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fzvgz.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现代诗歌 > 正文

【柳岸】全都是爱(散文)_1

来源: 免费小说网 时间:2019-12-23 16:26:18

锦秀不是形容词,也不是地名,而是一位女子。

我这辈子最不应该做的事,就是认识锦秀。她是一个永远不能安分的女人,而且不着边际,她想过的生活,违背道德,是我所不能认可的;而她带给我的却是一生的遗憾和伤痛。

我和她的认识纯属胡扯。那时已经参加工作,家比较远,只有周末才能回去一次,有时甚至更久,平时就住在单位。同事中有一个西安的大男孩,也和我一样不回家。我们住在同一个宿舍,关系渐渐好了起来。每天晚上,别的人都飞也似的下班回家,整个单位就剩下我们俩个。闲来无事,就抱起单位的电话乱打一通。他有一个很上心的女朋友,在西安某所大学,每次打电话到她们宿舍,两人都是亲亲我我东拉西扯。有时,实在说的累了就把电话塞进我手里,而那头电话也会传到另一个女孩子的手里,她就是锦秀。

她的声音听起来很甜,像山间唱歌的溪流。然后我们也嘻嘻哈哈的说一些海阔天空的话,因为彼此根本不认识,所以也就畅所欲言,毫不顾忌。聊的久了,我也大胆起来,若无其事的邀请她做我的女朋友,想不到她爽快的答应了,还是那种甜美的声音。

本来就很无聊,渐渐地觉出和她说话的乐趣来。此后夜里打电话就成了我们俩个主要的工作了,有时加班加点,倒还真觉得成了一种牵挂。没过多久,我们聊的亲密无间,她说要来看我。我早就魂牵梦萦,就催促着她赶紧来,她说了日期,心里便开始盼望了。

一个周末的下午,她如期而至。戴一副眼镜,黝黑的样子,嘴巴微翘,嘴唇分明,像是纸被折过的痕迹。个子高挑,肩膀窄一些,就显出她的腰部圆而实了。她笑着向我走来,没有一点陌生的样子,因为知道是她,我也愉快的迎了上去。周末单位里没有什么人,她是和那个女孩一块来的,西安小子早把她领到别处去了,宿舍里只有我和她。

我从来没有和女孩单独相处过,一时不知如何是好。她倒很是大方,嘴上的话也一直说个不停,等说了很多无趣的话之后,她突然问我喜欢她吗?其实我心里早有了恋爱的感觉,牵挂已有,电话里聊得那么好,好的感觉早就根深蒂固了。现在竟然说到此,我努力的点点头。我向她说,她是第一个来看我的女孩子,我心里很是感激。她也很动情的看着我,忽然闭了眼,把嘴唇递了过来。我这才看见她颤动的胸脯,那一起一落的两个圆圈。空气是沉寂的,在那一刻只属于我们俩。我吻了她,并且把她拥在怀里。嘴对着嘴,一股柔软,温热的,不可思议的甜蜜瞬间窜进了我的骨髓,侵占了我的每一根神经。她的绵软的身体,瞬间融化在我的怀里。

我从来没有这种感觉,心被挤压着,似乎就要爆了。我也深深地陶醉在这种幸福里,任她缠绵的舌头来回的穿梭。睁开眼,看着她无比深情的样子,就在那一刻,我决定做她的男人了。

直到她走后的很长一段时间,这种美好总在我身体里留着,我真的是第一次完全的接受一个女孩子。想着她在我怀里的样子,真的是激烈的幸福,从此,我们还像以前那样打电话,但是更亲热了。她开始给我起了一个很煽情的名字:傻瓜。我想自己不傻啊!最起码我还知道,在那一刻主动吻她,而且是深情的……

就这样,我们开始恋爱了。每个周末她都会来看我,因为她的学业只剩下半年了,学习的时间似乎少了一些,我带着她逛商场,去饭店。我因为上班,经济上不用发愁,她喜欢的东西,我都会买给她。刚开始也只是一些小饰品,后来要求慢慢的多了。那时手机刚流行起来,淘汰那些笨重的,小巧的已经上市,有一种粉红色的上翻的机子她非常喜欢,看着她爱不释手的样子,我买给她了。然后就是衣服,她家里当时正有一些变故,全靠母亲一个人撑着,经济上自然紧一些。再说谈恋爱男孩子本应该主动,况且又得来的这么容易。所以我尽量满足她。开始打扮起来,我也觉得她越好看我脸上也就越光彩,带她出去也有沾沾自喜的意思。

渐渐地,我们消费的项目越来越多,我的工资也不够花了。我想方设法去搞钱,心里真的想跟她在一起,觉得养她是我的职责。为此做了很多的事,因为单位便利,生意上倒也闯出了一条路,赚的钱够我们俩个人挥霍了。等她毕了业,暂时没有单位接收,在市里打工,离我近一些,我们开始住在一起。那时候最开心了,脑子里一天到晚总想着自己的小家。

她在酒店上班,有时白班,有时夜班,每次都会送她,然后再接回来,有点恋恋不舍。回到出租屋里,是我们最幸福的时光了。在外面吃饭较多,慢慢也厌烦了,我买了锅碗瓢盆,开始动手,像一个居家的男人,烧菜做饭,研究菜系的品味,倒也真的烧出了山珍海味来。

“老婆”,我这样叫她。

“傻瓜”,她这样回答。

脸红红的,眼光柔和。

她也完全变成了女人味,一副当家主妇的样子。这是我所喜欢的,女人的美在家庭中就占了很大一部分。但她还有更温柔的一面,做女人的妩媚,全都在我怀里了。我们已毫无顾忌,欣赏彼此的身体。有时整夜黏在一起,她所给我的是完全放开的自己。然而怀孕了。

很神奇的事,在她的肚子里,生命又有了延续。想着会有一个小家伙,喊她妈妈,叫我爸爸,真的是兴奋异常了。然而,她却犹豫了。一个女人最美好的时光,她不想就这样早早结束,她想再疯一些,青春期的美好和浪漫,她还没有玩够。我不赞同了,既然有人急着面世,那一定是我们结婚的时候了,为人父母,我是很乐意的。

她却反感了,一天到晚肚子不舒服,翻江倒海地呕吐。两个月的期限,有人催得急,她也把我逼上了绝路。我感觉她没有为我着想,打心里不想生下来。只是迫于孩子是我的,只能由我负责,我疑心她对爱的真诚。对我而言,也只是暂时的寄所。我疑心她交给我的,也只是肉体和心灵的百分之五十。我淡漠了。

孩子在她疼痛里灰飞烟灭了,连着一起的,还有我爱她的心思也随之少去了一半。但是,我还是无微不至帮她恢复了身体。身体刚好,她的激情又来,我们又和好如初。也许爱做的久了,倒也变成一种自由,她有些放任,不满足于我了。

“傻瓜,让我好好疯一次,我不能一辈子只爱一个人,也不能一辈子只有一个人来爱,我想尝尝被人争抢的滋味,尝尝喜欢变成爱,被他们爱的死去活来。”

我迷茫了。一个女人最要紧的就是安分守己,最关键的贞洁和身体。可能传统的思想给我,几千年来的封建主义早已牢固,这一夫一妻制也让人多么羡慕。然而恋爱是自由的,她有选择的权力,我有被抛弃的可能。我感觉到每天晚上陪着我的身体,也会随时离我而去。果不其然,她的电话多起来,开始只是一些短信,后来就长时间的占线了。我是看见她忙于应酬,有时又忧心忡忡,对傻瓜的亲热似乎也变成一种负担。终于,她被人爱了。终于,她也爱了别人。

她回来的少了,有时彻夜不归。都说距离产生美,我感觉我们的距离产生了仇恨。

“傻瓜,给我几个月的时间,让我好好想想,你要的,我都会给你,我要的,我也不想放弃。”

这是什么话,成何体统。我又算一个什么,难道要做了被早市遗弃的萝卜,下贱到了跟另一个人去拼抢。就像当街的疯狗,为了争一只母狗而自相残杀。我沉默了,就像风筝,我松开了手。

她所有的物品打包带走,我想干干净净,因为我也要冷静。尽管,床头她遗落的丝发还在纠缠着,但我已没有牵挂了。只是,不知道他会怎样对她,会不会像我,把温柔的全部,像我初次对她精雕细刻的呵护,全都暴露出来。然而多余了,我冰冷的床铺再也没有她的温柔,而那些习惯的日子又渐渐的变成了一种痛苦,想恨,又恨得于心不忍,觉得没意思,不值得。

然而,她的人又回来了,像是被雨淋湿的麻雀,而我的屋檐又成了她的寄所。我没有感觉,但还是去配合完成了一些事,似乎又回到了开始,然而激情不再。

女人的撒娇可以软化石头,我总觉得我的无能就在这里,没心没肺。明知已经做了别人的身体,却又来换我的肉,我的嘴唇和心又统统的交了出去。想起有一次,天正下着雨,我去接她,在路边的站台上,她远远地走,猛然冲过来,用嘴封住了我的嘴,从舌头里挤出一颗糖来,顶进我的嘴里。这蜜也似的一直留着。

然而这次,头茬的蜂蜜,也不觉得再有滋味了。我还是舍不得,毕竟我爱过的第一个女人的身体全在这里,她的窸窸窣窣早已进入到了我的骨髓里,我拔不出来了。而她的柔软还在,娇声娇气的甜蜜成了我心甘情愿做俘虏的武器。我们又和好如初了。她的工作换到了商场,她的夜晚又属于我了。

但心里的隔阂还在,感觉我成了疯狗。她倒更妩媚了,身体游刃有余。我们还像以前那样,逛商场,东西一个接一个的回来,我想今天就这样吧,搂在怀里就是我的,至于明天,她不说,我也不问。因为担心的事又在她的肚子里,这一次又姗姗来迟。

“二王子”,这是她终于良心发现,而附在她子宫上的也是她的肉。很动情的把肚子展示给我,我们的孩子,怎么都是不适时宜。我想这一次老实了,呕吐之后,便有幸福。如果就此打住,她所生下来的,母子或者母女,我都心甘情愿做一个合格的父亲,体贴的丈夫。因为自始至终我都把她当成我的女人,更何况现在,她的肚子已经又有了孕相,鼓起来了。

“结婚吧!如果你愿意。”

她不说话,嘴在我嘴里,她的身体还是那么温柔,手让我幸福。天还没有亮,屋子里的灯光照着她的影子映在墙壁上,我看见一个起伏的轮廓,偶尔翻过身去,身体的缝隙里露出一缕光,把妩媚的样子投在墙上。

“二王子”不声不响的消失了。谈不上死,不值得纪念,因为她又爱上了别人。我还来不及考虑,毁尸灭迹的事交给了医院,那些白衣天使却无辜的做了我永世的仇人。连着一起恨的还有她的销声匿迹,真的人间蒸发了。我不知道她有多大的勇气,自己一个人离去,难道是为了爱?难道我的爱一定要被另一个爱所覆盖?觉得残忍,觉得冷漠,她的温柔没有了,从我心里拖出来的是一双血淋淋的手。我抓不住她,只能挖自己的肉。疼的时候我会想起,哪一个地方又曾经被她抚摸。我灌了酒,酒醉之后真的成了疯狗。我咬的是自己,心里还在想着以前的事。

电话响了,来自于广州,声音还如山间的溪流,却是哭腔。这是半年以后的事,她被人抛弃了。正赶上暑期高峰,三千多里的路程,我一直站了过去。因为心急如焚,我贱得把中国跑遍了。广州的宾馆是疯狂和浪漫的代名词,有一间属于我。她站在一个天桥下,还是原来的样子,已经瘦了很多。但她没有猛冲上来,把嘴贴在我嘴上。她有的却是垂头丧气的神情,眼睛却没有歉意。她的第一个男人正站在这里,尽管伤痕累累,却还是胸怀坦荡的迎了上去。

我们的广州,记不清是哪一家宾馆,一夜无眠。半年来的思念,还有愤怒、悔恨,眼泪、血、精、情,全泼在床单上了。只知道很热,不知道是汗水还是眼泪?不知道明天她会不会跟我回去,做我的女人?我没想那些,她不说,我也不想问。反正月明星稀,天黑跟天亮又有什么区别。

我留了钱,可能还有身体里的遗憾。我还留了一些东西,不知道她还有没有意思。想起来,是感慨,是留恋,还是爱,我不知道。

但她没有再回来。

癫痫病发作时应该采取什么措施贵州治疗癫痫病的医院有哪些?郑州的癫痫医院哪些好

相关美文阅读:

优秀美文摘抄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