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fzvgz.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现代诗歌 > 正文

【江南】年_2

来源: 免费小说网 时间:2019-10-29 22:03:53
破坏: 阅读:1346发表时间:2016-03-25 21:55:41
摘要: 临近年关,异乡人的身影,拥堵在火车站前广场,繁华的街道一下子变得冷清。外来者带走了城市的温度,这个城市很好坚守的是那些恐惧家乡,深怕讨债者堵住老家大门的人,他们用卑微的身躯,和那些城里人,一起抵抗着整个城市的寒冷。


   年,情感释放,或压抑,总是挡不住又一个脚步。去了来,来了又去,看似平淡的几日,却能深深沉淀,凝结在每一个人的心里。如痛、似喜,挥之不去,念了又忘记。
   每当过年,长辈们无不盼望子女回家,而子女却深陷自我欲望之中,拔不出,慢慢地拉长了,与故乡,与父母亲之间的距离。
   临近年关,异乡人的身影,拥堵在火车站前广场,繁华的街道一下子变得冷清。外来者带走了城市的温度,这个城市很好坚守的是那些恐惧家乡,深怕讨债者堵住老家大门的人,他们用卑微的身躯,和那些城里人,一起抵抗着整个城市的寒冷。
   年的脚步越来越近,内心越来越焦躁不安,这是每一个人内心的骚乱,谁不渴望回家,吃一碗热腾腾的年夜饭呢?我也想!只是由于工作,我不能早日返回家乡。可是内心早已下定决心,回到故乡,陪伴北京治癫痫专业父母,安心过年。
   我是腊月二十六下午到的家,坚守了一年却没有取得任何成就,总有一种无比的伤感裹在心上。可是,当父母亲看到我出现在家门口,他们是很高兴的,面带世界上很甜的微笑,赶紧跑到我面前。
   母亲话语中带着欢悦,语调也是蹦蹦跳跳地欢喜,取下我身上的背包,说了一声,娃仔,你回来了。母亲把语调起得很高,似乎想要让全村人都知道,我回来了,我回来过年了。她还把语气拉得很长,好似一下子对我说了很多话、很长的话。长长的语气,是她很珍贵的爱,她用自己的生命,很长久地疼爱着我。然后她又看着我说:“在外边是不是吃不好啊!怎么又瘦了呢?”
   我看看母亲又添了好几道深深沟壑,右半个肿得不像样的脸,不仅心疼,更是欲言又止,搪塞式地说着,吃得挺好的,吃得挺好的……
   而父亲则是问候声带着咳嗽声,简简单单地一句话“回来咯~”,代表了他想说得很多的话。他有很多话想要给我说,只是,两个男人之间,直接进入话题,难免会觉得古怪。
   母亲,是一位守了五十多年黄土的农村妇女,锄头和镰刀,在她手里如同呼吸一样自如。她精确的知道,一锄头下去,用了多大力,入土了几寸。挥了一镰刀,刀刃到了哪里,麦子会倒几株。可是,她却不知道自己脸上有几道皱纹。农村的生活实在是太糙了,她根本不会去照个镜子,或者穿件干净漂亮的衣服,甚至给脸上抹些润肤乳,对于她来说,这一切都太奢侈了。
   父亲是一名木匠,在离家十几公里外的镇上开了一间作坊。早上在鸡鸣之前就起床,自己简简单单做完饭,就骑摩托车去厂房。中午在厂房将就一下,一碗面条,几根青菜,就是午餐。父亲只有晚上回到家,才能吃个安稳饭,他起早贪黑,他为了什么?难道不正是我们整个的家吗?
   父亲是木匠,家里很不缺的就是木材,并且家里还会有锯、电刨子等等这些和木料打交道的工具。可是,就是在前几天,父亲和母亲在家锯木头时,一不留神,母亲的脸碰在了电锯刃上,父亲赶紧拉断电闸,可冷冰冰的锯刃还是划破了母亲的右脸。
   父亲赶紧把母亲送到医院,脸上缝了七针。当我回到家时,事情已经过去了七天,可是母亲的脸依旧肿得像包子,满眼心疼的泪水,只是在眼里打了个转,不敢流出来。因为她是位坚强的母亲,她说这对于她来说,都是小事,因为过一段时间就会好的。
   父亲看着回到客厅,坐在沙发上的我郑州哪家正规医院治癫痫效果好,说要让我明天陪他上街赶集,他说他以为我都不回来过年了,就准备将就一下就算了。我点了个头,嗯了一声,答应了。
   我再看一下家里的屋子,看一下家里的院子,浮灰还静静地躺在墙上、门窗上,早已准备好了过年,躺得实在是太舒服了。
   当我回到家乡时,很不会忘记的就是去瑞祥(我的发小)家。他今年趁着寒假去了苏州电子厂打个寒假工,挣个生活费。其实,在电子厂工作非常艰苦,吃不好,睡不好,只是为了挣个生活费,并且还要忍受过年思乡的苦痛。
   去到瑞祥家之后,只有他父亲和母亲在家,弟弟也在江苏打工不回来了,他的家里在过年这个气氛下,显得格外冷清。我每次都和他父母聊得很好,向他父母汇报一下他在学校的事情。当然,这里面肯定是挑好的讲,不好的,就让它烂在心里吧!
   他父母告诉我,快过年了,其实家里什么都没有准备,没有下锅,也没有买年货,因为两个孩子都不回来了,两个老人在家过年实在是太枯燥无味,根本没有心思过年,似乎是和过年脱了节,被世界遗忘了,混混沌沌就这样过了吧!
   突然之间,我就傻愣了,倘若我要是不回家,那父母是不是也会像他们一样,将就一下就过了呢?我想,肯定会。因为我的家里年货也没办,生活和平时一样,丝毫没有被年所感染。
   家乡的风,刺骨的冷,早上在被窝都被冻得直哆嗦,起床就是一种折磨。可是又不得不起,因为还要和父亲去办年货。
   年的脚步,咄咄逼人,转眼之间,已是腊月二十七。都说腊月二十七是一关,如果肉类蔬菜价格不降的话,必定会越涨越高。我和父亲也是渴望着价格会像昨夜里隔壁哭泣的婴儿声,低低的。
   父亲骑着三轮摩托车,载着我,顺着那条被大车碾压的有些坑洼的柏油路,往集市上走着。
   庆幸的是,三轮车上有个斗篷,刚好包裹着父亲,可父亲依旧穿得很厚很厚。他在前面开着车,不停地叮嘱着我,让我身子转过去。风吹着,实在是太冷了,就像是在人的身上摸索着骨头,然后狠狠地钻进骨子里,冰凉着身躯。透心的凉,直叫人哆嗦,酸酸爽爽地。
   我把衣领竖起来,可是风仍旧发疯式地钻入了我的衣服里,亲吻着我每一寸肌肤。我把头深深地扎进衣领,犹如我的身体深深地埋在大地里,我不敢说话,因为说话就是自残,反倒是出力不讨好。
   坐在车上,我感受到了风神的撕扯,听着死神的召唤,在痛苦的边缘,苦苦地挣扎着。我是在寻找解脱,我只能祈求车能快一点到达镇上。并且我在车上还不能乱动,风会寻找任何可以钻进去的地方,钻到我的身子里,让我深深感受到,挑战死亡的快感。
   当车喇叭声钻入耳朵,刺耳声让我狠狠地挤着本来都没有的皱纹的脸,吵闹声也挤着钻入耳朵,随着车速慢慢地减下来,我才把脑袋拔出来。这已经到了镇上,冷飕飕的风吹着。父亲把车停在一家眼镜店门口,说要去买一副眼镜。我在车上,看着他穿着臃肿的皮裤子,裤子上不知何时蹭上的灰还在,一步一步挪着走到店门口。
   我不情愿地下了车,并没有跟着父亲走进眼镜店,而是到十几米开外的银行自助取款机处。可是,我被吃了闭门羹,连银行带自助取款机都紧紧地关着门,只好灰溜溜地跑到眼镜店。
   父亲爬在柜台上,挑选着很便宜的老花镜,让老板一个个拿出来试戴。父亲眼睛什么时候开始花的?我不知道,只是发觉这两年,家里的窗台上多了一副眼镜,质量很破的那种,我以为只是让小孩子玩的,根本没放在心上。可是,当我发现父亲在翻看账本时,总是要戴上那副眼镜,并且很顺手时,我便开始觉得父亲开始慢慢变老了。以前在我脑海中高大强壮的身影,越走越远了,剩下如今他那紧紧裹着大衣的身躯。如果他敞开大衣,身躯是不是和以前一样,伟大得让我高攀不起,我想,应该不是了吧!
   父亲挑眼镜时,总是先问老板价格,如果这副眼镜价格太高,就会直接问另外一副的价格,直到他问到了满意的价格时,才会让老板拿出来。父亲买眼镜极其简单,不需要验光,拿着老板递给他的眼镜戴上一试,看看店铺墙上挂着的海报,再看看门外,只要能看得清,就基本确定要买这一款。随后再向老板索要眼镜盒和眼镜布,老板点头答应,父亲就会掏腰包付款。
   他买眼镜很简单,简单到瞬间就可以完成。当老板说出价格后,他掏钱付账时,我才发现,他买一副眼镜,竟然会如此便宜。很后,一直在付款台等着的我,直接就把钱付了,而父亲满眼吃惊的样子瞪着我,说:“我有钱,不需要你给我买单”。
   对啊!父亲有钱。自打我能记事时,当我向他要钱时,他总是一副很有钱的样子。可是他明明没有钱,没有太多的钱,却非要在我面前伪装得很有钱的样子。也许,他是在告诉我,他有钱,他有很多钱,有钱到不需要我为家做任何付出,只要照顾好自己就行。
   镇上拥挤的街道,本来就不宽的路,中间还被小商小贩占据了,只在两边留下了行人的空间。父亲骑着三轮摩托车,一直按着喇叭,走走停停,才杀出一条血路,来到了集市正中间。
   人挤得很多的是卖肉的地方。肉价从腊月二十五过后,一直往高处飙。很多人想着晚点来,或许肉价会降。可是看着那么多人摇头表示无奈的表情,我也许猜到了什么。猪肉价格没有随着年越来越近而降低,反而越来越高,一下子飙升到了十八块一斤。可是,礼肉不得不买,吃的话,就可以少买些,用其他菜来代替。
   父亲在前几天只是买了一点肉,可是今年姐姐、姐夫、弟弟,还有两个小外甥都回来,那一点点肉根本不够我们一大家子过个年,可是价格又那么高,父亲也只能表示无奈。
   我们转身,就去西街超市。为了避免拥堵的街道,绕了一大圈,街道如迷宫,一个弯又一个弯。可是父亲,对这个乡镇实在是太熟悉了,他应该是闭着眼的吧!他没有走出这个乡镇,他逃不出,因为早已在这里扎了根。
   超市也像是赶庙会,你推我,我挤你,小小的超市里,不时的遇见熟人。对,我们乡镇很小,小到一抬头就能看到熟人。我们就是这样渺小的存在着,世世代代与大山为伴,想走,却走不出。骨髓里早已渗入了大山的味道,还有孩子在外地牵挂的味道。乡音缠绕着,裹得严严实实,让你透不过气,情感被压抑着,只因我们是一代普普通通的农民。
   父亲在超市转了一遍又一遍,他不是在挑蔬菜,是因为高价的蔬菜,让他不安。蔬菜价格紧逼肉价,辛辛苦苦了一整年,到头来却发现,手头的钱,还不够买菜。我和父亲转了一圈又一圈,他一直问我想吃什么菜,只要我想吃,他必定会买,因为我是他很亲爱的儿子。
   每一样蔬菜,父亲都会询问我的意见,我说要,他就立马装袋,我说不要,他便放下,我俩再转。好不容易转了几别把癫痫的早期症状不当回事大圈,买了一些蔬菜,再秤一些瓜子糖果,就准备去结账。可是我直奔收银台,而父亲则是停留在了调料区,他大声喊我过去,我以为怎么了,赶忙跑过去。他说他看不清调料袋子上的小字,让我帮他看看买哪样好?
   就在那一瞬间,我发现,我在父亲身边的作用不仅仅的个伴儿。他眼睛开始花了,看物品模糊了,那么我,就是他的眼。我眼中、心目中伟大的父亲,正在渐渐衰老。而我,却一直伸着双手,向他索取,而不是回馈他。他开始变老,而我也在悄无声息地成长着。父亲总是说我每次都是悄无声息,因为离得远了,我们之间的信号传得慢了,慢到了一年只能接通两次。
   当父亲去买胶带时,我悄悄地走到收银台,把账结了。他下来之后,一直埋怨胶带实在是太贵了,可是他手里拿着胶带,因为家里贴春联要用到。我说已经结过账了,拉着他出超市的时候,他埋怨我,一直埋怨我把账结了,一直走到我们的摩托车前,他还是埋怨着我结账这件事。可是,我们难道不是一家的吗?难道我不可以结账吗?我想肯定可以吧!我也是家里的一份子,我是家里的男人,理应承担这些,我认为这是没错的。
   把菜放到车上,还是父亲骑车,我们往家回。当车开动时,我只感觉到了冷,冷风无孔不入,只为紧紧拥抱这个漂泊在外,很少回家的人。冷风给我了一个大大的警告,让我知道,故乡其实很冷,儿女在外时,父母的心更冷,需要我们的问候与关怀。
   刚走出集市,父亲就把车停到了路边,走进一家半开门的小商铺。他从口袋里拿出一个小小的碳刷,说是干活的时候,不小心弄坏的。每次来镇上,都会经过这家店铺,幸好今天这家店铺开门了。他和老板交谈着,我才知道,父亲这三天每天都路过这儿,特意留意这间门店,只有今天开了门。老板也说今天只是来一下,马上就要关门回家过年了。我问父亲,问他为什么非要来这家店呢?其他家不是也有卖的吗?他说只有这家店是两块钱一个,其他家店都是两块五一个。
   五毛钱对于父亲来说,多重;对于我来说,有多轻;我根本不放在眼里的钱,他却一直念念记得。就像他说,能省就省点吧!日子吗!能将就,将就一下就过了吧!
   回去的时候,是逆风,本来就冷,这一下如同掉进了冰窟窿里,浑身哆嗦,动也不对,不动更不对,我只是努力蜷缩着身子,越缩越小。我怕冷,不仅仅是故乡的寒风,更怕内心突然刮起一阵冷风,我知道我肯定会受不了。其实,我的想法也很简单,只是陪着我的家人,平平淡淡,安安稳稳走下去,这已经足够了。
   到家之后,我直接跑到屋里,翻找着大衣,为自己披上。母亲把车上一样又一样买的年货,分类放到属于它们的位置。
   母亲,看着蘑菇袋子上的价签,她读了出来,“十七块八,哎~呦~,一斤八块,一斤八块九啊!咋这么贵啊!都快超过肉价了!”母亲就是这样,一辈子省吃俭用,钱都花得有数。每一样物品,母亲都看看价格。大致算了一下,今天花去了将近二百块钱,并且还一直抱怨着菜价太高。父亲在一旁实在是听不下去了,说今天的菜钱是灵峰出的,她才不再说话了。
   父亲从口袋拿出眼镜,脸上带着微笑,晃着眼镜盒,说眼镜也是灵峰掏的钱,父亲好像是在炫耀。父母都非常容易满足,我的一点点小物品,他们就会感到十分满足,因为是我为他们买的。无论我给他们买什么,他们都无比开心,开心得像个孩子。
   我看到爷爷一个人坐在墙角晒太阳,便走了过去,坐在他的身边。爷爷如同一台老旧的电视机,一台黑白色的电视机,一台没有声音的电视机。你怕他两下,他才会断断续续说两句,很简单的两句。属于他的时代过去了,我无法把他带到如今这个时代。他只是看着我们,一直得看着,八十多年过去了,他还在看着。儿孙满堂,围在他的身旁,他应该不会再感到孤单了吧!也许不会,因为我们都没有忘记爷爷的存在。
   如今,我们安好,可以笑看日月。我们享受着相伴的岁月,创造更多欢趣与温暖,只是为了让我们记得更牢。世间上有一种关系,叫你的存在,对他人来说,就是很大的欣慰,这就是亲情。
   亲情,无法用任何物品、价值来衡量,血浓于水,骨肉相连。亲情是来自于骨子深处,一种不求回报的付出与宽恕,是血液里流动着的很暖的情怀。
   我们注视着亲人的双眼,有些人眼神早已发散;有些人眼神扑朔迷离;有些人眼神童真无邪。可,无论怎样,都有一个焦点,那就是,爱。

共 5464 字 2 页 首页12
转到

相关美文阅读:

优秀美文摘抄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