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fzvgz.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短篇小说 > 正文

【心灵】清欢

来源: 免费小说网 时间:2019-11-04 20:37:19
无破坏:无 阅读:2841发表时间:2014-03-06 22:29:37 摘要:现在偶尔也会听戏,更多的却是喜欢戏曲婉转的唱腔,或直击人心的唱词,如京剧里白娘子那句,我与你喜相庆,病相扶,寂寞相陪,直到终老。原来两个人相爱是可以清清淡淡,细水长流,在一起,即使百般恩爱,也不浓腻,不花哨。婚姻中的饮食男女,相爱时浓烈,恨不能一夜到白头,不爱时,怨恨,背叛,折磨到千疮百孔,穷途末路。曾经至亲的伉俪在冗长的婚姻里演变成至疏的怨偶,忘记夫妻本也是辗转尘世中的亲人,需要怜惜,心怀慈悲的相爱,只一句,我愿意和你一起老,到青丝铺雪。 清欢呀,清欢。初遇清欢是读林清玄的文,仿佛是念着一位临水听风的女子的名字,心一下就柔软起来,好似菩提树的种子,不沾尘埃的洁净。   还是暮色将近时,偶然读到一句佛家的偈子,本不是参禅好佛之人,更多只是喜爱字面的风与景,素白,清冽,亦幻亦真。譬如,白马入芦花,银碗里盛雪,如此动人心魄,惊鸿一瞥的美,据说是佛之高境,越来越不喜热烈和繁华,包括衣裙,家具家什,生活的态度,只想心里长风浩荡,只要剩下的良辰,如苏轼说,人间有味是清欢。   如此喜爱旧的物件,旧,真真是岁月沉淀的底色,掺杂着遗憾与荒凉,旧的人,念出来的时候,总觉得是有情分的,应该是内心曾纠缠不清的那个人,春深似水的时候想起,却也还是清清淡淡的欢喜着,虽然此情早就无关风月。会时常翻开留着余温的那本法国作家左拉的小说,《人兽》。也是灼灼夏日,你眸子如星,喜欢这本书,是因为译者毕修勺先生坎坷的经历。当时心如锦缎,满树繁花,顾了心尖,忘了双眼。多少年了,时光往回走的时候既是温暖的也是苍凉的,若当时,就随你守着一炉烟火呢?罢了,连回忆都是苦的。   偶然读到一句话,今生,必须是最后一世。再来时,脚踏莲花。是怎样的心境才想不再踏入红尘,只做人生浮世背后的那双慧眼呢?或者,端坐莲花台上,慈目看着芸芸的善男信女,其实,即使你是佛,也躲不开这纷繁杂陈的人生百味,案上的香炉里燃烧的都是生老病死,悲欢离合。   仓央嘉措,男女之爱这种东西,无人幸免,那么,佛呢?他说,与卿再世相逢日,玉树临风一少年。日日清心寡欲,参禅礼佛,终是感叹,世间安得双全法,不负如来不负卿。   谁又唱着,自送别,心难舍,一点相思几时绝,凭栏拂袖杨花雪,溪又斜,山又遮,人去也。很喜欢相思这个词,不似想念那样单薄也不同于思念这般浓烈,她是一种恰到好处的念想,有点桃花红杏花白的醉态,她仿佛有着细细的纹路,泛着胭脂红的色泽,在心底围成一圈碎碎的颤微微的疼。想着他的眉,思着他的眼,任时光雕刻,觉着他是空山鸟语般的好,连目光都是缱绻的。单看字就是入骨的销魂,相思呀,相思,应该是情人绵密的发丝,是春天里的细雨在连绵的青瓦间敲击,应该如锦瑟轻弄,弦弓长拉,掩面而泣。   若把相思比作乐器的话,一定是埙。埙之为器,立秋之音也,埙略带清愁,有种滑滑的冰凉的呜咽之声,听埙曲《秋风词》,如一尾游来游去的小鱼,冰凉,轻微的痒,像极了相思的心情。爱上那人,似露珠在花叶上,轻轻颤抖着喜悦与卑微,这样的低眉,一日武汉看癫痫病到哪家医院不见如隔三秋,口里念着,冤家呀,早知如此绊人心,还如当初莫相识。如果你正在念起某个人,听埙,就像暮色将近时,立在花前,影子拉的很长,肩上落着花瓣,   心里是潮湿的,有着花谢谁肩的伤感和期盼。楚人吹埙走过了千年,一路烽烟迷乱,吹出了西楚霸王的铁血柔情,虞姬呀,虞姬,终是红颜飘渺,埙,一直是爱情的,离别的,思念的。或许制埙的泥土也是黄色的吧,带着秋霜的颜色,有花若离枝的颓废之美。   想家应该是思念,闷闷的疼痛,心底满是挂念。总想起在老家,那晚霞烧起的黄昏里,一片片黄褐的高低不平的山地,在壮阔的地平线上,天蓝的如一匹缎,骄阳似火,在山坳里平坦些的地方,盖满了一排一排的青瓦房,大多数院子里都栽着花,最多的是月季,刺薇,芍药。院子外一处一处用木椽夹打成一尺多宽的土墙,粗笨而庄重,冲天而起的白杨,苦楝,洋槐,枝杆粗壮如桶,叶却小似铜钱,迎风飞舞正反翻覆。天蓝,云白,树绿,单调而清澈的颜色,看在眼里,心底会有种清到极致的欢愉。   从上大学至今,离家已有八年之久了,虽中间经常回去,只是大部分都是冬天,一直想念小时候端坐在小板凳上看大戏的热闹。过年时,附近十里八村的人都会聚集在铺着石板路的戏楼底下看大戏,那时村里还没有通电。我经常从戏台后一间小屋的门缝里看他们蘸着油彩勾脸,   鼻子里充斥着戏服陈旧的霉味和烧着炭火的浓烟味。旦角的头饰熠熠闪光,鬓角上插着颤巍巍的步摇,一起身晃悠悠的,那女子顿时也娇俏了许多,无论生末净丑,上台时一律背身掩面,女的就碎步后移,水上漂一样,台下就叫,瞧那腰身,那肩头,一身的戏哟,声音缠绵如细雨润物,窃窃私语。   现在偶尔也会听戏,更多的却是喜欢戏曲婉转的唱腔,或直击人心的唱词,如京剧里白娘子那句,我与你喜相庆,病相扶,寂寞相陪,直到终老。原来两个人相爱是可以清清淡淡,细水长流,在一起,即使百般恩爱,也不浓腻,不花哨。昆明治癫痫病有名的医院婚姻中的饮食男女,相爱时浓烈,恨不能一夜到白头,不爱时,怨恨,背叛,折磨到千疮百孔,穷途末路。曾经至亲的伉俪在冗长的婚姻里演变成至疏的怨偶,忘记夫妻本也是辗转尘世中的亲人,需要怜惜,心怀慈悲的相爱,只一句,我愿意和你一起老,到青丝铺雪。   谁说,年纪增长了,心却不一定能够长成树,一半在土里一半在天空,绿荫如盖又擎起枝头的花朵,从容走过四季,可以站成永恒的风景。纯真不是因为经历的少,而是能够释怀此前所有的苦痛悲欢。我河南哪个癫痫医院好愿意有树的姿态,不张扬,不做作,天晴也好,风雨如注也罢。我只在那里,不动声色,纯良如银,清淡如丝。惟愿时光清浅,一世晴天。         共 2027 字 1 页 首页1尾页 转到页 订阅(654)收藏(654)-->评论(4)发表评论

热点情感文章

短篇小说推荐

优秀美文摘抄

经典文章阅读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