们眼前,并不厌恶,反倒是青草发酵的味道,不久这老头唤我们过去,将他抓的田鼠送予我们作为回报,他在田鼠脚上绑了根麻绳,我们秉着麻绳那头,任凭它跳呀蹦呀狂作,任凭它呲牙示威和反抗,我们拖着它去春的花海里烂漫前行。也巧是遇上归来的大人们,父亲送我一只用新枝条做成的喇叭,他将那嫩条折下,一拧,一抽,便取出白木芯子,只剩树皮,削平两头,剥去边缘的外表皮,这个喇叭便能吹响,越细的声音越清脆,若牧童短笛,越粗越低沉,若圆号,若那秦川牛在哞叫。

春天是甜味的,在于甜秫秸,祖父在百果园带回几根秫秸,就同甘蔗样,但是绿杆,剥开其中较嫩的一节,去咀嚼,那甜味渗到牙缝里,甜浆沁入脾脏,那种曼妙感如今想来也分外绝妙。若是赶上集会,我的曾祖母王老太君定会托我去老合作社门口买上几份油糕,油糕就属永丰镇的人做的好吃,原是一元七个,后来或是三个,或是两个,用个棕色的草纸包好,手托着它会烫着手,我常注视那个包油糕的黑黑的大娘,她手拿起一块面饼,在手里盘几下,沾点油,将白糖塞进去,再盘几个圈,就包成一个球,揪掉剩余的面团,将三五个这样的球扔到油锅里,那球球们都发涨起来,变作混圆的样子,用铁丝漏勺晃动一会儿,就放到一个大的搪瓷盘子里,它们刚被炸出来外表焦黄,看着,鼓鼓的,酥酥的,可真是涎水要流出来,赶紧趁热三步并作两步到家,回到家急着想吃,拿起来,不晓得如何下嘴,看看老太君如何吃它,她用嘴在油糕上咬一个小口,我便学着去做,轻咬一口,那里面全是是化了的糖浆,可不能马上去食,还是太烫嘴,应当慢慢地摇晃,将糖浆晾晾,再顺那小口继续吃焦黄的皮,那皮里面也是软软糯糯的,上面蘸满了糖浆,与酥酥的表皮一并吃下去,香甜到心尖尖上。继续咬下去,再去喝掉那晾温的糖浆,满嘴的蜜味沾在唇上,再令舌头舐去。

清明一过,便入谷雨,淅淅沥沥淋淋漓漓,将所有草木打得更绿了,悄悄的,一段时间后,天似乎更暖些了,洋槐花也就顺势开出骨朵。那一阵子,从前村到东街口,再到东堡子,无一处不弥散它的香气,平原的人们浸泡在槐花盛开的季节,老先生将棋盘和麻将桌搬到槐花树下,令两鬓沐于期中,淡云又遇上红日,染紫一个可爱的后晌。我们带着钩子,随着母亲去摘洋槐花,将长钩子钩在树上,轻轻一拧,那花就落,携起放在鼻尖,直直的被香气引出一个大喷嚏。那花一簇一簇聚集在一块,花萼上伸出白色的翅膀,娇小而繁茂,剔透如羊脂玉,很快得到一袋子洋槐花后,母亲便允我们自己玩耍。从落日熔金,到蛙声入梦,在第二天会吃到她用洋槐花做成的麦饭,家人会早早在院子里撑开方桌,在大桐荫下,去品尝这些花朵变作的美食,香糯可口,花瓣入口,清甜入喉咙,那时候我一定会美美地吃一大瓷碗,来感恩这个季节对洛西平原人的恩赐。

再暖些,谷雨漏尽,夏日欲来,这可是平原最美的季节,凉风与暖阳交合。燕儿该来了,燕儿该来了,父亲将正厅的帘子掀开,搭在门扇上,让去年飞走的黑白精灵更方便飞进来。祖父置一只纸盒子在往年鸟窝下方的地上,去盛接掉下的泥巴和污物,去年在家里长成的小燕儿会再回来。我那时放学归来,走到正厅门外,瞧一对燕子倏忽飞过头顶,又遽然飞出。辛勤交替,用泥巴去铸造家园,燕子可真是个浪漫而忠于爱情的精灵,不久这两位就筑成一个两口之家,就该添丁了,“妈妈”将蛋产在窝中,父亲日夜忙碌去备足食物,待到小小燕儿孵出,燕儿爸妈又该忙活起来,就只听那小东西们在不停叫唤打扰我睡眠,它们嗷嗷待哺,等待一份又一份父母带来的餐食。等到褪去绒毛,换上黑白衣裳,就该教它们飞了,有翅膀的生灵真叫人羡慕,御风而行,是多么自在的事情,我曾搭着梯子将小小燕儿“偷走”装到一个纸盒里。燕儿父母简直伤心欲绝,在正厅的门外门内慌张盘旋,盘旋再盘旋,呼唤又呼唤,不知燕子是否有泪腺,觉得那时该是急哭了。我母亲见况责问与我,我老实相答,又搭上梯子将小小燕儿重归窝内。失而复得之喜悦充盈整个厅堂,那天上的生灵在某片秋叶掉落之时,携家带口回归蓝天,我就只有等待着它们明年再回来。我们尊重这些自然的生灵,它们也将去护佑我们一家,祈福我们一家。

一晴方觉夏深了,阴阴夏木,黄鹂啼啭,还有一种鸟儿,替洛西人焦急起来,它瞧见麦浪翻覆金海,麦香透到四野,呼唤“快收快割”“快收快割”。洛西平原的人们才到了最忙碌的季节。我们也迎来了最有乐趣的假期——芒假。太多的果子在这时也熟了起来,我耷拉着肩膀,拖着凉鞋,去后院子打桑葚,那绿葚是涩的,必然不能吃,红葚太酸,得到紫葚,那真雀跃起来,打来也不会洗,含于口中咀嚼起来,汁液将牙齿全染作紫黑色,呲着牙齿向大人展示成就感和喜悦感。芒假,还得忙起来,去与许多孩童一并“捡”麦子,收割机隆隆声响将平原带到一个金灿灿的时节,它割去的一茬麦子后,还剩余许多漏掉的麦穗,我们的任务就是去捡它们。每年我捡到的麦子会被祖母用棒槌敲打出麦粒,装到一个袋子里,收假了,我们的黄金时节也结束,背着自己的麦子去交予学校。再要有这么久的假期就得等到暑假,暑假北场种的西瓜熟了,桃也熟了,偷瓜可真是个技术活,当时的大孩子们总会被瓜农逮到打一顿,所以我万万不敢去偷瓜,我却偷过桃,不过很受罪,因为我偷到桃子总要把它藏在衣兜里或是衣服下面,这样衣服上沾满桃子的毛,痒的人上蹿下跳直至皮肤过敏。这样的夏,在雷阵雨中大排场地过去,不久,后院的枣子也熟了,北场千树的梨子熟了,苞谷密密麻麻站在黄土地上,一个更令孩童欣喜的季节又到了……

一片泡桐的叶子枯死在深秋,北风将其吹落到屋檐上,冬天来了,就要下雪。它被覆盖上一层白雪,窥视我的幽时。

有天晚上,我梦见那只燕子飞到很高很高的穹宇中,不再回来,无数花开了又骤然卸了,这片平原突然没有了任何声响,一切都变得苍茫,一切都被毁弃,我仿佛忘记了曾经生活过的地方,忘记太多太多我脑海里印刻的故事,这变迁的年岁我再也找不到我神圣的起点,我看见道路换了方向,看见青墙换了质地,所有的往事只能够变成掘土机下破碎不堪的瓦砾。我记忆里所有的人都随那太阳西落而老去,死去。

用丙戊酸钠治疗癫痫疾病有用吗西安市最专业的治羊角风医院是哪里武汉癫痫治疗哪家好

相关美文阅读:

优秀美文摘抄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