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fzvgz.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爱情宣言 > 正文

【流云】老胡打官司

来源: 免费小说网 时间:2019-11-11 13:42:23
摘要:老胡不是律师,却代表单位打了不少官司。因为知已知彼,因为善于捕捉有利的信息,他赢了。在法庭上,他开过玩笑,也骂过人。他想当一回原告,到退休也未能如愿。 在单位,老胡被称为“万金油”是有些道理的。身上哪里疼哪里痒了,擦些油膏抹抹,还真能暂时缓解一下。单位遇到一些没有具体落实到部门或责任人的事时,把老胡推出去,再棘手的事也总会迎刃而解的。   这一次,老总又惹上麻烦了。   市里有两家供电企业,一家是国家电网,叫电业局。老总这一家属地方电网,称电力公司。一个仗着电力部势力而财大气粗,这一边则依赖地方保护而充王充霸。两家企业在一块地皮上挣饭吃,相互间争抢用电客户的事是家常便饭了。早些日子公司老总发现一家老用户有改换门庭投靠对方的迹象了,于是安排工人把电业局刚架往用户的输电线剪了,把电线杆也放倒了。这一闹惹出了麻烦,法院的传票送来了。国家电网状告地方公司不正当竞争,请求法院判令赔偿损失8万元。   开庭的日子眼看快到了,谁去当这个“被告”岀庭应诉还找不到合适的人选。老总自己是断然不肯去的,万一输了官司岂不丢了这法人代表的面子?   “叫老万去如何?”书记对用电科长和老总说。“哪个老万?”“万金油老胡呀!”“不行不行!”科长头摇的跟拨浪鼓似的。他说老胡当个什么文艺宣传队队长呀,球队领队呀,职工培训主任,调解主任等等的都行,那都是关着门在自家里鼓捣。这对外的活,还是去当被告?不行不行。看看也寻不出更好的人选了,老总一咬牙“让他去试试吧,单位第一次惹上官司,就让他去趟趟水。输了官司也没事,反正我们做的也是过头了一点。”   老胡来了,老总不怀好意地倒了杯水。   “老万!我想着你去打这场官司最合适,虽说你专业知识差了点,人又老是嘻嘻哈哈,也没句正经话。但是......”   “你别但什么是了,我才不想去呢!又没啥油水!”   说是这么说,老胡还是就事论事,谈了自己的一些看法:一是原被告是同行,技术上的问题都懂,法庭上不会纠缠。法官又不懂我们的行业知识,也不敢引深技术层面去探讨;二是原告属电力部,被告归水利部,部与部都有自己的法规,都是国务院认可的,法官还敢说谁对谁错么?老胡最后还说,听说了原告方法律顾问是本市数一数二的“铁嘴”,对他的提问我们要有充分准备,向他发问则要岀其不意,攻其不备,打他个措手不及。   “哈哈!你原来早就介入了?就是你!让你作为全权委托代理岀庭。法庭上你讲的一切我都认可。”   老胡没办法了,还得承认老总平时对他是很尊重的。   开庭了,法官也知道这案子好难拍板。原告是强龙,被告是地头蛇,判谁败诉都不好向上面交差的。不是在正儿八经的审判庭,也不公开审理。就找了间会议室,审判长、审判员、书记员端坐一头。原被告按法院指定各來了八个人,分坐两边。原告方除法人代表外,两名律师,五位旁听。被告这边老胡也邀了一位本市学院法学教授为委托人,六位旁听。很明显,三张嘴对两张嘴,原告占了些优势。   起诉,答辩按审判程序进行,公说公有理,婆说婆有理,互不相让。把个审判长审判员听得云里雾里。   法庭辩论开始了。原告方铁嘴律师滔滔不绝,历数被告不正当竞争的种种作为。   老胡喝着热茶,笑眯眯的听着,从上衣口袋中摸岀些纸片,不紧不慢翻来翻去地摆弄着。   轮到被告了,就见老胡推开茶杯,把那些纸片往桌上一嗑,逐张拿出,对原告的举证一条条予以推翻。完了又从屁股后面摸岀一张纸,回敬了原告个一二三四五。铁嘴律师不断和他的同桌交流着,时不时又翻着法典。   暂时休庭时,两位在洗手间不期而遇。   “老胡,你真的好记性,都没见你用笔记录,回答我的问题竟一条不落。”   “不好意思,你都是按照我准备好的纸片片在提问呢,谢谢支持了!”   原告律师递过自已的名片,老胡连连道谢“知道大律师昨晚才从外地赶回,仓促应战。咱们各为其主,请多包涵!”   庭审从早上八点半直到中午一点,审判长最后宣布择日宣判。旁听双方议论纷纷,各有说辞。原告那边说“这长沙佬好讨厌,嘴巴两块皮,怎说总有理。”被告同事则说“万金油还真叫万金油!”   “有了初一,就有十五”。   老胡上一回出足了风头,不久就又被赶进了法庭。还是被告,只是名次靠后了一些,叫第二被告了。   公司所在路段有家街办工厂,向银行贷款时被要求有担保人,于是就被街道办主任就瞄中了。公司在路段要生存,现管的官也不能得罪的。两年后街办厂开不下去了,银行催还贷款起诉到了法院。街办厂第一被告,担保方负连带责任成了第二被告,明摆着电力企业效益好要让它代人受过。   三家人马汇齐了,等待开庭时在外面闲聊。银行的委托律师是位三十出头的美女,街办厂请不起律师,也知道欠债还钱天经地义,稳输的官司。厂长硬着头皮,等着挨骂来了。老胡心里没底,心想着那厂子没啥资产抵押了,公司肯定要替它还债。知道几位都是本地人了,老胡用当地方言套起了近乎。   开庭了,美女律师宣读起诉状。刚才还一口本地方言呢,这会儿普通话嘎嘎地,真好听。   该老胡了,他想放松一下,于是开了个玩笑。“报告审判长!我不会讲北京话。”法官笑了,“法庭上可以使用本地语言。”就见那美女律师怒目圆睁:“我抗议!抗议被告委托人对我人格侮辱!”老胡装着糊涂,厂长偷偷傻笑,法官也憋不住了。   审理很顺利,三方全认可的事实,板上钉丁。法官正想着是否进行调解呢,老胡就正儿八经了;“审判长!我想请教原告方一个问题。“经过允许,他向美女发问了,银行发放贷款要遵循什么原则?放贷方对贷款人在使用贷款过程中要不要进行监督?如果贷款方因改变贷款的用途造成还贷困难,银行放弃监督要不要担责?见都不吱声呢,老胡又说了;“刚才,就在开庭前我们闲聊中,这位厂长说了,申请了流动资金贷款后,见钢材生意赚钱于是去倒腾钢材,结果亏了。我请求法庭对当时贷款文书认真查验。”美女沉默,厂长愣然,审判长点了下头。   最终,法庭判定银行承担部分责任,老胡公司减少了五万元损失。   回家后嘻皮笑脸给老总报告:“怎么样?少损失五万,弄点回扣不?”   “回你个头!走!请你喝酒去。”   别看老胡老嘻嘻哈哈的,发起火来其实吓人。有一次,还是被告,他在审判庭上把对方律师骂得硬是低了头。   一个22万伏变电站建在了城郊的一座山丘上,电能顺着一根根银线流向千家万户。变电站西边的围墙外边是一个不大的小村落,零零散散地居住着十几户农民,传统单一的耕作方式使他们仍然相对贫穷。   忽然有一天,也不知哪来的高人为他们指出了一条生财之道:藉口变电站的一根出线电杆栽在了荒山坡上,还有一根拉线深埋地下,可向电力部门要求补偿。一种前所未有的积极性于是被调动起来了。时过不久,法院又将传票送到了公司。因电杆和拉线侵占了农民的祖坟山地,请求法院判令电力公司赔偿人民币六万元。   法院开庭了。与以往不同的是,为了应付上级对法院的一项什么检查,本案庭审将全过程录相。也是想有点气氛吧,还要求原被告双方组织人员旁听,整个审判庭几乎坐满了人。   随着审判长一声宣布,庭内变得鸦雀无声。老胡规规矩矩地坐在被告席上,原告席上坐着的,是两位年长的村民代表和他们请来的律师。村民代表从一个破旧的纤维袋中摸索出一本发黄的不像书的“书”来,这是他们家族的《族谱》。还有就是一张摁满了村民手印的证明材料。面对摄像镜头,分明显得有些紧张。   轮到老胡答辩了,几句理直气壮的开场白后之,他一下子想起了开庭前双方旁听人员的对话。想到了农民们为了这场官司挨家挨户凑钱的情景,想到他们为了筹措律师代理费一千元和无法预料会该谁付出的诉讼费用,卖掉了生蛋的母鸡,又卖掉部分口粮的情景。老胡失态了,声音一下子低了八度,心中竟涌出了一股酸楚。已经拟就的答辩状被他刻意修改得尽可能的委婉。此时,他完全忘却了摄像机镜头会无情地记下他的无奈,他的狼狈。   终于宣判了,法律无情,法庭不予支持原告的诉讼请求。荒山坡上电杆和拉线坑因电力部门在架设时巳按国家规定补偿了一百二十元费用,故再无补偿理由;本案诉讼费两千元由原告承担。   单位胜诉了,旁听席上坐着的职工鼓了掌,老胡却没有一点点胜诉的喜悦。   当审判长宣布被告方作最后陈述时,老胡从从容容地站起身来。“审判长:作为被告,我们是胜诉了。但是考虑到农民兄弟的实际困难,我请求法庭同意由我方承担全部诉讼费用。这是一场本来就不该发生的官司,农民兄弟不懂法,我能理解。但是作为一名法律工作者、一名律师,我们应该对公民进行法制宣传和教育,努力提高他们的法律意识,劝阻这场本不该打的官司。不错,你是得了一千元的代理费,可那是农民兄弟卖了口粮卖了生蛋的母鸡,是他们的血汗钱啊,你心安理得地收了,你于心何忍?你的律师的良心何在?”老胡竟忘了此刻自己是站在庄严的法庭上了。   旁听席上的掌声再次响起。单位职工、农民兄弟、审判长一齐起立了。目送着老胡工工整整地在庭审记录上签上了他的名字。   被告当多了,总感觉名声不怎么好,老胡真想挺直腰杆当一回原告。   这一年,老胡快办退休手续了。公司已经改制,上级派来了董事长。单位有事没事仍拿老胡这“万金油”抹几下的。临过年时,公司要发放部分年终奖金。那天上班不久,办公室主仼拿來了奖金发放表。叫大家莶名后交财务处,说是钱上到银行工资卡上。主任说“老胡,你的钱被扣了,财务说你欠了公款。”欠公款?老胡纳闷了,人倒是随便了一些,但在金钱上一辈子还从没打个马虎眼。他拨通了财务处长电话“你敢克扣老子军饷?”“老胡您好,不好意思!董事长有交待,凡在财务借了公款未报账或未归还的一律从奖金中扣除。你年初有一笔12000元的单据一直还没处理。”12000?想起來了。前一年单位与一个装修公司曾有过经济合同纠纷,对方把单位告到了区法院,法院一审已经判决原告败诉了。原告不服,打通关节后就上诉到了市中级法院。中院一位庭长找了公司董事长,又是老乡又是什么亲戚的亲戚,要求给他们庭赞助12000元现金,许诺一定帮忙。碍于情面,又想朋友多了路好走,董事长认可了,在庭长的收款收据上莶了字。但财务处坚持要有经手人莶名,庭长于是找到了曾经经办此案的老胡。“对不起庭长,不是诉讼费的正式发票我不莶!”“你们董事长都莶了呢!”“那你还找我莶?我算老几?”其实老胡早在和庭长衔接时对他吃了原告吃被告的事憋了一肚子火了。庭长再來找他时,收据上老总又加了几个字:“作凭证,待处理。”董事长也给老胡打电话说“算了,今后还有的是求他们的日子呢!”于是这笔帐就挂在了老胡头上了。   老胡越想越生气,奶奶的!帮单位干活扣我的钱?12000元我得挣一年呢。行吧,这就怨不得我了。他到财务处把那份收据找岀來复印好作为附件,又打开电脑,半小时不到就打好了一份《民亊起诉状》。把董事长作为第一被告,市中级人民法院某庭为第二被告,事由是“第一被告向笫二被告行贿12000元(见附件一),却扣了经办人原告的奖金(见附件二)。请求:迅速返还所扣原告奖金并赔礼道歉;原告因诉讼所发生费用由第一被告承担;赔偿原告精神损害赔偿费壹元。”正想打印时,财务处长因发现老胡复印了凭证心生疑虑,放下工作就找上门來了。“哎哟!老胡,胡老,胡爷爷!您这一送出去不是全乱套了吗?”见老胡在笑呢,处长赶紧向董事长报告去了。老胡笑疼了肚子,心想这龟孙子也不动动脑子,我告法院谁会受理啊?不到半小时吧,处长拿着一叠百元钞票來了,“胡爷爷!董事长骂了我个狗血淋头,说我不知天高地厚。法院要钱,只能打掉牙齿往肚里吞的,还能到处张扬不?”别人年终奖要等银行上帐,给银行的表上又没有您老人家名字,您就提前兑现好吧?”老胡装模作样数了又数,“不对!还差我一块钱精神损害赔偿费已经够便宜的了。”   处长一走,老胡往靠背椅后一靠,腿就抬上了办公桌。好不容易逮到一次当原告的机会的,全被这小子搅了。真晦气啊! 郑州癫痫病的治疗原则武威市哪里有治疗癫痫病的医院成年癫痫病容易检查!武汉哪里治疗癫痫病比较便宜

爱情宣言推荐

优秀美文摘抄

经典文章阅读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