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fzvgz.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近代诗词 > 正文

大富豪张子强伏法纪实十九

来源: 免费小说网 时间:2019-06-10 23:42:02

春节以后,“9810大案”把炸药案作为重点,办案人员的调查工作相当艰巨,而预审工作中三名案犯都不认罪,案件的进展也成胶着状态。大家都在寻找突破口。这时看守所向林林他们反映了张志烽的新婚和想念儿子的情况,于是林林他们决定再一次提审张志烽。

走进来的张志烽神情比上次要低沉得多,当然他还在负隅顽抗。

林林问:“张志烽,听说你结婚不久,在广州有个新家?”

张志烽抬起头,望着林林,不明白是什么意思,想想说:“我以前在香港结过婚,1986年我在香港坐牢的时候离了婚,没有生过孩子。到1996年底,我在内地又找了一个妻子,是一家医院的护士。在广州买了房有一个新家。”

林林说:“听说你妻子很年轻?”

张志烽说:“我老婆今年27岁。”

林林问:“又生了一个儿子?”

张志烽回答说:“是,1997年7月出世的。”

林林说:“听说你随身带着他的照片,能不能给我看一看?”

张志烽犹豫着从口袋里掏出儿子的照片递给林林。

林林接过照片,认真地看,又递给王立新、晓鹏他们看,大家都故意赞赏张志烽的儿子长得好。林林很郑重地将照片还给张志烽,说:“你儿子长得很可爱。”

张志烽接过照片说:“真的,我没有跟张子强做过什么。他的事跟我无关。”

张志烽望着林林又自言自语:“张子强的事情真的跟我无关,我没有参与他的任何事情。如果我知道他

的事情,我肯定会向你们讲清楚,张子强干什么事情都与我无关。”

林林说:“张志烽我劝你先别把话说绝对,我再问你一次,1993年你因为什么事被深圳市公安局抓了?”

张志烽装成在回忆的样子说:“1993年?深圳市公长春市哪家医院看儿童癫痫病好安局抓我,是怀疑我参与了张子强1991年香港启德机场解款车被劫案,事实上我没有参加。这件事与我无关。”

王立新说:“与你无关,为什么要抓你?”

张志烽说:“那是张子强找我帮他办一件事。”

王立新追问:“办什么事?”

张志烽想了想,知道不说也不行,他觉得这事对他没有不利的地方,所以干脆什么都说了,他接着说:“1993年有一天,那是张子强在香港被警察抓捕前,有一天他来找我……”张子强找张志烽的那天,开着他的那辆黄色的林宝坚尼高级跑车,在香港马路上的车流里显得很醒目。这时,香港警察正紧锣密鼓地侦破启德机场劫款案,目标已经锁定了张子强,所以,张子强处在香港警察的监控中。这天同样有人在跟踪监视着张子强。

正在马路上不停地超车的张子强,忽然从倒视镜里看见后面也有车跟着他超车,马上分析是香港警察,自言自语地说:“‘差佬’跟我玩这个。我开赛车的时候,你还没出世呢!今天我就陪你玩一玩。”说完,张子强突然加速,运用他高超的开车技术,在马路上一辆一辆地超车。

后面跟踪的那辆警察的车是辆本田小车,又是辆旧车,当然跟不上张子强的林宝坚尼跑车,一会儿就失去了目标。

张子强把车开进了香港的中环,停在一条闹中取静的街边,走进一间咖啡厅。

张志烽正坐在那儿等他。

张子强大咧咧地走到张志烽身边,用手一拍张志烽,把张志烽吓了一跳。

张子强说:“阿斩,几年没见了,混得怎样?”

张志烽说:“不怎么样,干什么都不赚钱。”

张子强说:“这些年,我也只干了一件事,就是时时事事提防着‘差佬’。”

张志烽说:“你找我有什么事?”

张子强说:“找一件生意给你做做。”

张志烽眼睛一亮:“有什么生意做的?”

张子强低下头来对张志烽说:“现在香港警察盯得我好紧,生意轻易不能做。刚才来的路上,还有警察跟着我,让我甩了。”

然后张子强又看看四周,说:“我有一笔美金是连号的,大约有100多万,在香港是绝对不能用的,你帮我去换港币,我给你百分之十佣金。”

当时张志烽正是手头很紧的时候,就想试一试,但由于都是连号的,又有100多万,他一个人换不了,于是就去找一个好朋友叫郑志武的。郑志武听后也愿意试试。于是,张志烽打电话给张子强约好去取钱。

那天,他们约好在香港新界一处偏远的山边取钱。

张子强交给张志烽一个大塑料袋,塑料袋边上还有一些泥土,显然是在哪儿挖出来的。张志烽将塑料袋拿到自己的车上。两人分别开车离去。

张志烽将这批美金拿回家,关上房门就打开了塑料袋,看见袋里一扎一扎的都是崭新的美金。但是这些美金全都湿透了,这些纸成年人得了癫痫要怎么进行治疗币因为被水长时间浸泡北京时间军海砺癫全兴攻克都发胀了,并且所有美金都是连号的。他越想越觉得风险大,他没敢拿去换港币,就交给了喜捞“偏门”的朋友郑志武。郑志武一定知道这笔钱来路有问题。他把它带到欧洲的奥地利,以为在欧洲没有人会注意,没想到国际刑警组织已向全世界发了通报,结果郑志武在奥地利换钱时被抓。警察在侦破中,发现了郑志武在奥地利频繁地打过一个深圳的手提电话,经查这个电话是张志烽的,所以香港国际刑警组织通过深圳市公安局把张志烽抓了。但抓了张志烽后,由于香港警方没有足够的证据证明张志烽有罪,最后还是把张志烽放了。

这时,林林为了进一步使张志烽放松,递给张志烽一支烟,自己也点燃一支。张志烽接过深深地吸了一口。林林对张志烽说:“你不是说,张子强的事跟你无关吗?张子强的这笔钱是从哪儿来的,你知不知道?”

张志烽又装糊涂:“张子强这笔钱从哪儿来的我不知道。张子强的事确实与我无关。”

林林正色地说:“张志烽,你不要把话说绝,我说张子强干的事与你有关,是有根据的。我再问你,1991年7月份发生的机场解款车被劫案时,你在哪里?”

张志烽马上回答:“我不在香港,我忘记当时在哪里了,但我绝对没有参与机场解款车被劫案。”

林林说:“别急,别急,别把话说绝,说绝了,就没有回头路了。你妻子还年轻,儿子还小,他们今后的日子还要依靠你。”

张志烽慢慢地垂下头来,拿烟的手在发抖……审讯工作实际上是与案犯心理搏斗的过程,任何一个案犯都存在着防范心理,审讯的过程就是攻破案犯的心理防线的过程。

那几天,林林、王立新和晓鹏他们都在反复研究有关资料,寻找能攻克张志烽心理防线的蛛丝马迹,反复商讨审讯策略。

当时,有关张子强、胡济舒和张志烽的材料并不很多。审讯中,张子强不说,胡济舒搪塞,可以说在犯罪事实上,他们基本上是滴水不漏,那么,下一步突破张志烽从哪儿着手呢?

有着多年预审经验的林林,坚信一个道理,只要是你犯罪分子作的案,你就没有办法把它做得天衣无缝,总会留下蛛丝马迹的。对于办案人员来说关键在于如何找到这些蛛丝马迹。

林林拿起胡济舒的护照反复翻开看,护照上的胡济舒穿一件浅黄色的西装,一头灰白头发像一个南洋富商。林林一页一页翻看这本已经显得残旧的护照,护照上盖满了出入境章。护照主要用于出入境时证明身份。而在进入每一个国家时,该国的边防检查人员都会在护照上盖一个章,入境记录了你进入这个国家的时间,出境章表明你离开这个国家的时间。林林拿起一个放大镜,一个一个看这些出入境章,他看见其中一个入境章是1997年癫痫病正确的诊断方法是什么8月由泰国乘飞机从广州白云国际机场入境时盖的。

林林反复看这个章,又翻看有关资料,似有所悟地对大家说:“香港警方的资料分析,张子强策划绑架香港富商郭某是在1997年9月,胡济舒从8月回来就一直没有回泰国,也没有到香港,一直在广州、深圳、东莞等地转,那么他必然要和张子强、张志烽等一起协商密谋绑架的事。如果我们能找到他们在这个时候在一起的证据,并且证明与张志烽有联系,那么就可以拿来对张志烽进行敲山震虎。”

王立新是个脑子转动很快的人,他马上说:“有办法,张志烽在广州有家,而张子强和胡济舒没有。他们到广州,一定会住宾馆,而且他们不会住差的宾馆,我们查一查这段时间广州四星级以上的宾馆,也许能找到一点线索。”

第二天,大家分头去查宾馆中电脑入住宾客的名单。林林他们在广州中国大酒店总台的电脑资料中查到胡济舒的名字,同时还发现张子强的妻子罗艳芳与张子强同时入住的记录,时间正好与胡济舒是同一天。

大家又查到张子强、胡济舒同时入住广州宾馆的这一天,正是张志烽在广州给儿子摆满月酒的那一天。根据有关资料分析,张子强犯罪集团正是在这一段时间里,策划绑架了香港富商郭炳湘的。那么,在这个时间,这个集团的主要成员于广州会面,不可能不商量绑架的事情。拿这个时间来敲张志烽,对他的心理防线应该是个有力的打击。

另外,已经查明张志烽将张子强的证件交给了陈树汉,而陈树汉的身份也弄清楚了,将这两件事一同来攻克张志烽,分量会更重。

于是,林林他们决定再次提审张志烽。

近代诗词推荐

优秀美文摘抄

经典文章阅读

热门栏目