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fzvgz.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短篇小说 > 正文

【百味】楼宇里的花园(诗歌)

来源: 免费小说网 时间:2019-12-16 14:20:44

之一

时间的坡面,206块石头

张开的灵魂,是不是206块骨骼

朝着的方向?中年的露水,浸润的

植物和花朵,是钢筋和水泥,镂空的十年

我在高端的阳台,看你哭,看你笑

看你风雨,看你阳光

看你坐在有限的色彩里

撑起身体,唱着歌谣

月桂和丁香

还有不停飞过的蝴蝶

寂寞得如同住户的车辆

要通过发动才会开放

天色阴凉。忧郁穿过花香

穿过泥土的根须,惊醒树梢的鸟

它们叽叽喳喳,不慌不忙

拱卫着岁月,扑打着翅膀

在你的头顶绕来绕去

围着你把花朵缠得更高

之二

一个老太太,手拄一根锃亮的乌木拐杖

丁丁咚咚,在敲你的门

门环响动,崩出五彩的光芒

你蹦蹦跳跳,怀抱清晨的鲜花,

轻松地拉开,喜悦地把她请进来

你闻到发丝飘出薄荷的味道

她一边咳嗽,一边大口地喘息

对着你说她已经病了

你问:你儿子呢

她答:留学到英国去了

一个上午,你陪着她在园子里说话

她叹息向着你倾诉,说她的家庭

谈她的儿子如何能干,凭什么远渡重洋

提到她的爱人,她眼泪汪汪

抱怨他真狠心,不等她

三年前就撒手走了

风静如你的内心,你微笑着听她讲

你也在劝她,劝她耐心等待

不要把皱纹的衣衫揉得太老

要相信命呀,也不要过于悲伤

世界多么美好,要好好活下去

生命还有很大的意义。你说这话时

树枝从躯干上生出一片新的叶子

把一些声音弄得格外响亮

时间过得真快,没等你说完

太阳爬进了门槛,她家的保姆

一个胖阿姨蹬蹬地走来,对老太太说

回家吃药了。老太太喔一声

胖阿姨弯腰掺着

老太太缓缓起身,被胖阿姨挽着走了

你望着慈祥的老太太渐行渐远的背影说

好好保重,多将息

这年头,啥病都有

之三

对面三楼的左边,早晨八点钟

琴声从窗口飘出,不差分毫地张开

这个好习惯,已有七八年

你竖耳细听,这些不断变换的曲子

流下来,刚好与你的肩膀平齐

与你头顶的阳光只差半个厘米

这音符像晨露的晶莹,长在植物的叶片上

在高处敲打风的鼓,悬挂肆意的飞瀑

直流而下,落在时间的河里

溅起猛烈高大的浪涛,慢慢的萦开,推远

推远,再推远,直至那余音静静地隐入天籁

忽地一阵连续的马蹄声,高低起伏

从高处降落在周围,又分明是铿锵的呐喊

和雪白的刺刀交接搏杀的角逐

不断地落入缓缓的流水,附在开得正旺的花朵上

在久久地绽放,恒立,拌风轻奏

忽地又像一对热恋中挥手告别的情人

在无声的路口的林荫树下,猛地折回

急切地将对方抱住,在亲吻,在流泪

雨声大作,嘈嘈切切,落满你的所有角落

坠在窗子和墙壁上面,遁入无垠的空际

我见过那弹琴的姑娘,名叫晓丽,大约十七八岁

脸蛋漂亮,皮肤白皙,却得了小儿麻痹症

据说她父亲是她母亲的近亲,才遗传这个病

你恐怕还不清楚,我注视很久了

天气好的时候,琴声悠扬动人

像天空敞开胸膛,在原野上放逐马匹

气候阴郁的那天,琴声就变得忧虑、沉郁

被钉在雨声和雾蔼上面

今天这样的好天气,阳光从对面的楼顶斜过去

刚照到她家的阳台。晓丽的琴声自然是好

你听,是多么的欢愉,像草原上的牛羊

对着花朵在奔跑,在惬意地把心情抒放

你一定不会知道,月光的夜晚

晓丽的琴声发出的惊叫

那晚,月色实在是好,天上的云彩也很清亮

我陪着月亮,在我家的阳台上歇凉

我突然听到一阵猛烈的声音穿过树梢

像利器一样,射往缀满星子的天空

当时把我吓了一跳,像一个无比的深渊

从黑夜跑出来,要把世界吞并一样

第二天,我听说晓丽昨晚摔了一跤

今天这样的琴声,真正美妙

面对着你,面对着我,

神情是那么高贵,那么清脆

反使我感到沮丧

望着对面三楼的左边

我看到晓丽家的玻璃窗户,像一张白纸一样

是不是有个薄薄的命,附在那里

要作一生的救赎,我真的不知道

真的不知道!我没有能力捅得破它

这时候,我仿佛听到

一个清晰的声音,在楼下喊:

出来吧,到花园去晒晒太阳

之四

接二连三的雨,下了整整三天

晓丽的琴声依然这样

进出人们的心情非常槽糕

诅咒着天气,也谈论政治

讲到物价,他们说货币贬值

你站在背后,在偷偷地笑

现实社会就是这样,好在实行了医疗保障

我站在我家的阳台上,听到这些声音我也在想

我会不会这样,我的灵魂附在旁边的荷花上

我看到几尾绯红的金鱼在水里歌唱

像晓丽的琴声属于大家一样

如此闲谈,还有美好的时光

我俯身诗歌看你也是眼泪婆娑

五月的树叶,摇晃着身体

暂且不管。你脚下的土壤

薄得跟树叶一样

十年奔走,你原模原样,这让我想

出头之日,还在挺立的树梢

那里可以望到天空

接受更多的阳光

之五

你容颜健康,四处飘荡着清香

我闻到你的味道,陶醉在你的怀抱

尽管没有很大的方圆,我也没有更大的心

没有更大的奢望

我不是花朵,我不会背叛树枝

即使是一朵花,也是被雌性追逐的对象

我也要用自己的雨水和风声

保护好自己深爱的蕾

合适地时候才献出阳光

让它开出朴素的芬芳

空气中的香料,本来就是一些伪装

我喜欢你的颜色,红黄青蓝紫……

赤条条地暴露在眼皮子底下

我听到下面的声音,是老大爷和老太婆

在月色里讲着情话,那些孩子

在你的身体里嬉闹,做着游戏

丢着手帕。在奔跑,在拥抱,在接吻

两个小姑娘,一高一矮

对坐一张黄漆染过的木制方桌

在一棵开满樱花的树下做功课

她们时而仰头高唱,望着透过叶片的光

时而俯身疾书,赶着黑色的群羊

在洁白的纸上放牧、奔跑

风声恬淡,伸出温暖的手

在她们的面颊上轻轻抚摸

她们面颊上发亮的红光和那双黝黑的眼睛

在你的庇护下发出阵阵清脆的笑

那些唐诗宋词,经典的根,源远流长

埋着厚厚地土壤。那些先人的骨血

坚硬,柔软,她们暂时接触不到

我看见时间的魂魄流连在她们的胸膛

缀一对生动的蝴蝶,在翩迁,在前行

我感觉到的魂魄,像天空上驻守的大神

有一只巨大的手在我的额顶上

我知道前世的天堂,像命附在我的身体

让我今生在时间的长河里赎救自己

尽管这样,我也不会借你的意境

在今天给他们讲。现实在你的躯干

开出的花瓣,这么美好

我怎么忍心让你来帮我的忙

在这个狭小的空间,我必须学你一样

把身姿站矮,让阳光和雨水

穿过高楼的缝隙照在我的身上

然后带着风声,催开树叶和花朵

飘出淡淡的清香

之六

借你的光影,我在高端的阳台

谛听风雨,身感这样的夏天这样的凉爽

接受阳光斜过来的洗礼,像金子

把我的皮肤染得这么黄

黄铜样的芒,如同针孔透进的丝线

编织出一张细密精致的网,牢牢地把我困在中央

我打开它清晰的经络,在一张中年的纸上

填缀月亮和星星,填缀更多的色彩和旷远

过去和现在,我都在填

填血液,填骨头,填一天比一天美好的生活

努力让画面制造出一种紧张的运动感

我看见诗经的光,带着闪电和雷声

贯通你每根可能的血管

那高大的神,在空际呢喃

至于血骨,至于更多的亲情

以及慧眼,我也不避闪

我用心提着,躬腰前行

双手递给我们的下一代

这辈子,我非常满足,我走了那么多路

翻过那么多山,哭过,痛过,爱过,恨过

因为读了书,我至少不是一个邮差

现在与你共处,喝茶,写诗,伸伸胳膊

历练病体的筋骨,当然还要陪你看书

看世间风云,怎样在空中变换

你的烛照,一定比我好

因为你是伟大的自然

我充其量不过是一匆匆过客,是一粒风中的尘

对于你的阳光,你的雨水

我都会一如既往,把词打磨得更亮

把音节提到高处,让更多的响

在诗歌中确定信仰和方向

把我们的时代歌唱

不当抄袭者,故意把水平弄得那么高

让阅读者耻笑!

之七

谁在楼下翻动你的隐秘

这勤劳的手这么有力,那声音

像一个切面,在你裂开的身体上

蹒跚前进,那内在的光

透出的岁月,带着动人的情节

翻动生活的衣衫,露出你的美

同时,你身体上的污垢

清晰坠落的声音,粉尘一样

一位六十多岁的老大爷

身披一匹肮脏的蓝布

他背一个蔑编的篓

左手提着簸箕,右手握着扫把

在生活的空间游走

包装纸躺在潮湿的混凝土过道上

那纸上有个标致的美女,对着他一直在笑

他弯下恭敬的腰,捡起来

扒打着她身上的灰尘,心痛地把她放进篓里

一颗螺丝帽牙齿都缺了

疲惫的身体没有多少力气

它异常缓慢地旋转过来,向他露出祈求的眼神

他也不嫌弃,双手捧起,刷地揣进口袋

那声音没有响动,只有静默的叹息

带来的一股风,吹去我们身上的尘埃

在你干净的一旁,我伫立观望

看那位打扫垃圾的大爷多么慈祥

我向他表达由衷的敬意

更喜欢他苍老、龙钟的脸膛

之八

过完五一国际劳动节,就到了五四青年节

我们国家和世界一样,也这么节气辉煌

节节高涨,像芝麻开花一样

小青年和小姑娘卧在树阴花丛恋爱

谈国事,论家常,说到车辆

个个有些疯狂,酒后驾车、无证驾车

闯红灯,过斑马线,轮胎在混泥土路上发光

这世界,大家说说笑笑

喝一杯茶,抽一支烟

不小心就去了医院,你听,网上又在疯传

某个领导之子酒后肇事

把一个孩子带向了天堂

到了警察局,他还在讲:我爸是局长

人生的高速路上,疾驶和安全

被时代限制在数字之上

有多少亡魂在阵痛中呼喊着:

慢点,小心生命被撞倒在信息墙上

昨天疯长的楼市跌到冰点

今天一些人把金钱节制到了极限

“呜-嘀……呜-嘀……”一辆急救车呼啸而来

穿过你的心脏地带,猛地停在隔壁那栋的楼下

我望见四位身穿白大褂的医护人员

从车上飞快跳下来,钻进楼内

没隔几分钟,抬着一位大约十六七岁花季的姑娘

又瞬地从那楼梯口涌出来

那姑娘的身体缩成一团,在呻吟,在流泪

在幽暗的月光下,树梢像一个厉鬼

在风中摇晃。我爱人伏在我的耳边悄声对我说:

这姑娘,和一位大她三十岁的老男人网恋

怀了孩子,堕胎回家也不敢讲

身体感染落到今天的下场

我看见她的母亲在嚎啕,父亲站在一旁

脸上苍白,没有一丝光

这时候,我听到新闻联播在讲:

菲律宾近日宣称将为黄岩岛改名,并去除黄岩岛上所有跟菲律宾无关尤其是跟中国有关的标志。在昨日例行记者会上,外交部发言人洪磊回应称,黄岩岛是中国固有领土。中国对黄岩岛拥有无可争辩的主权。菲律宾方面对黄岩岛采取的任何行动都是非法和无效的,改变不了黄岩岛属于中国的事实。中方坚持通过外交协商解决当前事态的立场没有变化。中方强烈敦促菲方回到外交解决的正确轨道上来,任何使事态复杂化、扩大化的言行均无益于问题的解决。

之九

我无法抑制我情绪的高涨

我在今天说的话,你也清楚地听到

我是个老军人,尽管现在有病在家休养

但是祖国需要,我依然会重返战场

四面疯长的高楼,伸起巨大耳朵

在听你痛苦地诉说,它们猛烈的繁殖

把愉快翻译成悲情和叹息

一如一种新的言语,让你听不懂

也不能理解深层的涵义

我自封是一个伟大的诗人

但在这诗的国度,我又算得了什么

诗之于国,之于山河,之于民族和人民

癫痫病医院哪家好新乡治疗儿童癫痫要去哪里?癫痫发作为什么会吐白沫

相关美文阅读:

短篇小说推荐

优秀美文摘抄

经典文章阅读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