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fzvgz.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现代诗歌 > 正文

【流年】第一古山寨情愫(散文)

来源: 免费小说网 时间:2019-12-23 15:45:47

去年秋天的一个公休日,在烈烈西风卷起的枯枝败叶的陪伴下,我又一次沿着幽幽古道进入了牛山的怀抱,继续探寻千百年前遗落的历史痕迹,寻找那个“遍地都是黄金甲”的战争场面,寻觅那位如露水般消失的巾帼英雄的潇洒踪影。

肥城牛山,亦称金牛山,位于山东中部泰山山脉西麓,距泰岱主峰40公里处。以山青水秀,石峻谷幽,地貌原始,景色天然而引人入胜。特别是山中还留有一座保存较完整的古山寨--穆柯寨,使得这座历史悠久、古迹众多的钟灵宝地,更加璀璨夺目、声名远扬。

在号称中华第一古山寨的穆柯寨中穿行,犹如置身在四面翠屏中。眼前一片苍茫的绿色,山峦、沟壑、营寨、溪涧,全都由翠绿的枝叶镶嵌,林麓溪涧、峻岩幽谷,无不葱茏翠黛,满眼绿意,令人感觉神清气爽,趣味盎然,一袭山风从幽谷中吹荡过来,我触摸到了大山的心跳。

进入牛山风景区,迎着清凉的山风,嗅着草木幽香的气息,在波光潋滟的文昌湖畔驻足,入眼一片美丽的动感画卷,将我深深地诱惑。

沿湖堤北行,至平路终点,蓦然抬头,发现青春靓丽的山门正含情脉脉地注视着我。隔着围墙仰望,林木苍苍的牛山,峰峦叠翠,绿树含烟,一派迷人的景象。这样的山,这样的水,这样的生态,这样的人文景观,构成丰富多彩、奇妙无穷的人间仙境,不由地让人手舞足蹈,放声歌唱:众鸟高飞尽,孤云独去闲。相看两不厌,只有金牛山。

牛山正门位于东南隅的一段宽敞平地上,坐东朝西,宽10余米,高4米,粗犷的内门跺上安装有电动可伸缩钢铝合金管结构门蓖,大门横起三跨,中间为主门,两旁留便门,平时大门及左侧便门均关闭,只留右侧小门供游人进出。门厦庑殿歇山式盖顶,斗拱飞翘,门檐下印有一行遒劲的大字“牛山森林公园”,阳光下粼光闪烁,熠熠生辉。整座山门,碧瓦粉墙,巍峨壮观,一派现代化气氛,给古老的山寨平添了许多鲜亮的色彩。

为充分利用自然资源为经济建设服务,改革开放后,建起了牛山森林地质公园收费处,门票价格现为20元/人。沉睡了千万年的古山寨,终未逃脱金钱的羁绊,强睁起惺松的眼睛,惊恐万状地注视着这些靠山吃山的人。

山门两侧的垣壁上各置一幅宽大的地图。右侧的景区地质构造图,清晰地展示了从回佛寺的天然水渠构造形迹开始,经穆柯寨景区的诸多象形石、构造形迹、特殊岩脉到金牛山的层型剖面、熔岩、崩塌遗迹群、球状风化等,将几十亿年的地质演化过程,汇成一组立体全角照片,对后人了解原始地质构造及泰山那段涅磐重生的漫长形成过程,提供了不可多得的宝贵实体证据。

左侧是一幅景区游览导向图。详细绘制了各景点位置、名称、相对关系等内容,使游客对牛山有一个总体的认识。

怀着一颗寻幽心,念着一段思古情,欣然踏进敞开着的山门中。

迎面是一座浑厚壮观的庞大土堆,高约5米,南北方向宽十余米,自东向西整齐地延伸过去,直至与后面的山体融合在一起。给我第一眼的感觉,很像一个傲慢的阅兵点将台。土台边缘布满了蔓草藤萝,如屏的台壁直上直下,刀削斧劈一般,遮蔽了游客的视线,给人一种突入烟尘古道的梦幻感受。正面受阻,大家绕到土台右侧紧贴高耸的台壁结伴而行,时有壁土随风飘浮而下,落在墙根处,如东北的芝麻饼层层叠叠,又薄又脆,经过蝼蚁们的蚕食蹬踩,散成一地的松软粉尘。仰观刚才落土的屏壁上,长满了青苔红藓,一簇簇野花莲草点缀其间,精彩如画,将苍桑岁月的痕迹展露无遗。

哦,这就是神奇的牛山。古韵悠悠,古风习习,一路欢歌将我那颗迷恋成痴的心滋润。

走出土台壁遮挡的窄区,眼前豁然开朗,近处地势缓慢升高,形成平斜相间的梯状结构,在这些梯状平坡上,千年前遗落的古迹尚存,庙宇殿堂比比皆是;苍松古柏处处惊心。凝眸远望,瑰丽的牛山入眼一片翠色苍茫:连绵的群山蜿蜒曲折,无边无际,除几点高大的断崖陡石裸露,闪着玉白色亮光之外,满山遍野淡烟罩体,翠色如黛,四围一派静谧安祥,确有原始山林的样子。

风动树梢,天地之间充溢了草木的香气。我站在苍老的柏树下,调动全身的感应器官,想把这些历经千载的绝美景色收集储藏起来,让那颗追美之心随山起舞、随风飘荡,去寻觅撒落于岩石缝隙、埋藏于黄土层中的历史故事,让泰岱松风、黄河浪涌冲刷掉覆盖在山背上的厚重积尘,借泰山玉皇的神威揭开它神秘的面纱;借山光明月的清辉看清它的雅丽与雄壮。虽然如今的牛山,早已停歇了刀光剑影、闭锁了鼓角筝鸣,一如处子般静卧于万古不灭的天地之间,在周围车喧机鸣的沸腾环境下,显得死气沉沉,仿佛没有一丝一毫的灵气,那些醒风血雨的场景,摧枯拉朽的过往,也好像从未在此发生过。

平静的牛山,你过于沉寂、过于清冷、太过凄凉,以至于闲适的近邻对你熟视无睹,远方的客人更加鲜有光顾,因而尽管你有外慧秀中的品行,惊世绝俗的容貌,辉煌灿烂的历史,却没有迎来宾朋满座、众家推赏的应得荣耀。但无论怎样,遍布沧桑、玄含幽奥的牛山,毕竟承载过太多的故事、太多的激情、太多的烟雨、太多的奢望和太多的无奈,一把辛酸泪,百年痴梦黄。夕日的花开花谢、云卷云舒,日夜长流不息的擒将湖水,可曾留下几许遥远年代绿惨红愁的皱痕记忆?

事物都是一分为二的,繁华有繁华的好处,清寂也有清寂的优势。虽然今天的牛山硝烟散尽、静如太古,厚重的积尘堆起层层壁垒,包裹住陈年的往事,密封了原始的记录,然而正是由于这些近似固若金汤的严密包裹,才使得它免于遭受人为的破坏,给我们留下一片原汁原味、完美无缺的历史天空。

沿精致的水泥坡路缓缓而上,首先进入眼睑的是奇妙绝伦的“四世同堂”地貌景观。

这片凸凹不均、参差不齐,光怪陆离的岩石区域,好似一块梦幻般的天书图片,有的呈暗灰色,表面鼓着核桃大的黑包;有的质地柔滑,中间印有斑澜的条花;有的黑里带红,细粒多孔;有的银白,显示玻璃般的光泽;有的灰红,像蝴蝶斑;有的墨绿,表面粗糙;有的肉红,似片麻状;还有变色石,表面颗粒不整,棱角多面,观察者因所在角度不同,会看到各种不同的颜色变化,真是五颜六色,异彩纷呈,让人叹为观止。

在这块特殊区域里,既有元古代的角闪岩,又有古生代的白云岩,中生代的花岗岩、页岩和今生代的杂岩、灰岩等,确实是“四世同堂”,相得益彰,集亿万年的山岩变化与一体,使岁月的痕迹,自然的魅力在这块神奇区域显露无遗。站在它面前,如同置身飞奔的时空穿梭机上,映入眼睑的是一幅幅动感画面,刻入记忆的是地球亿万年翻天覆地的发展变化历程。

与“四世同堂”毗连的是“秋韵”和“雅阁”景点。“秋韵”是一片碧绿的植物种植区。这里绿树绀宇、荫爽交匝、啾啾鸟语、唧唧虫鸣,显得质朴自然,情调幽雅,使人联想到“金秋”的味道。金灿灿的野菊绽开纯情的笑脸,似无忌惮地望着陌生的客人,让你情不自禁地沉醉在飘逸与梦幻的境界中,感受她迷人的风彩。离离修竹,迎风摇曳,翠绿的节杆挺拔纤细,根植在贫瘠的岩土中,依然蓬蓬勃勃奋发向上,翠绿的枝叶虽然纤长柔弱,但仍然和着“秋”的旋律绽放美丽、洋溢芬芳,透出一种恬淡优雅的闲情逸致。至于那些无名的小草小花什么的,更是惜时如金,享受寒风到来之前的温馨,尽情展示积攒了一年的妩媚艳丽,把温柔的情思留在生命中的最后一个季节。

依坡临路,一座别具风情的红色竹台楼阁闪亮了我的眼睛。阁楼沿山路西侧呈南北向布置,由数根粗壮的竹杆支撑而起,双层四面,玲珑雅致,阁顶斗拱出檐,翼角飞翘,似展翅的雄鹰,秀丽无比。这种架空式的建筑,在南方屡见不鲜,而在我们北地却很少见到。她恰如江南娇女“入红裙而竟醉,步香尘而窈窕”,突出显现了纤瘦灵巧的秀雅韵味,给人以耳目一新的感觉,称其为“雅阁”,果然名副其实,丝毫无差。

看到“雅阁”西南侧有一条古香古色的小道,非常整洁清静,猜想一定是个好去处,于是我们便离开主路,兴致勃勃地踏上了这条另辟的蹊径。脚下踩踏的碎石铮明瓦亮,路边的砌砖坑坑洼洼,缝隙中生长着奇形怪状的野草,而路之尽头的紫红色院宇,更体现了建筑的古老与苍桑。

这是一个方方正正的四合小院,墙壁如同久治不愈的牛皮藓,花花答答,让人看着心酸。院墙顶部的琉璃瓦上覆盖着厚厚的苍苔,古老的庙门锈迹斑斑,两侧门框上原有的楹联早已被流淌的岁月所掩埋,连模糊的印迹都不曾留下。透过变了形的门扇缝隙向里面张望,看到正中座北朝南是一个若显暗淡的殿宇,朱红色的墙壁,墨灰色的琉璃瓦殿顶,檐下正中门眉上印有“龙神庙”三个纯红的隶书大字,因年代久远,擦拭不及时,已放不出闪烁的光彩。

正殿前方有一蹲百兽条形大香炉,虽经风吹雨淋,繁华过尽,积满了历史的尘埃而显得灰色无光,但浑厚的炉体,粗壮的支脚,依然透露着当年傲视群雄的霸气,那口举世闻名的“八角琉璃井”被深锁于庙堂中。透过敞开着的殿堂门,可依稀看到井口呈八角形,高于地面约30公分,上有盖板封盖着,算是一种绝好的保护吧,反正不让人参观,井里的泉水到底还冒不冒,清不清,大家就不得而知了。

香炉后有一小配殿,高不过1米多些,宽厚也不过1米,乃广目天王聚财殿,虽然低矮纤小,但做工规整,飞檐翘角,给人以庄严肃穆的阴森之感。整个庙宇因香客稀少,显得十分苍凉。听附近的山民讲,这个小庙已经多年不接待游客了,虽然它所处的环境非常幽雅:古槐蟠郁、松竹交翠、冽溪峻石星罗棋布,侯鸟泉声动人心弦;尽管它有显赫的历史:古井汩汩、碑石林立、殿堂秀丽、庭院深深;但终因香火不旺,入不敷出而不得不关门大吉。这一关门不打紧,害得我们与古肥城八景之一的“龙沼春霖”也失之交臂。

据文献记载,古时,在同川书院的西侧有龙沼,其东北侧为落石泉,原本为两处不同的景观,就如肥子河与康王河一样,原为两条互不相干的河流,但随着时事变迁,后来则九九归一,让人难分细脉了。

现在看来,隋唐时期以“龙沼”为源,先建起了“八角琉璃井”,继而建起“龙神庙”,而落石泉为何物,据笔者推断,当是“龙沼”内的泉水,经过杂土石中的缝隙后,在山上滚落下来的石堆处涌出所至,一旦泉水向东流的通道被堵塞,水流自然就被阻断。因此,落石泉也就无法冒出泉水来了。但由于先前的靓丽名声,一时消除不了,因之便把“龙沼”与“落石泉”两处景点合二为一,虽有差强人意之嫌,必竟解决了旧景难寻的尴尬,不失为一个皆大欢喜的决策了。

沿庙院墙根向东北绕行,出了堆青叠翠的幽静区域,眼前是一片明亮的开阔地,遍地野花琪草,夹杂着少许带刺的锯头树、虎刺枝、小酸枣树等,沿路还横七竖八地散放了一些条型石块,看样子准备把这块荒地修整起来了。在这片区域中,最引人注目的算是西侧高低不齐、胖瘦不均、残整并列的一组石碑、石兽了。走近了细看,发现这些石碑时代相差很大,北端是早期的唐人碑,表面已呈光滑状,上面的字迹完全无法辨认,举起光学变焦40倍的相机进行放大观赏,也只能看到星点笔划。从北往南逐一察看,碑上的字迹越来越清晰,到个头最大的第四块碑时,字迹基本可以辨别了,笔刻的内容为:“精舍开基叠障前,须知神意出天然。蓦从山上起飞石,特向岩隈生冷泉。积聚一池秋湛湛,放流满院夜涓涓。济民利物功殊大,岂止常程鼎饪煎。”落款为大宋熙宁六年太常少卿通理郡事茹庭坚,碑题是《留诗郁葱山资圣院落石泉题字》,算来,此碑距今也有900多年的历史了。南端最清晰靓丽的石碑是清道光五年的《重修龙神庙及书院笔记》,碑文为:“龙沼者,古落石泉也,泉水湛碧深数尺,说者谓龙潜其中,每当春雨时,云树苍苍,烟飞雾结,令人不可名状,遂以此为龙沼”。从这段文字上,也佐证了“龙沼”与“落石泉”在那个时代已经无法分辨,立碑者只好将错就错,把“龙沼”归于“古落石泉”,给后人留一个交代罢了。

开阔地的北端有一块较平整的台岗,两根竖立的方杆中间横写一道标牌:“同川书院遗址”。我眨着两只不大不小的眼睛,仔细察看周围的景象,依然寻不出一点竹丝马迹。遍地的荒草,杂乱的岩石,随强悍秋风啸啸而下的败枝黄叶,哪有丝毫柔和典雅的“书院”味道?“这两棵树挺古老,”顺着四胖的话语,我才发现土岗边靠近登山主道的地方,果然有两棵距离很近的柏树。这两棵大柏树,如钢筋铁骨般的定海神针一样,岸然地挺立在那里,浑身透露出一种凛然不可侵犯的英武之气,让人感受到一种落地生根、不屈不挠的顽强豪气。站在古柏树下,我一边赞赏着它傲然卓越的英姿,一边想像着当年那些迷人心智的故事。它的百年流韵依然飘舞在人们的心中,昂扬着人们的斗志,启迪着大众的灵魂,给人们留下无边无尽的遐想。

沈阳市比较好的羊癫疯医院北京市癫痫病的医院哪里最好双眼上翻伴有身体抽搐是癫痫症状吗如何选择治疗癫痫病的医院

相关美文阅读:

优秀美文摘抄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