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fzvgz.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短篇小说 > 正文

【八一征文】军官和军官的妻

来源: 免费小说网 时间:2019-12-16 11:00:41

一、那束剑兰,依然开在心间

“八一”是他们共同的节日。

“今天是你的节日,祝你快乐!”早上,她给远在部队的丈夫发个信息。

“今天也是你的节日,一起快乐!”他在电话里这样问候。

将近30年,他在军营,不在她的身边,而她,总是在思念。

这种思念,已经成为她的一种习惯。有时候,她甚至觉得,思念很美,思念成了一种至高无上的享受。

这种思念,让她觉得他离她是那么的近,近得仿佛每一刻都那么真实,那么具体,那么个性。

这种思念,有时候又有些距离,有些抽象。他好象被一种光环笼罩着,被时空远近不同地呈现着,交替翻掀,快速切换……

恋爱时,还记得那一束剑兰花,盛开得娇艳芬芳。还是二十多岁的他,大夏天,穿着军装,满头大汗,在农村的花地里亲自采了剑兰,双手捧着,乘着拥挤不堪的中巴车,从30里外的军营,赶到她住的女生宿舍,大汗自额头流下,黑里透红的脸庞,满面含羞。那新鲜饱满的剑兰花,蓬勃露滴,美得惊人,颤动了她的心。

那时,他们两个都没有意识到,更没有在乎过,世界上还有很多物质上比较昂贵的求爱方式。仅仅这束剑兰花,就成了奠定两人从今往后几十年相守的重要基石。

跑部队,她还记得满目皆绿的军营中,响彻昂扬的军歌。他站在席地而坐的战士们面前,合着音乐,张着大口,满腔热情,挥着并不是很准确的拍子,指挥着一首又一首歌,“咱当兵的人”、“说句心里话”、“同一首歌”......。那歌儿唱的,几乎要喊破了嗓子,那么卖力,那么激烈,嘹亮而高亢。

她还记得青翠盎然的菜地里,上演着“南泥湾”一般的景象:猛烈的太阳光下,他挥汗如雨,带着一大帮连队兄弟,挥着铁锹、操着铁耙,为瓜果树施肥、为蔬菜地除草。围绕在战士们身边的,有藤蔓攀爬一溜齐整的豆角架,有果实累累枝叶繁茂的木瓜树。

结婚后,她还记得那次通往乡村的黄土路上,他用自行车载着她,说是带她去旅游。美滋儿滋儿的她怎么也没想到,风尘仆仆几十里,长途迢迢累歇菜,他带她到了一个贫困乡村,去探访一个有思想问题的战士的家。

这个战士叫小崔,性格非常孤僻,在连队总是不合群,稍不顺心便与战友拳脚相向。唯有走访了把他辛苦拉扯大的母亲,才了解了他儿时因父母离异、渐生自卑、导致过于敏感的自尊心的来由。

指导员的这次走访,让小崔获得从未有过的温暖,从此在人生观上发生了很大的变化:懂得了人与人之间的互相尊重,开始了为连队荣誉而努力,他刻苦学习,磨练意志,渐渐融入战友们的集体中来,退伍前还受到连队的嘉奖。直到现在,小崔还会常打电话给他:“指导员,回来看看吧,我娘还总是提起您!”这段“经典故事”,当时作为先进材料的一个内容先后发表在《解放军报》、《战士报》上。

“九八”抗洪,她还记得那提心吊胆的40多个日日夜夜。湖北荆州一带,军人们在惊涛骇浪中奋勇抢险的镜头,每天滚动在电视屏幕上,反复、一再地出现在全国人民的视线中。那时手机还没有普及,网络的覆盖面也不大,百年难遇的自然灾害更是大面积地破坏了当地的通讯设施,无法经常通话,她整天盯着电视,听着广播,焦急地搜寻他的身影。偶尔几次急促的电话,她只能捕捉到几个地理信息:荆州、公安、监利、石首、洪湖、仙湖,从前不曾熟悉的地名,至今还深深印在脑海——从他口中跳出来的这些地名,那么紧、那么紧地抓住了她的心!

让她喜出望外、惊讶不已的,是九月中旬的一天,她收到了他的一纸讯息——一封抗洪抢险纪念封的信件,里面有好几张抗洪主题的邮政明信片,还有两小片纸条。因为无法一一邮寄,他积攒了多日,终于在抗洪阶段性胜利撤退堤坝、路过一个邮局时一并发出。明信片上,每张都写好了地址,每张都有一句话:“祝你生日快乐!”

那两张纸条,是一时找不到信笺顺手撕开的矿泉水瓶上粘贴的纸质商标,正面的文字是:“中国水利”、“活力纯水”、“军民团结、决战决胜、夺取抗洪、最后胜利”、“向抗洪一线的解放军指战员、武警官兵学习、致敬!”背面,密密麻麻,是她熟悉得不能再熟悉的他的笔迹——其中一张写着:“......分别的日子里,本想和你说几句关于抗洪这边的“理性”的话,可一下笔,自然而然写下的却是:想你。祝你:生日快乐!”另一张写着:“危险的时候,困难的时候,欢喜的时候,失意的时候,你都会出现在我的面前。是力量的源泉,是无尽的希望。......”

“烽火连三月,家书抵万金”。这封“家书”,是她有生以来第一次接到的、真正印证着生命存在的生日礼物!它是如此的宝贵,贵过了世上所有的金山银矿、稀世珍宝!

二、家相随,心有所回

将近30年,丈夫在野战部队,没有回家过一个年。

说起来也许有些令人不解。但在家庭住址的地域概念上,的确如此。

结婚前,地方大学毕业即投笔从戎,作为改革开放后的第一批学生官儿,他踌躇满志。从陆军学院训练一年后就直接到集团军的连队当排长,他和战友一起过了4个年,仅在电话里向父母拜了年;结婚后,在连队当指导员,改革开放初期,军队建设处于非常艰难的转型期,野战部队的生活也极其艰苦,在团内挖水井、开垦荒地,帮地方企业打土方、建厂房,他和战士们一起过了6个年;在营部当教导员,部队搬到了更远的大山里,他和干部战士们一起过了3个年;在团部当主任、副政委、政委,和干部战士们摸爬滚打、争优创先,又与其过了14个年。

他不是不想回家过年,但他的确不可以回家过年。每逢节假日,都是作战部队战备升级的状态,尤其春节这个中国人一年中最为隆重的大节,为确保地方平安、防止突发事件,干部战士,除了极少数有特殊原因获准休假,一律不得请假回家。

“没办法,要值班。”年轻时,她总想着能兼顾双方父母,并不情愿到部队去过年,为此也发过牢骚,但他总是这样无可奈何却又十分肯定地这么说。

“早点过来吧,今年组织了精彩表演,还安排了初一游园活动。”到后来,去部队过年,积极准备且掺杂着些许期盼,竟变成理所当然的了。她有时候会觉得自己这种服从很过分,一年又一年的服从,最后竟然变成了某种依恋,——是不是多少得了一点斯德哥尔摩综合症?

没有“抢劫”的犯罪概念,更没有“人质”这个病态的主角,这种服从和依恋固然与斯德哥尔摩综合症的被迫和挟持毫不相干。但有一点相似的是,的确逃脱不掉他那因执著于理想、着迷于事业所凝结的那股感召力量。

“早点过来吧。”就这么一句话,往往可以让她彻底放弃原有的基本不太可能实现的一点点“想法”:这个年过得有新意一点吧,比如带孩子出去旅游一下,或者回娘家陪陪父母看“春晚”......。

怎么会发展到这个地步的?她说不太清楚,但有一点可以肯定,两地相思总无止,一朝重逢却有期,唯有过年相依,着实让她珍惜。尽管路途遥远,尽管部队条件诸多不便,她欣然前往,去山区里的部队过年。

的确,在野战部队,丈夫需要打理的事,很多。供电的问题,缺水的问题,园区建设的问题,干部思想问题,新兵“不懂事”外出闹事问题,地方节假日灾情应急指挥调度的问题,等等。

有个大水库,在部队的后山,一根宽口的金属水管从水库到部队沿山环绕,保证着上千名官兵们的生活用水。这是为部队供给的无疑是远离污染最为健康的水源,官兵们以此享用着得天独厚的福分,少则几年,多则数十年!为保障水源的正常输送,他几乎每个星期绕走2、3次,检查水管和几段水闸的出水状态,逢冬季缺水,水库水位线下移,或夏季雨水充沛时节,都需要及时调整水闸的出水量,一丝不苟,毫不松懈。

记不得有多少次去部队过春节,她跟着丈夫绕着后山走,走一圈大约需要一个半小时。荆棘铺满的后山,已经被战士们开出一条曲径通幽的土石小路,跨过几米宽的堆放了大块儿垫脚岩石的涧溪,攀爬陡峭的泥石混砌成梯的小坡,就看到了一泓葫芦形的大水库,山风阵阵,碧波荡漾,清澈而静谧,舒缓地平铺在山谷中,远望晶莹似翡翠,近享温润如偎母亲怀抱。每到水库东南角,他常常走下水岸,那下伸了十几级的水泥台阶,是他带着几十个战士用了几个星期扛、挖、铺、砌、建筑起来的,捧一掌清水抹抹脸,回头朝她笑:正宗山间的矿泉水,快来洗把脸,新一年到了,好好美容美容啊。

她已经不止一次在大年三十晚上,半夜三更,冷不丁被他的紧急抢险电话吵醒,看着他匆忙穿上军装夺门而出后,惊愕并担心得一夜难眠。直至第二天等到他冒着寒风疲惫而归,带着一身灰烟与尘土,脸上、手上被树枝划破得血痕斑斑。冬季的干燥是山火易发季节,而节日的喜悦往往让人忘却了安全,不停绽放的烟花洋溢着点燃者的快乐,却常常在不经意间让许许多多的官兵无法在大年里安睡,只要一声军令,他们必须赴汤蹈火,为挽救国家山林资源的损失挺身而出。

和他一样,她确实也爱着部队里这些无私奉献的战士们。远离父母的年轻人,无论老兵新兵,“每逢佳节倍思亲”,谁不在这大年之际,思亲人想回家?丈夫几乎在每年的年三十晚上,都会出现在连队食堂,望着一张张稚嫩得可爱、兴奋得泛光的年轻的脸蛋,发表他那时间不长但发自兄长肺腑的新年致辞,他不擅喝酒,备受肠胃炎的常年困扰,在这一时刻,却毅然决然高高举起手中的大杯啤酒,与齐刷刷共同举起酒杯的小兄弟们一道,铿锵无比地高喊一声:一、二、三,干!

好多次,就是在这样的“春晚”场景,她站在丈夫身边,向百十来号年轻小伙子们拜年。举着啤酒杯,她总是很动情地对他们说:“你们都是好样的,你们的父母,一定为有你们这样志在四方、苦练本领、培养坚强意志的孩子们,而感到骄傲和自豪。”当然,相比丈夫和战士们的铿锵,她的声音并不高亢,倒是眼泪,总是模糊了她的眼睛。想象在这除夕时刻和家人的远离——他们中有谁,不被父母牵肠挂肚?

不能回家过年,“家”的意义何在呢?

丈夫对此有他自己的理解:“有老婆和孩子的地方,就有‘家’;老婆和孩子不在的地方,住的地方嘛,充其量也就是个‘屋’。”

她颇有同感。的确,有“屋”的地方,可以找到快乐,因为工作中有学习的动力,有创作的激情,有实现自我价值的满足;而有“家”的地方,才能感受幸福,这种幸福似乎与贫富或地理无关,只要有相互的关爱,或温暖的等待。

三、功章,夫挂满胸妻藏满心

“天行健,君子以自强不息;地势坤,君子以厚德载物”。将近30年,有尘土飞扬、秋风瑟瑟的日子,也有黄泥裹脚、春雨霏霏的时节。从二十岁出头任连队指导员到而立之年任炮团政委,每次都面临一个复杂的落后局面,而他每次都会立下一个奋斗目标:一定要跻身军队先进团队的行列。为此,他致力要求干部战士们不仅仅在军事上争创佳绩,更要在心灵上热爱部队这个家园。

他是个来自城市的大学生官,工科出身,只善于在图纸上画线条,并不熟悉园林的设计、尤其是适合部队的园区建设。但为了实现心中的梦想,从来不怕啃硬骨头的他,不耻下问,虚心请教,咨询当地养殖、种植农民,不分昼夜悉心规划,在连队如此,在营队如此,到了炮团依然如此:水塘边、山脚下、土坡上,无处不身体力行。

他终究是出色的,终于让炮团有了“敢叫日月换新天”的巨大变化。买来了树苗、草皮、鱼苗,订购了多样的树种,他指挥着上千官兵改造鱼塘、整合草坪、撒下花种、移植大树,还开通一处山泉水围出一泓永不枯竭的宝贝“泉池”。从前荒丘无毛的军营,几年后变得林木成行、湖水荡漾,有松、榕、樟围绕的操场,有倒映紫薇、凤凰树的湖心亭,处处美不胜收。在好似花园军营、“西湖”军营、别墅军营、甚至浪漫军营的这片美好家园,战士们练兵更加刻苦,炮兵知识掌握得更加精到,在军区连年军事大比武赛场上成绩显赫。十年磨砺成一剑,官兵们终于甩掉了多年落后的帽子,炮团从此迈进了集团军的先进行列。

寒来暑往,他在野战部队,一直处在很忙的状态,一直都在四处跑的路上:跑上级要钱搞营区建设;跑基层蹲点调查官兵吃睡;跑地方民政部门解决下属家属的随军安排;跑市区观摩公园绿化、研究绿洲篮球场;跑山上讨要兰花养殖秘方、山下共谋凉亭建筑设计。

天道酬勤,他屡获上级表彰,军装上挂满军功章。他先后前往北京,参加了第11次全国劳动模范和全国先进工作者表彰大会、中国人民解放军建军80周年暨全军英雄模范代表大会、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60周年庆典观礼。“五一”劳动节、“八一”建军节、国庆“甲子”大庆,应邀参加了这三个重大节日盛典,是不是也相当于获奖“大满贯”了呢?

他的确值得骄傲。

兰州治癫痫病治疗哪家好武汉去哪里有专业的癫痫医院长沙那家医院看癫痫沈阳治疗癫痫病治疗费用是多少

相关美文阅读:

短篇小说推荐

优秀美文摘抄

经典文章阅读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