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fzvgz.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爱情诗句 > 正文

【流年】东岸豆腐(散文)

来源: 免费小说网 时间:2019-12-23 16:21:05

夏日岭南,一场暴雨过后,大地瞬间冷却,空气中漂浮着一丝丝温润的凉气。爷爷望着顺着屋檐青瓦滴落的水珠长叹一声:“东岸豆腐佬很久都没来了吧……”

爷爷好吃,也挑食,并不是很多东西都不吃,而是吃得很讲究,毕竟他拥有一手好厨艺。他厌恶一切机器制造的食品。在他的世界观里,只有纯手工食品才够做工精细,才够原汁原味且营养丰富。所以,对于日常的食物,他有着自己特殊的癖好,东岸的豆腐、潭呈的粉皮、镇隆的杨桃鸭,还有阳春的米酒都是他的心头好。

东岸是一个地名,也许是因为地处河之东而命名。这里的人沿袭了祖上对传统手工艺人的叫法——“地名+所卖品”,所以“东岸豆腐”是大伙儿对东岸边上卖豆腐的李爷爷的称呼。李爷爷年逾花甲,满头银发,中等身材,身体似乎不太好,脸上总少了些血色。东岸离十里并不近,走路要一两个小时才能到村里,所以李爷爷每隔三四天才会骑着他的老式“二八”自行车载着两大水桶的豆腐来村里叫卖。

豆腐好吃便宜又下饭,广受讲求实惠的农村人的青睐,李爷爷的豆腐卖五毛钱一斤,比集上要便宜一两毛钱,而且更新鲜嫩口更软滑,所以李爷爷的豆腐转完我们村也就卖的差不多了,这也是李爷爷不辞路远把豆腐拉到村里来卖的主要原因。算起来,李爷爷已经差不多一个月没来过村里了,多日没吃过豆腐的爷爷自然馋得不行了。爷爷打算明天带我去东岸看望李爷爷顺便买几斤豆腐回来,贪玩的我竟兴奋了一个晚上。

第二天清晨,昨日被雨水淋浸过的泥土尚存湿润,路旁的野花野草还沾着清晨的雨露,我和爷爷就出发了。走出村口,沿着大路一直走,然后穿过集市,过了桥,进到东岸边上的村里,又走了许许多多蜿蜒的小路,在路的尽头,终于看见一大一小两所木屋,以及木窗里头忙活着的李爷爷和一个十一二岁的瘦黑男孩。还没到屋门口,爷爷就喊了起来:“老李,今日噶豆腐好唔好咯(今天的豆腐好不好啊)?”李爷爷顿时眉开眼笑,手里一时半会儿还停不下来,便示意小男孩出来迎接我们。男孩跑出来甜甜地喊了一声:“梁爷爷好,赶紧进去坐吧。”

“好,好,好。”爷爷点点头,一手拉着我,一手拉着男孩进了另一间小木屋。屋子很小,只有一张床,一张木桌和几把椅子,还有一个木箱、一个米缸,再就没有了。三个人站在屋子里,显得房子有点局促。小男孩一会儿拉椅子让座,一会儿又给我们倒茶,很是殷勤。李爷爷过了一会儿也进来了,坐下和爷爷寒暄了几句,便吩咐小男孩到厨房去舀两碗豆腐花给客人吃。爷爷推说才吃的早餐不饿不用忙活了。李爷爷摆摆手示意他去厨房了。爷爷见拗不过,把我也支去厨房帮忙了。

厨房在豆腐坊的旁边,木瓦结构,看起来并没有我家的砖瓦厨房宽敞,却亮堂许多。里头有一大一小两个锅,大锅比我们家的锅要大两三倍,锅底的干柴哔哔啵啵地烧着。男孩小心翼翼把大锅锅盖揭开,蒸汽腾腾,里面满满一锅雪白雪白的胶状豆浆。男孩对我说:“能吃了,把案板上的碗拿过来吧。”我连忙递给他两个宽口白瓷碗。他舀了两大勺豆浆,然后把锅盖盖好,又从旁边的木橱柜里拿出一个胶瓶,往碗里滴了几滴白色液体(后来我才知道那是石膏浆,凝固豆浆专用的)。

我好奇地问了一句:“哥哥,为什么要滴这个呀?”

男孩一边加糖一边认真搅拌碗里的豆浆说:“滴了这个再搅拌就成豆腐花了。”

几分钟后,豆浆果然凝固了,散发出香甜浓郁的气味。原来这就是传说中的豆腐花啊,我默默地咽了咽口水。

我和男孩一人捧着一碗豆腐花回到小木屋,男孩双手把豆腐花捧到爷爷面前,爷爷屈起中指敲了敲桌子以示感谢,然后把碗接了过去。我效仿男孩,给李爷爷捧上豆腐花,李爷爷哈哈大笑说:“李爷爷不吃,我们天天吃呢,你快趁热吃吧。”我转头看看爷爷,爷爷微笑点头,我便坐下吃了起来。豆腐花香甜可口、软软滑滑的,口感像蒸鸡蛋羹,味道却更胜一筹,不一会儿我就吃了个碗底朝天。

吃完豆腐花,爷爷还带我去豆腐坊转了一圈,李家哥哥在旁边给我讲解了制作豆腐的工具和流程。豆腐坊进门处有两大盆水生豆芽,再进去有好几袋黄豆,最里头是豆腐坊的核心构造。制作豆腐时,先用人力推动的小石磨把豆子磨成豆浆,然后豆浆会顺着石槽和管道流进特制的榨豆浆的布袋,在大铝盆里把豆浆榨出来,过滤掉豆渣,然后把豆浆煮沸,再加入盐卤或者石膏浆搅拌至胶体状,最后把胶状豆浆舀进铺好包布的木盆,再轻手把包布包好,晾二十分钟左右即成鲜嫩的水豆腐。豆腐干的做法则更复杂一些。我们转出豆腐坊的时候,李爷爷的水豆腐已经做好了,用透明塑料袋装了两大袋。爷爷接过豆腐,拿出两块钱递给李爷爷,李爷爷也不推脱,接过钱直接塞裤兜里去了。

李爷爷甩了甩手上残留的水珠问道:“再坐一会儿吧?”

“不了,想去一趟集市,完了还得赶回家吃午饭,下次再来也是一样的。”爷爷和李爷爷互相摆了摆手就算道别了。

小男孩说:“梁爷爷再见,你们下回一定再来啊。”

爷爷笑着摸了摸他的头说好。

我走出两步猛然回头喊了一句:“我们还会来的,李爷爷,拜拜,哥哥,拜拜。”

爷爷提着四斤豆腐走在凹凸不平年代久远的石板上,我拉了拉爷爷的衣袖问:“爷爷,刚才那个哥哥是李爷爷的孙子吗?”

“不是,是他儿子。”

“他儿子怎么这么小?哥哥他妈妈怎么不在家呀?”

“李爷爷是中年得子,哥哥他妈妈生下哥哥没几年就去世了。”

“哦,那李爷爷为什么那么久都没到村里去卖豆腐了?”

“李爷爷的女婿是个赌鬼,欠债太多还不了就逃到外地去了,李爷爷的女儿带着儿女回娘家避避,没想到追债人追上门来了,李爷爷没办法,只能拿出攒了很久的五百块钱给他们,自行车也让那帮强盗给抢走了,所以就不能骑自行车去卖豆腐了,只能和他儿子挑着豆腐到集上或附近村里去卖。”爷爷絮絮叨叨地说了一大堆,也不管我听不听得懂。

“那,那个哥哥还念书吗?”

“钱没了,李爷爷身体又不好,哥哥也只能回家帮忙了。”爷爷不愿意再继续这个话题,转问我说:“明年你哥哥也该上学了,你去不去啊?”

“去,怎么不去,我要上学,我终于可以上学啦。”

武汉市做癫痫医院治疗癫痫疾病用拉莫三嗪有效吗长沙中西医癫痫医院

相关美文阅读:

爱情诗句推荐

优秀美文摘抄

经典文章阅读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