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fzvgz.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现代诗歌 > 正文

【笔尖】写给姥姥的一封信(散文征文)

来源: 免费小说网 时间:2019-12-09 17:23:52

我亲亲的姥姥,我在给您写信。

在这初秋的夜晚,凝望窗外浩淼苍穹,我仿佛看到了姥姥您慈善的笑脸,白净的面孔,黑黑的头发在星光里摇曳生辉。姥姥,您在天堂还好吗?天堂里也到了秋天了吗?您是否还记得您的外孙女小慧?我亲亲的姥姥,小慧想您了啊!

我亲亲的姥姥,我永远忘不了那年的春天。那年的春天,我上了初中。一大早,我拉着风箱在做早饭,突然,院门外传来一阵咚咚的敲门声。我妈正在喂猪,三步并作两步去开了门。来人进到家,我不认识,我妈让我叫他大舅。日后得知我妈口中的大哥是姥姥您的邻居。

我妈说:“大哥,你怎么来了?”

“妹子,节哀顺变……”

“出什么事了?大哥!”我妈的脸色大变,说话的声音都有些发颤。

“大妈出事了。”被我妈叫做大哥的人眼泪吧嗒吧嗒掉下来。

我妈一屁股坐在椅子上,眼睛已经发红,“什么时候的事?”

“昨儿下午。”

他们再说了什么我已经听不到,我懵了,姥姥您出事了?姥姥您答应过等我放了假去看您的,姥姥您不应该有事的。姥姥,姥姥,我在心里哭喊着您,泪水无声滑落在灶前的泥土上。

我亲亲的姥姥,您是一个小脚女人,您怎么嫁给了我姥爷我不知道。但是,我知道在我妈八岁的那年,我姥爷在村头被小日本飞机抛下的炸弹炸飞了,没留下一丝布条,留下的是姥姥您,还有家里年幼无知的四个孩子。姥姥,您一个文静甜美的小脚女人,得到噩耗后,怀里抱着两岁的小姨,背着四岁的舅舅,领着我妈和流着鼻涕的二姨,在一片废墟里嚎啕大哭。姥姥您这一哭,怀里的小姨首先跟着大哭起来,接着舅舅、二姨、我妈,你们娘五个就那么在尘土飞扬中大放悲声,闻讯赶来的邻居劝慰着,抚摸着哭泣的孩子,个个摇着头,“一个年轻的妇道人家,一群孩子,这以后的日子咋过啊。”

我亲亲姥姥,您的大伯哥也赶来了。我姥爷是他们的弟弟,弟弟的离去让他们眼睛充满了血丝。

“弟妹。你放心,只要我们有吃的,绝不会饿着这几个孩子。”两个大伯们抱起了我妈和二姨,拉着您向村里走去。姥姥您边走边回头喊:“孩子他爹,你放心,我一定会把孩子拉扯成人。”

从此,姥姥您一个小脚女人,用瘦弱的肩膀担起了一个风雨飘摇的家。春天里,您领着几个孩子去山上沟坡挖野菜、摘野果,一双小脚,踏遍了长青庄的每一座山,每一道沟坡;夏天里,您带着孩子们在长青河里抓小鱼、摸小虾,一双小脚,不顾危险,一次次走进河水,用布满茧子的双手摸遍了附近条条沟河;秋天里,您一双小脚带着孩子们来到人家收完庄稼的地里捡拾拉下的果实;冬天里,您带着孩子们向家里背回一捆捆干枯的树枝,一双小脚,洁白的雪地里留下一串串您歪歪斜斜的脚印……

我亲亲的姥姥,一年四季,您用一双小脚度量着人生,度量着日子,用常人难以想象的毅力撑起了岌岌可危的家,用自己单薄的身子为子女挡风遮雨,用自己无私的爱温暖、养育着四个子女。

我妈说,有一年的冬天,家里一口粮食也没有了,就连秋天捡来的人家扔下的不能吃的干白菜叶子也已经吃完。姥姥您抱着饿得哇哇哭的小姨和舅舅说,“孩子他爹,我没本事,一天了,我没找到一口吃的。我完不成对你的交代了,让我和孩子一起跟你去吧。”

那个时候,我妈已经懂事,摸了一把泪后,悄悄溜出了家门,她找到了姥姥您的大伯哥。

“大爹,我们一天没饭吃了。”我妈看着大爹炕上冒着热气的玉米饼子,眼馋得吞咽着唾沫,她好想拿过来就吃,但她不敢,她看到了大妈难看的脸。

“你妈就是要强。我和你二爹说好给你们家点粮食,你妈她说什么也不要。哎!瞎刚强,苦了孩子。来,给你,吃吧。”大爹掰了一半玉米饼子给妈,转身对大妈说,“去盛一些玉米面、地瓜面,我给弟妹送过去。”

大妈看着大爹瞪大的眼,没敢吭声,剜了大爹一眼后,十分不情愿下了炕。

靠着大伯哥家的接济,姥姥您和孩子们渡过了很难捱的一冬。以后,有了经验的姥姥您,每到秋就会拼命捡拾有地人家拉下的秋果,您一双小脚跑遍了村里的几十亩薄田,有时还跑到离村十几里外村的田地。我妈说,当时您的小脚起了一层层水泡,每给姥姥您挑破一次,她就要哭一次。

那一年,村里住进了部队。已经十岁的我妈很是聪明,她闻到大爹家隔几天就飘出鱼香诱人味道,就悄悄跟踪大爹。我妈发现,在大队当会计的大爹每隔几天就会到部队的伙房去一次,每次都能拿出一小兜菜叶子什么的。

这一天,我妈悄悄走进部队的伙房,“大哥哥,我帮你择菜吧。”“大哥哥,我帮你烧火吧。”“大哥哥,我帮你担水吧。”嘴甜的我妈深得几个当兵人的喜爱,把择下的菜叶和鱼头送给了我妈(有时还有几条完整的),我妈如获至宝,兴高采烈跑回了家。

“送回去。你怎么能偷解放军的东西。”姥姥您不问青红皂白,“啪”巴掌抡在我妈身上,我妈哭了。从我妈断断续续的哭泣中,您知道这些都是部队伙房不要的下脚料。当时您一把搂过我妈,有些哽咽道,“孩子,妈错怪了你。但是,孩几个你们给我记住了,就是再穷也不能偷人家东西。这些年再苦,我没有带你们去要过饭,没去偷过人家东西,这是我们李家做人的骨气。现在你们大了,明儿咱就到山坡、沟旁开荒,自己种粮食,种菜……”

二姨拉着舅舅去洗鱼头,我妈和小姨忙着洗菜叶。姥姥您用她灵巧的手,做出了飘香的鱼头丸,做出了诱人的菜叶稀饭,家里有了年的味道,有了欢乐的笑声。我妈说,那是没有我姥爷后,两年来家里*一次有了开心的笑声。

我亲亲的姥姥,多少年后,这诱人的美味,您也给我做过。

又是多少年的今天,当我读了小说《甜沫》、在岛城*一次品尝到甜沫时,我想到了姥姥您做的菜叶饭。姥姥,您做的菜叶饭里没有小米、花生米、红豆、油豆皮、粉条为主料,也没有菠菜、八角、桂皮、花椒、盐、白胡椒粉、葱、姜、蒜为辅料,也没有经过数小时的熬制,但,姥姥您做的菜叶饭比享誉大江南北的甜沫还香。那香味让我在以后的岁月里常常回味,我感觉那就是姥姥的味道。我妈也说过,她尝试了多少次也做不出姥姥您做的菜叶饭的味道。

我亲亲的姥姥,您靠着要对姥爷一个交代的信念,硬是把四个儿女拉扯成人。

我妈在大炼钢铁那一年走出了小山村,二姨隔了两年应征入伍去了新疆建设兵团,舅舅和小姨留在了我亲亲的姥姥您的身边。曾经风里雨里渡来的姥姥您,脸上有了喜色,您对着埋有一件破褂子的我姥爷坟头说,“孩子他爹,你看到了,咱小大嫚当工人去了,二丫当兵了,今天告诉你,让你高兴高兴。”说完,您扑在坟上大哭起来。直到舅舅上去拉您,您才恋恋不舍离开了那堆冰冷的泥土。

我亲亲的姥姥,我到您身边时我的小姨还没结婚吧?但,我知道那时的我成了我妈的累赘。我妈在万般无奈情况下把七个月多一点的我送给了您。姥姥,我也知道,没有您我活不到今天,没有您我小小的生命或许已经凋零在那个动荡的年月了。姥姥,您一定怀疑我是怎么知道的这些事,因为您在世时从来没有告诉过我。我妈也不曾提起过。记忆中,我是一个调皮的孩子,一天到头爱缠着您脖子,咬着您的耳朵让您给我讲哪些大灰狼、壁虎精的故事,隔三差五爱抱着您的小腿,央求您领我去小河里抓小鱼、摸小虾,住不几天馋嘴的我爱拽着您的大衣襟,拉着您胳膊让您给我做香喷喷的菜叶饭……

记得,那是我上小学三年级的时候,我在一堆旧照片里见到一张发黄的旧照片,照片上有四个人并排站着,我疑惑地问,“妈,这三个人是谁呀?咋没爸呢?”

我亲亲的姥姥,我告诉您,当时我清楚记得我妈脸儿不悦,说,“那女的是你二姨,你二姨边上的是你二姨夫。”

“二姨真漂亮,像电影里的金环银环。这个人是谁?”我指了指我妈身边两手搭在妈肩上的男人问。

“他……他,你一个叔叔。”姥姥您知道吗?我发现我妈有些发慌。

看着照片我一撇嘴说,“这个叔叔一点不好看,没爸帅,还留着大分头,像电影里的大特务。”

“一边玩去。”我妈把照片夺了过去,把我撵出了家门。

一天,我妈不知从哪儿又翻出那张旧照片,指着那个叔叔说,“小慧,他是你亲爸。”亲亲的姥姥,您知道我不信妈的话啊。从小亲自己的爸不是自己的亲爸?哭着哭着我明白了一些事,奶奶看到我总是拿眼剜我,就是做了好吃的也只给小爹家的妹妹吃。

我亲亲的姥姥,那时我没有告诉您,小小的我学会了察颜观色,学会了每天晚上对着月亮说话,我想让月亮捎话给您啊。姥姥您知道吗?每次看到爸对我笑,我感觉像刻意装出来一样,感觉爸不再爱自己,妈也不再爱自己。在厕所里我哭的一塌糊涂,我喊着,“姥姥,我要去找你。”当刺鼻的农药穿过喉咙刹那,我听到姥姥您在喊,“小慧不能死,你才15岁,你要考大学啊。”

我亲亲的姥姥,我对不起您,我没有考取大学。我进了爸在的工厂。姥姥,我只能认命,家里弟妹等着钱上学啊。

我亲亲的姥姥,您的小慧大学梦破灭了,只能怀着不甘的心走进婚姻。

一年又一年,看着被岁月染白发丝的爸妈,我些许的恨意被情感荡尽,浓浓的感恩萦绕在日子里。亲亲的姥姥,我知道,这是您所希望看到的。

那是“五.一”节放假,我和老公回老家看望病好出院的我妈。我妈偷偷告诉我,“我打电话给他的村委,打不通。”我妈看出我的疑惑,又说,“哎,我只是想能在入土前见见他。”为了完成我妈有生之年的愿望?还是我心里也有一丝丝的念想?我亲亲的姥姥,我告诉您,当时我已经分辨不清。当身处在我生父老家时,我的泪水决堤一样奔流。

“这房子就是我哥的老房。”小爹说。

我亲亲的姥姥,我妈永远不会知道是我通过各种渠道寻访到生父老家,才有了生父的来电。只要年老多病的妈愿意,姥姥,您的小慧就高兴。姥姥,我想就是您现在还活着,一定也会支持我的做法。

“五.一”后上班的*一天,我正在写合同,突然手机响起,我随手一划,“你是小慧吗?”我一愣,姥姥,您说,除了家里人谁还知道我小名?我心慌乱起来,不会是他吧?果真是他,我一直恨着的生父……

我亲亲的姥姥,您不会知道,在海风习习的西海岸,当一个头发花白的老人向我走来时,我心中的血液在涌动,心告诉我,这个老人就是我的亲生父亲。姥姥,姥姥,是您在天之灵的保佑让你的小慧见到我生父吧?我想一定是,因为只有您很亲小慧,也很爱小慧。

我的父亲说:“你姥姥是个大好人,为了抚养子女吃尽了苦头。要不是你姥姥,你也活不到今天。”父亲还说,“我与你妈是历史的错,不能怪任何人。只是,孩子,对你来说,我是罪人……”从父亲嘴里我知道了当年他的无奈,也知道了是姥姥您一把屎一把尿把我抚养。

我亲亲的姥姥,那个物质匮乏的年月,您付出了多少心血可想而知,我父亲说了,您是从自己嘴里省下的饭把我喂大的。依稀记得我的舅妈没有一天笑过。姥姥您记不记得,稍大一点的我曾偷偷问过您,“我舅妈是不是不会笑?”姥姥您用粗糙的双手抚摸着我的翘天辫,说,“别管她。”现在想想一定是我的到来,让舅妈不高兴。那个年月家里多张嘴生活就会很艰难。

我亲亲的姥姥,我在您的庇护下快乐成长着,您的孩子们一个个长大飞离了您的身边,小小的我成了您身边的开心果。直到舅妈有了小弟弟后,您才万般不舍把我送回到我妈的身边。那时我妈已经从县医院自动辞职回到了我爸的老家,一个闭塞的小山村。

我亲亲的姥姥,您还记得吧,每隔几天我就会嚷着我妈带我去见您。有一次我妈被我哭的无奈,颠着大肚子愣是和我步行度量到了长青庄。那天,响午过后我和我妈才到了您面前。姥姥您抱着一身泥的我哭了,您怪罪我妈,“小慧还不到四岁啊,这五六十里的路,她的小脚是怎么走来的?小大嫚你要累坏了她,我跟你没完。”

这样的事以后的日子里还有过,因为我太想您了,姥姥,也因为家里就一辆自行车,我爸要去上班。每一次姥姥您都要留下我住好几天,我亲亲的姥姥您可知,在您身边的这几天是我儿时很快乐时光。这时的我已经记事,每天我会领着舅舅家的小弟玩,可是,照样没见过舅妈笑过。

我亲亲的姥姥,您不知道,当我看着我妈急匆匆跟着那个大舅走了后,我的心也跟着飞走了。姥姥,这一天我没有心思上课,满脑子都是您白净的面孔,慈祥的笑脸,黑亮的头发,脑后漂亮的挽花……,姥姥,姥姥……您怎么说走就走了?您没想过您的小慧会难过吗?姥姥,小慧再也看不到您了吗?姥姥,姥姥,姥姥……

我妈说,“从此我没有了这个不孝的弟弟。”姥姥,从此后,我再也没有踏进长青庄一步,只有我妈在您的每一个忌日独自去您的坟头,然后匆匆返回。姥姥,您的坟在哪儿小慧不知,姥姥你没有怪你的小慧吧?再后来,我听说李家子孙为了建新屋,把您和姥爷的坟都起走了,起到了哪儿我更是不会知道了。我走进了教堂。姥姥,您的小慧在教堂为您祈祷,祈祷耶稣保佑您在那边能够开心。

我亲亲的姥姥,您化成灰烬已有三十多年了,您虽然离开小慧这么多年,您我相隔在两个世界,但您知道吗?您永远活在小慧心里。您的淳朴善良、您的吃苦耐劳、您的傲骨风范、您的自爱自强、您的不屈不挠、您的豁达淡然……这一切都在感染着我。每一次遇到难事,我就想到姥姥您,是您在鞭策着我、鼓励着我,给了我生活的勇气,让我知道活着的美好。

我亲亲的姥姥,我还想告诉您,以前我给您写过信,写过千万封,那是写在心里的信啊,但每一次都没有结尾。姥姥,今天我想告诉您,这封信终于有了结尾,您的小慧找到了亲生父亲,那种血脉相连的情感姥姥您懂得,我想您听后一定很开心,您在天堂也可以安心了。姥姥,我对您发誓,我不会忘记爸对我关爱,感恩是小慧必须做到的。姥姥,您就放心吧,您的小慧孩子也已经长大,成为了*的栋梁,小慧懂得为人父母就要做好榜样。

我亲亲的姥姥,您的小慧祝您在天堂幸福,来世,小慧还做您的亲外孙女。

导致青少年癫痫病发作的因素有哪些呢额叶癫痫可以治疗好吗沈阳治疗癫痫病医院告诉你癫痫病得类型有哪几种哈尔滨有治疗癫痫医院

相关美文阅读:

优秀美文摘抄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