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fzvgz.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写景散文 > 正文

【柳岸•恋】黑妹

来源: 免费小说网 时间:2019-11-11 12:39:50
家里失去了以往的温馨与甜蜜,年轻貌美的女主人娜娜心情不好,确切地说,是因为遭遇到了暴风骤雨般的打击,导致黑妹与娜娜原本幸福快乐的生活变了味。黑妹乖顺地伏卧在绘有花纹的地毯上,睁着两只惊恐的大眼睛,满脸忧伤,不远不近中望着昔日里美艳娇态的主人娜娜一夜之间花容尽失,像一头发狂的母狮怒吼着。她一会儿自言自语,骂男主人没有良心,连禽兽都不如,一会儿怒目圆睁乱扔东西,歇斯底里发泄心底的不满。哦,对了,昨晚还摔坏了酒杯,吓得黑妹走路都要格外小心,生怕被玻璃碴子扎了脚。尽管如此,黑妹不怪女主人,因为当时她喝醉了,无法控制自己失去理智的情绪才这样做的。   黑妹善解人意,也纵容了娜娜的脾性。      二   回首往事,黑妹的心沉沉的,宠物常态下俊美的狗模狗样也变得蔫里吧唧的。   两年前的一个星期六傍晚,也就是黑妹来到新主人娜娜家刚刚三个月的时候,娜娜带着黑妹在一个僻静的公园里溜达,遇见了一位长相英俊的男青年,通过他们的争吵,黑妹了解到原来他是娜娜的前男朋友小张。小张很生气地质问娜娜:“这大半年你跑哪去了?让我找得好苦,手机号码也更换掉了,你想干什么?”   看娜娜面露难色,低头不语,他又说:“你为什么这么狠心地要和我分手?我们是大学里同学们眼中最看好的最幸福的一对,指望着毕业后结为伴侣,可你却跟我提出分道扬镳,不同意就玩失踪,你为什么和我分手?我哪一点对你不好?”   黑妹大气不敢出,躲在一棵大树后面,听娜娜小声地自言自语道:“你能给我买别墅吗?你能给我每月两万元的生活费吗?你能买得起黑妹吗?我已经有人了,你就别再问了,以后也别来找我了。”   “他是谁?你说!他为什么要在我们之间插一杠子?横刀夺人家的爱?”小张双手抓住娜娜的肩膀,急切地质问道。   “你管人家是谁?不是人家横刀夺爱,是我要跟人家好的,你管得着吗?”娜娜烦恼地回答着前男友的话,甩开了他的手。   “行,既然你做得这么绝情,我无话可说了。”小张说完,含着悲愤的泪水气呼呼地走了。   唉!目睹一对曾经相爱的情侣缘分已尽,不得不惨痛分手,黑妹长叹了一口气。它看到小张虽然因为娜娜的移情别恋暴跳如雷,但眼神里还是恋恋不舍的。郎才女貌,如此般配的年轻人就这样无缘牵手了,黑妹心里感到特别的难受,它真搞不懂:人类的感情怎么这么脆弱?说变就变了呢?   思绪回到现实,一个激灵,可怕的昨天让黑妹更加胆战心惊了……      三   昨天也是周末,对黑妹来说又是一个极其恐怖的日子,也是主人娜娜倒霉的一天。上午,娜娜接了一个电话,估计是男主人打来的,告诉她星期天带她去郊游踏青,还可以带上黑妹。自然,黑妹与娜娜都欢欣鼓舞,开心不已。放下电话的娜娜抱着黑妹抚摸亲吻,说了很多柔情蜜意的话,还给黑妹洗了澡。随后,娜娜换上了性感漂亮的花色长裙,化了浓浓的妆,涂了猩红色的唇膏,拎着小小的坤包,眉眼动人,婀娜多姿地带着黑妹出门了。她对黑妹说先去吃点东西,再到超市买些第二天出游带的食物。   黑妹愉快的心情无法言表,它被娜娜抱着进了肯德基餐厅,吃了美味可口的食物后,去超市买东西。路过珠宝店时,娜娜突然想进去看看,就抱着黑妹心情愉悦地走了进去,主人高兴,黑妹自然也幸福。   黑妹今年三岁多了,是一只品种金贵的德国宠物狗。是两年前男主人花六万元的高价在狗市上买的,是送给娜娜25岁的生日礼物。它永远长不大的小小身体,浑身的黑毛油光发亮,长长的耳朵,大大的眼睛一眨一眨闪动着温情,十分让人怜爱,让娜娜一见倾心,抱在怀里不忍弃怀,并起了一个很有人情味道的名字:黑妹。   噢,说起男主人,黑妹心里还是有点意见的,主要是不知怎么回事,男主人经常不回家,让娜娜望眼欲穿,等好久好久才来一趟,说什么工作忙,出国考察了,又到哪个大城市里去开会了什么的。即使回家来一趟也是到晚上来,且匆匆忙忙的,与娜娜亲热缠绵上一阵子,再给娜娜一些百元钞票,就在娜娜喜滋滋半跪在大沙发上数钞票的空挡悄悄离去,急得黑妹想提醒娜娜把他留住,可娜娜此刻像是钻到钱眼里了,任凭黑妹上蹿下跳也醒悟不过来,仍然陶醉在数钱的喜悦里。黑妹只好跳到窗台上,目送男主人下楼后开着他的高档轿车一阵风似的扬长而去。   黑妹经常纳闷:他工作到底是干什么的呢?为什么总是夜深人静的时候才来?难道他是专门抓小偷的吗?为什么总是那样行色匆匆,鬼鬼祟祟呢?好像在干什么见不得人的事情似的,怕别人发现。黑妹真有点捉摸不透,它是多么希望男主人常回家看看,陪陪老婆,因为黑妹听到他亲昵地叫娜娜“老婆”,但大多数时间是叫“宝贝”的。因为娜娜太孤独了,太寂寞了,除了自己,没有朋友来找她玩,也很少有亲戚朋友来电话聊天。黑妹知道,这是男主人给娜娜的约法三章:不许带朋友来家里玩、不许告诉家里人和亲戚自己住的地址、不许到市中心去逛街。黑妹知道这是怕娜娜遇到熟人。总之,男主人把娜娜像金丝鸟儿一样藏在这座远离市区的高档楼房里,可能觉得更安全。   “唉!他在怕什么呢?”黑妹真是迷惑不解。它可怜娜娜,它觉得娜娜宛如一朵娇艳而带刺的玫瑰,正在这所装修豪华的大房子里无人问津,一天天枯萎、凋谢下去。   琳琅满目的珠宝店里,娜娜悠闲自在地边走边看着,黑妹耀武扬威地跟在身后,俨然一副阔太太带宠物狗买金银珠宝的富贵画面。突然,几乎是同时,黑妹和娜娜看到了男主人,只见他领着一个风韵犹存的半老徐娘在珍珠柜台前挑选首饰,旁边还站着一位中学生模样的女孩儿,显然就是其乐融融的一家人在逛街购物。咦?怎么回事?黑妹和娜娜都愣住了,触景生情,黑妹来了个脑筋急转弯,情不自禁地把男主人身边的那个女人跟娜娜做了比较,抛开对娜娜的感情,它理智地观察分析:不论长相与年龄,风度与气质,那个女人比娜娜差远了。哼!黑妹从鼻子里不屑地哼了一声。   恍惚中,从震惊中醒悟过来的娜娜快速抱起黑妹,躲在了男主人看不见的地方。黑妹感觉到娜娜抱它的手在发抖,心房里面“咚咚”作响,好像有人在里面敲鼓。只见男主人把买好的珍珠项链毕恭毕敬地戴在那个老女人脖颈上,潇洒地刷了卡,然后被老女人挎着胳膊,招呼着小姑娘,喜笑颜开地离开了珠宝店。   黑妹被娜娜抱在怀里跟踪他们,它大气不敢出,知道这个时刻很重要,充满了神秘和刺激。发现他们三个人又去了蛋糕店,买了一个大大的生日蛋糕后,过了马路,接着向一个高档酒楼走去。   娜娜气得浑身发抖,咬牙切齿地对黑妹说:“黑妹,咱们回家。”      四   回家后的娜娜,不停地打电话给男主人,听到的只是手机关机的提示音。娜娜气急败坏,拿起房间的东西乱摔发泄脾气。   月上西楼,万家寂静时,男主人来了。黑妹很会察言观色,又加上讨厌这个男人,不想理睬他,就躲在了窗帘后面观看室内动静。   只听得客厅里一阵吵闹,男主人对娜娜低身下气地说:“我不是正在离吗!你得再给我一点时间。”   “你骗人!我给你的时间还少吗?可是你真的想过离婚吗?”娜娜悲悲戚戚地怒斥道。   “我没有骗你呀!真的,我和她分居两年多了。”男人撒谎面不改色心不跳,连悄悄藏在角落里偷看的黑妹都感觉他厚颜无耻,真的看不下去了。   “胡说!你到现在还在骗人,我一个黄花大闺女,二十二岁跟你到今天,五年了,过两三年就奔三十岁了,该不是你这么多年一直在骗我?我问你,你分居了怎么还陪她买首饰、过生日?”娜娜一口气把压在心底的话全部抖落了出来。   “怎么?你还跟踪我?你太过分了!”男人听娜娜揭穿了他的鬼把戏,换了一副嘴脸,恼羞成怒中狠狠地说。   “是我过分还是你过分?”娜娜声嘶力竭地吼叫,把黑妹也下了一大跳。   “整天好吃懒做,靠男人来养你,还不满足?你想干什么?”男人的话里透出了鄙视厌恶的味道。   “离婚!你不是口口声声地说早就不爱她了吗?你不是赌咒发誓离婚后跟我结婚吗?那你离呀?为什么不离?”娜娜痛哭流涕,声泪俱下。   “离婚?开什么玩笑?跟你结婚?就你这个泼妇相?你做梦去吧!”男主人接着气呼呼地又说,“为你离婚?哼!想得美!”说完,摔门而去。   黑妹颤抖着身子悄悄从窗帘后面的墙角里出来,看见娜娜披头散发坐在地板上嚎啕大哭。   从此,男主人再也没有来过。   过了十多天,有人敲门,黑妹紧张地随着娜娜到门口看,来了三个人,两男一女。那个女人,黑妹扒了皮都能认识她,她就是男主人陪着到珠宝店购买珍珠项链的老女人。在她肆无忌惮地拍门声中,娜娜惊慌失措地打开了门,三个凶神恶煞般的人闯了进来。   老女人一挥手:“给我砸!”   两个恶棍男人一顿乱砸,茶几上的玻璃杯和电视台上的摆设被摔在地上,响声震耳欲聋,吓得娜娜双手捂着耳朵,蹲在沙发旁瑟瑟发抖。当看到那个气势汹汹的老女人抓住娜娜的头发往墙上撞时,黑妹实在忍不下去了,真是欺人太甚!它鼓起勇气,猛地扑向老女人的腿胡乱撕咬着,老女人惊叫中反应了过来,气急败坏地抬起穿红皮鞋的脚,一脚把黑妹踹到了几米远的花盆旁,疼得黑妹“吱吱”乱叫,娜娜赶紧上前把黑妹抱在怀里。   临走时,折腾够了的老女人一手叉腰一手指着缩在角落里发抖的娜娜,声色俱厉地呵斥道:“你听着,给你两天时间搬走,后天我们来收房子。告诉你吧,像你这样的贱女人我老公多的是,我发现一个收拾一个。赶紧收拾好你的脏东西给我滚,滚得远远的,别让我见一次打一次。”说罢,招呼两个男人扬长而去。   第二天,娜娜收拾好东西,含着悲愤的泪水,抱着黑妹,拎着皮箱,离开了这个曾经无数次给了娜娜和黑妹快乐和梦幻的“家”,告别了这个令人伤心的地方。      五   黑妹跟着娜娜住进了一个出租的小公寓里。   黑妹的心里好痛好痛,因为失魂落魄的娜娜整天整夜不说话,垂头丧气,神情很沮丧,也不收拾打扮自己,晚上常常因为睡不着觉,就起床抽烟喝酒,平日里也是靠吃外卖打发虚幻的日子。好歹娜娜还有一点储蓄和值钱的首饰,够黑妹和她紧紧巴巴度日子。相依为命的处境让黑妹更加体贴娜娜,它学会了察言观色,听娜娜的话,看娜娜的眼神也比以往更加温存和乖巧了。   这样空虚、寂聊的日子过了大概近一年。   一天,电视里播放一个电视剧,里面有一个大企业的老总因违法乱纪,吃喝嫖赌,被人举报后依法双规查办了的镜头。咦?怎么了?黑妹看见边吃薯条边盯着电视屏幕观看的娜娜一个机灵,猛然站了起来,扔掉手中的薯条冲向电脑。黑妹赶紧跟上去,发现娜娜端坐在电脑荧屏前,神色凝重地在键盘上敲打字,不一会儿,打印机里慢慢吐出了一张有字的纸,黑妹跳到电脑台上,想看看密密麻麻的究竟写了些什么,但苦于不识字,也无可奈何了。   这天晚上,不知是激动还是什么原因,黑妹发现娜娜一夜都碾转反侧,无法入睡,不停地抽烟,一直熬到天大亮。   次日中午,黑妹被娜娜带到一个路边的邮筒旁,见四下无人,娜娜将昨晚搞好的一封信郑重其事地投进了那个邮筒。   也许是地址写错了吧,这封信石沉大海,杳无音讯了。时隔半年后,终于,黑妹看到娜娜盯着一张报纸在发笑,眼里喷射着怒火,性感的嘴角还带着些嘲讽的意思,报纸上醒目地写着某某人被依法带去审查了,黑妹还看到文字的旁边有一张大大的照片。黑妹惊呆了,照片上正是那个好久不见、曾经气宇轩昂的男主人,怎么还带着明晃晃的手铐?黑妹真是又搞不懂了,男主人上了报纸,像犯人一样戴着手铐,娜娜怎么就高兴成这样了?   唉,人类真麻烦,一个个虚心假意,冠冕堂皇,爱来恨去,吵来闹去的,确实难以捉摸,不管怎样,看到今天女主人笑了,黑妹也笑了。      六   平淡孤寂的生活日复一日地过着。   某晚,黑妹发现娜娜打开了手提电脑,敲打了几分钟后,沙发旁边的打印机里就“嗞嗞”地吐出来了一张表格。娜娜拿着纸张一边看一边用手抚摸着黑妹说:“黑妹,明天我要去找工作了,咱们的钱快花光了。”   几经周折,几年来整天赋闲在家,几乎没有任何工作经验,像金丝鸟一样好吃懒做,被人包养着的娜娜,因为缺乏足够的职场竞争能力,虽然是大学生,只能找到一份超市营业员的工作。   打工的日子很辛苦,为了养活自己和黑妹,娜娜脱下了高档的睡衣,换上了朴素的工装,骑着单车,单车的车筐里带着黑妹和午饭,每天按部就班地去超市上班。   娜娜的工作一般是整理超市的货架,上货、下货,经常跑前跑后忙得顾不上黑妹,黑妹呢就自己在超市里玩,它很听娜娜的话,不乱动超市的东西,玩到该吃饭的时候就去仓库找娜娜,娜娜就把自己从家里带来的饭分一半给它吃。尽管吃的饭质量比以前差远了,但看到主人辛苦工作挣钱养活自己,黑妹在感激娜娜之余内心也是很欣慰的。   这是一个下午,黑妹在超市的糕点柜台前溜达,突然看见一个男顾客很面熟,它手抓着脑袋苦思冥想,终于想起了这个人是娜娜的前男友小张。它的心一阵激动,想赶紧把他领到娜娜跟前去,可柜台离娜娜干活的地方还有好长的一段距离,它想“汪汪”叫,引起娜娜的注意,可是超市规定宠物不能乱叫。眼看着这个男人把选好的饼干装在购物筐里后向收银台走去,黑妹急坏了,怎么办?它急中生智,猛扑上去,咬住了男人的裤腿。   男人一惊,慌忙中踢着腿想甩掉黑妹,黑妹死死咬住不放,男人不由自主地乱叫,引来了很多顾客观看,超市保安也急匆匆赶到了,大家上前抓住黑妹让它松口,黑妹就是不松口,保安实在没有办法,知道是员工娜娜的宝贝狗狗,只好快速去库房把娜娜叫来了。   见到自己的宠物咬住了顾客,娜娜忙不迭地道歉着,赶忙蹲下身子抓住黑妹,黑妹见是娜娜来了,才松开了一直用全身力气咬紧的牙关。当娜娜抱着黑妹再次向男顾客道歉时,双方都愣住了。   “娜娜,是你?你怎么在这里?”小张急切地问道。   “我不在这里,你以为我在哪里?”同样诧异的娜娜捋着黑妹的毛,不咸不淡地说。   “你不知道我一直在找你吗?你几点下班,我们好好聊聊。”小张几乎喜出望外。   “好吧。”矜持片刻后的娜娜答应下班后和小张在超市对面的茶餐厅会面。   原来娜娜的前男友小张自从那次在公园和娜娜吵架分手后,一直忘不了娜娜,又不知道娜娜现在住在哪里。他分析过娜娜的处境,凭他对娜娜的了解,断定单纯而虚荣心比较强的娜娜,肯定是被某个老男人用金钱给骗了,结果一定是被玩够了、厌倦了就会把她抛弃,所以他曾多次去那个公园里找娜娜,却一直没有遇到。   春光明媚的三月,桃花盛开的季节,有情人终成眷属。黑妹参加了娜娜和小张的结婚仪式。在黑妹眼里,穿上婚纱的娜娜是世上最美的新娘。      武汉的癫痫病医院哪家好呢辽宁专业治癫痫的医院女性为什么会患癫痫病啊?癫痫不用药物可以吗

写景散文推荐

优秀美文摘抄

经典文章阅读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