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fzvgz.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短篇小说 > 正文

【军警】三碗水高地

来源: 免费小说网 时间:2019-10-29 22:35:48

   业余的爱情研究生
  
   三连防区,断崖峭壁多,有的山头,拔地而起,耸入云端。那一号阵地,更称得上高、陡,险。一条石缝里沁出一线清泉,每天大约能接三碗水,別名三碗水高地。
   驻守三碗水高地的,是一班和二班。由25岁的昆明老憨包一排长金威指挥。一般情况下,除了连队干部定期上山检查,除了每周赶骡马一次运粮、送水,补充弹药外,闲人一律免上免下。
   四月中旬的的某日,九班战士关荣却跟随金威一行人马,大大咧咧地上三碗水高地去了。当天就震惊了每个坑道,每条战壕,每座火力点。许多战士不解:关荣靠哪一条,得到了特别通行证?
   有些人很快摸到了底细:关荣能上山,就因为他特殊,特殊在他专研究爱情。别看他刚满20岁,却有一些爱情学问。看电影、电视、小说,带恋字、爱字的,他特来劲。譬如,班长拿一本叫《青山恋》的中篇小说,他抢走了。一翻,书里没有女的,只写一个白胡子老头如何开创一片橡胶林。他说:“没劲儿!”有一回在连部看电视,一对男女主人公游泳、戏闹,追到沙滩上,两人躺在一处行日光浴,镜头也太长了。指导员关了电视,打开电灯,发表了两分钟即席讲话。关荣给指导员扣上了“老封建”、“假道学”等一串帽子。他在空闲时间冲壳子,几乎能把写多角恋的小说整段、整篇背出来。他还懂得使情人分离是最大的犯罪等一类进口的爱情理论。有一次,竟逗得一个班的战士,都放下挖工事的铁锹、十字镐,洗耳恭听。
   指导员从关荣入伍那一天起,就注意他的大背头、小胡子。近半年,得出了结论:关荣已经在理论上接受了“爱情至上”的学说。他本人曾有过一星期的恋爱尝试,姑娘得知他还没有就业,爱不起来。关荣因此有过一段失恋的痛苦和教训。
   最近,关荣正式宣布:他要写一部爱情电影剧本,为崇高、纯真的爱情唱一支赞歌,他托巳向连里备案,请求给予时间和搜集素材等方便。
   三连战士们说,如果封衔,定关荣为业余爱情研究生,他当之无愧。关荣上山,肯定是去研究老憨包金威的爱情。
   “不会吧?他放过屁的,说三碗水高地是没有爱情的高地。”
   “怎么没有?一排长的爱情曲折还少吗?”
   人们猜对了一半。关荣就是为了研究金威和他未婚妻陈晓丽的爱情上山的。陈晓丽在昆明一个机器厂当检验员,中专毕业生,看过她照片的人,有说她像阿诗玛的,有说她像刘三姐的,有说五朵金花没有一朵比得上她的。她和金威的情书之多,该设—个专职投递员。
   在三碗水高地上,艰苦危险不用说,枯燥寂寞也难熬,年轻人嘛,传阅金威和晓丽的情书,也算一种乐趣。但据消息灵通人士透露:两个多月前,晓丽住到金威家里去了。金威母亲有心脏病,住了一个月医院,都是晓丽陪伴、照顾。每天一下班就奔医院,不回娘家。直到老人病好出院,她才写信向金威报告。那一个月内,金威正忙着打坑道,排地雷—一跟死神拼搏。他哪里顾得了亲娘?谁不羡慕金威有这样一位贤淑的未婚妻?
   在关荣看来,如今未过门的儿媳到婆家住,巳不能算新闻。不过,他怀着极大兴趣,想挖掘一个动人的爱情故事。
   稍微精灵一点的人,猜得更透一些:关荣上三碗水高地,是指导员采取的一项具体措施,开始给关荣整“疯’了,让他在三碗水高地上,看不上电视,看不见花衣服,没时间读小说,逼着他把脑袋挂在裤腰带上过日子,看他有没有心思研究爱情?
  
   他是憨包嗎?
  
   前边罗嗦好多,关荣早已跟随金威一行人马,爬过了第一架天梯和第一、第二座天桥。除金威、关荣以外,还有三名战士,一人牵一匹骡子,四匹骡子驮着大米、水和蔬菜——一筐黄瓜,一筐包心菜。三个战士还各扛着或背着一包在山下洗过的军装、被褥。离开连部上路后,通信员追上来喊:“排长,排长,再捎点东西上去!”他递给金威一捆用麻绳扎了个十字的报纸、信件。金威把报纸一下塞进自己的挎包里,就闷着头,闭紧嘴,急匆匆赶路。
   那个“天下第三军事强国”的指挥官们,把三碗水高地看成他们的眼中钉,肉中刺。炮火摧毁不了它,就封锁它和山下的通道。送水送粮的人,只得另辟蹊径。这条路,靠近一片橡胶林,很容易让人联想起“胡志明小道”,战士们把这条路叫攀天路,一路上搭有三架天梯,六座天桥,比上华山的路更陡,更险!
   关荣一上攀天路,就开始研究金威。只见老憨包用肩膀顶着大灰骡的屁股在前头领路。大灰骡的尾巴毛,不时地在他脸上撩拨,爬着爬着,灰骡又放屁,又拉屎,尾巴一翘,几个粪蛋蛋滚出来,金威躲得快,骂灰骡不文明。又在骡屁股上拍一巴掌,继续用肩膀推它上,军马军骡,称得上忠诚的无言战士。虽然它们有同伴摔死在攀天路上,还是前赴后继,像金威一样,默默无闻地攀登,一匹比一匹卖劲。
   关荣见金威埋头推着汗淋淋的骡屁股,也不嫌臭,觉得他那股憨劲儿确实又可爱又好笑。说他憨,也有根据。他当副班长的时候,半年里,往高地上送水120多次,磨破了三双解放鞋,连里要给他评功,他连说:“不够,不够!”当了排长,他第一个争着带战士上高地。连里决定干部轮流上山去,他坚持不让换。下山来运输,按说派个班长来就可以了。但他却说最近敌军频繁捣乱,盯住三碗水高地,非他亲自带队下山不可。再说推骡子屁股吧,也帮不了多大的忙。不推,骡子照样拱上去。而他,偏要憨头憨脑,把自己当骡子使用,带起兰州公立癫痫医院战士们也跟他学。憨,叫他憨包也合适。
   研究不久,关荣发现许多方面,很能说明一排长是个精瓜,并不那么憨。骡子拉屎,你看看他反应那么机敏!要是别人,如关荣,骡粪蛋蛋早滚到脖上了。
   再看他和陈晓丽来往,很会献殷勤,会拴她的心,点子不少哩!只用一个小小例子就能说明问题。连队阵地上,有几棵荔枝树,去年收荔枝时,因为挨了敌军的炮弹,收得少。每个战土只吃10多颗。那天,正好有人去昆明。金威除了从自己分得的一份中挑出10颗最好的以外,还在战士们中发起一次征集活动。“同志们!一人赠送一颗好不好?带到昆明去,送给你们未来的大嫂子尝一尝,让她想着我们三碗水高地。”怎么说想着高地,想他自己呗!这样的馈赠,没人不乐意。全排每人挑一个最大的,凑起来就不少了。金威专门钉了一个小木匣子,表面刨得又光又滑溜,盖子上钻了几个通风孔。光这个木匣子,就值得陈晓丽当出口工艺品永久保存。
   一匣子荔枝,辗转周折,第六天带到晓丽手里。荔枝壳都流水了,但总还算鲜荔枝。她留给妈妈几颗,送几颗给婆婆品味,自己只吃一颗,剩下,都带进工厂,摆在检验室的平台上,趁工间休息,机器停转,噪声不大的时候,对对同事们大喊:“吃鲜荔枝哩,金威从边防前线捎来的!”同事们吃喜糖一样,蜂拥而止,一抢就光,咂咂嘴,那荔枝蜜在她心里会甜多久?她的心能不拴紧在三碗水高地的大石头头上吗?能不日夜思念她的金威吗?
   晓丽对金威的回赠也是余味无穷。不早不迟,金威25岁生日那天,那个精致的木匣子,又到回金威手里。撬开盖子一看,是晓丽邮来的20张鲜白细腻的饵块,金威拿到伙房烧一烧,抹上辣酱,摺成半月形,请全排战士吃烧饵块。他就像指挥战土们修工事,挖坑道,又带头又鼓动:“晓丽千里寄饵块,礼轻情意重。这是你们的大嫂子答谢各位,请不要嫌弃。”美得他,未来的三字也忘了。饵块虽然有点馊味,大家还是啧啧点赞,又香又辣,粘粘乎乎。但是,谁也没有像金威那样品出其中深藏的甘美。
   直到昨天,金威还提起那20张烧饵块,说他从小就爱吃,跟晓丽上学时,早晨总是在小摊子上买烧饵块边走边吃……青梅竹马,老一套,关荣不感兴趣,他研究的,是金威怎么吸住陈晓丽?
   “关荣,扶稳驮子!”
   一声喊,打断了爱情研究生的思路。金威的声音太粗,太急促,憨声憨调湖北治疗癫痫病哪家医院治的好,听而生畏。他对陈晓也用这种语气讲话吗?没有柔情蜜意吗?关荣仔细看他一眼,铁板臉,嘟着嘴,好像有一种莫名其妙的心火。是讨厌他关荣吗?有可能。同志们叫他爱情研究生,就带有贬意,有人说他有股酸味。忍气吞声吧,跟金威搞好关系,才能挖出他的秘料来。他不哼不哈,两手扶稳黄瓜筐子。
   大灰骡简直坐在金威肩上了。蹄铁撞击路上的石头,溅出点点火星。
   爬第二架“天梯”时,里侧是陡崖,外侧是百丈深谷。灰骡驮的两个大筐子,靠里面的撞在石崖上。骡子前蹄没踩稳,只听见金威喊;“老天爷,快!” 他人已跳到崖上,挡住了灰骡,他还在喊:“要命!卸驮子!”只要他松动,人,骡都会滚到崖底下去,还能活吗?关荣拽紧缰绳,把灰骡的脖子都拽长了,几个战士手忙脚乱,卸驮子。金威彼压在灰骡身下,不断地咋呼:“快,把我压扁了!”“快!我脚踩不稳了,要掉……”他不能再喊,浪费力气。多亏灰骡通人性,躺在金威身上,好象知道保了寿险,不再动弹,密切配合。谢天谢地,骡子得救了。金威还没有压成肉饼,嘴里一把骡子毛,乱吐乱叫:“臭死了,臭死了!”
   一场危险过去,登上了半山腰的一个小平台。金威下令骡卸驮、人解带,稍事休息。他需要镇定一下,想想自己有伤痛没有。四月下旬,亚热带的燥热,可不是好受的。四匹骡子象刚从水里捞出来。人呢,都靠在石头上,只想把气管加粗几倍。
   关荣也靠石头坐着,敞开军装,手插进胸膛摸了一把汗水。看看金威也在石崖的阴影下半躺半坐,十指交叉托着后脑勺,闭着眼睛打瞌睡。工作得意,爱情美满的人,大抵都会像他这样幸福,宁静。难怪他干起活来憨劲大。书上说得对,爱的动力是不可估量的!
   研究爱情的兴趣,也使关荣抵消了炎热、干渴、艰险等诸多苦衷。他还在探索;金威凭什么得到了陈晓丽的爱慕?昆明姑娘不是老山沟里的小囡儿。他也不是美男子,除了一米七八的块头以外,外表没有什么吸引力。靠他的二等战功吗?有可能。一个人,一支枪,四颗手榴弹,只身摸进敌军的一个指挥所,打死打伤五名敌人,一名中尉和一个先锋队婆娘毙命,还缴获一部电台。光这一次英雄壮举,够他在晓丽面前炫耀几天了。可是,当今有的姑娘并不稀罕这个。她们不求空名,讲究实惠。因为他鹏程万里吗?也许是。只要连长的位置一空,他可能直接补上去。但在眼前,毕竟一个小排长,23级。陈晓丽有了奖金,钱比他多。
   关荣研究不透,金威对陈晓丽耍了什么魔法?让陈晓丽对他那么热乎?要不是敌军捣乱,他们今年就要结婚了。还用说吗?肯定有蜜月旅行,又时髦,又省钱,又幸福!贵阳,重庆,下长江,过三峡,直达大上海,再观赏桂林山水,乘飞机,在万里高空俯瞰云贵高原……
   关荣凑近金威,喜眉笑眼,摘下军帽,一边给金威扇风,一边缠磨,干始深入研究。金威把左腿架右腿上,眼也不睁一下,说: “一路上,你还不算累。看好骡子,让我们喘口气。”
   我们,指他和三个拉骡子的战士。关荣一看,四匹骡子累得要哭了,哪里会乱动?不屑管它们。关荣想鼓动其他战士围攻排长。说排长的爱情嘛,他们必定有兴趣。可是,三位老兄也不爱理他。
   金威还是粗声粗气说:“关荣,你也留点力气吧,现在没什么好谈的。”关荣认为他卖关子,吊人胃口,更急于打听。不讲,他就要掏口袋,抢照片。金威拇指和食指插进汗湿的军装口袋,抽出一个精致的塑料钱夹,气粗粗地说:“给你,我不要了!”
   照片就在夹子里,还是两人合照哩!在西山龙门照的,她烫了发,穿连衣裙,靠他紧紧的,笑得那么自然,那么甜蜜!他相形见绌,显得拘谨憨气。四季如春的昆明人氏,为何在她身旁呆者木鸡?战场上那股机灵劲儿,哪里去了?
   研究来研究去,关荣觉得金威还是憨,老憨包!
  
   紧急危机
  
   “关荣,来!帮助抬一下驮子。”
   一个战士在远处向关荣招手。关荣跑过去,那战土没叫他抬驮子,却捅了他一拳头,悄悄地说:“你酸里巴唧的,莫研究了,戳人家的伤疤,该子弹穿你的脑勺!”
   关荣瞪大眼问:“什么什么?伤疤?”
   那战士看看金威,拉着关荣走远一些,告诉他一个最新情况:金威的爱情发生了紧急危机,这在三碗水高地上,早就不是什么秘密。
   一个多月前,陈晓丽来信向金威通报:金威未来的岳母大人见晓丽二十老几,还孤孤零零,下班后,只闷在屋里看书、写信,织毛衣。每天都从报纸上找敌军侵犯、骚扰我国边境的消息,查金威在的防区有没有情况。晓丽的二姨妈更替她操心,姨妈说,金威在前方,不知哪一天牺牲,即使能活着,两人相隔千山万水,牛郎织女,坐空房、守活寡,苦呀!两个老奶奶唧唧咕咕,几个月后终于放出了风:要晓丽跟金威吹,另找对象。
   这一下,陈晓丽可遭罪了,好多小伙子都来缠她,两个老奶选中一个,月薪七、八十元,有一套房子。那人一看晓丽的照片,就迷了窍,要求马上见面。妈妈向晓丽试探,晓丽把饭碗砸了,说: “妈,你荒唐,你狠心,你老糊涂!我马上搬到金威家里去。”

共 8737 字 2 页 首页12
转到合肥癫痫病到哪治最好/>

相关美文阅读:

热点情感文章

短篇小说推荐

优秀美文摘抄

经典文章阅读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